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20章 祖父(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20章 祖父



    這可真是開天闢地頭一回。

    就連一旁的莊月兮也怔住了。

    什麼情況?

    她哥哥怎麼撇下她和別的女人跑了?

    巷子里。

    顧嬌郁悶地看向安郡王︰“你故意的?你還模仿他走路!”

    安郡王失笑︰“嗯,是,我是故意的。”

    被抓住的一霎他就知道是她弄錯了,因為她走得不算太快,卻很小心地為他擋住人潮涌動,她為他沖在前頭。

    可他沒叫住她,甚至還故意騙她。

    本想走得更遠再露餡,可他實在忍不住了。

    顧嬌的小臉黑透了。

    安郡王道︰“我是你的病人,你是我的大夫,你不能打我。”

    顧嬌捏著小拳頭,控制住自己的暴脾氣,不理他,轉身走掉了!

    安郡王邁步跟上。

    游街的花魁已經過去了,街道再一次恢復了平靜。

    二人一前一後出現。

    莊月兮提著裙裾迫不及待地奔了過去,挽住他胳膊道︰“哥哥!剛剛怎麼回事啊?”

    “沒事,上車吧。”安郡王對她說。

    “可是……”

    莊月兮想當場問個明白,安郡王卻抬手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

    莊月兮的心都化了,拉著哥哥的手上了馬車。

    臨走前,安郡王笑著看了顧嬌與蕭六郎一眼︰“顧姑娘,改天見。”

    顧嬌︰“……”

    蕭六郎︰“……”

    馬車走遠,空蕩蕩的街角只剩下蕭六郎與顧嬌,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顧嬌想了想,道︰“我說,我是抓錯人了,你信嗎?”

    蕭六郎︰“呵呵。”

    你相公很生氣,哄不好的那種!

    回去的路上,誰也沒說話。

    顧嬌主要是在內心自我檢討,抓錯人了,害相公在寒風里等她這麼久。

    蕭六郎是在生悶氣,她越不說話他越是生氣。

    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究竟在氣什麼!

    終于在跨過門檻時,他出聲了︰“他說改天見什麼意思?”

    顧嬌哦了一聲,道︰“他是醫館的病人,過幾天要來復查。”

    居然還有一層醫患關系在里頭了!

    蕭六郎大拳一握,語氣如常道︰“他什麼病?”

    顧嬌道︰“這是病人的**,我不能告訴你。”

    很好,他們倆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嬌嬌~”

    小淨空從西屋的門縫探出一顆小腦袋。

    顧嬌很快便沒功夫與蕭六郎八卦安郡王了,這個時辰了,小淨空居然還沒睡,一看就是從被窩里鑽出來的。

    顧嬌走過去,將小家伙抱起來,將炸果子放在桌上,素手握著他冰冷的小腳丫,把人塞進被子︰“怎麼還不睡?”

    小淨空被裹得嚴嚴實實,一動不動,像個乖巧的蠶寶寶︰“等嬌嬌。”

    顧嬌道︰“沒買到糖葫蘆,只有炸果子,要嘗一個嗎?”

    “嗯!”小淨空乖乖地點頭點頭。

    顧嬌拿了個炸果子喂給他,他吃得滿嘴流油,饜足到眯起眼楮。

    “還想吃。”他說。

    “不能再吃了。”顧嬌倒了一杯熱水讓他漱了口,“睡吧,明天再吃。”

    小淨空是听話的小孩子,很快就閉上眼呼嚕呼嚕地睡著了。

    蕭六郎洗漱過後,躺在小家伙身邊卻有些輾轉反側。

    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又做了一個夢。

    夢里走馬觀花,亂糟糟的,他好不容易掙脫那股巨大的束縛睜開眼,就發現自己回了侯府。

    他躺在陌生而又熟悉的床鋪上,眼前是陌生而又熟悉的景象。

    屋子里站著伺候的下人,只是太久不見,他已經叫不出他們名字了。

    一襲鵝黃色裙衫的信陽公主一臉溫柔地走了進來︰“阿珩,你醒了!”

    他怔怔地看著信陽公主,信陽公主在他床邊坐下,抬手摸了摸他額頭,納悶道︰“怎麼了?為何這般看著娘?你不認識娘了嗎?”

    她著急上火,忙沖門外喊道,“御醫!快宣御醫!”

    御醫來了,給他把了脈,又檢查了身子,對信陽公主道︰“回殿下,小侯爺無礙,應當是受了驚嚇,所以才會這樣。”

    信陽公主滿眼擔憂︰“阿珩,阿珩你沒事吧?你不要嚇我。都說了讓你別去殿試,一個殿試有什麼好去的?你要當官娘會幫你,你不用科舉!”

    “殿試?”他愣愣地看著一屋子人,“殿試已經過了嗎?”

    信陽公主道︰“過了呀,你在殿試上與人起了沖突,不小心摔倒,已經昏迷了好些天了。”

    沒有四年前的那場大火,他平安長到了現在。

    “嬌嬌呢?”他問。

    “嬌嬌是誰?”信陽公主問,“你就和琳瑯成親了,你可別是在外頭看上什麼別的姑娘了,琳瑯會難過的。”

    “嬌嬌。”他掀開被子走下地。

    “我的腿……”他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腿,可以走動,沒有絲毫傷勢。

    是的了,沒有大火,自然也沒有流落民間,沒有受傷。

    信陽公主叫道︰“你披件衣裳啊,外頭冷!”

    他飛快地去了碧水胡同,他來到他與顧嬌的家中,然而他用力推開院門,里頭卻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他心底一沉。

    他叩響了老祭酒的院門。

    開門的卻不是老祭酒,而是一個陌生的男子。

    他又去了趙大爺家︰“趙大爺,是我,六郎!”

    趙大爺與趙大嬸兒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你誰呀?”

    他又去了隔壁的隔壁︰“張嬸,是我!我是六郎!”

    張嬸滿臉莫名其妙。

    他沒來過,沒人認識他。

    他只覺渾身都冷透了。

    他想起了醫館,他火急火燎地奔過去。

    妙手堂還在,可妙手堂的人也全都不認識他了。

    終于,他在大堂中見到了那道熟悉的小身影。

    他快步朝她走過去,正要喚他一聲嬌嬌,她卻用極為陌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對一旁的大夫說︰“來病人了,你接待一下。”

    她從他面前走過,一次也沒有回頭。

    他心底突然涌上一陣難以言說的憋悶,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掐住了他的心口。

    這種感覺著實算不上好受,他硬生生醒過來了。

    隨後就發現那才是一場夢。

    他沒回侯府,他還在碧水胡同的家中,身邊是打著小呼嚕的小淨空,小淨空四仰八叉地躺著,一只小腳腳搭在他心口。

    難怪他夢里這麼難受,是被這小東西用腳壓的吧?

    蕭六郎將小家伙的小腳腳拿開。

    後半夜,他沒再入睡。

    只要一閉上眼,就是顧嬌不再認識他時那股心口被掐住的感覺。

    這種感覺陌生而不受控制,想壓下去都不行。

    翌日,顧嬌早起時蕭六郎已經不在了。

    小淨空睡得香甜,完全不知壞姐夫是幾時走掉的。

    劉全听到這邊的動靜,過來敲了敲院門︰“嬌娘,是我。”

    顧嬌給他開了門︰“劉叔,這麼早。”

    劉全笑道︰“六郎來找過我,說他有事先出去,一會兒我來送顧琰他們上學。早飯我也做好了,這就給拿過來。”

    哦,人不見了,家里倒是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顧嬌沒多想︰“多謝。”

    其實她送也可以,不過劉全會駕車,三個小男子漢可以坐馬車去上學。

    他們去上學後,顧嬌去了醫館。

    今天又有兩名危重患者出院,可喜可賀的一天。

    然後一大早沒看見蕭六郎,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卻說另一邊,顧侯爺也打算出門了。

    自打姚氏搬去碧水胡同後便不肯再搬回來,有顧嬌攔著,他是打也打不過,搶也搶不過,姚氏從前還算听他的,自打有了顧嬌,他感覺自己在姚氏心目中的地位直線下降了。

    這麼下去可不行。

    他得單獨去找姚氏。

    他是算準了顧嬌去醫館的時辰的,只不過這個時辰他也得去衙門。

    一番糾結後,他決定翹班!

    撇開他辦事的能耐不談,他為官的態度還是不孬的,這是他做官生涯里第一次翹班。

    不過為了媳婦兒,他豁出去了!

    順便他也合計了一下,等把姚氏接回來後他可以去刑部看看瑾瑜。

    瑾瑜被關了那麼久,一定吃了不少苦頭。

    他雄心壯志地出發,可他剛一打開府門,人就頓住了。

    門外站著一名穿布衣的老者,身材比他更魁偉高大,頭發有了銀絲,卻精神矍鑠,氣勢逼人。

    顧侯爺手里的包袱吧嗒一聲掉在了地上,這是他為姚氏準備的禮物。

    “爹爹爹爹爹爹……你怎麼回來了?”

    他直接緊張到結巴了。

    老侯爺凌厲的目光落在顧侯爺的臉上︰“這個時辰你不該在衙門嗎?”

    今天不必早朝,可衙門並沒放假。

    顧侯爺冷汗一層一層往外冒︰“我……正要去。”

    老侯爺看了眼地上散落出來的珠寶首飾︰“帶著這些東西?”

    顧侯爺直接從結巴升級成了啞巴。

    他運氣要不要這麼差,第一次翹班就被親爹給抓包了……

    老侯爺在回京的路上便听了一籮筐定安侯府的傳言,正在氣頭上,顧侯爺這個時候被抓包,與送死沒什麼區別。

    顧侯爺後退一步,抬起胳膊擋住臉︰“我的臉剛好!”

    顧侯爺都成家立業了,老侯爺一般不揍他了,除非忍不住。

    “啊——”

    “啊啊——”

    “啊啊啊——”

    一刻鐘後,顧侯爺院子里傳來他淒厲的慘叫。

    不遠處的黃忠無奈地捂臉︰“……”

    唉。

    沒眼看了。

    軍營的顧長卿接到了祖父回府的消息,即刻回了府。

    與此同時,清和書院的顧承風也听到了小廝的稟報︰“什麼?我祖父回來了?”

    小廝戰戰兢兢道︰“是啊,二少爺,您放學後可千萬別到處亂跑,記得帶三公子回府啊!”

    帶顧承林回府?這可難辦了。

    顧承林最近的狀態越來越不對勁。

    顧承風自打親眼目睹了血腥的手術現場後,便再也無法吃肉,他常自嘲自己怕不是要做和尚,結果有一天,院子里就真的來了個小和尚。

    是小淨空。

    顧承林在顧嬌的院子靜養,小淨空最近來的多了,難免偶爾踫上他。

    小淨空不認識顧承林,也不清楚他與顧嬌的恩怨與關系,他只當顧承林是個普通的病人。

    小淨空是個熱心的小孩子,他見顧承林郁郁寡歡、心緒不寧,便提出為他誦讀佛經︰“我從前不開心的時候,師父就會給我念經,念完我就開心啦!”

    顧承林呆呆的,沒理他。

    小淨空只當他同意了。

    他敬業地翻出自己的小僧衣與小木魚,戴上佛珠與僧帽,盤腿坐在地板上,開始為顧承林念經。

    顧承林起先沒反應,可听著听著竟然正襟危坐起來,他眸中流下清淚,心底卻尋到了平靜。

    “菩薩……真的能救人脫離苦海嗎?”他怔怔地問。

    小淨空認真道︰“當然呀!師父老人家是這麼說噠!”

    顧承林忽然站起身,沖小淨空恭敬地鞠了一躬︰“我要出家,請小師父為我剃度。”

    小淨空︰“哦。”

    小淨空噠噠噠地跑出去,找了一把給病人剃腿毛的剃刀,開始為顧承林剃度。

    他是從左往右剃的,左邊剃光了,正要來剃右邊時顧承風趕到了。

    看到這場景顧承風都瘋了︰“你們在干什麼?!”

    小淨空扭頭看向顧承風,一臉無辜道︰“我在給他剃度呀,他要出家。”

    顧承風︰“……!!”

    你才幾歲就會給人剃頭了?你倆還真是一個敢伸給頭,一個敢剃呀!

    顧承風心痛又心塞地說道︰“祖父回來了,讓你趕緊回府!”

    顧承林雙手合十,行了個佛禮︰“我出家了,不再是什麼侯府公子,也不認識施主的祖父,凡塵俗事皆與我無關……頭發還能接回去嗎?嗚嗚~”

    顧承林頂著半個光頭、半頭長發回了侯府。

    當看到顧承林那不可言說的造型時,天塌下來都臨危不亂的老侯爺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