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29章 撒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29章 撒嬌



    老侯爺抄兵書抄得痛不欲生之際,就見宣平侯站起身,寬袖一拂,優哉游哉地出去了!

    老侯爺︰“……”

    宣平侯輕車熟路地出了宮,叫上常,坐上了前往國子監的馬車。

    臨近殿試的緣故,國子監最近課程變多,蕭六郎時常天黑了才放學。

    這個時辰正好,不早不晚。

    宣平侯在國子監外等了整整一個時辰才等到蕭六郎。

    國子監的院服是白底藍邊,袖口寬大,袖口與衣襟以及腰線處都以靛藍色的綢布收邊,腰身束緊,克制守禮,清雋俊逸。

    這樣的監服只要不是丑八怪都能穿出好氣質,然而一大片白衣翩遷的國子監監生中,有一道杵著拐杖的身影格外顯眼。

    他個子高,身形修長,容顏如玉,萬家燈火在他身後,映出一分少年干淨純粹的好顏色,只是那杵著拐杖的步子有些生生破壞了這份美感。

    宣平侯的目光落在他的瘸腿上,英俊的濃眉就是一蹙。

    但也只是一瞬,他便神色如常地下了馬車。

    他的馬車沒大喇喇地停在國子監門口,而是在旁側的那棵大樹下。

    蕭六郎走著走著,突然樹後閃出一道高大的身影,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他停下腳步來,淡淡地看向對方。

    少年的個子已經有了成年男子的高度,這一望再不是仰視,而幾近于平視,只不過他身形清瘦許多,而宣平侯常年習武,寬肩窄腰,肌理壯碩。

    蕭六郎的眼神沒有溫度,也沒有詫異與任何其它的情緒,只是那麼冷漠地看著,如同在看一個毫無關聯的陌生人而已。

    這眼神刺痛了宣平侯的眼楮,然而宣平侯依舊露出一抹笑來︰“兒子,好久不見!”

    蕭六郎移開視線︰“我說過我不是你兒子。”

    宣平侯︰“私生子怎麼就不是本侯的兒子了?”

    就算你不是阿珩,至少你也是六郎,是我和陳芸娘的種。

    那你就是我兒子!

    這番歪理赤果果地寫在他的眼神里。

    蕭六郎無心應付他︰“我要回去了。”

    宣平侯繼續攔住他︰“幫個忙唄。”

    蕭六郎沒說話。

    宣平侯委屈地說道︰“今天可真倒霉,被個丫頭坑得不要不要的,她躲了,我也躲了,結果只有我受罰。”

    這話沒頭沒尾的,蕭六郎听不懂,也不想去懂。

    宣平侯嘆氣︰“陛下罰我抄兵書,你也知道我這人寧願吃板子吃鞭子,也不願去寫字,這是在要我的命。”

    蕭六郎的腦海里閃過顧嬌抓狂練字的小表情。

    宣平侯還不知兒子已經走神了,繼續委屈巴巴地說︰“從前都是你幫我抄的,這次你也幫我抄了唄!老猴兒沒人幫他抄,誰讓他兒子不爭氣,我兒子爭氣!”

    宣平侯這張嘴通常是用來噎人的,一般不會說好話,也就是為了哄兒子才這樣。

    宣平侯這輩子所有的涵養,似乎都用在了這個少年身上。

    但少年卻不領情。

    蕭六郎抬眸定定地看著他,眸中冷意森然︰“要我說多少次才可以?我不是你兒子,你兒子早在四年前的大火中燒死了,他在大火中不敢呼喊,絕望地等著有人來救他,卻最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火海吞沒。他死了,蕭戟,你兒子死了!”

    蕭戟,你兒子死了!

    這話如同一把尖刀,倏然扎進宣平侯的心口!

    蕭六郎決然離去。

    宣平侯的身子都在微微顫抖,他抬手捂住心口。

    操!

    真他媽痛……

    蕭六郎帶著一身冰冷回到碧水胡同,進屋前的一霎他斂了斂心底戾氣,邁步走進院子。

    這個時辰,家里的人都歇下了,不出意外,堂屋里仍為他留著一盞燈。

    他放輕步子走進去,顧嬌又趴在堂屋的八仙桌上睡著了。

    燈光將她的臉蛋與眉眼照出一片柔和,只是不同于以往的清冷,她眉心微蹙著,似乎睡夢中也不大舒服。

    蕭六郎猶豫了一下,抬起手來,輕輕覆上她額頭。

    不燙。

    他收回手。

    他動作已經很輕了,可顧嬌依舊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你回來了?”

    蕭六郎發現她臉色不大好,頓了頓,問道︰“是哪里……不舒服嗎?”

    顧嬌蔫噠噠地打了個小呵欠︰“沒事。”

    蕭六郎看著她疲倦的臉色,心口微微一緊︰“我吃過了,你去睡吧,以後不用等我。”

    “沒事。”她彎了彎唇角,“熱水我燒好了。”

    “我自己去打,你去睡。”蕭六郎又催促了一次,是不容拒絕的語氣。

    顧嬌︰“……好叭。”

    她蔫噠噠地站起身,蔫噠噠地進了屋,蔫噠噠地躺在了床上。

    她不是無病呻吟的性子,甚至有病了也若無其事,除非真的太不好受。

    蕭六郎從門縫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轉身去了灶屋。

    他沒立刻打水洗漱,而是找出姜片與紅糖塊。

    從前在鄉下日子難過,家里連一塊紅糖也沒用,還得上村子里借……如今家里日子不難了,只是她似乎對自己永遠都不如對他們上心。

    蕭六郎熬了一碗濃稠的紅糖姜茶端去顧嬌的屋。

    他廚藝不好,姜茶都熬糊了。

    他輕輕推開房門,來到顧嬌床前,輕輕地喚醒他︰“起來喝點東西。”

    顧嬌唔了一聲,費力地睜開惺忪的小眼皮。

    她聞到了一股紅糖與姜汁的味道,還有一點糊味。

    她懵圈了三秒。

    “能自己坐起來嗎?”蕭六郎問。

    “不能。”本打算坐起來的某人又躺了下去。

    蕭六郎︰“……”

    蕭六郎將紅糖姜茶放在床邊的凳子上,伸出修長如玉的手,輕輕地將她從被子里扶了起來。

    少女身軀嬌軟,帶著誘人的馨香,有些令人心馳神遙。

    顧嬌在床頭坐好,到這里瞌睡其實已醒了大半,她看著再一次被他端起來的紅糖姜茶,眼神變得亮晶晶的。

    相公給她煮紅糖水了。

    相公真好。

    相公是怎麼發現的呢?

    顧嬌是夜里來的葵水,她極少經痛,印象中只有在鄉下來初潮的那一回,之後再沒犯過。

    今天嚴格說來也不算太痛,就是犯困、精神不濟、外加一點肚子悶悶的難受。

    明明她是可以抗下十級疼痛的特工,取子彈可以不用麻藥,但不知為何,對這種經痛十分不耐受。

    蕭六郎將紅糖姜茶遞給她︰“可以自己喝嗎?”

    顧嬌剛伸出手,又默默地收了回來,一本正經地說︰“我覺得我很虛弱。”

    蕭六郎︰“……”

    蕭六郎無奈地嘆了口氣,在床沿上坐下,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喂她。

    顧嬌張開小嘴兒,輕輕地抿住勺子,吸溜吸溜地喝了起來。

    一碗紅糖水很快見了底。

    “還有嗎?”她意猶未盡地咂咂嘴。

    蕭六郎看著她寢衣都擋不住的圓滾滾的小肚皮,說道︰“不能再喝了。”

    顧嬌的目光落在他捏著勺子喂她的那只玉手上︰“哦。”

    蕭六郎又拿開清水讓她喝了兩口︰“睡吧。”

    顧嬌听話地躺了下來,側躺著看向他,模樣有些乖巧。

    蕭六郎對上她不容忽視的視線︰“怎麼了?還有哪里不舒服嗎?”

    霸王嬌說,哪里不舒服了?你可是能挨槍子兒的人!這點難受不能忍嗎?

    矯情嬌說,可是肚子真的有點不舒服嘛。

    最後,矯情嬌將霸王嬌抓起來,暴揍十八小拳拳,揍成五厘米大小,一腳踹了出去!

    顧嬌眨巴眨巴地看著他︰“肚子有點不舒服。”

    “啊……”蕭六郎啞巴了。

    “你睡會兒,明天就好了。”

    不如不問呢。

    “給你揉揉?”

    太親密了。

    蕭六郎心底天人交戰,他看向顧嬌,顧嬌正睜大一雙無辜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仿佛他光說不干就是負心漢王八蛋超級大混蛋。

    蕭六郎也不明白他是怎麼從一個小眼神里讀出了這些東西的。

    他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坐了下來︰“……給你按按。”

    “嗯!”顧嬌點頭點頭!

    蕭六郎探出骨節分明的手,伸進她的被窩,被窩里暖暖的,指尖隔著寢衣就已經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蕭六郎猶豫一下,掌心覆上她柔軟而冰涼的肚子。

    這是第一次,他在清醒狀態下真真切切觸踫到她如此柔軟的地方,他的掌心像是著了火,一片滾燙。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