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58章 進展(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58章 進展



    蕭六郎其實也有一種恍如隔世、不盡真實的感覺。

    去了皇宮那麼多次,頭一次從午門的正門出來,這是只為皇宮的主人開啟的門,然而三鼎甲——狀元、榜眼、探花出來時也有資格走一次。

    以為不在意的。

    真正出來的一瞬,還是感覺自己不一樣了。

    不過他沒馮林這麼激動,他還是比較冷靜的。

    他對馮林道︰“報效朝廷,多的是機會。”

    馮林小聲道︰“可我不想回縣城去謀個官職,我想留在翰林院,我真羨慕你,能直接進翰林。”

    狀元不是士的最高級別,翰林才是。

    有句話叫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翰林院自古以來都被稱作是儲相之地,莊太傅也好,袁首輔也罷,就連老祭酒也都是翰林院出來的。

    進了翰林不一定能出人頭地,可如果不進,那麼作為文官,基本上就沒太大盼頭了。

    蕭六郎道︰“二甲進士與三甲進士下月朝考,只要考上庶吉士就能留在京城,三年後散館,成績優異者也是能進翰林院的。”

    馮林也只能這麼期待一下了。

    卻說顧嬌目送完自家相公離開後,沒立刻去找柳一笙,因為她不知道柳一笙住哪兒,只能等柳一笙上門找她。

    但她也沒回醫館。

    她去了清風樓。

    清風樓這回賠慘了,押安郡王的人特別多,押袁宇的人也多,就是沒多少押蕭六郎的!

    顧嬌的五千兩,一下子變成了兩萬五千兩,這還是因為後期來了十幾個鋌而走險走偏財的,不然賠率能更高。

    再者,那些押莊月兮與顧瑾瑜得簪花的,也輸得褲衩都不剩了。

    賠率最高的是顧嬌,孤零零的簪花榜上,只有兩個人下她的注,一個是莊夢蝶,一個就是安郡王。

    安郡王掙了一筆,可他完全高興不起來。

    莊夢蝶也高興不起來,早知道這丫頭能贏到簪花,她就不押一個銅板了嘛,她把全部的身家押上!

    顧嬌高興呀,清風樓給的是現銀,她用麻袋裝著白花花的銀子,開開心心地回去了!

    碧水胡同也得了蕭六郎高中狀元的喜訊,上門賀喜的人快把門檻踏破了。

    “哎呀,霍大哥,你們倆口子是咋養孩子的?六郎咋就這麼厲害呢?我家那小子,讓他念書比要他的命還難吶!”趙大爺想到自己那成天只知道鬼混的小兒子,真是這兒子是白生了。

    “快別這麼說,陽哥兒挺好的。”老祭酒安慰趙大爺,都忘了在心里向先帝告罪——他和太後不是兩口子,是純潔的君臣關系!

    老太太今兒高興,打牌都故意放水,讓街坊們少輸了一點錢。

    姚氏也樂得合不攏嘴兒,她親自下廚做點心,懷孕之後她就很少下廚了,今兒實在激動,房嬤嬤攔都攔不住。

    房嬤嬤只好去給她打下手。

    姚氏做的是桃酥,幾個孩子不大愛吃,可她發現蕭六郎挺喜歡。

    她一邊和面,一邊道︰“最初我是看他對嬌嬌好,又是個勤奮肯吃苦的,但我也萬萬沒料到他能高中狀元,這下嬌嬌就是狀元娘子了!”

    “可不是嗎?”房嬤嬤笑著往灶膛里添了一把柴火。

    老實說,房嬤嬤起初是不大好看姑爺的,她與顧侯爺一樣都覺著姑爺配不上大小姐,大小姐盡管是鄉下長大的,可到底是侯府血脈。

    姑爺有啥呀?要家世沒家世,還是個小瘸子。

    雖說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可還有句話叫百無一用是書生,她總擔心這姑爺啊到頭來一事無成,大小姐跟著他得受委屈。

    萬幸她心里不樂意,面上卻沒表現出來過,不然得罪了狀元姑爺,日子就尷尬了。

    顧嬌與小淨空是先到家的,看著她用麻袋裝回來的銀子,眾人簡直不知說什麼好了。

    蕭六郎卻是一直到天黑了才被人送回來。

    不是馮林,也不是林成業,是今天才被蕭六郎坑了一把的寧致遠。

    今兒是所有進士的大喜日子,按理都是要喝幾杯的,蕭六郎是新科狀元,那就更少不了他的酒了。

    蕭六郎就沒喝過酒,酒量菜得不行,可若單單是午宴上那幾杯水酒倒是不至于把灌醉,問題是宴會散去後,他們一些人三三兩兩又去了其它地方。

    什麼地方就有點難以啟齒了。

    蕭六郎不願待在那里,執意要回家,大家不樂意了,讓他自罰三杯才肯放他走,這家伙也真是敢喝呀,喝完就喝倒下了。

    寧致遠是有家室的人,他也不愛那種場合,于是提出送新科狀元回去。

    “在往左是吧?是不是那條胡同了?”馬車上,寧致遠問蕭六郎。

    蕭六郎醉得不理人。

    寧致遠搖搖頭,讓車夫往前走,許是走得有些急,剛到胡同口差點撞到人。

    是兩個女子,一個穿著道袍,一個穿著紫衣。

    “對不住對不住!”車夫忙給人道歉。

    寧致遠也掀開車簾,下車沖二人躬身致歉︰“兩位姑娘沒事吧?抱歉,在下太著急趕路,沖撞了姑娘。”

    寧致遠還穿著榜眼的官服。

    紫衣少女一眼認出了他,笑著在道姑耳畔說道︰“姐姐,是那個黑探花!”

    寧致遠︰我黑嗎?!

    然後他的臉就更黑了。

    道姑給了紫衣少女一個警告的小眼神,紫衣少女吐了吐舌頭。

    道姑收回目光,對寧致遠微微欠了欠身︰“無妨,告辭。”

    說罷,牽著妹妹的手走了。

    二人與那輛馬車擦肩而過時,夜風驟起,吹開了馬車的車簾,露出半靠在車壁上閉目養神的少年。

    月光流化,落在他紅色的緋羅錦狀元服上,映出一片似有還無的霞光,他閉著眼,五官精致如玉,帶著淡淡的醉意,俊美得令人窒息。

    道姑是在道觀長大的,自認為是斷了人間的七情六欲,可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著實令人動心。

    當然了,她也就是看看,她可沒忘記這個少年是有主的。

    她不惦記別人的東西。

    二人走遠了,紫衣少女才突然回過神來,摸著發燙的臉頰道︰“姐姐姐姐!你方才看到了沒?馬車里的是新科狀元!天啦!他也太……”

    太什麼?

    紫衣少女突然找不到詞來形容,她的心砰砰直跳,白日里遠看,已經覺得他夠俊美了,方才那麼近距離的觀看,才發現何止是俊美?簡直是要迷死人啦!

    她激動地晃著道姑的手︰“姐姐姐姐!”

    “你沒機會。”道姑潑了盆冷水。

    紫衣少女心碎一地︰“嗚嗚~”

    二人都上了自己的馬車,寧致遠也將酒醉的蕭六郎扶下了馬車。

    幾人都沒注意的是,就在巷子里的另一頭,還停靠著一輛馬車。

    太子妃坐在馬車上。

    她是路過,不小心看到當朝榜眼下車向袁家的一位千金以及一個道姑賠罪。

    她知道三鼎甲是哪幾人,只不過,她沒去看狀元打馬游街,因此並不認識寧致遠,認出他的身份全靠他的官服。

    一個其貌不揚的探花確實沒什麼好看的,她都打算離開了,可寧致遠卻從馬車上扶下一個少年。

    那是……新科狀元,也是……他。

    太子妃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地閃過一張青澀稚嫩的臉,十三四歲的小侯爺還只是一個剛褪去孩子氣的小少年,他很招人喜愛,卻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愛。

    眼前的少年有著與他幾乎一樣的臉,卻又似乎完全不一樣了,個子高了,五官長開了,有少年氣,也有了男子力,開始散發出了男人的魅力。

    咚咚咚!

    寧致遠叩響了一戶人家的院門。

    嘎吱一聲,門被打開了。

    “找誰呀?”

    “請問,這是蕭六郎的家嗎?”寧致遠問。

    “哎呀,這不是六郎嗎?”劉嬸子認出了蕭六郎,忙跑出來,往前奔了幾戶,道,“嬌嬌!六郎回來了!”

    隨後,太子妃就看見一個青衣少女從一個宅院里出來,快步來到寧致遠與蕭六郎面前,從寧致遠手中接過蕭六郎。

    蕭六郎醉得有點厲害,女子的手攬上他腰肢的一霎,他卻警惕地睜開了眼。

    “是我。”顧嬌說。

    “嬌嬌?”

    “嗯,我在。”

    “唔……”蕭六郎放棄抵抗,被顧嬌扶著回了院子。

    顧嬌應該是向寧致遠道了謝,可這些太子妃都沒留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落在顧嬌那只摟住蕭六郎腰肢的手臂上。

    她的心情忽然有些煩躁。

    “太子妃?”一旁的女官小心翼翼地喚了她一聲。

    太子妃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帕子都被自己撕壞了,她松了松手,笑道︰“方才肚子有些難受,回宮吧。”

    女官忙道︰“奴婢趕緊給您請御醫。”

    “嗯。”太子妃點頭。

    她最後看了眼夜色中相扶相持的二人。

    他不是阿珩,不是。

    阿珩不會愛上別的女人,也不會讓別的女人親近自己,永遠都不會。

    顧嬌把人扶進了院子。

    蕭六郎醉成這樣,自然不能與小淨空睡一屋,萬一夜里有什麼狀況,小淨空會嚇到,而且也照顧不了。

    顧嬌將蕭六郎扶去了自己屋。

    她扶著蕭六郎躺在自己床上,摘了他頭頂的官帽,四月底已經不冷了,這身厚重的狀元袍穿在身上,又沉又悶。

    蕭六郎都出汗了。

    顧嬌去打了水來,打算給他擦擦。

    剛一坐下,就听見他含糊地說︰“嬌嬌,我熱……”

    平日里他說話清清冷冷的,眼下醉了,突然就帶了一絲撩人的磁性。

    說起來,剛到這里時,他的變聲期還沒過,听上去不難听,但也算不上太動听。

    後面漸漸的,他的嗓音成熟了,只是顧嬌天天與他在一塊兒,沒太察覺出此變化。

    直到方才那一嗓子,顧嬌一個激靈,耳朵都酥了!

    顧嬌放下水盆,去解他的衣扣,剛解開領口,便露出他修長的脖頸,脖頸上精致的喉結動了下。

    有點誘人。

    顧嬌︰“……”

    顧嬌憑著強大的意志力給他解了衣扣,脫去厚重的官袍,隨後顧嬌開始給他擦臉。

    他喝了酒,臉頰有淡淡的潮紅,唇色很潤,有被酒潤澤過的水光。

    許是被擦醒了,他緩緩睜開了眼,眼神透著幾分迷離,勾人得不行。

    顧嬌︰我沒流口水,沒有沒有沒有。

    蕭六郎醉意朦朧地問︰“怎麼這麼看著我?”

    顧嬌誠實地說道︰“你好看。”

    他輕輕一笑︰“哪兒好看?”

    “哪兒都好看。”眉毛好看,眼楮好看,鼻子好看……顧嬌瞄了眼他紅潤的唇瓣,在心里默默加了句,唇也好看,最好看。

    他躺在床上看著她,露出了平日里絕不可能出現的迷離而誘人的眼神,他勾了勾唇︰“就只看看嗎?”

    “嗯?”顧嬌一愣。

    下一秒,他抬起修長的手臂,如玉的手扣住了顧嬌的後腦勺,不重不輕剛剛好的力道,帶著她朝自己覆了下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