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28章 懲罰(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28章 懲罰



    皇帝與宣平侯微服出宮是有緣由的,會踫上老侯爺也不奇怪,原本三人就訂好了地方要在一塊兒暗戳戳地搞事情。

    只是提前踫到了而已。

    皇帝三人去了附近的一間……戲樓。

    沒錯,就是戲樓。

    世人皆知宣平侯風流不羈,愛美人愛听戲,他時常出入這里,卻沒人知道這原本就是他名下的產業。

    三人進了廂房,外頭的小廝將屋門合上。

    皇帝頭上帶著傷,難受得半死,他坐下後,不耐地說道︰“長話短說!事情怎麼樣了?”

    老侯爺不敢怠慢,拱手行了一禮,道︰“回陛下的話,自打臣回京的消息傳出去後,臣的行蹤便讓人給盯上了。”

    “莊家人?”皇帝問。

    宣平侯抓了把瓜子。

    皇帝瞪了他一眼。

    “唉。”瓜子也不讓吃,陛下火氣真大,宣平侯無奈地將瓜子放了回去。

    老侯爺點頭︰“沒錯,今日老臣去了一趟寺廟,安郡王悄悄地跟上來了。”

    皇帝眉頭一皺︰“他竟然自己跟蹤你?”

    老侯爺倒不覺著奇怪︰“他的侍衛老臣都認識,他只能自己鋌而走險。”

    要發現安郡王也不容易,去的路上老侯爺幾乎沒有察覺,是回來時安郡王提前了一點上馬車,這才被老侯爺發現了。

    至于他為何自亂陣腳,老侯爺不得而知。

    提到正事,皇帝的臉色嚴肅了幾分︰“太後的下落呢?可有眉目了?”

    老侯爺揣測道︰“臣認為……太後可能已經進京了。”

    皇帝眉頭皺得更緊︰“何出此言?”

    老侯爺若有所思道︰“莊家盡管還在裝模作樣地尋找太後,可他們尋找的速度慢了許多。況且當初安郡王離開京城,表面是陪妹妹游山玩水,實際是在沿途打探太後的消息。之後,安郡王之後借著鄉試的名義回京……恕老臣直言,安郡王還年輕,他犯不著為了一場科舉放棄尋找太後。”

    皇帝沉吟片刻,覺著老侯爺的話不無道理︰“所以你認為他回京,一定是因為他找到太後了?可既然找到了,為何不讓太後回宮?”

    太後回京,比較忌憚的是皇帝這一方才對,莊家人手里握著一張天牌卻不打,這是什麼套路?

    老侯爺思索道︰“這個……臣也百思不得其解。或許……是太後的麻風病沒有治愈,他們在偷偷給太後治病?”

    一個麻風病太後是會遭人輕視與厭棄的,當初莊太後染上麻風病,他們都以為扳倒莊太後的機會來了,可誰料太後竟然自個兒逃出去了。

    他們要敢說莊太後私自離宮,莊太傅就敢當眾質問是不是他們謀害了莊太後。

    他們不敢去堵其中的輸贏,只得用了一招迂回之策,宣稱太後突發惡疾,前往行宮養病。

    隨後他們有意無意讓莊家查到消息——莊太後是得了麻風病逃走的。

    莊家人也忌諱這個病會毀掉太後的名聲,因此按住不發,私底下尋找太後。

    雙方短時間獲得了微妙的平衡。

    可這種平衡總有一日會被打破。

    如果莊太傅真的尋回了莊太後,並且治好了莊太後,那麼雙方距離打破平衡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從醫館去庵堂的路程本就不近,路上又給耽擱了一陣,等顧嬌回到碧水胡同時已是暮色四合時分。

    天邊一抹艷麗的霞光,落在一片紅牆綠瓦之上,暈染出暖橙的光。

    顧嬌走進胡同便真的感覺自己是在回家。

    這種感受前世她未曾體會過。

    前世她在父母身邊居住的日子少得可憐,且空白又冷漠,沒有絲毫家的溫度。

    所謂家,不過是一個住處。

    而今卻仿佛有了新的寓意。

    她忙碌一天後會渴望回到這里,渴望見到宅子里的人。

    她不是從來不知疲倦,只是習慣了疲倦,反正沒人會疼她,所以矯情了也沒用。

    “嬌嬌!”

    小淨空的聲音打斷了顧嬌的思緒。

    小家伙又坐在門檻上等她了。

    早上他還摔了一跤,哭得眼淚汪汪,這會兒卻噠噠噠地朝她跑來,一下子撲進她懷里。

    她順勢要將他抱起來,他卻搖了搖頭,說︰“不要,嬌嬌好累了。”

    他忍住要抱抱的沖動,拉住了顧嬌的手。

    “腿還疼嗎?”顧嬌彎身去拉他的小褲腿。

    小淨空搖頭︰“不疼啦!”

    其實還是有點疼,可小淨空的撒嬌是建立在不給顧嬌增加負擔的前提下。

    “姐!”顧小順听到了門口的動靜,扔下手頭做了一半的木工活兒,小猴兒似的竄了出來,幫顧嬌去拿她的小背簍,“給我吧!”

    顧小順堅持將小背簍拿在了手里,還很細心地把她的小藥箱放進了她的東屋。

    顧琰原本是在給院子里小淨空打工鏟雞粑粑,鏟得他七竅生煙的,他一沒小淨空閑,二沒顧小順快,最後才見到姐姐,漂亮的臉蛋兒黑得透透的。

    顧嬌被他的樣子逗樂。

    顧琰別扭地背過身去。

    顧嬌去哄他。

    別人哄他難,可顧嬌哄他還不容易?顧嬌拉了拉他的手,他便什麼脾氣都沒了。

    姚氏端了一盤新出鍋的蒸糕從灶屋出來,看見女兒,她眉目盡是溫柔︰“嬌嬌回來了?正好做了些點心,淨空,去看看姑婆醒了沒有?”

    “好 !”小淨空最愛去姑婆的屋子查房了,總是能查到什麼,成就感滿滿!

    小淨空呼哧呼哧地跑去了老太太的屋。

    老太太正抱著一罐子蜜餞,吭哧吭哧地吃著。

    老祭酒無語地坐在她對面,就這麼看她吃了一下午了都。

    這麼能吃的嗎?

    先帝他是餓了你多少年?

    “姑婆!”小淨空噠噠噠地跑了過來!

    老太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蜜餞罐子塞進了老祭酒懷里。

    老祭酒看著懷里突然出現的罐子︰“……”

    你把我摁在這里一下午就是為了這一刻?

    老祭酒不想背鍋,他立馬將罐子還給老太太。

    小淨空進屋的一霎,看到的就是老祭酒將蜜餞罐子伸到老太太面前,而老太太雙手抱懷,一臉堅定與拒絕!

    老太太鼻子哼哼道︰“我都說了我不會吃的,你威逼利誘也沒用!”

    老祭酒︰“……”

    所以半罐子蜜餞是被鬼吃了麼?

    還能不能有點禍國妖後的臉面與自覺了?

    老祭酒嘆氣。

    也難怪阿珩放心把妖後帶在身邊了,就沖妖後如今這副樣子,還真構不成什麼威脅。

    就是苦了他了。

    一天天的,不是被打劫就是背黑鍋,晚年淒慘!

    卻說安郡王與顧嬌道別後,先去了一趟醫館,找妙手堂訂了一批金瘡藥。

    今天惹她生氣了,照顧一下她的生意哄哄她。

    之後安郡王乘坐馬車回了府。

    莊太傅已在花廳等著了。

    因著太後的事,莊太傅操了不少心,人都蒼老了不少。

    “祖父。”安郡王進屋行了一禮。

    莊太傅老神在在地看了他一眼,語氣沉著道︰“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跟蹤了一整天嗎?”

    安郡王垂眸︰“沒有,回府的路上買了點東西。”

    莊太傅閉了閉眼,深呼吸,緩緩吐出︰“他的行蹤可有異常?”

    安郡王回稟道︰“他去修葺完畢的索橋那里看了看,應當是在看索橋的質量。”

    索橋是顧侯爺負責修葺的,據說顧侯爺最近讓老侯爺揍慘了,在家閉門養傷,老侯爺會去替他查看索橋倒也說得過去。

    但老侯爺絕不是個簡單的武將,他是一個有勇有謀的老頭子,他走一步就在算著十步之外的事。

    莊太傅懷疑老侯爺揍兒子是故意的,為的就是能借代兒子辦事為由光明正大地四處查看。

    畢竟工部的事情太多了,遍布京城各大角落,老侯爺出現在任何地方都不會被人懷疑了。

    當然那是別人,不是莊太傅。

    莊太傅狐疑地蹙了蹙眉︰“就只看了索橋?沒做什麼別的?譬如,見什麼人?偶遇什麼事?”

    偶遇了靜太妃……和顧嬌。

    安郡王埋在寬袖下的手不著痕跡地抓了抓衣擺︰“他在寺廟附近走了走,沒遇上什麼人。”

    莊太傅摸了摸胡子,沉思道︰“這就奇怪了,難不成他真是去檢查索橋的?”

    安郡王垂眸。

    安安靜靜沒有接話。

    生平第一次,他對祖父撒謊了。

    安郡王一直乖覺,八歲送他去陳國為質,他一句怨言也沒有,這些年更是為了家族嘔心瀝血,莊太傅一時間倒也沒懷疑他在撒謊。

    莊太傅擺擺手︰“你下去吧,顧老侯爺那人十分警覺,你今日盯梢他一次只怕已經被他發現了,下次你就不要去了,我會換個人。”

    “是。”

    安郡王行了一禮,走出花廳。

    “哥哥!”

    路過垂花門時,莊月兮突然從大樹後走了出來。

    安郡王看看她,又回頭看看花廳,問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莊月兮一雙美眸都是他︰“我等哥哥。”

    “我累了,先回院子了。”安郡王身心俱憊地說,說罷,與莊月兮擦肩而過。

    莊月兮的目光追著他,上前一步道︰“哥哥為什麼不說實話?”

    安郡王步子一頓,回頭警惕地看著她。

    莊月兮委屈又不解道︰“哥哥明明看見老侯爺和……”

    “閉嘴!”安郡王厲聲何止莊月兮。

    莊月兮一愣。

    安郡王是個溫潤如玉的美少年,他的骨子里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溫柔與教養。

    他很少如此疾言厲色。

    “你跟蹤我?”他眉目一片冰冷。

    這樣的安郡王無疑是陌生的,可事實上,這才是真正的他,在陳國無數的陰謀詭計這下活下來的他。

    “我沒有。”莊月兮被這樣的安郡王嚇到了,慌忙搖頭,“今天女學沒課,夢蝶叫我去上香,不信哥哥去問她。”

    “她也看見了?”

    “她沒有。”

    莊夢蝶那個草包,只顧著拜佛和吃齋菜。

    “你想告訴祖父,就去吧。”安郡王疲倦地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莊月兮的心都是痛的。

    她不會告訴祖父啊。

    她怎麼舍得讓祖父責罰哥哥?

    她只是不明白哥哥為什麼要隱瞞?怕給那個女人帶來麻煩嗎?

    是她,是她讓哥哥變了。

    哥哥開始對祖父撒謊,開始凶她,開始變得不像從前的哥哥。

    都是那個女人害的!

    莊月兮的手指一點一點捏緊了。

    --

    老侯爺最終還是被皇帝給懲罰了。

    皇帝罰得還挺重,雖說老侯爺打自己是無意的,可他差點打了小神醫卻是故意的。

    正因為皇帝感受到了這一鞭子的疼痛,所以才能生動地想象若是打在了小神醫身上會是怎樣。

    宣平侯也一並受罰。

    老侯爺與宣平侯都是武將,抽他倆鞭子和撓癢癢一樣,皇帝于是罰他倆抄兵書。

    罰武將抄書與罰文臣打板子是一樣的,都讓人痛不欲生。

    老侯爺跪在金鑾殿的偏殿,看著一桌子兵書與毛筆,頭都大了!

    宣平侯卻不咸不淡地將毛筆往桌上一扔。

    抄狗蛋!

    找兒子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