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60章 寵夫(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0章 寵夫



    看到他放著自己的位子不坐,卻坐在了蕭六郎身邊,眾人都很詫異。

    然而轉念一想,他昨晚離席得早,今天又入席得晚,怕是沒听到有關蕭六郎的那些言論。而他又來自寒門,不知座位的規矩,只怕以為狀元與榜眼就是一邊一個頂頭坐的。

    這就是寒門學子的悲哀,看不清形勢,拎不清規矩,無意中得罪了人也不自知。

    不過眾人到底最厭惡蕭六郎,對寧致遠的仇恨值並沒有多少,寧致遠要容貌沒容貌,要背景沒背景,與蕭六郎一比,簡直不值一提。

    眾人很快再次將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蕭六郎的身上,不時小聲交頭接耳,大致都是在非議蕭六郎的不是。

    蕭六郎正襟危坐在墊子上,好似沒听見,也好似听見了也選擇忽略。

    大殿鬧哄哄的,他的身影卻有些單薄。

    寧致遠喝了口茶,突然對他道︰“我去禮部查過試卷了。我看過你的文章,你確實是當之無愧的狀元,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安郡王的策問也做得很好,但是比起你,少了幾分赤子之心。我想,這才是你真正打動陛下的地方。反倒是我,我的策問稍遜袁宇,可最後是我拿了第三,他拿了第四。可能是因為袁宇是袁首輔的孫子,他很容易出人頭地,而我這樣的寒門學子,若不考中三鼎甲,就幾乎沒希望飛黃騰達了。”

    蕭六郎微愕地看了寧致遠一眼。

    昨天自己那麼威脅他了,他竟然還能對自己講出這番話。

    看來他也不是不清楚那些流言蜚語。

    蕭六郎淡淡地移開視線︰“還有膽子坐在這里和我說話,不怕引火上身嗎?”

    寧致遠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低聲道︰“如果沒有你,現在被排擠的人就是我。”

    寧致遠同樣也出身寒門,他還不像蕭六郎入了某位貴人的眼,沒有任何人給他撐腰,如果他被排擠,結果很可能是他自己都在京城待不下去。

    蕭六郎的成績比他更好,光環比他更大,吸引了所有人的嫉妒,乃至于幾乎沒什麼人有閑心來排擠他。

    “你挺住。”寧致深吸一口氣,委屈道,“不然你倒了,下個就輪到我了……”

    差點就被他感動的蕭六郎︰“……”

    皇帝過來後,眾人全都噤了聲。

    皇帝看到安郡王的座位,倒也沒說什麼,他落座後,讓樂師奏了《鹿鳴》曲,緊接著所有進士合誦《鹿鳴》歌,最後又欽點了三鼎甲各作一首應景的詩,將學術氣氛烘托得極好。

    鹿鳴宴的膳食是由御膳房統一準備的,這就比小考以及殿試當日的便飯豐盛多了,許多人一輩子沒吃過宮廷佳肴,可能今天是他們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

    盡管天子威壓很可怕,可他們還是吃得津津有味,畢竟確實太美味了。

    皇帝坐了一會兒便離開了,將現場交給了禮部的官員。

    臨近傍晚時分,宴會結束,進士們依次離開。

    蕭六郎與馮林四人一道走出太和殿,剛出去沒多久,便有一名太監笑容滿面地走了過來︰“請問,這位可是蕭狀元?”

    蕭六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誰?”

    太監笑道︰“老奴姓黃,是太子殿下的奴才,殿下想見見蕭狀元,還請蕭狀元移步東宮。”

    蕭六郎頓了頓︰“太子為何要見我?”

    太監笑了笑,說道︰“奴才只是個傳話兒的,蕭狀元有什麼疑惑,可以當面請教太子殿下。”

    杜若寒蹙了蹙眉。

    太子召見是不能不去的——

    馮林倒是很開心︰“六郎,太子召見你!”

    “嗯,我知道。”蕭六郎點點頭,對太監道,“勞煩公公帶路。”

    太監比了個請的手勢︰“蕭狀元,請。”

    “你們先回去,不必等我,一會兒劉全會來接我。”蕭六郎說罷,與太監往東宮的方向去了。

    馮林笑嘻嘻地道︰“太子殿下是听聞六郎的才華,想要拉攏六郎的吧?”

    不怪他這麼認為,實在是太子是宣平侯的外甥,蕭六郎像宣平侯的兒子,那豈不是就像太子的表弟了嗎?一家人呀!

    杜若寒撇嘴兒道︰“太子娶了表弟的未婚妻,誰知道太子見了像表弟的人是個什麼心情?”

    馮林渾身一抖︰“呀,把這一茬兒給忘了!”

    ……

    京城,柳家大院。

    昔日金碧輝煌的柳府早已被充公,如今的柳家擠在一間破破爛爛的小宅院中,說是柳家,其實已經只剩柳一笙一個主子了,還有個小啞奴與上了年紀幾乎干不動的老嫗。

    顧嬌踏進柳宅時,柳一笙正蹲在地上,用一支沾了水的舊毛筆在一塊從外頭撿來的破石板上練字。

    他沒錢買紙筆,只能用這種方式練習。

    看到院子里突然多出來的小身影,他微微驚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難堪與局促,但只一瞬便被一股自嘲所取代。

    已經低賤到塵埃里了,還有什麼自尊臉面可言?

    他繼續練字,不理顧嬌。

    院子里的啞奴卻警惕地抓起一根棍子,擋在了柳一笙的身前。

    看來柳一笙沒少被上門欺負過。

    柳一笙冷冷一笑︰“退下吧阿奴,你打不過她。”

    阿奴不退下,虎視眈眈地瞪著顧嬌。

    他年紀不大,和顧小順同歲的樣子,顧嬌從兜里拿了一塊糖遞給他︰“吃嗎?”

    阿奴眼楮一亮,有口水流了下來,但他沒上前,而是死死守住自己的陣線。

    柳一笙嘲諷一笑︰“去吃吧,她要想殺你,不必如此麻煩。”

    阿奴又猶豫了一番才把棍子放下,像小猴子似的唰的摘過顧嬌遞給他的糖塊,仿佛慢了一秒就會被顧嬌給算計似的。

    他拿了糖後,掰下來一小口吃掉,剩余的都揣進了自己兜里。

    “你來做什麼?”柳一笙問。

    “你的藥。”顧嬌將一摞捆好的藥包拋給了他,“最後一個療程了。”

    “可我已經不疼了。”他指的是自己的膽囊炎。

    “不疼也要吃,這是療程。”顧嬌說。

    柳一笙道︰“我沒錢。”

    顧嬌道︰“知道你沒錢,賣個消息給我,我就不收你的藥錢。”

    二人誰也沒提賭約與簪花的事,仿佛一起將它忘了似的。

    柳一笙練字的手一頓︰“你要什麼消息?”

    顧嬌挑眉道︰“你們柳家真的造過反嗎?”

    柳一笙呵呵道︰“造過又如何?沒造過又如何?”

    顧嬌摸了摸小下巴︰“造過反的話,應該對皇宮很了解,譬如……有什麼辦法能進入皇宮?”

    柳一笙︰“……”

    另一邊,黃公公領著蕭六郎往東宮而去,眼看著要路過御花園了,蕭六郎的步子突然頓了一下。

    黃公公問道︰“蕭狀元,何事?”

    “沒有。”

    他好像听到貓叫了,十分細微的聲音,卻令他汗毛都緊了一下。

    黃公公笑道︰“沒什麼事,咱們就趕緊走吧,別讓太子殿下等急了。”

    蕭六郎神色淡淡地點了點頭。

    不遠處的榕樹上趴著一只白貓,正享受地啃著樹上的小魚干。

    二人穿過了御花園,即將路過那株榕樹,忽然間,御花園的另一個入口奔來一個小宮女︰“哎呀,不好了不好了!來人啦!”

    蕭六郎轉過身去。

    黃公公眉頭一皺,指了個身邊的小太監,道︰“你去看看出了什麼事,我帶蕭狀元去見殿下。”

    “是。”小太監麻溜兒地去了。

    哪知那個小宮女竟然推開他,一路奔到黃公公面前,撲通一聲跪下︰“黃公公!您在這里真是太好了!求求您救救我家殿下!我家殿下快不行了!”

    “她是誰?”蕭六郎問黃公公。

    黃公公氣壞了,試圖掙開那個小宮女,小宮女卻將他的大腿抱得死緊死緊︰“黃公公!救救我家殿下吧!”

    黃公公氣急敗壞道︰“你家殿下的事,雜家如何管得著?你得去稟明陛下!”

    小宮女哭道︰“我若是能見到陛下,又怎會求到您的名下呢?求您帶我去見太子一面!我家殿下雖是質子,可到底是陳國皇子,你們不能對他不管不問吶!我家殿下都病了好久了!”

    “出了什麼事?”

    正在御花園附近散步的寧王妃也听到了動靜,她在下人的攙扶下緩緩走來。

    莊貴妃十分看重寧王妃這一胎,特地向皇帝求了恩典,允許她在自己的永壽宮養胎。

    黃公公看到寧王妃走過來,又看看不遠處的榕樹,眸子里掠過一道暗光,暗罵這小宮女壞事。

    陳國質子病了就病了,來這邊是做質子的,不是做皇子的,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氣死他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