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89章 下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89章 下場



    顧侯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那些字一看就是凌姨娘的筆跡。

    凌姨娘自己都懵了。

    有那麼一瞬,她懷疑自己失憶了!

    她怕不是真寫過?

    這個奸夫當然是不存在的,為了讓整個故事更加合情合理,老祭酒最後以十分悲愴的口吻寫了一封二人之間的絕交信。

    大致是說——這種見不得光的日子我受夠了,我再也無法忍受你回到另一個男人身邊。再見了,吾心中所愛。不要來找我,我會去一個沒人的地方,帶著我們兩個人的回憶了此殘生!這些信是我曾在你的世界停留過的證明,我希望把它們留給你,珍重。

    好叭,連凌姨娘的手里為何捏著自己寫的情書的坑都填上了。

    如果沒有凌姨娘的情書,那麼就只能算奸夫的一面之詞,凌姨娘不承認是寫給她的便是。

    正是有了她的親筆回信,這個風月故事才有了代入感與說服力。

    顧侯爺︰難怪找不著奸夫,原來奸夫已經離開京城了!

    顧侯爺七竅生煙,不僅氣凌姨娘綠了自己,也氣那奸夫的文筆居然比自己好辣麼多!

    這種肉麻唧唧的句子他就寫不出來!

    ……摘個小抄,以後寫給夫人!

    顧侯爺對于凌姨娘給自己戴綠帽的事絕對稱得上憤怒,但這會兒他還能分神,就說明在他心里凌姨娘的分量並不怎麼重,純粹是男人的面子問題。

    相較之下,反倒是一旁的顧老夫人氣得不輕。

    凌姨娘也太不知廉恥了,家里的男人不好麼?非得去外面偷腥!

    外頭哪個野男人比得上她兒子?

    她渾身顫抖地指著凌姨娘的鼻子︰“虧我從前還認為你是個好的,待你像親生女兒一樣,吃穿用度樣樣不少你的,你雖只是個姨娘,可你在府上過得比正室夫人還風光!到頭來,你就是這麼回報侯爺的?”

    凌姨娘心道,是啊,比正室還風光,那還不是因為她喝下了絕子湯?如果她也生個兒子出來與顧長卿三兄弟爭奪府中家業,老夫人還會這麼器重她麼?

    這話她沒說。

    說了顧老夫人也不會感到慚愧,只會認為她不知廉恥、不知足,當初是她求著要進侯府的,也是她自願喝下絕子藥的,說什麼都不如侯府與姐姐的孩子重要。

    難道她是在放屁嗎?

    其實凌姨娘還真沒說過這些話,可顧老夫人只願意自己想要相信的,她就是認為凌姨娘說了。

    喝絕子藥時,凌姨娘也曾睜大一雙淚汪汪的眼楮,委屈地看著顧老夫人。

    她沒拒絕,是因為她拒絕不了,絕不是她心甘情願。

    然而顧老夫人就是要它將曲解為自願。

    顧老夫人可以容忍凌姨娘陷害姚氏,但她絕不允許凌姨娘對不起自己兒子。

    凌姨娘悲痛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您難道不明白嗎?我怎麼會做對不起侯爺的事?”

    證據確鑿,顧老夫人不听!

    凌姨娘當年給姚氏潑的髒水,如今十倍地潑回她自己身上了。

    凌姨娘的指甲都掐進了肉里︰“好,你們說我懷孕了,那我倒要看看十個月後我生不生得出一個孩子來!”

    但,她真的還有十個月的時間去證明肚子的真假嗎?

    顧侯爺打開了第二個匣子,里頭竟然是兩本賬冊。

    第一本是侯府的賬冊,顯然不是明面上的公賬,而是凌姨娘的私賬。

    上頭記錄了凌姨娘挪用侯府的銀子多達二十萬兩!

    要知道,顧侯爺一年的俸祿也才幾百兩而已,他不吃不喝也得五百年才能攢下這筆銀子。

    這筆銀子中,一部分是讓她貼補了娘家兄弟。

    比起落魄的姚家,凌姨娘兩個分出府單過的兄弟可是過得滋潤多了,凌姨娘隨手一給便是上千兩。

    也是這一刻,顧老夫人才覺著姚氏比這個姓凌的靠譜多了,至少姚氏不會拿侯府的血汗錢去貼補娘家。

    還有一部分銀子是凌姨娘兌換成金條存進錢莊了,這是屬于貪墨給她自個兒的。

    顧老夫人簡直不知道她存這些私房錢做什麼?難不成是打算和那個野男人私奔嗎?

    顧老夫人快給氣死了!

    最後剩下的一萬兩銀子就記錄得比較有意思了,不知挪作了何用,只記錄了幾個下人的名字。

    “張德……”顧侯爺念叨著這個名字,總感覺有些耳熟。

    黃忠道︰“侯爺,是不是那個小張子?”

    顧侯爺沉思︰“小張子?”

    黃忠解釋道︰“張不倒!千杯不醉萬杯不倒的那家伙!喝酒挺厲害!從前管庫房的,之後在先夫人跟前兒趕了一年多的馬車!”

    這麼說顧侯爺便有印象了,愛喝酒,總誤事兒,後被小凌氏給打發回庫房去了︰“他還在府上嗎?”

    “在呢!”黃忠說。

    “那這幾個呢?”顧侯爺把賬冊遞給黃忠。

    “這幾個都在,這個叫柳春兒的嘛……”黃忠不大確定。

    “她不在了!但是老奴知道她住哪兒了!”顧老夫人的心腹嬤嬤在簾子外說道。

    黃忠與心腹嬤嬤分頭去找人,賬冊上的大部分下人都找到了,有幾個不知去向,但也不影響最後的調查。

    顧侯爺當著凌姨娘的面與他們對質。

    他們起先不承認。

    顧侯爺冷聲道︰“不承認也可以,這上頭寫的,你們拿了多少銀子,立刻給本侯還回來。若是還不上,就權當是被你們偷了,本侯這就報官!我是侯爺,我報官抓進衙門的人,只怕沒有命再出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杵了。

    張不倒最慫,第一個磕頭求饒︰“侯爺開恩吶!奴才說!這筆銀子是凌姨娘給奴才們的,她讓奴才們在府里還有京城各處散播夫人害死了先夫人的消息!”

    “她還讓奴婢打碎三公子最心愛的硯台,嫁禍給小公子!”一個嬤嬤道。

    “她讓奴才在二公子與三公子面前說,侯爺有了新夫人就不會要他們了!新夫人的肚子里若生出個兒子來,侯府就是弟弟的了!”另一個嬤嬤道。

    這幾人中,有近身伺候過顧承風與顧承林的。

    顧承風與顧承林對姚氏存了極大的偏見,一方面是來自顧老夫人與凌家,另一方面就是這些奴才的死命挑唆。

    但他們挑唆得極有技巧,都是凌姨娘在背後指導的,既能讓兩兄弟听進去,又不會把下人們供出去。

    一個小廝道︰“還有……關黑屋子那一次……三公子力氣沒那麼大,門沒關死,是凌姨娘讓奴才去把門關死的……”

    這件事連顧承林自己都不清楚,他真以為是自己把門關死了。

    顧琰拉不開門,心疾發作,差點死在里頭。

    而顧侯爺也險些將顧承林三兄弟打死。

    顧長卿總在老侯爺身邊,凌姨娘不好朝他下手,便將控制的手伸向了顧承風與顧承林。

    每每二人在顧侯爺那里受了委屈,哭著爹不好,他們再也不要爹了時,下人都會說︰“不是侯爺的錯,侯爺從前待你們也是極好的,都是姚氏給你們生了弟弟,侯爺才不理你們了。”

    兩個孩子將所有怒火發泄在了顧琰身上。

    可憐顧琰小小年紀,一蹦一跳地去找哥哥,換來的卻是哥哥們的凌虐。

    顧侯爺的怒火終于徹底爆發了,他站起身來,一腳踹上凌姨娘的胸口,將她整個人踹翻了過去!

    凌姨娘重重地摔倒趴在地上,嘴角吐出一口血來。

    真正寒心的時刻是現在。

    在相信她懷了別的男人的野種時,他都不曾這般動怒,然而她不過是小小地對付了一下姚氏與顧琰,他便如此大動肝火?

    那個賤人和她兒子不是沒事嗎?

    他們不是活兒得好好兒的嗎?

    難道是為了那二十萬兩銀子?

    呵,她在這個家當牛做馬,連做母親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她不值得這些錢嗎?!

    “你為什麼這麼做?”顧侯爺不解地看向凌姨娘。

    “為什麼……”凌姨娘笑了,“當然是因為侯爺你啊……”

    從我摔下閣樓,被你接住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要嫁給你了。

    可為什麼你是我的姐夫啊?

    我看見姐姐和你在一起,嫉妒得整個人都要瘋掉!

    姐姐死了。

    姐姐生前對我很好。

    可我不難過,一點兒也不。

    因為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

    ……

    顧侯爺讓人把凌姨娘帶了下去。

    凌姨娘罪無可赦,但一則,她是凌家的女兒,二則,目前三個兒子還不知凌姨娘的罪過,貿貿然處置了,回頭兒子們不信,非說是姚氏把人怎麼著了,那誤會就更深了。

    顧侯爺突然感覺很心累。

    有關姚氏的傳言他听的不多,一是沒人敢在他面前說,二也是姚氏從不向他訴苦,他偶爾听見下人嚼舌根子,當場便打發了。

    “侯爺,這些下人如何處置?”黃忠問。

    顧侯爺不耐道︰“幾個下人罷了!連這個你也要來問本侯嗎?”

    “是,是!”

    唉,被遷怒,真可憐!

    黃忠將那幾個下人該杖責的杖責,該發賣的發賣,總之都不許再踏足侯府半步。

    “侯爺。”黃忠道,“時辰不早了,您先回去歇著吧。”

    不知不覺,竟然已是半夜。

    姚氏早就回院子了。

    顧老夫人氣得頭痛,回房吃藥後也歇下了。

    顧侯爺一身疲倦,但他沒去歇息,而是去了顧承風與顧承林的院子。

    顧承風剛做完任務回來,快被榨干了,一臉蒼白,倒是符合半夜被吵醒有氣無力的樣子。

    顧侯爺︰“把你們大哥叫來。”

    他氣場不太對。

    兄弟倆面面相覷,不明白父親是怎麼了。

    顧承林道︰“大哥去軍營了。”

    顧侯爺疲倦地開口︰“那好,我先和你們兩個說。”

    顧侯爺沒說凌姨娘與人有染一事,這事兒一是不光彩,二也是不好在孩子面前啟齒。

    他只說了凌姨娘貪墨銀子以及買通下人造謠生事、挑撥離間的事。

    倆兄弟目瞪口呆。

    小凌氏去得早,凌姨娘入府時倆兄弟都還處在依賴母親的年紀,他們從凌姨娘的身上汲取母親的溫暖,在他們心里,凌姨娘就是第二個母親。

    顧承林騰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不信!姨娘不會這麼做的!一定是姚氏!是姚氏那個賤人污蔑姨娘!”

    “你說誰是賤人!”顧侯爺也冷冷地站起身來!

    這一次,顧承風擋在了弟弟身前。

    他不會允許姨娘受委屈,也不會允許父親因為不該有的罪名教訓弟弟!

    顧侯爺頭一回從二兒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氣場,但他也沒多想,他的拳頭捏得作響︰“證據確鑿,那群下人還在馬棚受罰,不信你們就過去問問!”

    顧承林道︰“他們都被姚氏收買了!姚氏讓他們說什麼,他們就說什麼!我不信他們的話!我要見姨娘!我親口問她!我只信她!”

    顧侯爺暴跳如雷︰“逆子!”

    顧承林才不理他呢,在顧承林心里,姨娘比親爹重要多了!

    他生病的時候,是姨娘衣不解帶照顧他!

    他想娘的時候,是姨娘徹夜不眠抱著他!

    他被親爹不分青紅皂白地揍了,也是姨娘安慰他、哄他,做好吃的給他!

    姨娘是這個世上除了親娘之外對他最好的人!

    他只要姨娘!

    顧承林沖去了凌姨娘的院子。

    顧承風也很擔心凌姨娘的狀況,一並跟了過去。

    “姨娘!”顧承林來到了院子外。

    侍衛攔住他︰“三公子,您不能進去!”

    “閃開!”

    顧承林蠻橫地去推守門的侍衛。

    然而他推不動。

    顧承風走了過來,指尖一動,侍衛只覺膝蓋被什麼擊中,身軀一彎,顧承林趁機將他推到一旁,與顧承風進了院子。

    “姨娘!姨娘!”顧承林急匆匆地去了凌姨娘的屋子。

    屋子里靜靜悄悄的,沒有掌燈,只有一道細碎的月光自門外照了進來。

    “姨娘?”顧承林輕喚。

    凌姨娘披頭散發地坐在梳妝台前,望著銅鏡發呆。

    不過短短一日的功夫,她便仿佛不再年輕美艷了。

    “姨娘……”顧承林來到凌姨娘的身後。

    凌姨娘很安靜。

    可她紅腫的眼圈不難看出她方才痛哭過,她嘴角也還有血跡。

    顧承林心如刀割,他單膝跪下,心疼地仰視著凌姨娘︰“姨娘?是不是父親打你了?他太混蛋了!我再也不理他了!我不要他了!”

    凌姨娘的眼圈紅了,眼底溢滿水光,她抬手撫了撫顧承林的臉頰︰“傻孩子。”

    顧承林將自己的臉頰貼上她的手心,信誓旦旦地說道︰“他們說你陷害姚氏,還偽造了證據來污蔑你!姨娘你放心,我不會上當的!父親都是被那個狐狸精給蒙騙了,我會想辦法為你洗脫冤屈的!”

    凌姨娘道︰“你不是覺得她笨,做不出陷害人的事嗎?”

    顧承林哼道︰“那是從前!我見到她與人私會,還害我撲了個空,我就知道她不簡單了!她不是好人!姨娘,府里若是容不下你,那我也不待了!我帶你走!帶你離開侯府!”

    凌姨娘苦澀一笑︰“你是侯爺的兒子,侯爺不會讓你離開侯府的,你會被抓回來。”

    顧承林一噎,很快又說道︰“他、他抓不住我!我們去凌家躲起來!外祖母一定會給我做主的!”

    她會給你做主,但她不會給我做主啊。

    我的價值,在你們長大的那一刻就已經被榨干了。

    凌姨娘含淚看著他,哽咽道︰“讓姨娘再抱抱你。”

    顧承林點點頭,雙手圈住凌姨娘的腰身,將頭埋進她懷里。

    忽然間,他胸口一痛。

    一切發生得太快,一旁的顧承風根本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凌姨娘的匕首便已經插進了顧承林的心口!

    顧承林低頭看著心口的匕首,難以置信地抬起頭︰“姨、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