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92章 最強白蓮(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92章 最強白蓮



    小淨空穿好衣裳,摟好褲褲,在床鋪上蹦了蹦,繼續顯擺︰“是嬌嬌把我抱過來噠!”

    蕭六郎︰呵。

    小淨空揚起小下巴︰“嬌嬌還給我把衣裳拿過來,真是太貼心啦!”

    蕭六郎︰呵呵。

    小淨空下了床,開始四處找顧嬌︰“嬌嬌呢?”

    “她去醫館了。”蕭六郎跟出來說。

    小淨空失望︰“哦。”

    早上起來看不到嬌嬌,心情不美麗。

    他看了壞姐夫一眼︰“我和嬌嬌睡噠!你沒有!”

    顯擺顯擺心情就美麗啦!

    蕭六郎發誓,小和尚再敢臭屁第三次,他就把真相告訴他!

    好在小淨空小腦袋一甩,找別人臭屁去了。

    因為顧嬌不在,早飯是蕭六郎做的。

    一家人看著碗里黑乎乎不知是啥的一大坨東西,集體沒了食欲。

    老太太難得起了個大早,結果……你就給我吃這個?!

    小淨空的小臉皺成一團,他不是挑食的小孩子,可他也不吃毒藥呀!

    “怎麼都不吃?”蕭六郎問。

    所有人嘴角一抽,給了他一個斜斜的小眼神︰為什麼不吃你心里沒點數嗎?你倒是吃一口給我們看看吶!

    蕭六郎的內心也是拒絕的。

    秉承著不能浪費的原則,一家人還是硬著頭皮把碗里的不明糊糊吃掉了,人家的手藝都是越做越好,蕭六郎是越做越菜。

    顧琰被難吃得直翻白眼︰我心髒藥都得多吃兩顆!

    經過一頓難以言述的早飯後,一家人撇開蕭六郎開了個小會。

    小淨空狂吐舌頭︰“以後再也不許壞姐夫進廚房啦!我今天要是上課暈倒,一定是吃他的早飯中毒了!”

    顧琰、顧小順、老太太齊齊點頭,一致決定將蕭六郎列上廚房的黑名單,這輩子只要不餓死,就不準他再進廚房!

    繼思念薛凝香後,一家人又開始思念老祭酒,就連看見老祭酒便莫名來氣的老太太,都覺得那家伙至少廚藝還是靠譜的。

    老祭酒這幾日很忙,忙著與陛下捉迷藏。

    他不能真讓陛下查出碧水胡同,于是搬出那間客棧後又在城郊租了一座小小的別院。

    那座別院是通過保人簽下的,在衙門有登記,陛下沒幾日便順藤摸瓜地找到了這里。

    第一日,老祭酒不在。

    第二日,老祭酒仍然不在。

    第三日,第四日……到第五日,蹲守在附近的兩名太監總算等到了老祭酒。

    一名太監負責將老祭酒拖住,另一名太監馬不停蹄地回宮稟報陛下。

    就這樣,一個平淡無奇的午後,陛下見到了闊別三年的老祭酒。

    老祭酒看上去比三年前滄桑了不少。

    廢話,來的路上故意吹了半個時辰的冷風,頭發亂糟糟的,嘴也給吹瓢了。

    “陛下!”老祭酒走下馬車,躬身沖陛下行禮。

    他這副樣子,陛下哪兒舍得他行禮,趕忙雙手將他扶住︰“愛卿快快請起!”

    老祭酒發揮出自己的殿堂級演技,眼眶發紅,淚光閃動︰“我已不是朝中大臣,這一聲愛卿……言重了!”

    “外頭風大,愛卿需照顧好身子,屋里說話吧!”真相是陛下自己在這里等了一刻鐘,凍得他牙齒都打顫了!

    二人進了屋。

    屋子很簡陋,卻被劉全收拾得很干淨。

    陛下本以為進屋後會暖和一些,不料他想多了,屋子里沒有炭盆,和外頭幾乎一個溫度。

    陛下凍得直哆嗦,越發感覺老祭酒這幾年過得不容易。

    老祭酒的反應很淡定,仿佛是對這種惡劣的居住環境習以為常,他溫和地說道︰“陛下許久沒喝過我泡的茶了,劉全,燒壺水過來。”

    “是!”劉全去灶屋燒了一壺水。

    老祭酒親自泡了一壺龍井茶。

    陛下喝慣了宮里的好茶,再喝這種舊年陳茶,簡直與和餿水沒什麼兩樣。

    他終是忍不住問出了聲︰“愛卿,你的日子為何過得如此清貧?”

    就算老祭酒是個清官兒,只拿朝廷俸祿,但也不至于落魄成這樣。

    尋常官宦之家是要養一個龐大的後宅,可老祭酒妻子早逝,又沒個兒子,他的俸祿夠他自己過得很富足了。

    老祭酒心道,那還不是被你母後給打劫了?

    算了,又不是親生的。

    說起當今陛下的身世其實有些可憐,他的生母只是一個小小的宮女,偶然得了先帝的寵幸懷上身孕。

    在昭國後宮,三品以下的嬪妃是沒資格撫養皇嗣的,他出生後便被送到了靜妃宮里,由靜妃撫育成人。

    老祭酒笑了笑,說道︰“我倒是覺得這種粗茶淡飯的日子很不錯,讓人心緒寧靜。朝堂浮浮沉沉這麼多年,幾乎很少有這般寧靜的時候。”

    他這麼一說,陛下倒真生出了一絲感觸。

    他貴為一國之君,從朝堂到後宮,又何嘗不是沒過過一天寧靜的日子?

    適才在寒風中等待老祭酒時,心底的雜念反而是最少的。

    坐在屋子里,不必操心朝堂時局,當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閑。

    陛下忽然覺得這間屋子似乎也沒那麼難以忍受了︰“愛卿此番回京,是為了見風老嗎?”

    風老去世的消息他也听說了,他惋惜不已,可惜這麼優秀的人才了。

    老祭酒點點頭︰“是為了風老,也是想見見陛下。”

    陛下嘆道︰“朕重開國子監了,但是沒有愛卿的國子監,朕總覺得少了什麼。”

    老祭酒道︰“昭國人才輩出,陛下一定能找到合適的人接管國子監。”

    陛下又是一聲嘆息︰“唉,愛卿怕是沒听說國子監的事吧。”

    老祭酒一臉錯愕︰“國子監……又出什麼事了嗎?”

    陛下將鄭司業的幾筆糊涂賬說了︰“不僅貪污受賄,還以職權之便擅自更改監生的成績,試問這樣的人,朕如何敢把國子監交到他的手里?朕真想把他趕出國子監!”

    老祭酒忙道︰“陛下請息怒,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鄭司業受賄一事是在幾年前,他如今既已改過自新,陛下何不給他一次機會?至于說更改監生成績的事,我相信鄭司業不會這麼糊涂,許是有什麼誤會。”

    開什麼玩笑?

    沒有鄭司業的黑與壞,哪兒來他這朵白蓮花的白?

    老祭酒又說了幾句鄭司業的好話,終于讓陛下打消了廢掉對方的念頭。

    之後陛下與老祭酒說起了請他重回國子監的事。

    “國子監太久沒開了,人心渙散,各大勢力都在往里頭滲透。莊太傅的嫡孫安郡王從陳國回來了,他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國子監。”陛下點到為止,深情地望向老祭酒,“朕如今正是用人之際,還望愛卿能回到朕的身邊,助朕一同穩固昭國的江山!”

    老祭酒沒有立刻答應。

    陛下的目光落在老祭酒滿是復雜的神色上,問道︰“愛卿……還在為阿珩的事難過嗎?愛卿不想回到國子監,是因為那里是阿珩出事的地方嗎?”

    老祭酒沉默。

    陛下沒逼他,起身離開,到門口時忽然回過頭來︰“阿珩在天之靈,一定也希望能看見祭酒回來吧。”

    老祭酒的神色更哀傷了。

    陛下嘆息一聲走了。

    確定馬車走遠,老祭酒一秒變臉︰“劉全,雞腿拿出來!餓死我啦!”

    --

    顧嬌昨晚沒睡好,白日里醫館沒什麼事,她回自己小院歇息。

    約莫睡了一個時辰不到,她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顧姑娘!顧姑娘!你出來一下!”

    是小三子急切而又小心翼翼的聲音。

    顧嬌也是有起床氣的,她不耐地扒拉了一下小耳朵,黑著臉去給小三子開了院門。

    小三子被她可怕的氣場弄得一怔︰“顧、姑娘……”

    “什麼事?”顧嬌問。

    小三子訕訕道︰“上次那個人來了。”

    “哪個人?”顧嬌黑著臉問他。

    小三子咽了咽口水,心道你能別這麼黑著一張臉嗎?我感覺自己隨時小命不保……

    小三子壯膽說道︰“就是那個柳一笙啊!他又來抓藥了!二東家不在,王掌櫃不敢給他抓藥,正想法子把他打發走呢。”

    顧嬌想起來了,是慢性膽囊炎的患者,長得挺眉清目秀的。

    顧嬌嗯了一聲︰“知道了,你把他帶去我的診室。”

    小三子嘻嘻一笑︰“好 !”

    倒是個熱心的。

    顧嬌口渴,回屋喝了幾口水才去診室。

    第一次顧嬌叫他進診室時被他拒絕了,這一次答應得倒是爽快。

    他依舊穿著上次的那身衣裳,只是中衣袖子的補丁多了一個。

    他的面色不再蠟黃,紅潤了一些,看上去比先前更俊美清雋了。

    看到顧嬌走進來,他起身打了招呼︰“顧姑娘。”

    “坐吧。”顧嬌在他對面坐下。

    他也坐下了。

    顧嬌觀察他的氣色︰“感覺怎麼樣?”

    柳一笙摸上自己的右上腹道︰“感覺好多了,這里沒那麼疼了。”

    剛把藥拿回去的第一天,他是沒抱太大希望的,這听起來很矛盾,他明知全京城沒有大夫會拿對癥的藥給他治病,可他又總是期望著能有奇跡。

    或許是失望太多次,所以每次熬藥前他都告訴自己,這次的藥也不會有效的,仿佛這樣就不會失望了。

    服藥的當天夜里感覺尚不大明顯,第二天晚飯時他的胃口便好了一些,第三個夜里他幾乎感覺不到疼痛,安心地睡了一個好覺。

    之後他一天天好轉起來,時至今日,他只是偶爾會感覺到一絲隱痛了。

    他的療效在顧嬌的意料之中,顧嬌指了指桌上的脈枕︰“手放上來。”

    柳一笙仍是不大習慣女大夫為他診脈,猶豫了一下才慢吞吞地把手放上去。

    顧嬌冰涼的指尖搭上他的脈搏。

    非禮勿視,柳一笙垂下了眸子。

    他脈象還算平穩,除了跳得有些快。

    顧嬌收回手,又用手指撐開他的眼皮看了看。

    這個動作,令她的身子一下子朝他傾了過來。

    少女的氣息無孔不入,如雨後芳草,干淨而清新。

    柳一笙的睫羽顫了顫。

    顧嬌放開他,滿意地嗯了一聲︰“不錯,藥接著吃,我再給你加一味護肝的藥。”

    柳一笙張了張嘴。

    顧嬌及時道︰“不加錢。”

    “哦。”柳一笙松了口氣。

    上次的藥是一百文,他今天只帶了一百文。

    顧嬌開了方子,她寫方子用的是炭筆,字跡還算可以,就是那握筆的姿勢挺讓柳一笙好奇。

    還有人這麼拿筆的嗎?

    “這次是七天的。”顧嬌說。

    柳一笙道︰“可我只帶了五副藥的錢。”

    顧嬌頭也沒抬道︰“那就先欠著,下次再給。”

    柳一笙忽然冷笑︰“你不怕我有方子就不來了嗎?”

    顧嬌哦了一聲︰“除了妙手堂,京城還有哪里敢給你抓對的藥嗎?”

    柳一笙又笑了一聲,這次是自嘲。他看向顧嬌︰“不過姑娘,你當真不怕惹禍上身嗎?”

    顧嬌把寫好的方子遞給他︰“這是我的事,你是患者,不必操心。”

    柳一笙接過方子,不算太漂亮的字跡,卻蒼勁有力。

    他捏緊方子,冷漠地說道︰“如果你真因為給我治病而惹上麻煩,我會袖手旁觀的。”

    顧嬌︰“好。”

    柳一笙對這個回答很意外。

    他朝顧嬌看了過來。

    雖不是初見了,可真真正正打量她還是現在,她的臉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眉宇間有著與她的年齡並不符合的沉穩氣質。

    她的左臉上有一塊惹眼的紅色胎記,尋常女子若長成這樣,只怕早窩在家里了不敢出門了,她卻半分怯弱都無。

    她的身上……有一股十分獨特的氣場。

    “還有什麼問題嗎?”顧嬌看向他。

    柳一笙移開目光,道︰“沒了,只是希望你別後悔。如果你是覺得我是柳家人,想在我身上下注,那麼我奉勸你早點死心。柳家永遠都不能再東山再起了,所以不要雪中送炭,沒結果的。”

    顧嬌︰“哦。”

    該說的他都說了,她不信他也沒辦法了。

    柳一笙轉身離開。

    即將跨過門檻的一霎,顧嬌雲淡風輕道︰“要打個賭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