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11章 父子(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11章 父子



    宣平侯決定親自去見蕭六郎一面。

    “他住哪兒?”宣平侯問劉管事。

    “碧水胡同。”劉管事說了蕭六郎與顧嬌的具體住址。

    宣平侯乘坐馬車前往了碧水胡同。

    是常趕的車。

    蕭六郎考上了會元,今日的胡同格外熱鬧,巷子口全被馬車堵死了。

    宣平侯的馬車駛入不進去。

    他嘆了口氣。

    從不知自己去見個私生子竟然都這麼難。

    宣平侯棄車步行,常跟在他身後,兩個大老爺們兒一前一後進了巷子。

    不用指路都猜得出哪一座宅子是那個小私生子的,門大敞著,不時有人來來去去。

    宣平侯突然對常道︰“你找個地方蹲著,一會兒不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過來。”

    常︰“哦。”

    宣平侯說罷就往蕭六郎與顧嬌的宅子去了。

    他原意是常找個地兒安安靜靜待著就好,可常是個執行力滿分的人。他找了個小旮旯,雙手往袖子里一塞,來了個農民揣,面壁蹲著了。

    宣平侯來到宅子前時,剛走了一批客人,蕭六郎正要把院門合上,一只大手按住了門板。

    蕭六郎拉開院門一看。

    宣平侯︰很好,一點表情都沒有。

    蕭六郎每一天都在變得更處事不驚,他鎮定自若地看了宣平侯一眼,惜字如金道︰“有事?”

    這冷漠的態度,如果他真是蕭珩,宣平侯心窩子都得冒火。

    宣平侯深吸一口氣,道︰“你是不是……”

    “不是。”蕭六郎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

    宣平侯微微偏了偏腦袋,蹙眉不解地看向他︰“不是什麼了不是?老子還沒問完呢!”

    蕭六郎的神色依舊沒有絲毫變化︰“問了也不是。”

    宣平侯一口氣堵在了胸口。

    蕭六郎把他摁在門上的手拿下來,宣平侯以為他要干嘛呢,結果就見他把門合上了。

    宣平侯︰這小子!

    當然,宣平侯在軍營長大,身手不是蓋的,他一個箭步閃了進去。

     !

    門是合上了,可宣平侯在院子里了!

    宣平侯挑眉看了他一眼。

    蕭六郎卻壓根兒沒有理他的打算,轉身打算繞過他走進屋。

    宣平侯早料到他會這樣,眸子一眯,一把捂住胸口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他一邊咳嗽,一邊用早已準備的白帕子捂住嘴,當他拿開帕子時,帕子上腥紅一片。

    嗯,這是咳血了。

    他身上有舊傷,幾年前與陳國那一仗本就是帶傷上陣,贏是贏了,可舊傷也更重了。

    這一點,蕭珩也明白。

    宣平侯故意把帕子攤得特別平。

    就給你看,咳血啦!

    哪知蕭六郎根本就不看。

    這樣都不行?

    宣平侯一咬牙,直接倒在了地上。

    論不要臉,全京城宣平侯若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宣平侯是打定主意踫瓷蕭六郎了,他橫在蕭六郎面前,把路全給堵住了。

    可他沒料到這個小沒良心的居然二話不說,抬起腳,從他身上跨過去了——

    宣平侯︰“……”

    這還不算最可怕的,蕭六郎前腳一走,後腳小淨空噠噠噠地跑過來了。

    小淨空看著倒在地上的宣平侯︰“哎呀!這里有人暈倒啦!咦?這不是上次在驛站見到的帥叔叔嗎?”

    蕭六郎︰“嗯,你治治他。”

    小淨空︰“哦,可是要怎麼治呀?”

    蕭六郎︰“嬌嬌怎麼治的,你就怎麼治。”

    小淨空歪著小腦袋想了想,蹲下身來用小手手去按壓他的胸腔。

    顧嬌是這麼搶救病人的。

    他學得很像,動作也十分標準,美中不足是他力氣太小,按了半天按不動。

    于是他決定上腳。

    他蹬掉鞋子,嗖的蹦到宣平侯的身上!

    宣平侯渾身一緊。

    臥槽!

    小淨空踩在他的胸口,顫呀顫呀顫!

    宣平侯︰“……”

    小崽子,你有點重啊……

    蕭六郎從容地圍觀宣平侯踫瓷。

    宣已經演到這兒了,宣平侯硬著頭皮也得繼續演下去。

    “哎呀不行呀,沒用!”小淨空蹦下地,想了想,叉腰說,“我要對你進行人工呼吸!”

    宣平侯︰什、什麼吸?

    小淨空張開小嘴,深吸一口氣,崛起小嘴嘴。

    “放開那位大人,讓我來!”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劉大嬸兒提著裙裾,撅著烈焰紅唇狂奔而來!

    宣平侯渾身一抖!

    他睜開眼,一把坐起身︰“我好了!”

    劉大嬸兒黑了臉。

    宣平侯踫瓷失敗,郁悶離開。

    不過,許是他運氣不錯,居然在走出巷子的一霎踫見了老祭酒。

    老祭酒剛從趙大爺家出來,他沒料到宣平侯會出現在這里,余光瞥見一道高大的身影,沒太當回事。

    直到,宣平侯叫了一聲︰“霍祭酒?”

    熟悉的聲音與稱呼令老祭酒眉心一跳,他頓住步子,錯愕地看向對方︰“蕭、蕭侯爺?”

    老祭酒在朝時官階雖不如宣平侯,不過他資歷比宣平侯老,年紀也擺在那兒,又是蕭珩的老師,故而比一般人與宣平侯親近,但也不算太親近。

    他不是宣平侯這一陣營的,確切地說,他沒投靠任何陣營。

    他與莊太後互別苗頭,那是陳年積怨,與宣平侯和皇帝沒關系。

    所以他既沒像莊太傅那樣,生疏地叫一聲宣平侯,也沒像親信那樣直接稱呼侯爺。

    宣平侯狐疑道︰“老祭酒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我……”

    老祭酒正要說我路過,趙大爺家便傳來了老太太的聲音︰“你快點兒!幾步路,回家拿個東西也這麼磨磨蹭蹭的!”

    老祭酒心里咯 一下。

    莊太後不是善茬,宣平侯也不是,宣平侯一直都想除掉莊太後,這其中固然有兩家對立的關系,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

    莊太後曾毒害過蕭珩。

    在蕭珩年僅五歲的時候,入宮給帝後請安,結果被莊太後下了毒,險些沒當場夭折。

    這其中是不是有所誤會,不得而知。

    總之自那之後,宣平侯與莊太後的梁子便結下了。

    若叫他發現莊太後在這里,只怕莊太後立馬就會沒命。

    莊太後在皇宮絕對是端著架子,永遠一副矜持高貴優雅清冷霸氣凌厲的語氣,絕不是這個吊兒郎當的調調。

    宣平侯其實沒听出來。

    不過那內容耐人尋味啊。

    宣平侯眯了眯眼︰“霍祭酒居然住在這里?住阿珩家隔壁嗎?”

    老祭酒心里咯 一下,面上卻不動聲色︰“我已經不是國子監祭酒了。”

    宣平侯冷笑︰“老滑頭,別岔開話題,你是不是住阿珩隔壁?”

    老祭酒正色道︰“蕭侯爺這話我怎麼听不明白?”

    宣平侯卻沒再接話,他拍了拍老祭酒的肩膀,一副言盡于此的樣子,隨後轉身離開。

    可他沒走幾步,又突然停下來,微側過頭,低笑一聲︰“我方才提到阿珩,你一點兒也不難過。”

    老祭酒倒抽一口涼氣,是誰說宣平侯只會打仗沒腦子的?這家伙狡猾起來不要不要的!

    唉,都是讓那禍國妖後分了心,不是尋思著怎麼別讓宣平侯發現他,自己怎麼可能犯下如此疏漏?

    “侯爺又不是我,怎知我不難過?”他覺得自己還可以補救補救!

    “是嗎?”宣平侯似是而非地笑了一聲,這回真的沒再接話了,“常,我們走!”

    “哦。”蹲了小半個時辰,腿都蹲麻了的常叉著腿,一瘸一拐地走出來。

    宣平侯嫌棄地看了他一眼︰“什麼德行?步子太大,扯到蛋了?”

    常︰“……”

    宣平侯的小插曲只有蕭六郎與老祭酒明白,其余人只當是來了個上門拜訪的客人。

    顧嬌買菜回來,小淨空與她說自己救了個人的事,顧嬌還當是客人與他玩笑。

    小淨空小手背在身後,眼神布靈布靈地看著顧嬌,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

    “嗯,淨空真棒。”顧嬌夸了他。

    小淨空歪頭殺,萌萌噠︰“就只是口頭獎勵嗎,嬌嬌?”

    顧嬌給了他一個小親親。

    小淨空開心到飛起,一蹦一跳,搖頭晃腦,萌炸了!

    顧嬌的心都要萌化了,唇角含笑進了灶屋,去準備晚飯。

    有上門拜訪的客人見小淨空這麼可愛,忙朝小淨空招手,也想逗逗這個小萌娃。

    不料小淨空一秒結束營業,收了臉上的萌萌噠,露出嚴肅而又古板的小表情,小手背在身後,邁出趙大爺遛彎的步伐,回了自己的小西屋!

    所有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