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61章 妙計(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1章 妙計



    “奴才叩見寧王妃。”黃公公躬身行了一禮。

    小宮女也忙跪下磕頭︰“奴婢見過寧王妃。”

    蕭六郎沖寧王妃拱手行禮,氣度從容,神色坦蕩。

    蕭六郎穿著狀元服,極容易辨認身份。只不過,寧王妃沒見過昭都小侯爺,加上最近莊貴妃為了讓她安心養胎,沒與她說外面的事情,因此她暫時不知有關這位新科狀元的風言風語。

    寧王妃客氣地頷了頷首,到底是外男,她不便與之過多接觸,她的目光落回了那個跪在地上的小宮女身上︰“我記得你是陳國六殿下身邊的宮女,是你家殿下出了什麼事嗎?”

    小宮女抽抽噎噎地說道︰“回寧王妃的話,六殿下病了,一直沒有御醫來給他醫治,奴婢擔心再這麼下去,六殿下會病出個好歹來……”

    寧王妃的手輕輕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底掠過一絲復雜,道︰“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我會稟明母妃。”

    這種事沒踫上還好,真踫上了不管也說不過去,況且也權當是給腹中孩子積德。

    “是!是!多謝寧王妃!”小宮女磕了幾個頭,道謝之後起身回去了。

    寧王妃也在宮女的陪伴下出了御花園。

    “恭送寧王妃。”黃公公作揖,一直到寧王妃消失在小路盡頭,他才直起身,對蕭六郎笑了笑,說道,“蕭狀元,這邊請。”

    蕭六郎點頭,與黃公公繼續往東宮的方向而去。

    蕭六郎留意到在路過那棵高大的榕樹時,黃公公有意無意地往樹上瞟了兩眼,就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然而樹上什麼也沒有。

    蕭六郎收回目光,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躲過了一劫的錯覺,很奇怪。

    寧王妃回宮後,將踫上陳國小宮女的事稟報了莊貴妃,莊貴妃對陳國質子是深惡痛絕的,因為他們莊家的子弟曾入陳國為質,在陳國吃盡苦頭,她恨不得讓陳國質子也體驗一把安郡王曾經遭受的痛苦。

    不過她也就是心里想想,真讓去干什麼她還是沒那麼傻的。

    莊貴妃去了一趟御書房,與皇帝說了陳國質子病重之事,皇帝吩咐魏公公安排一名御醫過去。

    柳家宅院。

    陽光獨好,柳一笙坐在前院的小板凳上搓麻繩,阿奴與老嫗則在一旁編筐子,這是一家人的主要收入來源,一個筐子能賣十個銅板,一根麻繩能賣一個銅板。

    若是運氣好,他們一天能編四個筐子,搓十根麻繩,這就是五十個銅板,不過由于柳一笙時常被人欺負,所以並不能保證每天都能干活兒。

    在柳一笙的對面坐著兩個人,一個是正在擼白貓的顧嬌,一個則是一個身著藍袍的年輕男子。

    男子的眉眼與柳一笙有一兩分神似,不細看看不出來。

    男子容貌俊秀,比起柳一笙少了幾分精致,卻也算得上是儒雅倜儻的美男子。

    他的衣著華貴,與破爛的院子格格不入,與落魄的柳一笙也完全不像一路人。

    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坐在藤椅上,一邊把玩著手中的扇子,一邊優哉游哉地與柳一笙交談。

    “你終于肯聯系我了。”他笑著說。

    柳一笙搓麻繩搓得滿頭大汗,也不知是沒功夫理他,還是懶得理他。

    年輕男子沒生氣,打開折扇,瀟灑地扇了扇,又啪的一聲合上,望向顧嬌道︰“她是誰?”

    “大夫。”柳一笙終于開口,眼楮盯著手中的麻繩,沒去看自己的交談對象,但就是猜出了他問的是顧嬌。

    年輕男子用折扇拍著手心,意味深長地說道︰“這年頭還有大夫願意理你啊?不是普通大夫吧?”

    字里行間,儼然對柳一笙的處境了如指掌。

    顧嬌擼貓擼得歡,聞言扭頭淡淡地看了年輕男子一眼︰“當然不是普通大夫,我是神醫。”

    年輕男子︰“……”

    你們昭國的女子都這麼愛往自己臉上貼金的麼?

    “知道他是誰嗎?”年輕男子這次問的是顧嬌。

    “柳一笙。”顧嬌繼續擼貓。

    年輕男子勾唇一笑,用折扇指了指柳一笙︰“他是我表哥。”

    “嗯?”顧嬌眨了眨眼。

    這個年輕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方才在皇宮裝了一場病的陳國六皇子。

    顧嬌本打算自己混進宮的,可柳一笙說她進不去,不過她的消息可以送進去。

    然後沒多久,這個自稱是陳國六皇子的男人就帶著抓到的白貓來找柳一笙了。

    顧嬌看了看柳一笙︰“陳國人啊?”

    唔,這麼重要的事告訴她真的沒關系麼?

    顧嬌的反應比六皇子想象中的淡定,不過聯想到他自報身份時她也沒多驚訝,六皇子也就釋懷了。

    就是個淡定的小丫頭。

    顧嬌繼續擼貓擼貓。

    “你還不走?”柳一笙對六皇子說。

    六皇子笑著道︰“你難得聯系我一次,我不上門多坐一會兒怎麼行?差點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聯系我了呢。”

    他說著,轉頭看向顧嬌,半點兒也不避諱自己與柳一笙的關系,“我來昭國做質子,就是為了他說服他和我回去,他不听我的,不妨你幫我勸勸他。”

    顧嬌︰我真的不想知道這麼多……

    “阿奴,送客!”柳一笙眼也不抬地下了逐客令。

    阿奴放下編到一半的筐子,起身來到六皇子身邊,沖他行了一禮,示意他出去。

    來這種破地方居然也能被趕的六皇子︰“……”

    六皇子無奈地拍拍藤椅,唉聲嘆氣地離開了。

    白貓太可愛了,胖嘟嘟的,毛色柔軟而光亮,顧嬌擼得很滿足。

    白貓也被擼得很舒服,躺在顧嬌的腿上,四腳朝天,將最脆弱的肚皮都露給了顧嬌。

    柳一笙倒是沒對顧嬌下逐客令,他又搓了會兒麻繩,突然道︰“我娘是陳國人。”

    “嗯?”顧嬌擼貓的動作也一頓,扭頭朝他看來。

    柳一笙低頭搓麻繩,本也是一雙修長好看的手,卻被生活磨出了繭子與血口︰“和元棠的母妃是姐妹。”

    哦,原來那位陳國皇子叫元棠。

    顧嬌明白了,兩姐妹,一個入宮為妃,一個遠赴敵國做了細作,能培養出這對姐妹花的家族想來並不簡單。

    “皇帝知道嗎?”顧嬌問。

    柳一笙搖頭︰“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柳家被定罪時柳一笙還太小,根本沒人與他說柳家究竟怎麼了,他就看著柳家被抄家,斬首的斬首,流放的流放,最後只剩下他一個稚子,與一個身子骨不大硬朗的嬤嬤。

    阿奴是半路撿來的。

    柳一笙想了想,又道︰“應該不知道吧,不過也不重要了,我已經是喪家之犬。”

    “你為什麼不走?”顧嬌問。

    柳一笙自嘲道︰“走去哪里?陳國嗎?在昭國,我是喪家之犬,去了陳國也一樣。”

    他體內流著一半的昭國血,在陳國眼里,他不干淨。

    顧嬌沒再勸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也都有自己的選擇,顧嬌放下白貓,起身告辭︰“我走了。”

    柳一笙看著地上一臉迷茫的白貓,問她道︰“貓你不帶走?”

    “你養吧。”顧嬌說著,不待他講出那句我可沒錢養貓,便拿出一個錢袋放在桌上,“它的伙食費。”

    說罷,她邁步走出了院子。

    柳一笙不明白,擼貓擼了一個時辰,明明喜歡得不行,怎麼要養在他這里?那麼大的醫館,還養不了一只貓嗎?

    當然,他只是在心里疑惑一下,並不會去找顧嬌詢問,他連顧嬌為何要去皇宮抓一只貓都沒問,又怎麼會問這個?

    有些人,明明交往不深,卻可以彼此信任。

    白貓被擼了一下午,突然沒人擼它了,它很寂寞,蹦上柳一笙的腿,求虎摸。

    柳一笙沒功夫擼貓,他忽略它,繼續搓麻繩。

    “你知道,如果沒有及時抓住這只貓會有什麼後果嗎?”

    是元棠的聲音。

    柳一笙回頭一瞧,元棠竟然從堂屋里走出來了,看樣子是從後門進來的。

    柳一笙眉頭一皺︰“你還沒走?”

    “說了你好不容易找我一趟,我怎麼也得多待一會兒。”元棠在原先躺過的藤椅上躺下,一只手把玩著折扇,另一只手枕在自己腦後,繼續方才的話題道,“如果沒及時逮住這只貓,那位新科狀元會被貓砸到,貓驚了狀元,狀元也驚了貓。最後,受驚的貓會將路過的寧王妃撞倒。寧王妃有身孕,這孩子多半保不住。新科狀元,寧王妃,還有貓的主人,一箭三雕,真是好漂亮的計謀啊。”

    顧嬌要去抓貓,柳一笙還當真是單純地抓貓,他困惑地看向元棠︰“你怎麼知道?”

    元棠沖白貓招了招手。

    白貓嫌棄地蹦下地,特別不情願地蹦上元棠的腿。

    元棠擼著它道︰“因為這是我的貓,有人用魚干把我的貓騙走了。”

    他說著,將白貓拎了起來,涼颼颼地說道,“你個蠢東西,差點連累我,下次再這麼容易被拐走,別怪我把你炖成一鍋貓肉!”

    顧嬌的夢只與蕭六郎有關,而其中有關白貓以及其主人的下場,她並沒有看到。

    “喵嗚~”白貓心虛地叫了一嗓子。

    元棠戳了戳白貓的肚子,貓正心虛,乖乖任戳︰“比起你好奇我是怎麼知道的,不該更好奇那丫頭是怎麼知道的嗎?我是事後根據現場的情況猜出來的,那丫頭卻好似一早就預料到了。”

    柳一笙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沉默了。

    元棠神秘一笑︰“要不要我去查查那丫頭?”

    柳一笙正色道︰“你最好不要。”

    元棠問道︰“怎麼?你生氣?”

    柳一笙垂眸搓繩子︰“我和她沒關系,我生什麼氣?但你去查她,萬一暴露了會給她招來麻煩,她好歹誤打誤撞幫了你。”

    元棠想了想,點頭︰“說的也是。”他望了望天色,“時辰不早了,這下我真該走了,這個給你。”

    元棠掏了幾張銀票放在桌上。

    柳一笙不假思索道︰“拿走。”

    元棠牙疼,他吸了口涼氣,不解地看向他︰“小丫頭給你東西你就要,我給你,你就不要?寧可過著吃不飽的日子,也從不接受我的救濟,就這麼不想和陳國扯上關系?”

    “你真要給我?”柳一笙看向他說。

    “嗯!”元棠睜大眸子點頭。

    柳一笙道︰“把那只貓留下,別的,帶走。”

    元棠︰“……”

    元棠最終還是把銀票帶走了,因為他知道柳一笙說不要,那就真的寧願扔了也不會要。

    白貓他留下了。

    人都走遠後,柳一笙才把那只貓放在桌上,同時,目光落在了那個錢袋上。

    他猶豫一下,將錢袋拿了起來,打開一看,卻發現里頭裝著的不止是幾錠銀子,還有三朵簪花。

    東宮。

    蕭六郎見到了太子。

    太子看著面前這個身著緋羅錦官府的少年,怔怔的,好半晌沒有說話。

    他站起身來,走到蕭六郎面前,繞著他走了一圈,將他上上下下每根頭發絲都恨不得打量一遍。

    也不知打量了多久,他總算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你就是新科狀元?那個姓蕭的考生?”

    “是。”蕭六郎目不斜視地說。

    相較于太子的不淡定,他顯得從容許多,畢竟不是第一天入京了,有些事遲早要面對,無數個輾轉反側的夜晚,他設想過許多次,早已學會了鎮定。

    太子難以置信地回到了主位上,目光灼灼地盯著這張與記憶中何其相似的臉,張了張嘴,道︰“你叫什麼名字?”

    “蕭六郎。”

    “怎麼會叫這麼簡單的名字?”

    蕭六郎道︰“家中長輩並不識字,我初六生的,就叫了六郎。”

    太子狐疑地問道︰“你說你生辰是初六?幾月?”

    蕭六郎道︰“十一月。”

    “表弟是除夕……”太子呢喃,捏了捏手指,目光落在他的拐杖與腿上,“你的腿是怎麼一回事?”

    蕭六郎︰“一兩年前受了點傷。”

    太子︰“好不了了嗎?”

    蕭六郎︰“不知。”

    是個瘸子其實也就不那麼完美了,太子清了清嗓子,又道︰“你與宣平侯府什麼關系?”

    “沒關系。”蕭六郎淡淡地說。

    不像表弟,一點兒也不像。

    表弟沒這麼冷漠,表弟很敬重他,見了他總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表弟笑起來很暖,不像這家伙渾身上下冷冰冰的。

    這是這張臉真的太像了,看到他就仿佛是表弟活過來了似的,唯一就是少了右眼下的那顆淚痣。

    太子的臉色有些蒼白。

    黃公公小聲道︰“殿下,您沒事吧?要不……奴才先帶蕭狀元下去?您改日再傳他問話。”

    太子擺擺手,示意黃公公退下,再次看向蕭六郎正色道︰“喜歡吃栗子嗎?”

    “喜歡。”蕭六郎說。

    表弟不喜歡。

    太子又道︰“吃辣嗎?”

    蕭六郎道︰“吃。”

    太子給宮人打了個手勢,宮人端來一碗辣肉鋪。

    蕭六郎看了眼那些灑滿辣子的肉鋪,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如玉修長的指尖夾起一小片,慢條斯理地吃了下去。

    太子一瞬不瞬地看著他,不放過他的任何一處反應。

    表弟是不能吃辣的,一點辣味都會辣得狂吐舌頭,這種程度的肉鋪非嗆得面紅耳赤不可。

    然而蕭六郎吃得很輕松。

    太子也說不上來自己為何要松一口氣。

    蕭六郎出了皇宮。

    暮色無邊,皇城籠罩在一片橘暖的晚霞之下。

    劉全的馬車停在皇宮附近,蕭六郎拄著拐杖走過去,他剛上馬車,發現顧嬌坐在車里等他。

    顧嬌靠著車壁,微閉著眼眸,像是睡著了,有些安靜,有些乖巧。

    蕭六郎的目光有意無意地掃過她柔軟的唇瓣,喉結滾動了一下,趕忙移開視線,上了馬車。

    馬車輕微晃動了一下,顧嬌醒了過來,她睜眼,看到他,眼底一下子有了光︰“你來了。”

    “嗯。”蕭六郎在她對面的長凳上坐下。

    劉全揮動馬鞭,車 轆轉動起來。

    老祭酒最初買這輛馬車時沒考慮過會給第二個人用,因此空間不大,兩個坐在馬車里,氣息很快就滲透糾纏在了一起。

    四月底的天,真熱。

    蕭六郎心想。

    “昨晚……我喝多了。”他說道。

    “嗯。”顧嬌倒是並不在意。

    蕭六郎定了定神︰“以後不會了。”

    “嗯?”顧嬌不解地朝他看來。

    蕭六郎沒去看她的眼楮,只是拽緊了放在腿上的拳頭,正色道︰“不會再喝多了……那樣對你。”

    “哦。”顧嬌失落。

    看著她眼底掠過的一絲失落,不知怎的,蕭六郎腦門兒一熱︰“會在清醒的時候。”

    顧嬌︰“誒?”

    蕭六郎說完自己都懵了,他發誓他原本不是要這麼說的!他是打算告訴她,不會再腦子不清醒對她做出任何孟浪輕浮之舉,可話都到嘴邊了,怎麼變成了另外一句?

    會在清醒的時候。

    這是人說的話嗎?

    太孟浪了,真是枉讀聖賢書!

    蕭六郎一張臉突然漲得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不是要……”蕭六郎實在對那兩個字難以啟齒。

    顧嬌替他說道︰“不是要親親?”

    蕭六郎尷尬︰“嗯。”

    顧嬌想了想,對手指道︰“那是要睡睡?”

    “嗯……”蕭六郎虎軀一震,猛的搖頭,“不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