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91章 了結(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91章 了結



    刀口又深又寬,且匕首本身並不干淨,顧嬌要把傷口清洗干淨,皮肉都給翻開了。

    那場面真是終身難忘!

    因為傷口過于靠近心髒,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顧承風總感覺好似看見弟弟那顆一跳一跳的髒器了。

    顧承風手腳都涼了!

    之後顧嬌開始一針一針地縫合。

    顧承風無力地躺在藤椅上,像只待宰的羔羊,他想閉上眼,又覺得這樣很慫!

    他看見皮肉被針線撕扯起來,他听見了黏糊又糯嘰的聲音,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再看顧嬌一臉的從容淡定,不知道的,還當她是在縫衣裳呢!

    等顧嬌縫完最後一針時,顧承風妥妥地暈過去了。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大概都只能吃素了。

    顧嬌走出屋子。

    天已經蒙蒙亮了,蕭六郎去給一家人做早飯,顧長卿則一直在堂屋里徘徊著,見到顧嬌,他神色一緊︰“如何了?”

    “還給你。”顧嬌把那把從顧承林身上取下來的匕首用布抱著遞給了顧長卿。

    顧長卿可不想要這把匕首,不過到底是凌姨娘傷害顧承林的凶器,他還是收下了。

    顧嬌道︰“暫時是撿回一條命了,但還沒度過危險期,接下來的三天能不出現任何感染癥狀或不良反應,並且能醒過來才是真的沒事了。”

    所以接下來的三天是最關鍵的時期,顧長卿會意,對顧嬌道︰“那他……”

    既然這麼危險,自然不能送回府了,府醫的醫術不夠,御醫的也不大夠,主要是顧嬌用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顧長卿從沒見過。

    只怕御醫也整不明白。

    顧嬌想了想,道︰“送去醫館吧,我白天在那邊,晚上我讓宋大夫值夜。”

    宋大夫是縣城回春堂老大夫的徒兒,人品信得過,顧嬌教了他一點醫術,他知道怎麼使用她的藥物。

    顧長卿︰“好,都听你的。”

    顧嬌去隔壁老祭酒家借了馬車來。

    顧長卿小心翼翼地把顧承林抱上馬車。

    顧承風醒了,有些虛弱地上了馬車。

    顧嬌還得收拾屋子、處理醫療耗材,便對顧長卿道︰“你先過去,我一會兒就來。”

    顧長卿點頭︰“好。”

    從碧水胡同到玄武大街的醫館並不遠,但為了不讓馬車上的病人太過顛簸,劉全讓馬車走得平穩而緩慢。

    車內,顧承林由于藥效的關系仍處于昏睡之中。

    顧承風的鎮定劑藥效倒是所剩無幾了,不過他只要一想到顧嬌給顧承林動手術的畫面,便感覺自己的胳膊腿兒都軟的,頭皮也一陣發麻。

    他不是沒見過大夫給人治傷,可那丫頭和別的大夫不一樣。

    具體哪兒不一樣顧承風一時半會兒說不上來。

    顧承風的目光落在了顧承林的臉上︰“大哥,三弟情況怎麼樣?”

    顧長卿道︰“還沒度過危險期。”

    顧承風呵了一聲︰“我就知道!她怎麼會認真救治三弟?三天危險期,任何意外都有可能!”

    顧長卿的眸光冷了下來︰“這已經是努力救治的結果,如果她沒拼盡全力,你現在看到的將是一具尸體!”

    顧承風被懟得啞口無言。

    顧長卿嚴厲道︰“我以後不想再听到這種話。”

    顧承風不甘不願地撇過臉。

    馬車又走了一會兒,車內氣氛無比凝重。

    顧承風再次開了口︰“大哥難道沒懷疑過她的身份嗎?一個鄉下的野丫頭,怎麼會有如此本事?大哥不覺得她很可疑嗎?”

    顧長卿目光凜凜地看著顧承風︰“她救了三弟,也救過我。”

    顧承風怔住。

    顧長卿將顧承林送進醫館的廂房後,讓顧承風照顧著,他自己則回了一趟侯府。

    顧侯爺快急死了。

    他被顧長卿的暗衛堵在府里,一步也出不去。

    天都亮了,他不知顧承林到底怎麼了。

    那個臭小子翅膀硬了,竟敢忤逆他老子了!

    就在顧侯爺差點氣暈之際,顧長卿回來了。

    顧侯爺氣不打一處來,上去指著他鼻子一頓痛罵︰“逆子!不孝的東西!你把你弟弟弄哪兒去了?”

    顧長卿道︰“他在醫館,暫時保住了一條命。”

    “保、保住了?”顧侯爺難以置信,半夜御醫來過,在听府醫描述了傷口的位置後基本斷定顧承林沒活路了,別說出去找京城的大夫,便是將陳國的神醫叫來,也回天乏術。

    “你沒沒沒、沒騙我吧?”顧侯爺激動得結巴了,“你弟弟在哪個醫館?”

    “妙手堂。”顧長卿說。

    妙手堂?這名字怎麼听著有點兒耳熟?

    不管了!

    顧侯爺拂袖︰“黃忠!備馬!去妙手堂!”

    顧長卿叫住他︰“父親,凌姨娘可還在府上?”

    “你還管那個女人做什麼?”顧侯爺一提那個女人就來氣!

    干了那麼多惡毒的事情,死一百次也不為過!

    到底是凌家人,他原是打算先給凌家通個氣再處置她,不料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就是把顧承林給傷了。

    她這是知道自己沒活路了,所以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壓抑自己的怨憤與不滿,壓抑得太好乃至于無人發現,直至最後一刻才徹底爆發出來。

    這種人簡直太可怕了!

    顧侯爺道︰“一會兒你祖母醒了,自會有人向她稟報昨夜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老夫人可以不在乎凌姨娘是否欺負過姚氏母子,也可以不追究她挑撥姚氏與繼子之間的關系,可顧承林是老夫人的命根子,凌姨娘一刀捅下去,幾乎是斷送了活命的余地。

    老夫人不會放過她。

    顧長卿去了一趟凌姨娘的院子。

    凌姨娘瘋笑了半個晚上,這會兒總算消停了。她坐在床上,抱著一個枕頭,仿佛抱著一個孩子一般,一邊輕拍,一邊哼唱。

    她屋子里一片狼藉。

    地上還有屬于顧承林的血跡。

    顧長卿神色冰冷地跨過門檻。

    他背著光,高大的身軀在地上投射出一道長長的影子,一直蔓延到凌姨娘的身上。

    凌姨娘怔怔地抬起頭來,她披頭散發,衣衫凌亂,眼神呆滯,卻很快又展露出一抹欣喜的笑來︰“啊,是哥哥來啦!”

    顧長卿冷冷地走進屋,在她面前三步之距的地方停住。

    凌姨娘笑著對懷中的“寶寶”說︰“大哥來了,快叫大哥!”

    顧長卿道︰“別裝了,我有話問你。”

    凌姨娘臉上的瘋笑一僵。

    她的唇角一點一點放下來,呆滯的眼神逐漸凝聚出一絲陰狠,她將懷里的“寶寶”毫不留情地扔在地上,看向顧長卿︰“哦,世子要問我什麼?”

    顧長卿的神色沒有絲毫波瀾︰“我娘是不是你害死的?”

    凌姨娘先是愣了一會兒,隨即捂住臉,哈哈哈哈地瘋笑了起來。

    她笑得整個人都在顫抖,笑得都流下了眼淚。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

    整座院子都飄蕩著她瘋魔的笑聲,大白天的听起來也無端令人毛骨悚然。

    院子里的丫鬟嚇得抱在了一起。

    顧長卿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倒也沒打斷她。

    她自己笑夠了,才抹了抹臉上的淚水,看著指尖的淚說︰“我想殺姐姐,姐姐還有機會活那麼久麼?”

    顧長卿淡道︰“不是你,又是誰?”

    凌姨娘笑了笑,說道︰“你怎麼不問問我,你娘是不是病死的?”

    “她是嗎?”顧長卿問。

    凌姨娘輕輕一笑,舉眸望進顧長卿的眼楮︰“不,她不是,她是讓人害死的。至于是誰,你自己猜。”

    顧長卿一瞬不瞬地看著她,似在辨別她話里的真假。

    “你懷疑我在撒謊?”凌姨娘冷笑著呵呵了一聲,“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別的罪都認了,何苦只這一條不認?”

    顧長卿正色道︰“我娘病情惡化的前一晚,只見過你和外祖母,你是在暗示我,外祖母才是凶手嗎?”

    “哈哈哈……”凌姨娘又笑得渾身發抖,“你要這麼想……那也可以……”

    顧長卿蹙眉。

    凌姨娘什麼意思?

    她是在說凶手不是她,也不是外祖母?

    可為何在外祖母與她來過之後,他娘的病情才惡化?

    “啦啦啦……”凌姨娘拾起了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枕頭,重新抱進懷里,“想知道是誰害死你娘的嗎?你過來,我告訴你。”

    顧長卿冷冷地看著她。

    “怎麼?你怕我?”凌姨娘一臉委屈,“你又不是顧承林那個傻子,我哪兒能傷得了你呢?你靠近些,我告訴你。”

    顧長卿依舊不為所動。

    “唉,罷了。念在你最後來送我一程的份兒上,我告訴你,你娘是被誰害死的,那個人就是——”凌姨娘冷笑著說了一個名字。

    顧長卿身軀一震︰“你胡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凌姨娘又一次瘋笑了起來。

    顧長卿知道自己再也問不出什麼了,或者這個女人真的已經瘋了,她根本不清楚自己說了些什麼。

    他轉身出了屋子。

    跨過門檻時,他最後望了凌姨娘一眼︰“在你嫁進侯府前,讓我叫你姨的心,是真的嗎?”

    凌姨娘身子一僵。

    “我要吃那個。”

    “樹上的紅果果?”

    “嗯!”小長卿點頭。

    “叫聲姨姨就給你摘!”

    小長卿想了想,奶聲奶氣道︰“姨姨。”

    “哈哈!”少女將裙擺系在腰上。

    “哎呀!小姐!你做什麼!姑娘家不能這樣的!”丫鬟婆子嚇得半死,太不成體統了!

    “讓開!”少女爬上大樹,摘了幾個紅色的海棠給三歲的小長卿。

    少女眼神純淨,笑容明媚。

    是她最美好的年華,最美麗的模樣。

    顧長卿走了。

    凌姨娘怔怔地坐在床上,抱緊懷里的枕頭。

    忽然,她將臉埋進枕頭里,放聲大哭了起來——

    ……

    卻說小淨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嬌嬌的床上,他懵圈地抓了抓小腦袋。

    奇怪。

    他不是和壞姐夫睡在自己的小西屋嗎?

    怎麼會來了嬌嬌屋?

    難道是嬌嬌太想他,所以大半夜的把他抱過來啦?

    小淨空嚴肅地點了點頭。

    沒錯,一定是這樣!

    小淨空心情大好地掀開被子,開始了元氣滿滿的一天!

    他發現他的小衣裳都被整整齊齊地放在了床邊的椅子上,他歪著腦袋拿起小衣裳,得意地說道︰“嬌嬌真是太貼心啦!”

    說罷,他皺起小眉頭,嫌棄地說,“壞姐夫就沒這麼貼心!”

    蕭六郎剛進推開房門便听到小家伙吐槽自己,他眸子一眯︰“我又怎麼了?”

    衣裳是我拿過來的好嗎?

    “哼!”小淨空撇過小臉,一會兒後才繼續穿自己的小衣裳,還不忘搖頭晃腦地炫耀,“昨天晚上我是和嬌嬌一起睡噠!”

    蕭六郎︰呵呵呵,你想多了,嬌嬌就沒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