首輔嬌娘 第264章 相認(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4章 相認



    老太太覺得此情此景,自己該說一聲跪下,雖然她也不明白這是怎麼了,然而不等她開口,那個護衛就已經跪下了。

    老太太︰“……”

    莊太傅也神色激動地走上前,拱手行了一禮。

    “你誰呀?”老太太問。

    “臣……”莊太傅話到唇邊,想起她不記得從前的事了,改口道,“我是你大哥!你是莊錦瑟,我是莊伯庸,你還記得我嗎?”

    “大哥?”老太太狐疑地看著他。

    “是啊!”莊太傅激動地說道,“你是不是想起來了?”

    老太太沒接他的話,而是看了看身旁的老祭酒,問道︰“是你讓人推他的?”

    “這奴才好生不講理,竟將我拒之門外……”莊太傅很是嫌棄地掃了眼老太太身側的糟老頭子,不知為何,特別特別煩他,看見他與自己妹妹站在一塊兒就有一種沖上去揍他的沖動。

    老太太看向他,語氣有些不耐︰“你剛剛說什麼?”

    莊太傅被這不善的語氣弄得一愣︰“我說……他將我拒之門外?”

    老太太︰“前一句。”

    莊太傅回憶了一下︰“這奴才好不講理?”

    老太太點點頭,走到門邊,沖莊太傅勾了勾手指。

    莊太傅邁步走過去︰“妹妹。”

    老太太拍拍他肩膀︰“轉過去,面向外頭。”

    莊太傅不明所以,但還是依言轉過了身去。

    下一秒,他只覺屁股一痛,赫然是老太太一腳將他踹了出來,他猝不及防地在門檻上絆了一下,整個人撲在了地上。

    不等他反應過來怎麼一回事,老太太便將院門 的一聲合上了!

    奴才?

    奴你大爺!

    老娘的男人輪得到你來欺負!

    莊太傅吃了個閉門羹,知道今日是再也見不著莊太後了,他暗暗咬牙,心有不甘地離開了回了府。

    回去的路上,他納悶極了,莊太後為何如此對他?是不認識他,把他當了惡人,還是在為那個糟老頭子找場子?

    可笑,莊太後幾時對一個奴才這麼關愛了?她視人命如草芥,皇朝的公主都能隨隨便便送出去和親,居然會為了一個奴才打抱不平?

    其實不止莊太傅疑惑,老祭酒也一頭霧水。

    莊錦瑟拿把刀將他活剮了他都信,可莊錦瑟替他出頭他真不敢信。

    可不信也發生了。

    他又不是傻子,也不會在心里自欺欺人地想,哎呀,她才不是為了我,指不定就警惕那些陌生人。

    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要點臉成嗎?

    老祭酒摸了摸鼻梁,訕訕道︰“那個……”

    完了,想講句多謝,講不出來了。

    師徒倆一個秉性,忽悠人時高談闊論不帶卡殼的,一到該好好烘托一下氣氛的緊要關頭,就跟舌頭打了結似的。

    老太太完全沒他的這種小別扭,她只是做了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她渾不在意地往灶屋走去。

    餈粑還沒吃完呢,再不吃都涼了。

    老祭酒望著她著急的背影,猜到她是去找吃的了,這吃貨真的還是那個叱 風雲的禍國妖後嗎?

    老祭酒第一次對自己的認知產生了懷疑?

    會不會莊錦瑟的本性並沒有自己看到的那麼壞?又或者有些事是自己從前誤會了莊錦瑟?

    但別的都能洗,她拿先帝的龍體做交易的事兒絕對洗不了!

    別的皇後都在絞盡腦汁霸佔聖寵,她倒好,把綠頭牌往自個兒的坤寧宮一攬,想上牌子先交銀子,價高者睡!

    她還設了封賞,若懷上龍種,獎勵一千兩銀子,平安生下來,獎勵兩千兩銀子。

    誰若是生了皇子,還能免費侍寢先帝一次。

    她掙了多少銀子啊,數都數不清了。

    然而更令人氣憤的是,先帝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還沾沾自喜自己有個如此賢德的皇後,總給他物色美人,莊錦瑟那個賢德後的封號就是這麼來的。

    等先帝知道真相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朝政大權已經旁落在莊錦瑟與莊家人的手里了。

    先帝含恨而逝,莊錦瑟廢了太子,扶了當今聖上為帝,並開始了自己長達二十年的垂簾听政。

    莊錦瑟啊莊錦瑟,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若有一天你想起了自己是誰,你是會變回原來的莊錦瑟,還是繼續做六郎與嬌嬌的姑婆?

    蕭六郎去果園接到了正往回走的顧嬌與小淨空。

    一大一小都十分神清氣爽,仿佛干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小淨空一蹦一跳的,開心極了!

    揍了拍花子開心!

    遇見嬌嬌,開心!

    今天,又是他神氣又神勇的一天喲!

    兩大一小回了家,顧嬌去打水給小淨空洗手,老祭酒叫了聲吃飯了,開始擺飯。

    顧小順將顧琰搖醒︰“吃飯了。”

    顧琰揉揉惺忪的眼,懶洋洋地翻了個身︰“不吃,我要睡覺。”

    顧小順道︰“吃了再睡。”

    “不要。”顧琰用被子蒙住頭。

    突然,一雙小冰手伸了進去,唰地捧住顧琰的臉。

    顧琰被冰得一個激靈,掀開被子坐了起來︰“小和尚!你皮癢是不是!”

    小淨空跑到門口,沖他做了個鬼臉︰“略略略!”

    “你等著!”顧琰麻溜兒地下了床。

    小淨空揮舞著小胳膊去告狀︰“嬌嬌嬌嬌!琰哥哥要打我!”

    顧琰抓著雞毛撢子︰“你不許瞎告狀!明明是你拿手偷襲我!”

    兩個小主人掐架,院子里的雞和狗也開始掐架,雞飛狗跳,每晚如此。

    老祭酒心想,若從前敢有人在莊太後面前放肆吵鬧,早被拖出去一丈紅了,哪像眼下,她一邊嗑著瓜子,一邊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樣子。

    晚飯過後,老祭酒見四周無人,問了老太太一個問題︰“那什麼……你就不怕那個人真是你哥哥?”

    老太太給了他一個鄙視的小眼神︰“怎麼可能?我娘家人不是只剩六郎一個了嗎?”

    “啊……是,是!”老祭酒不敢否認,生怕一不小心說漏嘴兒,可看著對方沒心沒肺的樣子,又突然有些不忍。

    他問道︰“萬一……我是說萬一,你還有娘家人,還有權有勢的那種,你會不會想要回去?”

    “你有點兒不對勁啊……”老太太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將瓜子放在了灶台上,拎起一把菜刀,“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又藏私房錢了!”

    老祭酒︰“……”

    有關莊太傅上門的事,老祭酒覺得還是有必要與蕭六郎提一提。

    夜里,所有人入睡後,蕭六郎被老祭酒叫去了隔壁。

    當說完莊太傅的事後,蕭六郎一絲驚訝都無,老祭酒納悶了︰“你早知道莊家知道?”

    蕭六郎沒有隱瞞︰“在鄉下的時候,安郡王來過家里。”

    “竟然那麼早……”老祭酒愕然。

    安郡王去小縣城的事他是知道的,那是在鄉試之前,距離如今都快一年了。

    老祭酒沉吟片刻︰“看來,重開國子監的事也與莊家有關,你考不考得上解元莊家都會讓你來國子監,他們對你的情況很了解,知道你一定會帶上家人,莊錦瑟就能光明正大地進入京城了。”

    老祭酒突然稱呼老太太的名諱,蕭六郎微愕了一下,看了老祭酒一眼,但老祭酒自己沒察覺到不對,蕭六郎也就沒說話。

    老祭酒沉浸在自己的思考著,接著說道︰“如今你考上狀元,宣平侯又公然表態接近你,莊家人一定是認為你投靠了陛下與宣平侯府,要與他們為敵,所以他們不能再把莊錦瑟放在你手里。看吧,莊太傅今日吃了閉門羹,但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老祭酒所料沒錯,莊太傅確實沒放棄將莊太後接回來,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

    對莊太後動手自然不可行,且不說死罪不死罪,莊太後金尊玉貴,萬一出了什麼岔子,他們擔待不起。

    莊太傅于是將目光瞟向了莊太後身邊的人。

    蕭六郎太謹慎,那丫頭據說有點身手,都不容易得手。

    那丫頭的娘據說也住在那邊,可惜她壓根兒不出門,也不容易得手。

    那麼,就只剩下三個在國子監與清和書院念書的孩子了。

    小的那個總與兵部尚書的兒子以及七皇子混在一起,容易打草驚蛇。

    最終,莊太傅經過仔細仔細的衡量,鎖定了一個人——顧小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