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34章 凶殘(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34章 凶殘



    唐明感受到了來自顧長卿的冰封怒火,被震懾在了當場。

    顧長卿不想吵醒顧琰,沒與他大動干戈,收了劍便帶著顧琰離開了。

    一直到顧長卿消失在街道盡頭,唐明才被冰涼的雨水沖刷得回過神來。

    娘的!

    他剛剛是被顧長卿給威脅了?!

    顧長卿將顧琰送回了碧水胡同,而另一邊,顧嬌也回到了醫館。

    她是從後門進去的,直接去了自己的院子,換回了女裝才去大堂。

    王掌櫃見到她就是一愣︰“誒?從哪兒進來的?”

    “後門。”顧嬌說。

    小三子跟在後頭沒敢吭聲。

    宋大夫從樓上看完病人下來,與顧嬌打了招呼。

    王掌櫃遞過一杯茶。

    顧嬌接過來喝了一口,問宋大夫︰“江石的情況怎麼樣了?”

    “變天,突然就著涼了,中午有些高熱,給用了藥,退下去了。”

    “他現在最好不要感染風寒,容易引起並發癥。”顧嬌說著,頓了頓,“一會兒我去看看。”

    “好。”宋大夫應下。

    “宋大夫!這個病人說您給他開了個方子,他方子弄丟了,問還能抓藥嗎?”藥櫃那邊,藥童在喊宋大夫。

    宋大夫︰“我過去一下。”

    顧嬌點頭。

    宋大夫去了抓藥的櫃台。

    這會兒病人不多,醫館不忙,王掌櫃將顧嬌請到賬房,與他說了醫鬧的後續︰“……那幾個就是京城的小混混,平日里就淨干些偷雞摸狗的事兒,不是咱們這一片的,是城西的。我答應了只要他們交代幕後主使,我就不報官。我本就是訛他們一下,哪里料到他們竟然真的是讓人指使的!”

    顧嬌對此並不意外。

    “是同行嗎?”顧嬌問。

    王掌櫃就道︰“我也是這麼猜的,他們說有主謀,我心想莫不是老東家……回春堂?可顧姑娘你猜怎麼著,他們和我說……是一個姑娘!”

    顧嬌問道︰“多大的姑娘?”

    王掌櫃點頭,回憶道︰“他們說,挺年輕一小姑娘,听聲音十幾歲,戴了斗笠和面紗,沒看清樣子,衣裳挺貴重的。我就尋思著,回春堂也沒十幾歲的姑娘啊,二爺家的姑娘才七歲不到呢!不過,要說是哪個掌櫃家的姑娘……那衣著打扮沒這麼貴重。”

    王掌櫃實在猜不出那姑娘是誰。

    顧嬌摸了摸下巴︰“姑娘?”

    外頭的雨停了,但天空仍是陰沉沉的,隨時可能再來一陣大雨的樣子。

    女學沒敢拖堂,準時給學生們放了學。

    李婉婉的家住得不近,她又不像別的千金有馬車接送,她必須趕在再次下雨前回到家里。

    她抱著琴盒,快步出了女學。

    許是太著急的緣故,沒留意到一個醫館門口從馬車下走下來的男人。

    “啊——”

    李婉婉撞到了對方的胳膊。

    女學,二樓的一間琴房中,一名少女痴痴地看著從馬車上走下來的安郡王,滿眼都是光。

    卻突然,她看見李婉婉撞到了對方,她的眼神霎時冷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李婉婉慌忙道歉。

    安郡王看也沒看她一眼,伍楊走上前,對她道︰“沒事的,姑娘,沒撞疼你吧?”

    “沒、沒有!”李婉婉根本不敢抬頭去看二人,既然對方不追究,她也趕忙抱著琴盒離開了。

    少女的眉頭漸漸舒展,看著安郡王,眼底再次有了星光。

    她揚起手,沖安郡王揮了揮手。

    安郡王並沒看到她,悶頭往醫館走去。

    忽然間,又一名女學的千金走了過來。

    “安……郡王?”千金不太確定地叫住了即將步入醫館的安郡王。

    安郡王回頭看了她,疑惑地問道︰“請問姑娘有事?”

    千金激動地捂住嘴︰“你的詩寫得真好!我從小就開始收集你的詩!還把你的詩做成了詩集!”

    安郡王禮貌地笑了笑。

    他就是這樣,對誰都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樓上的少女听不見二人說了什麼,只見二人談笑風生的樣子,一陣妒火竄上心頭。

    千金拍了拍腦袋︰“哎呀,我詩集忘在課室了!郡王請稍等,我去拿詩集,有幾句詩我不太明白,想向郡王請教一二!”

    說罷,她飛快地回了女學。

    她的課室在二樓。

    這會兒女學的學生差不多走完了,閣樓里空蕩蕩的,她的腳步聲仿佛都有回響。

    她推門而入,一眼看見桌上用手帕蓋住的詩集,她松了一口氣,將手帕收好,詩集小心翼翼地抱在懷里。

    安郡王還在等她,她快步走出課室。

    就在她即將下樓的一霎,一只素手自黑暗中伸了過來,緩緩地伸向她的後背,就要一把將她推下去。

    卻忽然,一樓的大堂內,莊夢蝶提著裙裾奔了過來︰“誰呀?”

    千金步子一頓。

    背後的手唰的收了回去,手的主人躲回了牆壁後。

    千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她定了定神,說道︰“莊小姐,是我。”

    黑漆漆的,莊夢蝶看不清她,只是通過聲音確定了她的身份。

    莊夢蝶失望地說道︰“是張小姐啊,你看見我姐姐了嗎?”

    張小姐搖頭︰“沒看見。”

    莊夢蝶煩躁地跺腳︰“真是的!去哪兒了?說了等我的!去了趟恭房回來人就不見了!”

    張小姐見莊夢蝶罵罵咧咧地往前走去,不知怎的,她方才似乎感覺到了一股危險,她壯著膽子回頭望了望,卻又什麼也沒看見。

    她心里怪不安的,忙叫住莊夢蝶︰“莊小姐,我能和你一起走嗎?”

    “你快點!”莊夢蝶不耐地說。

    “來了。”張小姐抱緊懷中的詩集,迅速下了樓。

    一直到出了女學,看著川流不息的街道,張小姐心底的不安才漸漸散去了。

    安郡王最終沒有見到顧嬌,顧嬌回家了,二人完美錯過。

    安郡王遺憾地坐回了馬車上。

    顧嬌先去了一趟國子監,把小淨空接回家,蕭六郎有晚課,就不一起回來了。

    國子監最近的氣氛緊張到不行,連顧嬌這個門外漢都感受到了,看來大家對于面見皇帝心里都有些沒底。

    原本殿試是在四月上旬,然而據說因為梁國使臣的造訪,推遲到了四月下旬。

    京城百姓的思想覺悟與鄉下人不同,他們每天熱議的話題不是誰家的雞又下蛋了,誰家的母豬又生崽了,谷子該收了,麥子該割了……他們是很關心時局的,就連隔壁的趙大爺都知道京城又來使臣了。

    古代交通不便,其外交往來自然不如前世那般頻繁,但也每隔三兩年都有就是了。

    天下六分,梁國隸屬上三國,而昭國是下三國,梁國的地位比昭國要高出許多,不怪朝廷如此重視梁國使臣的造訪。

    不過這些都與顧嬌沒關系。

    顧嬌牽著小淨空回了碧水胡同。

    “淨空,放學啦?姐姐去接你的呀?”劉嬸兒在門口曬衣裳,沖小淨空打趣。

    小淨空一蹦一跳說道︰“是呀!劉嬸嬸,嬌嬌接我放學啦!”

    蕭六郎牽小淨空回家,小淨空總是耷拉著腦袋,不甘不願,一副被人伢子強行拖走的樣子。

    而顧嬌牽他的小手回家,他就精神抖擻,蹦蹦跳跳,一副他是小人伢子要把顧嬌給拖回窩點的樣子!

    神氣得不行。

    顧嬌也與劉嬸兒打了招呼,將小淨空帶進屋。

    今天老祭酒不在,房嬤嬤也出門了,她給家里人買布料和衣裳去了,姚氏在屋子里打絡子等顧琰,等著等著睡著了。

    小淨空小聲推開一條門縫,伸出去一顆小腦袋瞧了瞧,見姚氏睡著了,沒打攪姚氏。

    他輕手輕腳地走下台階,來到顧嬌面前,小手手擋住小嘴兒低聲道︰“嬌嬌,夫人睡著了。”

    “嗯。”顧嬌應了一聲,問他道,“有沒有作業?”

    “我已經做完啦!”小淨空小聲攤手。

    顧嬌揉了揉他的小腦袋︰“那自己玩一會兒,我去做飯。”

    “嗯!”小淨空乖乖點頭。

    他是懂事的小孩子,絕不會纏著嬌嬌一直陪他玩,何況他也確實有自己的事情干。

    今天琰哥哥請假了。

    ……好奇怪,他為毛要請假?

    總之小淨空必須自己鏟雞粑粑。

    小淨空拿著自己的專屬小鐵鍬,鍬了一捧沙子,開始清理院子里的雞粑粑,以及小九的鳥粑粑。

    因為太久沒鏟,業務都生疏啦。

    小淨空半天才把院子里的雞粑粑鏟完︰“哎喲,累死我啦!”

    下雨的緣故,小雞們在籠子里關了有一會兒了,這會兒雨停,小淨空決定帶它們去溜雞。

    小淨空溜雞的路線已經從碧水胡同擴展到了果園,主要是果園里頭青草多,小雞們可以在里面吃點蟲子什麼的,能夠節約家里的雞食。

    他是一個勤儉節約的好孩子!

    七只小雞排好隊形,雄赳赳地出了門,身後還跟著一只小狗與一只小雛鷹。

    一般來說,鳥會飛會蹦,但應該不會走。

    然而,小雛鷹走得賊雞兒好!

    不愧是雞養大的崽!

    至于小八,它也成功升級了,它不再是一只一事無成的小奶狗了,它如今是一只高貴的牧雞犬!

    它一定會保護好小主人和小主人的雞!

    小八昂著狗頭,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小淨空溜雞溜到果園時,天空似下非下地飄了兩滴小雨。

    “好啦,我們要回家啦!”小淨空對自己的小軍隊說。

    七只小雞、一只小雛鷹井然有序地轉過彎,跟在小淨空身後,整齊劃一往回走。

    忽然,小淨空感覺頭頂一暗,一股香風撲鼻。

    他個子小,首先看到的是與自己視線平齊的地方,那是一條白色的裙裾,干淨得縴塵不染。

    隨後他揚起小腦袋,看到的是一個罩紗斗笠。

    斗笠少女微微彎身,香氣更馥馨了。

    這種香氣十分好聞,可小淨空還是更喜歡嬌嬌身上的香氣。

    他古怪地看著這個突然擋住自己的少女,出于禮貌,還是客氣地問她道︰“請問你有什麼事嗎?為什麼要擋住我的路?”

    斗笠少女輕輕地問道︰“小家伙,你知道蕭六郎的家是哪一戶嗎?”

    小淨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其實打量不出什麼,她把自己捂得太嚴實了。

    “你是誰?”小淨空問。

    斗笠少女沒答他的話,而是從背後拿出捏著一串糖葫蘆的手,輕輕誘哄道︰“只要你告訴我,蕭六郎的家在哪兒,我就把糖葫蘆送給你。”

    小淨空愛吃糖葫蘆。

    但小淨空沒著急要,他想了想,嚴肅地說︰“你先把糖葫蘆給我,我就回答你。”

    “好。”斗笠少女笑了笑,大大方方地把糖葫蘆給了他。

    小淨空接過糖葫蘆︰“不知道。”

    斗笠少女一愣︰“什麼?”

    小淨空無辜道︰“我的回答呀!我不知道他家在哪兒!”

    是真不知道嘛!

    這里是嬌嬌的家,壞姐夫只是個臨時姐夫啦,都還沒有正式上崗!他上哪里去知道壞姐夫的老家在哪兒呢?

    小淨空舔著糖葫蘆,吸溜吸溜地走了。

    斗笠少女氣得渾身發抖。

    其實她要打听的就是顧嬌的下落,只不過,她認為女人一般不會是戶主,所以才問了男方的名字。

    “混小子,你敢耍我?”

    她眸光一冷,伸出手來,冷冷地抓向小淨空的肩膀!

    小八嚇得一蹦而起,直立貼在牆壁上,狗爪子捂住了眼楮!

    說時遲那時快,小雛鷹唰的張開它豐滿了不少的羽翼,撲哧著騰空而起。

    海東青骨子里的凶殘這一刻徹底激發,它沒去啄少女的手,而是直接瞄準了少女的斗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