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18章 吃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18章 吃醋



    瑞王妃出閣前也是有不少小姐妹的,奈何成親後彼此都疏遠了,她做了皇子妃,那些人再也不拿她當一個普通的小姐妹了。

    顧姑娘真好。

    不會因為她皇子妃的身份就待她格外忌憚與生分。

    她其實也不理解顧嬌是如何做到的,似乎她永遠都是雲淡風輕的樣子,沒什麼事能讓她反應很大。

    與這樣的人相處才夠自在。

    瑞王妃把人送回醫館,付了診金才離開。

    下午,醫館又接到一個出診,是曾經在這里治療過的傷患,他縫了針,該去給他拆線了。

    宋大夫幾人正忙,顧嬌問了地址,坐上醫館的馬車去了那邊。

    那名患者是被爐子炸裂的碎片割裂了腰腹,縫了二十多針,前期愈合情況良好,但一次下床上茅廁不小心摔了一跤,又給撕裂了一部分傷口。

    這次愈合得不錯。

    顧嬌給他拆了線。

    “還有吃什麼藥、擦什麼藥嗎?”患者問。

    顧嬌搖頭︰“不用,這樣就很好,飲食清淡一些。”

    患者激動道謝︰“多謝顧姑娘!”

    這個患者是工部衙門請來的正規工匠,京城本地人士,等養好了傷便又能回到工部衙門。

    顧嬌想到了醫館里無家可歸的江石與小江梨。

    不過也沒想太久。

    顧嬌上了馬車。

    小三子趕著馬車,突然開口︰“顧姑娘,那邊好熱鬧呀!”

    顧嬌本質上個性子挺冷的人,可她又喜愛熱鬧,這真是一種很矛盾的特質。

    她挑開簾子望了一眼,似乎明白為何這麼熱鬧了︰“是清風樓。”

    “啊,就是那個那個清風樓嗎?”小三子雖听說過不少次,可沒進去過,他有點兒期待。

    清風樓是京城最風雅的酒樓之一,吃喝玩樂應有盡有,還時常開設一些十分新奇的賭局。

    “去看看。”顧嬌道。

    小三子心頭一喜︰“好 !”

    二人去了清風樓。

    今日格外熱鬧的緣故是因為蕭六郎。

    原來,清風樓開設了新的賭局,這一次竟然不是直接押注誰第一第二,而是直接押注誰是大三元。

    這就很刺激了。

    在與安郡王考了並列第一後,誰心里還有大三元的第三個人選?

    可大三元總不會也出兩個。

    清風樓說了,若是出兩個,他們雙倍賠付。

    當然也絕不可能出兩個,這不是憑空猜測,而是有人去宮里探了口風,皇帝不會允許出兩個。

    那麼問題來了,究竟押誰好呢?

    “當然是安郡王啊,這還用說嗎?”一個三十多歲的秀才說,“安郡王自下場科考,場場第一,只要再拿下殿試案首那便是六元及第。那蕭六郎是小縣城出來的,難度與京城的科舉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他發揮還不穩定。我听說他院試沒考好,連小三元都沒拿到。就這樣你們還敢下他的注嗎?”

    眾人一听很有道理啊!

    雖說他在地方上算是掐尖兒的,可來了京城算什麼?

    別看春闈與安郡王並列第一,那也不過是僥幸!

    內閣大臣們一定是念在他出身微寒還能做出不錯的文章,給了不少同情分,不然呢?能與安郡王一較高下嗎?

    瘋了!

    最終下注安郡王的佔了絕大多數,只有極少數冒險者咬牙押注了蕭六郎。

    為了吸引更多亡命賭徒,清風樓毫不猶豫地將大三元的榜單掛在了大堂內最顯眼的位置。

    安郡王的名字排在右側第一位,蕭六郎第二。

    可二人的賭注可謂是天壤之別。

    安郡王的名字下面已經掛滿了金元寶,蕭六郎的名字下卻只有一個孤零零的銀元寶。

    一個金元寶代表一千兩。

    一個銀元寶代表一百兩。

    顧嬌上次賣皇帝的二手毛筆賣了八千兩,三千兩拿去周轉醫館與新開的藥廠,還剩五千兩。

    銀票不在身上,不過她有錢莊的對牌。

    她走進大堂︰“我要下注。”

    另一邊,清風樓的廂房中,安郡王也在下注。

    他沒暴露身份。

    不過他一身貴氣,掌櫃的也不敢輕易怠慢。

    掌櫃客客氣氣地問道︰“公子,您是下注三元榜嗎?您可以下注安郡王,他準贏的。”

    安郡王對下注自己沒興趣,他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了兩下︰“我听說,你們這里有簪花榜。”

    “啊……是,是,有的!”掌櫃意外,沒料到對方會問起簪花榜來。

    最近因為顧瑾瑜的事,簪花榜也遭受了一點牽連,有人質疑清風樓連上榜者的底細都不查清,害得他們瞎賠錢。

    其實這會兒結果並沒有出來,可所有人都認為顧瑾瑜沒戲了,那些押注了她的人悔得腸子都青了。

    如今莊月兮在簪花榜上一騎絕塵,遠遠地甩開了其它的競爭者。

    掌櫃以為他也是押注莊月兮的。

    安郡王拿出厚厚一沓銀票放在桌上,雲淡風輕地說道︰“全部押注顧大小姐。”

    掌櫃直接傻眼!

    這頭安郡王押注了顧嬌,轉頭下樓就看見顧嬌拿了對牌押注大三元︰“五千兩,蕭六郎。”

    心口中箭的安郡王︰“……”

    顧嬌押注完自家相公,看著相公的名字下也有了一串金燦燦的金元寶,她滿意離開。

    剛要踏上馬車,身後傳來一道清風明月的溫潤嗓音︰“這麼巧,顧姑娘。”

    顧嬌轉過身來,見是安郡王,神色平靜地問道︰“有事?”

    安郡王想到她方才下的注,有些牙疼又有些哭笑不得︰“顧姑娘對我這麼沒信心?”

    顧嬌疑惑道︰“你說什麼?”

    “下注。”安郡王指了指大堂內的三元榜。

    “哦。”顧嬌想了想,道,“你對自己有信心,可以給自己下注,我的銀子已經下完了。”

    安郡王︰……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算了,他自己也說不明白自己是幾個意思。

    “沒事我先走了,告辭。”顧嬌轉身要上馬車。

    “等等。”安郡王出言叫住她。

    顧嬌回頭,定定地看著他。

    安郡王︰“沒事不能找你嗎?”

    顧嬌︰“不能。”

    安郡王深吸一口氣︰“治病。”

    不遠處的伍楊才是真的倒抽一口涼氣,我的爺,說好的信不過人家呢?這麼快就打臉了?

    顧嬌淡定道︰“來醫館。”

    安郡王溫潤一笑︰“好。”

    二人乘坐各自的馬車回了醫館。

    當顧嬌帶著安郡王走進醫館時,正在櫃台對賬的二東家與王掌櫃齊齊怔住。

    啥情況?

    這個野男人是誰?

    他們家嬌嬌爬牆了?

    除了顧長卿,顧嬌沒和蕭六郎之外的男人一同出現過,可人家顧長卿是親哥哥,這個儼然不是。

    顧嬌走在前面,她自己可能沒察覺,但對方看她的目光與看別人不一樣,那是男人才懂的眼神。

    似是察覺到了二人的打量,安郡王客氣又不**份地說了一句︰“我來看病。”

    二東家怔怔道︰“啊……看病啊,找小顧看嗎?”

    小顧?安郡王唇角勾了勾,眼底難掩笑意︰“嗯,找小顧。”

    二東家意識到自己失了言。

    他和小顧是過硬的交情才能叫一聲小顧,你一個不知哪兒來的患者憑啥也跟著叫小顧?

    二東家表示不服氣!

    安郡王將一個銀元寶放在了櫃台上︰“診金。”

    二東家︰“里邊請!”

    王掌櫃︰鄙視你!

    安郡王跟著顧嬌進了診室。

    顧嬌第一次見他就發現了他的夜盲癥,但還是公事公辦地問了他︰“坐吧,哪里不舒服?”

    安郡主坐下︰“眼楮。”

    顧嬌看著他,示意他說下去。

    安郡王猶豫了一下,最終如實說了︰“夜里會看不見。”

    顧嬌又道︰“除了看不見,有別的不舒服嗎?”

    “沒有。”安郡王搖頭。

    “這種狀況多久了?”顧嬌問。

    安郡王想了想︰“去陳國的第二年就慢慢出現了,大夫看過,說我應當是讓人下了毒,只不過一直也沒查出究竟是什麼毒。”

    “這個與下毒沒多大關系。”顧嬌又問了他的視力。

    安郡王道︰“太遠了會看不清。”

    顧嬌指了指牆壁上的字︰“這個呢?”

    安郡王搖頭。

    還有近視。

    顧嬌在心里給出了判斷。

    顧嬌打開小藥箱,從里頭取出不足巴掌大的小手電。

    檢查眼底需要裂隙燈,可惜小藥箱暫時拿不出如此龐大的設備,她只能用肉眼去看了。

    顧嬌是大夫,她給人治病時眼里沒有男女。

    她站起身,在安郡王的面前站定,微微俯身︰“待會兒可能有點刺眼,你忍住別動。”

    “好。”安郡王應下。

    他比柳一笙乖很多,大夫讓干嘛干嘛,不讓亂動絕對沒亂動。

    顧嬌就喜歡配合的患者。

    顧嬌一手撐開他的眼皮,用小手電的光刀模式檢查他眼楮。

    安郡王不知她拿在手里的是個什麼東西,只覺亮得很,他什麼也看不見了。

    鼻尖全是她的馨香。

    “嗯。”顧嬌檢查完眼楮,收回小手電,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又問了他去陳國前後的飲食習慣,發現他在陳國格外小心,許多東西不敢吃,導致他攝入的營養出了問題。

    這種夜盲癥是好治的。

    視力也有可能恢復。

    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一瓶魚肝油,改用小瓷瓶裝好遞給他︰“一日一次,一次一顆。”

    “真的不是中毒?”安郡王接過小瓷瓶,略有些不敢相信地問。

    倒是不怪他如此小心,實在是八歲被送去陳國為質,不知多少人盼著他死,他中毒都不是一次兩次了。

    “不是中毒。”顧嬌確定。

    安郡王恍然大悟,原來不是中毒啊,他就說呢,怎麼死活找不到凶手?還錯殺了兩個人質。

    今天國子監放學早,小淨空又被劉全接走了,晚上老祭酒要給小淨空補外語。

    蕭六郎索性去了醫館。

    他進去時隱隱感覺到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太對,尤其二東家與王掌櫃,二人的眼底又是同情又是尷尬,還不敢與他對視。

    蕭六郎有腿疾後習慣了各種目光,沒在意什麼,朝顧嬌的小院走去。

    二東家小聲道︰“你說,我們要不要告訴她小顧在診室里啊?”

    王掌櫃︰“這不是重點吧?”

    重點是他倆進去好久了,這會兒也沒出來呢。

    顧姑娘看病這麼慢的嗎?

    當然要說二人是在干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倒也不至于,顧嬌有自己的院子,真要干點啥就該去小院了。

    可為一個患者診治這麼久還是挺少見的,更別說那個男人根本不像有病的樣子,而且長得也太好看了。

    二東家︰我最了解小顧,她一定又見色起意了,就像當初對蕭六郎那樣!

    蕭六郎昏睡做檢查時,小顧就在廂房里垂涎了他許久,哼,別以為他不知道!

    去小院需要路過診室。

    蕭六郎剛走到診室的門口,就見屋門從里頭拉開了。

    是安郡王。

    蕭六郎步子一頓。

    恰巧此時,小藥箱沒放穩,從桌子上掉了下來,顧嬌伸手去搶小藥箱,腰肢差點撞到桌子,安郡王一個箭步邁過去,伸出手在她柔軟的腰肢與尖銳的桌角之間擋了一下。

    他其實並沒有踫到她,顧嬌躲開了,她沒這麼不小心。

    可從蕭六郎的角度看去就像是他的手在她的腰肢上扶了一把。

    蕭六郎的眸子暗了一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