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90章 打臉(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90章 打臉



    凌姨娘這一刀沒有絲毫心慈手軟,她是真真打算將顧承林捅死的,她眼底的凶狠與以往的溫柔判若兩人。

    顧承風回過神來,趕忙將她扯開!

    顧承林倒在了血泊中,他睜大一雙悲傷的眼楮,怔怔地看著跌倒在地上一臉得逞的凌姨娘。

    都對不起她!

    全都對不起她!

    那她就把他們都毀了!

    兩個老不死的不是最寶貝顧承林這個乖孫嗎?那她就殺了他!

    還有顧承林,他最愛她了,像愛著自己的母親一樣。

    這一刀,讓顧承林痛壞了吧?

    “真以為我很喜歡你嗎?不是為了留在侯府,我會願意看你一眼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姨娘瘋笑了起來。

    屋外狂風大作,將紗簾全都吹了起來,她的笑聲如厲鬼的哀嚎一般。

    自認為疼愛他們的姨娘,原來不過是拿他們當上位爭寵的工具,真諷刺,真打臉啊!

    兩兄弟都遭受了十分可怕的打擊,說是天塌下來也不為過。

    顧承風整個腦子都木掉了,他憑著一股本能拍著顧承林慘白的臉︰“三弟!三弟!”

    顧承林的情況很不好,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襟,他的氣息急劇微弱下來。

    顧承風抱著他奪門而出︰“府醫!快叫府醫!”

    府醫真是經歷了跌宕起伏的一天,先是凌姨娘莫名其妙有了身孕,再是三公子被人一刀扎了心窩子,他感覺自己是不是老了,都快適應不來侯府的日子了。

    府醫忙給顧承林查探傷勢。

    按理說,這刀是要拔下來,再給顧承林止血縫合傷口。

    只是這刀扎得太不是位置了,幾乎是扎在了他的心上,拔出來,血會止不住。

    可不拔的話,顧承林其實也挺不了多久。

    換句話說,顧承林沒救了。

    府醫沉痛道︰“請恕老夫人無能為力。”

    “出了什麼事?”顧侯爺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

    方才倆兄弟去找凌姨娘,他雖氣得半死,卻也沒料到真會出事。

    看著顧承林渾身是血、心口還扎著一把刀的樣子,他心如刀割!

    四個兒子里,他最偏疼顧琰沒錯,但也絕不是不疼另外三個。

    “黃忠!快去請御醫!”

    他咆哮!

    黃忠馬不停蹄地去了。

    黃忠前腳剛走,顧長卿後腳便進府了。

    他是去了一趟軍營沒錯,可總有些心緒不寧,于是他又回來了。

    他是戰士,他殺過人,也受過傷,看到顧承林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顧承林沒救了。

    就連軍營資歷最深的老醫官都治不了這種程度的傷勢。

    顧承林起先只是傷口滲血,很快他身子一抖一抖的,嘴里也開始吐血。

    顧承風自責死了!

    都怪他,是他沒看好三弟!

    要是他對凌姨娘能有哪怕半分警惕,像對姚氏的那樣,他也不至于反應不過來。

    顧承風握住顧承林的手,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

    顧長卿捏緊了拳頭,眼底閃過無盡的冷芒。

    那一瞬,沒人知道他心里想了什麼,卻只見他忽然大步流星地走上前,雙手繞過顧承林的後膝與後背,將他小心翼翼地抱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顧侯爺問。

    “帶他去找大夫!”顧長卿正色道。

    顧侯爺怒道︰“去找什麼大夫?黃忠已經去請御醫了!他傷得這麼重,你不要隨意搬動他!”

    他好歹是習武之人,這點常識還是有的,傷重之人最忌隨意搬動,容易撕扯患處與傷口。

    顧長卿卻道︰“御醫救不了他。”

    顧侯爺火大︰“御醫救不了,外頭的大夫就救得了了?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辰了,哪個大夫還開著門兒等你去治病呢!”

    顧承風也看向了顧長卿︰“大哥……”

    顧長卿沒再解釋什麼,如果那個人都救不了,那麼所有的御醫來了也沒用。

    他不清楚那個人的醫術到底有多高,可他知道昭國御醫的醫術天花板在哪兒,這種傷,他們治不了。

    顧長卿是最重規矩的人,不論他與顧侯爺感情如何,從未在明面上忤逆過這個父親。

    這是頭一次,他如此堅決地與顧侯爺唱反調。

    “逆子!你給我回來!”顧侯爺上前去抓他,卻被顧長卿的暗衛擋住了。

    顧長卿的暗衛是老侯爺給的,只听命于顧長卿一人。

    顧侯爺氣得跳腳,在心里把自家親爹怨了百八十遍,我還是不是你親生的了?!

    顧長卿用披風裹住顧承林,抱著顧承林出了府。

    寒風瑟瑟。

    他小心地護著懷中的弟弟。

    他能感覺到顧承林的氣息一點一點低下去。

    這不僅僅是傷勢的問題,顧承林自己似乎也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你不能死,我答應了娘會照顧你們兩個……”

    他強迫自己冷靜,事實上卻因為太擔憂顧承林的緣故,沒注意到不遠處緊跟著一道熟悉的氣息。

    顧承風看著自家哥哥來到碧水胡同,他心下一驚。

    顧嬌睡到半夜,突然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她起先去開門。

    她是不怕半夜有人上門打劫的,因為可以反打劫回去,還不擔心對方報官。

    她開了門,看到的竟然是顧長卿。

    顧長卿的懷中抱著一個鮮血淋灕的少年。

    顧嬌揍過顧承林,當然認識他。

    這小子被人捅了她一點都不意外。

    顧長卿的神色很復雜,他明白顧承林與姐弟倆的齟齬,也明白顧嬌很大程度上不大願意見到顧承林。

    可他別無選擇了。

    他看向顧嬌,張了張嘴,艱澀地說︰“求你,救救他。”

    不遠處的屋頂上,顧承風心如針扎。

    這還是那個傲然于世的大哥嗎?是軍營里從不向人低頭的冷面閻羅嗎?

    他居然低聲下氣地求一個小丫頭!

    她會怎麼做?

    會拒絕大哥嗎?

    顧嬌兩扇門都打開︰“進來。”

    顧長卿抱著顧承林進了院子。

    蕭六郎也醒了,他衣衫單薄地走出來,看了眼顧長卿以及被他抱在懷中的顧承林。

    顧長卿來這邊照顧過出痘疹的顧琰,是以蕭六郎認識他,不過蕭六郎並未見過顧承林。

    顧承林受了傷,吧嗒吧嗒地滴著血。

    蕭六郎沒多問,對顧嬌道︰“去我那邊吧,我把小淨空抱去你房里。”

    顧嬌應下︰“好。”

    蕭六郎回屋,把呼呼大睡的小淨空抱去了顧嬌的東屋。

    顧長卿把顧承林抱進西屋。

    顧嬌從小藥箱里拿出一種顧長卿從未見過的淡藍色的紙鋪在床鋪上︰“好了,把人放上去。”

    顧長卿將顧承林輕輕放下,看向顧嬌問︰“他還有救嗎?”

    顧嬌拿出消毒液,給雙手消了毒︰“不好說,把燈點上。”

    顧長卿忙去點桌上的油燈。

    蕭六郎把家里其余的油燈也找了過來,一一點上。

    顧嬌對蕭六郎︰“你先去睡吧。”又對顧長卿道,“去燒點熱水。”

    “好!”顧長卿一口應下。

    二人出去了。

    顧嬌戴上手套,開始檢查顧承林的傷勢。

    她用剪刀將顧承林的上衣剪開,府里的大夫給他用了點止血散,療效甚微,不斷有鮮血滲出來。但幸好府醫沒沖動拔刀,這種情況,一旦拔出來一定會當場失血過多而死。

    沒有X光,顧嬌只能根據匕首的長度與角度判定插進去的位置。

    也不知該不該說顧承林命大,刀刃距離他的心髒只有不到半寸的距離。

    顧嬌給他掛上點滴,先推了一支腎上腺素,隨後拿了試紙出去,對顧長卿與根本沒有听話好好回屋睡覺的蕭六郎道︰“他需要輸血,我采集一下你們的血型。”

    二人听不懂什麼是血型。

    不過輸血治療在軍營也是有過的,多是用內力將血液推進對方的身體,但這種療法死亡率很高。

    顧嬌采集了四人的手指血。

    結果都不匹配。

    老太太與顧琰等人就不作考慮了,都不符合獻血的條件。

    顧長卿問道︰“我們是親兄弟,我的血也不能用嗎?”

    顧嬌道︰“這個很復雜,就算我和顧琰是龍鳳胎,我們倆的血型也未必匹配。”

    顧長卿一頭霧水。

    滴血認親,能融即為血親,難道這不是血能匹配的意思嗎?在軍營失血過多的患者,用至親的血為其療傷,其傷亡率遠比外人要低。

    這是因為至親受遺傳因素的影響,出現同血型的概率會高一些,但也不是絕對的。

    “啊,劉全!”顧嬌想到了老祭酒的管事,他正值壯年,可以獻血。

    顧長卿打算去隔壁找劉全,剛拉開大門就看顧承風一臉冰冷地站在門口。

    顧長卿微微一愕︰“你怎麼來了?”

    顧承風目光陰冷︰“這話應當我問大哥才是,大哥怎麼來了?大哥不是說要帶著三弟去找大夫嗎?難道就是這里?這里有什麼大夫?一個妙手堂的小藥童嗎?”

    顧長卿隱約感覺這個弟弟與平日里不大一樣了,氣場有些危險,可他這會兒滿腦子都是顧承林的傷勢,一時間倒沒多想。

    他道︰“我沒時間和你解釋,你給我讓開!”

    顧承風道︰“我不讓!大哥你早就背叛我們了!”

    顧長卿深吸一口氣︰“姚氏是無辜的,娘的死與姚氏無關。”

    顧承風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所以大哥就接納他們了?就算娘不是姚氏害死的,可三弟當初是被那丫頭打成重傷的!你丫頭究竟多恨三弟,大哥不清楚嗎?我看大哥是被那丫頭迷得暈頭轉向了,只記得自己有個妹妹,不記得自己還有兩個弟弟了!”

    顧長卿冷聲道︰“你給我閉嘴!”

    “你說過,你只有兩個弟弟,沒有第三個弟弟,也沒有妹妹的,這話你都忘了。”顧承風雙目如炬,“好,那我問你,她可有說一定能治愈三弟?沒有是不是?那若是她故意把三弟治死了,大不了就推脫三弟傷勢過重,本就回天乏術!”

    顧長卿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她沒你說的那麼不堪!三弟危在旦夕,你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

    顧承風豁出去了︰“好!那大哥就試試看!大哥你不護著三弟,我來護著三弟!我今天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

    話音未落,一道小身影驀地接近他的後方,舉起針管扎了下去!

    “你——”顧承風扭頭,身子一歪,暈倒了。

    顧長卿接住了他。

    顧嬌收好針管,采了點顧承風的血。

    顧長卿一臉震驚︰“你不是在屋里嗎?怎麼會……”

    顧嬌攤手︰“哦,我走後門。”

    從後門去了老祭酒家,又從老祭酒家出來,將顧承風偷襲了一個正著。

    顧長卿看著不省人事的顧承風︰“他……”

    “沒事,一點鎮定劑而已。”顧嬌說著,看了看手中的試紙,“唔,不用找劉全了。”

    顧承風的血型與顧承林的匹配。

    顧長卿把人抱了進去。

    蕭六郎拿了一套干爽衣裳過來,顧承林的衣裳已被血水浸透,不能再穿了。

    顧長卿走得急,倒是沒考慮這麼周全,他認真地看了蕭六郎一眼,沒了第一次見面時的陌生與警惕︰“多謝。”

    顧嬌道︰“你們都出去吧。”

    手術過程過于血腥暴力,她不想給病患家屬以及自己家屬留下任何心理上的陰影。

    二人去了堂屋。

    顧嬌給顧承風抽血時顧承風便悠悠轉醒了,只是因為鎮定劑的作用無法動彈。

    他看著自己與顧承林的手臂上被扎了奇奇怪怪的東西,好似他的血液流進了弟弟的身體。

    這家伙會不會留下心理陰影顧嬌就不在意啦。

    顧嬌舉起手術刀,淡淡地說道︰“我要開始手術了。”

    顧承風嗤了一聲。

    下一秒,顧嬌唰的把匕首拔了出來,血濺三尺!

    顧承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