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55章 金榜題名(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55章 金榜題名



    皇帝正在金鑾殿批閱考生們的試卷,禮部尚書與鴻臚寺卿以及幾位內閣大學士皆位列在冊。

    試卷雖是經由幾人批改過,但皇帝如果有疑問,還是會找他們問話。

    幾人都很緊張,最緊張的當屬鴻臚寺卿。

    呈給陛下的試卷當然不可能全部都是干淨的,里頭摻了幾份他們各黨派有心提拔的考生,論實力當然也不算差,太差的考不到殿試來。

    就怕皇帝相不中,單獨給拎出來剔除,從二十名之後的試卷重新甄選,這種情況很少,但也不是沒出現過。

    皇帝每看完一份試卷,若是放在右邊,則代表通過,可留,若是放在左邊,則代表有異議。

    有異議的試卷基本無緣一甲,但一般也不會落到三甲去。

    皇帝已經閱完十份考卷了,暫時還沒出現落卷的情況。

    今日天氣不錯,御書房里靜悄悄的,只有一絲帶著暖意的春風從門外徐徐吹來。

    考卷被吹起了一角,魏公公忙拿了個黃玉貔貅鎮紙壓住考卷。

    皇帝沒抬頭,卻也對魏公公的細心很受用,不愧是跟在他身邊多年的老人了。

    皇帝低低地咳嗽了一聲,魏公公忙遞上一杯熱茶。

    瞧,連茶溫都恰到好處。

    “陛下,您都批閱了一早上了,歇會兒吧。”李尚書擔憂地勸道,“龍體要緊。”

    “朕無礙。”只是有些上火而已,做皇帝就是這點不好,一點風吹草動也要弄得人仰馬翻,因此他不愛承認自己身體不適。

    皇帝喝了口茶,繼續批閱試卷,他剛批閱完袁宇與江南才子寧致遠的考卷,二人的考卷在目前看來能排進前三。

    這一界考生的整體實力比前幾界殿試要出彩,抉擇起來也就困難不少。

    鴻臚寺卿是對試卷動了手腳的人之一,他知道皇帝馬上就要批閱到蕭六郎的試卷了,蕭六郎的試卷得分不高,在前二十名吊車尾。

    這自然是有緣故的,他“寫”了大逆不道之言,之所以還是將他放了進去,乃是因為他是會元,會元不落卷,這是約定俗成的規矩,就算要落也輪不到他們來,得皇帝親自動手。

    一切都是如此天衣無縫。

    鴻臚寺卿的目光一直盯著被壓在第二份的考卷。

    皇帝改完宋平的考卷,不甚滿意,放在了左邊。

    李尚書心下一沉,宋平是他的門生,看來是沒戲了。

    皇帝抬手去拿下一份考卷,這是一個叫朱廣茂的考生的試卷,寒門學子,無甚背景,在春闈中表現不算太出眾,在鄉試的排名也僅僅是當地十幾,暫時沒引起任何黨派的興趣。

    改完他的,就該是蕭六郎的了。

    鴻臚寺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雖說應該不會什麼岔子,可到底是做了虧心事,他有點兒心虛,就尋思著萬一皇帝認出那不是蕭六郎的字跡怎麼辦?

    其實這字模仿得是真好,只怕蕭六郎自己來了也未必一眼看出是仿造,皇帝當然更無從發現了。

    鴻臚寺卿緊張忐忑之際,門外忽然傳來一個太監的稟報︰“陛下,莊太傅求見。”

    鴻臚寺卿的目光自蕭六郎的考卷上挪開,望向了門口。

    這個時候莊太傅怎麼過來了?

    皇帝剛拿起的考卷又放了回去,對門外道︰“宣。”

    “是。”太監應下,“陛下宣莊太傅覲見——”

    魏公公擠了擠眉,這是個新上任的太監,他提拔的,辦事太中規中矩了,陛下跟前兒早沒這麼多規矩了。

    宣啥宣?直接讓進來就是。

    莊太傅也愣了下,他原本打算坦坦蕩蕩地走進去,拱手行了個福禮,可這新太監把場面搞得如此正式,害他進御書房後還跪下給皇帝行了跪禮。

    皇帝淡淡擺手,示意莊太傅平身︰“太傅何事?”

    諸位大臣也向莊太傅行了一禮。

    莊太傅拱手回應之後,才望向皇帝正色道︰“臣有事啟奏。”

    “現在?”陛下看向他。

    “是。”莊太傅拱手。

    李尚書識趣地說道︰“那臣等先行告退。”

    “嗯。”皇帝應允。

    李尚書等人出了御書房,並未走遠,就在附近的偏殿中用茶。

    皇帝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莊太傅臉上︰“什麼事這麼急急忙忙的?不能等朕批閱完考卷?”

    莊太傅不著痕跡地掃了眼桌上的考卷,看到蕭六郎的就在即將批改的第二張,他暗暗松了口氣。

    他上前一步說道︰“臣方才回去的路上突然記起來再有幾日便是太後的壽辰,臣……斗膽去行宮探望太後。”

    皇帝的神色一頓,放下御筆,垂眸,喝了口茶,方看向莊太傅道︰“母後她鳳體欠安,御醫說不宜見風,也不宜見客,朕稍後會再命人去一趟行宮,看母後是否有所好轉,再通知太傅。”

    “多謝陛下!”莊太傅拱手深深一福,起身的一霎,狀似無意地踫到桌上的考卷,一摞考卷撞到皇帝的茶杯,茶杯倒了,考卷也撂翻在了地上。

    “臣該死!”他忙跪下請罪,並手忙腳亂地將試卷拾掇起來。

    魏公公忙去查看皇帝有沒有被茶水燙到,皇帝也低頭撢了撢身上的水珠。

    趁二人不備,莊太傅將蕭六郎的這份考卷藏進左袖,並從右袖中掏出蕭六郎的原卷夾在了考卷中。

    ……

    出皇宮後,莊太傅見到了雙手揣在暖手捂里的宣平侯。

    四月天了,也不知這人是怎麼還用這種東西的。

    宣平侯眉眼冷峻,氣質深沉,然而莊太傅走過來的一霎他的眉梢卻十分恣意地挑了一下︰“喲,太傅走得挺快,寶刀未老啊。”

    莊太傅被他氣得一口氣堵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來︰“考卷我已經放回去了,你還不趕緊把郡王放了!”

    “放就放。”宣平侯扭頭,欠抽地說道,“常。”

    常直接把安郡王從馬車里丟了出去——

    莊太傅︰“……”

    莊家的車夫也被釋放了,忙將安郡王背到自家馬車上,安郡王受了傷,一條腿鮮血直流。

    莊太傅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宣平侯道︰“趕緊去療傷啊,想讓他變成瘸子嗎?嘖嘖嘖,你說你這人,是怎麼做祖父的?半點兒不關心自家孫子。”

    莊太傅差點原地爆炸了。

    我孫子怎麼受傷的你心里沒點數嗎?你是怎麼有臉講出這種話的?

    氣死人了!這家伙實在是氣煞老夫了!

    “哼,你以為這樣他就能一定能得第一?”莊太傅看過蕭六郎的試卷了,老實說,確實作得不多。

    但是不湊巧,這次的策問題安郡王早在陳國時就與陳國國君探討過,那時安郡王並不知科舉會出到類似的題目,他只是在听陳國國君說起安邦治國之道。

    蕭六郎確實是個有真才實學的人,他文采斐然、言之有物,引經據典,令人信服,然而他畢竟不是真正的政客,他在治國之道上不如一國之君有經驗。

    所以鴻臚寺卿所言不假,兩份試卷確實不分伯仲,再者,江南才子寧致遠與袁首輔的嫡孫袁宇的考卷也十分優秀。

    陛下就算不抬舉莊家,難道也不抬舉袁首輔嗎?袁首輔可是三朝元老。

    莊太傅冷哼一聲道︰“你別高興得太早,狀元可未必就是那小子的!”

    宣平侯一臉淡定︰“不听不听,王八念經。”

    莊太傅︰“……!!”

    你才是王八!

    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

    莊太傅不能多待了,再待下去他得短壽。

    莊太傅拂袖而去!

    宣平侯偏了偏頭,勾唇︰“慢走,不送。”

    此時的御書房中,皇帝確實對于如何排名前三甲猶豫不決,莊太傅效忠皇帝多年,對皇帝還是有一定了解的——從文章的深度來說,安郡王的考卷最引人深思;而從文采與一個考生的格局來看,蕭六郎的更令皇帝中意;可寧致遠與袁宇的考卷也不差。

    這四人中,年齡最小的當屬蕭六郎,今年十八,安郡王十九,袁宇二十五,寧致遠年齡最大,三十。

    至于說身世背景,寧致遠與蕭六郎出自寒門,而安郡王與袁宇出身高門。

    哦,對了,蕭六郎就是那個小瘸子是不是?

    想到自己看到的那根拐杖,皇帝的眉頭皺了皺。

    ……

    京城所有考生及家屬都開始了漫長而焦灼的等待成績的日子,雖說大家基本都是進士了,最差也是同進士,可誰也不甘心真的去做同進士。

    普濟寺的香火又旺盛了起來,據說都是考生前來參拜的。

    碧水胡同,一家人看似若無其事,實則個個都坐不住。

    老太太蜜餞也不偷吃了,葉子牌也不打了,天天指使老祭酒往街上買串串,其實就是打听消息。

    姚氏這幾天也不做點心了,天一亮就去街坊家竄門子,其實也是在等消息。

    小淨空最近幾日非常用功地學習,他總擔心壞姐夫考不上,那樣家里還是得靠他。

    等他長大了,他給嬌嬌考個狀元回來!

    放榜的日子在四月二十七,因為進士榜是寫在黃紙上,因此又叫金榜。

    貢士們不可以在家里等待通知,必須入宮接受冊封,等他們冊封過後才會在京城各大衙門以及貢院放榜。

    五更天,顧嬌與蕭六郎便起了,二人簡單吃了早飯,顧嬌將蕭六郎送上了劉全的馬車。

    “放榜還早,你不要等。”蕭六郎對顧嬌道。

    “嗯,好。”顧嬌點頭。

    蕭六郎放下簾子,想到什麼,又拉開簾子。

    顧嬌看向他︰“怎麼了?”

    蕭六郎欲言又止︰“沒什麼,天色還早,你再去睡一會兒吧。”

    顧嬌莞爾︰“好。”

    蕭六郎看了她一眼,最終還是沒說,他放下簾子,乘坐馬車抵達了皇宮。

    貢士們差不多到了,馮林與林成業、杜若寒也在。

    馮林也不知是不是在殿試上緊張過度,回去便病了一場,真是萬幸有林成業與周管事照顧他,才讓他從病中挺過來了。

    听說早先有人一病不起,連命都沒了的,所以科舉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容易走的。

    馮林大病初愈,臉色尚有些蒼白。

    幾人寒暄了幾句,人群後方突然一陣騷動,隨後就見安郡王在幾名下人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咦?”杜若寒古怪地瞪大了眸子,“他的腿怎麼也瘸了?”

    蕭六郎也挺意外,他朝對方看了一眼,恰巧安郡王也在看他,四目相對,蕭六郎明顯從安郡王的眼神里領略到了一絲冷意。

    蕭六郎不明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他是喜歡自己還是厭惡自己又有什麼關系?

    一行人依舊是按照考引號的順序進入太和殿,殿試中的案桌與墊子已撤下,殿宇舒明開闊,古樸大氣,又因皇帝與莊太傅、袁首輔等內閣大臣的存在而顯得格外莊嚴肅穆。

    一行人在禮贊官的帶領下沖皇帝行叩首禮,隨後,魏公公將名冊呈給皇帝。

    諸位考生與皇帝的距離約莫一丈,其實還是有些遠的,有人壯膽想一睹天子真容,卻還沒抬頭便被天子的威壓震懾得喘不過氣來。

    皇帝不愛搞那些故弄玄虛的東西,直接開始宣讀一甲前三名。

    “貢州瑤城考生寧致遠,庚午年四月一甲進士第三名,賜進士及第。”

    寧致遠懵了,考生們驚了,這這這、這就出探花郎了?

    “咳!”一旁的太監沖懵掉的寧致遠使了個眼色。

    寧致遠迅速回神,側身出列,邁步來到皇帝面前,在指定的地方停了下來,撩開衣擺,行三叩九拜之禮,哽咽地說道︰“臣,寧致遠,叩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讓他平身,接著念道︰“庚午年四月一甲進士第二名,莊玉恆,賜進士及第。”

    眾人唰的看向安郡王。

    安郡王是……榜眼?

    有些出乎意料呢。

    安郡王心底閃過一絲失望,他拖著受傷的腿,在眾人或是羨慕或是驚訝的注視下,來到御前,也跪下行了三叩九拜之禮︰“臣,莊玉恆,叩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瞥了安郡王一眼,沒說話。

    接下來就是狀元了。

    皇帝的目光在袁首輔的嫡孫袁宇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翻開名冊朗聲道︰“庚午年四月一甲進士第一名,蕭六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