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46章 真相(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46章 真相



    顧嬌與顧承風忙活了一宿,天快亮顧嬌才放他離開。

    顧承風這一宿是又做苦力又擔驚受怕,折磨得眼楮不是眼楮、鼻子不是鼻子了。

    不過想到掙來的一千兩,覺得再辛苦也值了。

    對了,還沒告訴三弟他的禿頂可以治了。

    顧承風身體疲憊卻又精神亢奮地回了侯府。

    顧承林依舊住在他的院子。

    他顧不上換衣裳,大步流星地去了顧承林的屋子。

    “三弟。”他剛要抬手敲門,就看見房門嘎吱一聲,被人從里頭拉開了。

    顧承林戴著一頂帽子,他看向顧承風,一臉錯愕︰“咦?二哥?這麼早?”

    顧承風蹙眉︰“你怎麼這麼早?”

    顧承林清了清嗓子︰“我去醫館。”

    顧承風︰“去醫館做什麼?”

    顧承林︰“治、治不生發。”

    死活沒講出禿頂兩個字。

    顧承風古怪地皺了皺眉,不對呀,自己好像還沒和三弟說治禿頂的事?三弟怎麼就知道了?難道他們兄弟……心有靈犀?

    顧承林道︰“二哥我走了。”

    “你就這麼去了?”不再交代下?

    顧承林沒領會他的意思,以為他是在擔心自己,想了想,說道︰“銀子的事不用擔心,我已經給了。”

    顧承風納悶︰“給、給誰?給了多少?”

    顧承風撇嘴兒︰“還能給誰?那丫頭啊,一千二百兩。”

    等等,這數字有點熟悉。

    顧承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哪兒的一千二百兩?”

    顧承林哦了一聲,道︰“你屋子里拿的。”

    顧承風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

    那是他的全部家當啊,傻叉!

    他就說那丫頭怎麼突然變大方了!他還當自己掙了一千兩呢!到頭來卻折進去了兩百兩!

    啊啊啊!好想死一死!

    坑了顧承風一個新面具外加二百兩的顧嬌心滿意足地回了碧水胡同。

    灶屋里,房嬤嬤已經在忙活了。

    姚氏與房嬤嬤搬來後,顧嬌的活兒少了許多,做早飯的時間節省了出來,她就能自己鍛煉或者陪小淨空練功了。

    蕭六郎最近要參加國子監的早課,天不亮就出發了。

    小淨空在後院練功。

    顧嬌陪他練了一會兒,她身體的柔韌度也比剛來那會兒強多了,下腰一字馬什麼的都游刃有余了。

    今天清和書院沒課,顧琰與顧小順都在房里睡懶覺。

    顧嬌沒吵醒二人,和姚氏、小淨空一起吃過早飯後,送小淨空去國子監。

    走到巷子里,踫到趙大爺的大兒媳何氏與孫子趙小寶。

    何氏滿院子追趕著喂趙小寶吃飯。

    “小寶。”小淨空路過門口,與他打了招呼。

    “淨空哥哥。”趙小寶和他打了招呼,然後又撒開腳丫子去躲他娘了。

    顧嬌從前沒與小淨空提過這個話題,因為她覺得有些敏感,然而裕親王夫婦的到來讓她不得不重視起這個問題來。

    “淨空。”

    “嗯?嬌嬌?”小淨空仰頭萌萌噠地看著她。

    顧嬌問道︰“你想有爹娘嗎?”

    小淨空唔了一聲道︰“淨空有了呀!嬌嬌的爹娘就是淨空的爹娘!”

    顧嬌頓了頓︰“我是說,你自己的爹娘,親生的爹娘。”

    小淨空停下了腳步,受傷地看著顧嬌︰“嬌嬌不要我了嗎?”

    這句話,讓顧嬌的心仿佛被什麼扎了一下。

    是她唐突了,居然忘了他其實個內心敏感而脆弱的小家伙。

    顧嬌摸了摸他的小腦袋︰“怎麼會?你這麼可愛,喜歡都來不及。”

    “我就知道!”小淨空又一蹦一跳,又開心了起來。

    把人送去國子監後,顧嬌沒去醫館,而是去了皇家園林。

    今天裕親王依舊沒進宮,他留在園林內陪伴裕親王妃。

    裕親王妃想到很快就能帶兒子回去,激動得一宿沒睡。

    她連夜給兒子做了一雙鞋,她是王妃,這種事都是交給下人去做的,因此她手藝生疏,做的鞋當真不敢恭維。

    她拿著那雙丑噠噠的鞋子,害羞又欣喜地問自家相公︰“王爺,你說他會不會喜歡?”

    裕親王看向妻子手中的鞋︰“你做的很好,他會喜歡的,他是個懂事的孩子。”

    “我是說我們!”裕親王妃忐忑地看向他,“我們這麼多年一直沒陪在他身邊,萬一他不喜歡我們怎麼辦?不願意和我們回去怎麼辦?”

    裕親王握了握妻子的手,眸光深沉︰“放心,我們一定能把他帶回去。”

    裕親王妃的心揣回了肚子︰“我要再給他建個小院子……他還小,暫時和我們睡,可他也該有自己的院子,不能讓人輕看了……你的練劍台能晚一點再建嗎……”

    裕親王妃喋喋不休地說著,滿眼都充滿了帶兒子回梁國之後的憧憬。

    裕親王靜靜地看著她,時不時回應一下。

    忽然,有下人來報︰“王爺,王妃,外面來了個自稱是顧姑娘的人。”

    “顧姑娘?是淨空的姐姐嗎?你和她說了我們的身份了?”裕親王妃昨日激動得暈了過去,醒來時已經回了園林,她知道裕親王與顧嬌後續一定談了什麼,因為丈夫讓她放心,說都談妥了。

    裕親王微微蹙眉。

    他沒泄露自己的身份。

    小半刻鐘後,顧嬌出現在了花廳。

    裕親王看向顧嬌,這一次,他的眼底多了一分探究與審視。

    他這才發現顧嬌盡管容顏有殘,卻無半分怯弱之態,她舉止從容,落落大方,絲毫不像一個地位卑賤的小醫女。

    裕親王妃對顧嬌是有好感的,她笑著迎上去︰“顧姑娘,這麼早過來,還沒用膳吧?我讓人擺飯。”

    “不用,我吃過了。”顧嬌淡淡拒絕,“我今日來,是有話和你們說。”

    她看了夫婦二人一眼,“你們不能把淨空帶走。”

    裕親王妃一怔︰“為……什麼?是淨空不同意嗎?”

    顧嬌直言︰“他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裕親王冷聲道︰“這件事恐怕還輪不到你做主,你們昭國的皇帝自有決斷!”

    裕親王妃見二人劍拔弩張幾乎要吵起來,忙站在二人中間,對裕親王道︰“你好好說話!”又對顧嬌道,“顧姑娘,你先別生氣,是我們不好,沒給你足夠的時間準備……如果淨空不願意,我可以等他……我留在京城……等他同意了我再帶他回去……如果你實在舍不得淨空,如果你也願意,裕親王府隨時歡迎你,我會把你當親生女兒對待……”

    這是裕親王妃能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她可以等,兒子一天不同意,她就等一天,兒子一年不同意,她就等一年。

    但她不會放棄。

    因為那是她的兒子,她是一個母親!

    顧嬌頓了頓,看向裕親王妃說︰“你不用等。”

    裕親王妃眼神一亮︰“你同意了?”

    顧嬌搖頭。

    似乎是意識到了顧嬌打算說什麼,裕親王臉色一變,厲聲道︰“住口!”

    顧嬌怎麼可能被他嚇到?

    顧嬌對裕親王妃道︰“淨空不是王妃的兒子,所以,王妃不用等。”

    裕親王妃慌忙搖頭︰“不,他是我兒子!他是的!他不是四歲嗎?不是臘月出生的嗎?我兒子也是!還有……我見了他就那麼喜歡他……他不會不是我兒子的……”

    喜歡是一種眼緣,也可能是內心的投射。

    顧嬌定定地望進裕親王妃的眼眸,眼神沒有一絲閃躲。

    裕親王妃的心一沉。

    裕親王趕忙走上前,將裕親王妃擋在自己身後,阻擋了二人之間的視線。

    他不善的目光落在顧嬌的臉上︰“你胡說什麼!他就是本王與王妃的兒子!”

    “如果他是你兒子,那這個是什麼?”

    顧嬌說著,從小背簍里取出一個包裹著什麼的舊襁褓。

    裕親王的臉色唰的變了。

    他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不友善變成了十足的凌厲,額角的青筋也根根爆起,他抬手朝顧嬌抓過去,試圖將襁褓給奪過來。

    可他萬萬沒料到的是,自己一國武將,居然撲空了!

    顧嬌的身法極快,不僅躲開了裕親王的攻擊,還繞到了裕親王妃的面前︰“王妃,你對這個襁褓不陌生吧?”

    裕親王妃愣了一下。

    這個襁褓她當然不陌生了,是當年她親手為腹中的孩兒挑選的,她還請教了繡娘,繡了兩朵小花兒在襁褓上。

    午夜夢回,她無數次夢見那個早夭的孩子被包裹在這個襁褓中。

    只不過,眼前這個襁褓的顏色比最初的褪了些,還有了灰塵與破損。

    裕親王妃的神色一下子緊張起來︰“顧姑娘,這個襁褓是哪里來的?里頭是……”

    裕親王妃話未說完,裕親王一步邁她面前,將她擋在身後,對顧嬌咬牙切齒道︰“別以為弄個假襁褓就可以在這里弄虛作假!這種襁褓全昭國多的是!你想表達什麼?”

    顧嬌淡淡地說道︰“全昭國這樣的襁褓的確有很多,但埋在東草坡的只有一個。既然你認為我是在弄虛作假,行,那我一把火燒了它!”

    她說著,指尖一轉,將桌上的燈油澆在了襁褓上,隨後火折子一劃,連同襁褓一道扔進了花廳的庭院中。

    襁褓唰的燃了起來!

    裕親王神色劇變!

    其實在听到東草坡時,他就已經有些繃不住了,可他告訴自己要淡定,不能上了這丫頭的當,哪料這丫頭竟如此狠心,連一個嬰孩的骸骨都不放過!

    熊熊烈火中,一截白骨露了出來,裕親王再也無法強裝鎮定,他飛身而起,一把將著了火的襁褓扯開,露出被襁褓包裹的小尸骨來。

    尸骨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裕親王整張臉都憤怒而痛苦地扭曲在了一起!

    他顧不上去找顧嬌的麻煩,脫了衣裳要將尸骨包起來,可一踫到那些尸骨他便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等等,這不是真正的骨頭。

    ……是木頭!

    沒錯,這就是顧嬌與顧承風辛苦了一整夜的成果。

    二人的手藝雖不比顧小順,卻也做得有鼻子有眼,乍一眼看去,是看不出太大破綻的。

    就是制作的過程實在麻煩,顧承風又怕鬼,幾度差點嚇死過去。

    顧嬌沒動木棺的東西,就連那個襁褓都是逼顧承風從布莊里偷來的,二人稍稍做了一下舊。

    裕親王終于意識到自己被眼前的小丫頭擺了一道。

    這丫頭怎麼敢!昭國的皇帝都不敢!

    裕親王還想掩飾些什麼,可惜晚了。

    裕親王妃又不是傻子,她怎麼會看不出裕親王奮不顧身的一撲意味著什麼?

    她整個人如同冬季的花朵迅速凋零了下來,一剎那,眼底失去了所有神采,她身子一晃,險些跌倒在地上。

    裕親王扔掉手中的木骨頭,快步走過去,扶住搖搖欲墜的裕親王妃︰“不是孩子的尸骨……是木頭做的……你別難過……你……你听我解釋……”

    裕親王妃的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

    該做的顧嬌已經做了,接下來就是他們兩口子自己的事了。

    裕親王妃很無辜,但她的悲劇不是顧嬌造成的,該反省的是人是裕親王。

    在經歷了一次巨大的希望後,裕親王妃所承受的絕望是她難以承受的,她如同又經歷了一次喪子之痛。

    她把自己縮在房中,哭得聲嘶力竭。

    茗兒一睜眼便听見了母親的哭聲。

    他自打記事起,就沒見母親如此傷心過,他穿了鞋子跑出去,在走廊盡頭看見焦急站在門外的父王。

    “淨空的事是我不對……我不該這麼做……都是我的錯……”

    淨空?

    那個要被認回家的弟弟嗎?

    “我們還有茗兒……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為茗兒想想……”

    父王什麼意思?什麼叫還有他?

    難道沒有弟弟了嗎?弟弟不願意跟他們回去嗎?

    真好。

    沒有弟弟了,娘親又是他一個人的了,哥哥姐姐大了,他們早不和他搶娘親了。

    可是……為什麼他高興不起來?

    娘親難過,他也好難過。

    茗兒鼻尖酸酸的。

    他抹了抹眼眶里的淚水,咬咬牙,扭頭跑了出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