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47章 兄弟(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47章 兄弟



    茗兒知道怎麼避開園林的侍衛,他一路沖出了住所,來到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他看見了一輛等候在路邊的馬車,氣喘吁吁地走過去︰“到妙手堂!”

    車夫古怪地看著他。

    他從腰間扯下一塊玉佩︰“給!”

    那是上等的羊脂玉,車夫雖不識玉的真假,可玉佩的穗子上吊著一個金元寶,這可是真金的。

    車夫頓時樂了︰“行行行,小兄弟上來!妙手堂是吧?玄武大街那個?保證把你送到!”

    “你要快!”茗兒對車夫說。

    車夫笑道︰“好好好,快,快馬加鞭!”

    也是茗兒運氣好,這確實是個跑腿兒接活兒的馬車,不是哪個大戶人家的私用車輛,否則還不一定做茗兒的生意。

    再就是車夫也不是個拍花子。

    馬車抵達了妙手堂。

    茗兒蹦下馬車,喉嚨有些癢癢,他咳嗽了兩聲。

    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記吃藥了。

    醫館的人認得這個小患者,一個小藥童上前問︰“小公子是過來復診的嗎?你爹娘在哪兒?”

    茗兒沒回答他的話,而是正色問道︰“淨空在哪兒?”

    他是王爺的兒子,國君的孫子,骨子里就有著皇室的氣場,他嚴肅起來竟是讓那個小藥童愣了下。

    小藥童呆呆地說道︰“你說顧姑娘的弟弟嗎?他沒來醫館,應該是去上學了。”

    “他在哪里上學?”茗兒又問。

    “國子監。”小藥童說。

    “國子監怎麼走?”茗兒問。

    “往前走,看到前面那個布莊,往西走就到了。”

    小藥童話音一落,茗兒拔腿跑了出去。

    小藥童撓撓頭,一頭霧水。

    茗兒去了國子監。

    國子監還沒放學,他又進不去,他搬出了梁國使臣的身份,可是沒人相信。

    他只能在門口等。

    他出門忘了添衣,穿的是在家里的常服,衣衫有些單薄。

    今日是艷陽天,奈何風也不小,涼絲絲的,吹得他有點哆嗦。

    他在門口徘徊,一會兒蹲在大樹下看螞蟻,一會兒仰頭數大樹上的葉子,也不知究竟過去多久,總算等來了國子監放學。

    大門被打開,大量的監生魚貫而出,他一頭扎進人群,逆流進了國子監。

    只要有張嘴,蒙學並不難找。

    小淨空慢吞吞地走出蒙學。

    蒙學的孩子都去飯堂吃飯,跑得賊快,一大群七**歲的孩童中,只有四歲的小淨空分外扎眼。

    茗兒一眼就看到了這個糯米小團子,小臉嚴肅,萌啾啾的,娘親就喜歡這樣的嗎?

    茗兒覺得這麼一看,好像這小家伙也沒這麼討厭。

    他大步跑過去︰“淨空!”

    小淨空被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嚇了一跳,他抬頭一看。

    沒錯,就是抬頭。

    因為長得太矮,所以看誰都得抬頭,好氣哦!

    “是你?”小淨空的小臉再次嚴肅起來,“你又想來打架嗎?”

    “不是!”茗兒覺得這里人多,不方便自己發揮,他抓去小淨空的手。

    天啦,好小的手!

    茗兒都怕把這小手折斷了,不過,為毛小手這麼軟乎乎的?

    茗兒捏了捏,再捏捏,唔,好好玩。

    “你到底想干嘛?”鈕祜祿•大爺•小淨空無比嫌棄地問。

    啊,差點忘了正事。

    茗兒訕訕,對小淨空道︰“跟我來!”

    說罷,他將小淨空拽出了國子監。

    小淨空哎呀一聲道︰“你要帶我去哪里呀?我還要回家吃飯呢!”

    今天蒙學上課早了點,率性堂下課又晚了點,導致蕭六郎與小淨空完美錯過。

    這種情況以前倒也不是沒發生過,小淨空不會亂跑,他都是乖乖在蒙學門口等蕭六郎,今天是被茗兒硬拽出來的,小淨空好方。

    茗兒將小淨空拽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很鄭重又很糾結地對他說︰“好吧,可能接下來我說的話會讓你難以接受,但我發誓我講的每個字都是真的!”

    不愧是王府出來的孩子,話術杠杠的。

    小淨空古怪地看著他︰“你到底要說什麼啊?”

    茗兒深吸一口氣,橫下心道︰“你是我弟弟!”

    “嗯?”小淨空一臉拒絕,“你才不是我哥哥呢!”

    茗兒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吧看吧,你果然不信!但我真的是你哥哥!我娘就是你娘!你見過她的!你不喜歡她嗎?”

    小淨空與裕親王妃見過兩次,第一次是在醫館,第二次是皇宮,裕親王妃是個很親切的夫人,與姚氏一樣,都讓小淨空感到喜歡。

    但不知為何,小淨空隱隱感覺茗兒所指的喜歡不是自己理解的那個喜歡。

    小淨空一時糾結。

    茗兒又深吸一口氣,很艱難才做了接下來的決定︰“在皇宮里是我不對,我不該沖你發火,不該推你。你不要因為這個就不和我們回去,娘很難過,她都哭了!”

    小孩子的想法總是很簡單,茗兒覺得裕親王妃是世上最好的娘親,他喜歡她,弟弟一定也喜歡,弟弟不願意回去,一定是因為自己。

    那自己就向他道歉!

    茗兒拉著小淨空的手,保證道︰“我以後再也不欺負你了,我還會保護你!王府很好的!有很大很大的院子,很多很多好吃的,還有很多下人和馬!我可以教你騎馬!也可以教你射箭!你跟我回去吧!”

    見小淨空不說話,他又道︰“每個孩子都有爹娘,都應該和爹娘在一起!當年娘不是故意不要你,娘以為你出事了,現在她和父王回來找你了!你要是不肯和他們相認,娘就會一直難過下去!”

    小淨空很認真地思索了片刻,對茗兒道︰“可是我想和嬌嬌在一起。”

    茗兒一臉驚訝道︰“嬌嬌又不是你娘!”

    話說,嬌嬌是誰?

    該說的茗兒都說了,娘還在院子里哭呢,茗兒等不及淨空點頭了,直接拉著淨空往皇家園林的方向走去。

    他記得來時的路,也記得坐馬車用不了多久。

    不過他低估了馬車的速度,也高估了步行的速度,一大一小走得滿頭大汗。

    小淨空無語地看著他︰“你究竟要帶我去哪里哦?”

    “回家!”茗兒一手牽著他,騰出另一只手擦了額頭的汗。

    他牽得很緊,生怕弄丟了弟弟。

    茗兒來時的運氣似乎用光了,二人走到一條人煙稀少的街道上,忽然一個衣著體面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他面容和善,笑容可親,一看就是一副老好人的樣子。

    他在茗兒與小淨空面前停下,和藹地笑著說︰“小兄弟,你們這是上哪兒啊?爹娘怎麼不在身板?是不是和爹娘走散了?”

    茗兒警惕地看著他︰“不干你的事,退下!”

    王府出來的公子,頤指氣使慣了,自然不會將一個平民放在眼里。

    他的命令從來都是奏效的,他並不知道那是因為他的身邊總是跟著王府侍衛的緣故。

    如今他孤身一人帶著一個四歲小豆丁,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威懾力。

    畢竟,再凶的幼崽也只是幼崽,沒有一頭成年的羊會害怕一個老虎的幼崽。

    中年男子笑了笑,非但沒退下,反而拿出手來要摸小淨空的腦袋。

    “別踫我弟弟!”茗兒果斷打開他的手!

    小淨空忽然指了指街道對面︰“伯伯,那邊有人在叫你!”

    中年男子轉頭看去。

    小淨空趁機抓著茗兒跑開了!

    二人一直到跑到人群多的地方才停下,茗兒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小淨空身體素質好,沒太喘氣。

    “為、為什麼要跑?”茗兒脫力地問。

    “那個是拍花子。”小淨空說,“拍花子就是人伢子,會把小孩子拐走。”

    茗兒不解︰“你怎麼知道?”

    小淨空道︰“我猜的。”

    他在鄉下溜雞時,鄉親們就總愛與他玩笑,說你這麼小,當心被拍花子帶走。

    嬌嬌也教過他,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說話。

    茗兒回頭看了看,那人似乎沒追上來,但他心里還是有些後怕︰“那我們快走吧!”

    二人繼續往前走。

    奈何茗兒的好運氣在來的路上已經用完了,他們躲過的那個中年男子最終還是追上來了,大庭廣眾之下,他竟然怒氣沖沖地走到二人身邊,一把將小淨空抱了起來,隨後一個大巴掌將茗兒扇倒在了地上。

    他指著茗兒破口大罵︰“你怎麼做哥哥的?不就是說了你兩句,你就帶著弟弟離家出走了是吧?不知道你弟弟還病著嗎?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孽障來!”

    茗兒大怒︰“你胡說!你不是我爹!”

    中年男子恨鐵不成鋼地指著他鼻子︰“好好好,孽障,你如今是連爹也不認了!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周圍有人圍了上來。

    一個婦人哭著沖過來,將茗兒護在懷里︰“老爺你別打孩子了!都是我不好!我沒看好他!”

    “你們走開!”茗兒掙扎。

    婦人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當真是情真意切急了︰“兒啊,別再和你爹 了!你爹也是為了你好,才會逼你去念書的!”

    茗兒怒吼︰“你走開你不是我娘!”

    男人又反手給了茗兒一巴掌,直接將茗兒打得半暈︰“她怎麼不是你娘了?他是你後母!就是你母親!”

    原來後母與親爹,這樣的關系難怪這孩子口口聲聲不認他倆了,只怕心里記恨著後母,連帶著將親爹也一並怨恨上了。

    這種事並不罕見,因此沒人懷疑是假的。

    中年男子又狠狠地踹了幾腳,每一腳都踹在了婦人的身上,如此一來,戲更真了。

    茗兒所有的掙扎落在眾人眼中都是一種叛逆,茗兒的心底涌上了無盡的怒火,同時也感到了深深的害怕與無力。

    早知道,他就不自己出來了。

    他被拍花子拐走了,弟弟也被拍花子拐走了,他們兩個再也見不到娘親了。

    最終,中年男子抱著小淨空,婦人則是攙扶著早已沒了力氣的茗兒,離開了現場。

    沒人會因為這種家事而報官,人群很快就散了。

    二人來到一間隱蔽的小院,將兩個孩子扔進屋。

    中年男子本打算對那個小的用點藥,不過那小的從一開始就被嚇傻了,連哭都不會哭了,中年男子也就懶得麻煩。

    畢竟,蒙汗藥也是很貴的,而且容易傷身子,這麼小的孩子嬌弱得很,萬一醒不來他們就少掙一大筆銀子了。

    “當家的,這次的兩個孩子不錯。”婦人一改人前的柔弱刺目形象,露出了尖酸而又得意的神色。

    中年男子滿意地看了看癱在地上的兩個孩子,壞笑道︰“是啊,好久沒得手過這麼上乘的貨色了,一定能賣個好價錢!老劉人呢?”

    婦人道︰“去準備馬車了!一會兒咱們就把他們送出去城去!”

    中年男子冷眼看著二人,道︰“先給他們把衣裳換了!頭也剃了!”

    “誒!”

    婦人去了另一間屋子準備衣裳與剃刀。

    男人將二人的房門帶上,走到前院,探出頭四下看了看,警惕地合上院門。

    小淨空眼底的驚恐消失不見,他爬到茗兒身邊,推了推他的胳膊,小聲道︰“茗兒哥哥,茗兒哥哥你醒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