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87章 喜脈(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87章 喜脈



    顧嬌有幾日沒見到姚氏了,昨夜姚氏雖是過來了一趟,奈何顧嬌那會兒去出急診了,與姚氏完美錯過。

    顧嬌算了算,姚氏的藥該吃完了,吃過早飯她便背上小背簍去了一趟侯府。

    姚氏昨晚被凌姨娘擺了一道,驚怒參半,很晚才睡著,連每日給顧老夫人的昏定晨省都沒能去。

    房嬤嬤著人去說了聲夫人略感風寒,恐過了病氣被老夫人,過兩日再來請安。

    若在以往,顧老夫人一定會認為姚氏又沒將自己這個婆婆放在眼里了,可這段日子姚氏的表現成功俘獲了顧老夫人的信任。

    顧老夫人不僅信了,還讓丫鬟送了一支上好的人參給姚氏。

    倒不是她多疼姚氏,而是姚氏早點好起來,才能早些來她跟前兒立規矩。

    顧嬌來得不早不晚,姚氏剛醒,洗漱完喝了點清粥。

    姚氏看見女兒,眸子里就不由自主地盈滿了笑意。

    她走過去,拉過女兒的手進了暖閣︰“今天怎麼過來了?醫館那邊走得開嗎?”

    “醫館不忙。”顧嬌說。

    姚氏與女兒在桌邊的凳子上坐下,她不愛坐會客的官帽椅,官帽椅之間總放著茶幾,讓人感覺被生生隔開了似的。

    顧嬌將小背簍放在桌上,對姚氏道︰“你氣色不好。”

    姚氏摸了摸臉頰,笑道︰“睡晚了。”

    “為什麼睡這麼晚?是有煩心事嗎?”顧嬌並不知姚氏昨日的遭遇。

    姚氏想了想,有些不知如何向女兒解釋。

    女兒已經夠辛苦了,她不希望女兒還為自己的事煩心。

    另一方面,她與甄平的關系也難以像女兒提起。

    可她不說,不代表房嬤嬤不說。

    房嬤嬤昨夜回府後,軟磨硬泡、連蒙帶猜,將事件的來龍去脈全都整明白了。

    她覺得沒什麼不能對大小姐說的。

    “還不是凌姨娘!”房嬤嬤咬牙切齒地將凌姨娘算計姚氏的事兒說了一遍,“原本我們以為她會在祭品上動手腳,車馬上動手腳,亦或是借三個公子的手羞辱夫人,哪里料到這個殺千刀的竟然私底下調查夫人,還拿夫人從前的一樁親事做文章!夫人自打嫁進侯府,就沒再與甄家有任何來往了,可有些事兒吧,它是說不清的!侯爺心里必定是有芥蒂的,就算侯爺不生氣,老夫人能不氣?夫人這段日子好不容易才取得老夫人的信任,若昨日真被侯爺與三公子抓包,多日來的辛苦就全都打了水漂了!”

    房嬤嬤越想越氣,她就不明白了,那個姓凌的是咋想出這麼多歪主意的?

    “要不是世子及時出現,昨兒還真不能善了了呢!唉,真是多虧世子了!”

    其實姚氏自己的辛苦打了水漂無所謂,她擔心的是凌姨娘這種惡毒的女人會借這件事污蔑她的一雙孩子。

    屆時府里會有傳言︰顧嬌與顧琰是野種,不是顧侯爺的親骨肉。

    想到她的一雙孩子險些背負了這樣的髒水,姚氏就一陣後怕。

    正因為如此,當房嬤嬤話里話外都透著對顧長卿的感激之意時,她沒有出言反駁。

    不管曾經如何,也不管以後怎樣,至少在這一件事上,她確實該向他道一聲謝。

    顧嬌在心里記下了。

    顧嬌突然又想起了那個回侯府的夢。

    夢里挑撥她與顧瑾瑜的關系,並引導她一步步與顧瑾瑜作對的人就是凌姨娘。

    顧瑾瑜一開始對那個怯弱的她其實是挺不錯的。

    夢里的姚氏與顧琰去世了,她被顧侯爺接回京城定安侯府。

    顧侯爺待她也不賴,畢竟妻兒去世了,她是顧侯爺與姚氏在世上唯一的聯系,是他與姚氏夫妻一場的證明與結晶。

    顧侯爺看到她就會想起芳魂早逝的妻子,把對妻子的思念盡數報答在了她的身上。

    而她也很依賴顧侯爺。

    她在最初的一兩年里與親爹和妹妹的關系都十分融洽。

    她什麼都比不過顧瑾瑜,因此顧瑾瑜並不嫉妒她。相反,顧瑾瑜還很努力教導她。只是不論顧瑾瑜怎麼教,她都始終學不會。

    顧瑾瑜對于永遠無法超越自己的人是很有耐心與愛心的。

    倒是凌姨娘一直都是顧瑾瑜的威脅。

    姚氏去世,凌姨娘努力讓自己扶正,她在府里努力經營了十幾年,把顧老夫人與顧家兄弟哄得服服帖帖的,確實只差一步就能扶正了。

    顧瑾瑜卻不願看見她扶正。

    二人斗來斗去,斗得天翻地覆,結果夢里那個的自己成了她倆的炮灰。

    而在眼下,因為姚氏與如今的自己的出現,她們兩個有了更頭疼的敵人,彼此之間反倒不斗了。

    “唔。”顧嬌唔了一聲。

    姚氏擔心女兒是在煩擾凌姨娘的事,幽怨地看了房嬤嬤一眼,對顧嬌道︰“吃一塹長一智,娘不會再上當了,娘會解決她的,你別擔心。”

    凌姨娘在京城經營了十幾年,背後有強大的凌家做靠山,憑姚氏一己之力很難在短時間將她拉下馬。

    “好,我不擔心。”顧嬌說,她從藥箱里拿出兩瓶藥,照樣是去了包裝,用瓷瓶分裝好的,“這是新的藥,用法與之前一樣。”

    這些藥看上去與之前的不大一樣,不過中途顧嬌也給她換過一次藥,姚氏倒也沒懷疑什麼。

    顧嬌頓了頓,仿佛是想到什麼,對姚氏道︰“對了,姑婆有個東西讓我轉交給你。”

    “什麼?”姚氏問。

    顧嬌打開小藥箱,從里頭拿出一包藥粉︰“姑婆說你能看明白。”

    姚氏接過小藥包,小心髒撲通撲通跳了起來。

    老太太這是又給她支招了?

    她昨天還沒來得及向她老人家討教呢,老太太竟然就看出她的窘迫了。

    姚氏眼神一閃,清了清嗓子,道︰“啊,我、我院子鬧耗子了,問姑婆要點耗子藥。”

    顧嬌︰“哦。”

    顧嬌起身告辭。

    顧嬌一走,姚氏便迫不及待去收拾凌姨娘了。

    凌姨娘給她放了這麼一個大招,她憋了一晚上,可氣壞她了。

    老太太就是她的定心丸,有老太太支招,她便什麼也不怕了!

    “凌姨娘在哪兒?”姚氏雄心壯志地問。

    房嬤嬤一怔︰“夫人,您要做什麼?”

    姚氏︰“給她下藥!”

    房嬤嬤猶豫︰“這……不妥吧?您上次就給她藥過一回,再下藥……沒這麼容易得手啊!”

    是這麼個理,凌姨娘如今警惕地很,所有吃食都嚴格把關,並且也不再會被姚氏騙出來了。

    姚氏斗志滿滿道︰“老太太既然讓我給她下藥,那就說明這個法子一定是最有效的,灌也得她灌下去!”

    房嬤嬤︰您確定那藥是老太太給的嗎?我怎麼看大小姐的眼神不太對呢。

    姚氏仔細想了想,腦海里忽然靈光一閃︰“斗篷拿來,我要去給老夫人請安!”

    姚氏去了顧老夫人的松鶴院,帶上了自己做的點心……其實是昨天剩下的,天氣冷,沒壞。

    姚氏拎著食盒給顧老夫人行了一禮︰“母親,兒媳來晚了,多謝母親的人參,兒媳用過之後果真感覺好多了。”

    “嗯。”姚氏的話與態度都很讓顧老夫人受用,顧老夫人淡淡地睨了姚氏一眼,道,“倒也不必趕著過來,病了就多歇息兩日,省得傳出去,說我這個婆婆刻薄了自家兒媳。”

    姚氏微微一笑︰“哪兒的話?能伺候母親是兒媳的福分,母親福澤綿延,兒媳在您身邊也能沾沾福氣。”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顧老夫人看了看她手中的食盒。

    姚氏笑著走上前︰“兒媳做的點心,是您愛吃的口味。”

    顧老夫人正巧有點兒餓。

    姚氏將點心盒子打開,把幾盤精致可口的點心端了出來,對顧老夫人道︰“對了,怎麼不見凌姨娘?”

    “你找她做什麼?”顧老夫人問。

    姚氏就道︰“小庫房的鑰匙忘了還給她,還有這個月的賬冊,我有幾個地方不大明白,從前都是凌姨娘做的賬,所以我想問問她。”

    顧老夫人淡道︰“她一會兒就來了,你在這兒等著吧。”

    姚氏欠了欠身︰“是。”

    有顧老夫人的首肯,姚氏心安理得地在松鶴院坐了下來。

    果真沒一會兒,凌姨娘便過來了。

    她看見姚氏面上就是一怔。

    姚氏微笑著沖她道︰“才一天不見而已,姨娘怎麼這麼看著我?”

    顧承林一大早就來找凌姨娘哭訴過,說姚氏不是個好東西,私會野男人還讓姚氏溜走了,凌姨娘已經知道昨晚的計策落空了。

    她感慨姚氏的命可真大,這樣都捏不死她!

    凌姨娘不動聲色道︰“沒怎麼,听說夫人病了,沒想到夫人會帶病過來給老夫人請安。”

    也不怕過了病氣給老夫人!

    姚氏四兩撥千斤︰“姨娘對我院子的事倒是關心。”

    這話一出,凌姨娘面色一緊,她方才沒來松鶴院,按理是不知姚氏生病一事的,可她這樣貿貿然說了出來,豈不是在說自己一直在監視松鶴院的動靜?

    凌姨娘監視姚氏可以,但監視顧老夫人絕對不行!

    顧老夫人眉心一蹙。

    凌姨娘趕忙道︰“我是听侯爺說的,侯爺今早去衙門,我踫見他了。”

    姚氏一臉驚詫︰“侯爺昨晚根本就沒有回府呀。”

    最近工部似乎出了什麼事,顧侯爺去過碧水胡同,把她接回府,連大門都沒進便又去了工部。

    凌姨娘這下算是越描越黑了。

    顧老夫人又不是真傻,哪兒還能看不出凌姨娘自圓其說?

    顧老夫人的臉又冷了幾分。

    凌姨娘尷尬得不行了,在心里將姚氏狠狠罵了一頓,姓姚的是吃錯了什麼藥?越來越不好對付了!

    姚氏打了個圓場道︰“算了,許是我院子的哪個小丫鬟說漏了嘴,姨娘也不是有心的。母親,這點心吃多了膩,我去給您泡點花茶。”

    姚氏不僅點心做的好,茶也泡得極香。

    顧老夫人點頭。

    姚氏去茶室泡了一壺花茶︰“凌姨娘要來一杯嗎?”

    凌姨娘不敢喝姚氏的茶。

    姚氏道︰“這些花茶都是母親親自挑選的干花做的,比我在外頭買的干花香很多。”

    老夫人的東西,凌姨娘不嘗豈不是不給面子了?

    何況凌姨娘轉念一想,姚氏應當沒這麼大膽子在老夫人跟前給她下毒。

    姚氏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她想的沒凌姨娘周全,也就沒凌姨娘那麼多顧忌。

    她妥妥的把顧嬌給她的藥粉下到凌姨娘的茶杯里了。

    真是一個敢給,一個敢下。

    凌姨娘還是很小心的,抿了一口後仔細等了許久,不見任何不適才放心地喝了第二口、第三口。

    不得不說,姚氏的茶藝確實一絕,她那麼厭惡姚氏,也忍不住把一整杯喝完了。

    一直到夜里,凌姨娘那邊都沒傳來什麼壞消息。

    姚氏納悶,難道老太太給她的不是毒藥?

    異狀發生在第二天。

    凌姨娘一大早過來給顧老夫人請安,聞到一股包子味兒,忽然嘔的一聲吐了——

    顧老夫人讓她膈應得不行,但還是讓人把府醫叫了過來。

    府醫把過脈,立馬拱手對顧老夫人道︰“恭喜老夫人,凌姨娘是喜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