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85章 叫娘(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85章 叫娘



    “進來吧。”甄平又訕笑著說了一聲,側身為姚氏引路。

    姚氏的馬車停在巷子口,連房嬤嬤她都沒帶過來。

    她邁步進了院子。

    她不來,甄平忐忑,真來了,甄平更忐忑。

    原因無他,院子實在太簡陋了。

    姚氏的面上卻並無絲毫異樣。

    他若是知道,姚氏去過比這個更簡陋的院子,她的親生女兒、女婿、兒子都曾住在那里,就能明白為何姚氏如此淡定了。

    甄平將姚氏迎進了堂屋,緊張又激動地說道︰“沒有熱茶了,你等等,我去讓月繡燒一壺來。”

    “她叫月繡嗎?”姚氏看向他問。

    甄平一愣,沒意思到自己順嘴把妻子的名諱說了出來,他覺著這樣不大妥,可是說都說了,也沒法兒收回去了。

    他硬著頭皮道︰“是的,月繡,不是京城人,是外地來京城做生意的。”

    “人很不錯。”姚氏說。

    這話甄平不知如何去接,原地尷尬了一瞬,才猛地想起正事,對姚氏道︰“我娘在隔壁屋,我帶你過去,家中實在簡陋,怠慢了……我沒料到你真會來……你來了我很高興……”

    甄平語無倫次。

    姚氏想說你不用緊張,話到唇邊又覺得可能換做自己也一樣。

    甄平挑開厚布簾子,先讓姚氏進屋,姚氏微微彎身,從他打起來的簾子下走過去。

    這是時隔十多年後,二人第一次離得如此之近,甄平鼻尖全是她的氣息,但甄平沒讓自己失態,他努力讓自己撐得高高的,不去踫到她。

    姚氏進屋後,他也進屋了。

    屋子里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藥香。

    年前就中風了,躺了這麼久容易有味兒,可這間屋子沒有,可見夫妻二人將老人家照顧得很周到。

    甄老夫人躺在病床上,白發蒼蒼,面色慘白,形同枯槁。

    姚氏的記憶一下子被拉回十多年前,甄老夫人是個十分潑辣的性子,干起活兒來力氣比男人還大,誰能料到她有一天這樣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

    她有一聲、沒一聲地呻吟著,儼然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姚氏不敢連著多看第二眼,趕忙垂下眸子,鼻尖酸澀。

    甄平來到床前,俯身輕輕地摸了摸他娘的額頭,說︰“娘,您看誰來了?”

    “嗯……”甄老夫人暈暈乎乎地朝甄平所指的方向望來,一瞬息的功夫,她渾濁的老眼便迸發出了驚喜的鋒芒,“瑤兒……瑤兒……”

    姚氏深吸一口氣,忍住眼淚,神色如常地走過去,微微一笑道︰“老夫人,是我。”

    甄老夫人伸出手,想要坐起來好好兒看看姚氏。

    姚氏在床邊坐下,往她跟前挪了挪,道︰“您別起來,今天下了雪,很冷。”

    “還是瑤兒心疼我。”甄老夫人沙啞著嗓子說,中風後她有些口齒不清,但也听得出她很高興。

    姚氏十七歲嫁進侯府,十八歲剩下顧嬌與顧琰,十五年過去,如今也才三十三而已。

    歲月格外優待她,沒在她臉上留下多少痕跡,除了她眼底沒了少女時的純真與青澀,但這些對于甄老夫人而言都不叫事兒。

    甄老夫人拉過姚氏的手,歡喜得像個孩子︰“你和平兒成親啦?”

    姚氏一怔,扭頭,不明所以地看向甄平。

    甄平小聲道︰“我娘患了痴呆癥,許多事都記混了,要麼就是記不清了。”

    姚氏會意,人上了年紀確實容易如此。

    姚氏看著甄老夫人期盼的眼神,點了點頭︰“是,我們成親了。”

    甄平心口一陣,眼圈都紅了。

    甄老夫人頓時笑得像個孩子。

    甄老夫人其實並非對兒媳月繡不滿,月繡這些年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任勞任怨,人是木訥了些,可良心是沒得挑的。

    只不過甄老夫人認識姚氏在先,她沒想過兒子與姚氏的婚事會遭逢巨變,她早在心里拿姚氏當了兒媳。

    加上有一年甄老夫人從梯子上摔了下來,摔成重傷,恰逢甄平下場鄉試,為了不讓甄平分心,姚氏每天都偷偷從姚氏出來照顧甄老夫人。

    二人不是母女,卻勝似母女。

    後面姚家過來退了親,甄老夫人比兒子更難過。

    這件事成了她未了的夙願,平日里忍著不提,換上痴呆癥後就忍不住了,成天念叨著瑤兒呢,你咋還沒把瑤兒娶回家?

    “那你不能叫老夫人了,該改口叫娘了!”甄老夫人老小孩似的地說,一臉認真。

    姚氏哽咽點頭︰“是,娘。”

    甄平背過身子,拿袖子抹了抹淚。

    “哎!”甄老夫人笑得很開心。

    姚氏把她枯瘦的老手放進被子︰“當心著涼了。”

    “我不冷。”甄老夫人笑著說,想到了什麼,她艱難地抬起右手,去翻左側的枕頭。

    “您要那什麼?我幫您。”姚氏站起身說。

    “匣子,那兒……壓著一個匣子。”甄老夫人費力地說。

    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幾乎榨干了她所有力氣。

    姚氏傾過身子,從枕頭的左端下拿出一個扁扁的小匣子。

    這匣子有些年頭了,雕刻的是十多年前的圖案,上頭的漆也掉了,可見甄老夫人平日里沒少把它拿出來看。

    甄老夫人接過匣子。

    她的雙手很是顫抖,饒是如此,她也仍堅持自己打開了它。

    里頭是一對金鐲子。

    成色是極好的。

    款式很老舊了。

    甄老夫人顫顫巍巍地拿起鐲子,拉過姚氏的手,太顫抖的緣故半晌也沒帶上去。

    姚氏看見她額頭的汗珠都冒了出來。

    “娘,我來吧。”她說。

    “好了。”甄老夫人終于把鐲子給姚氏戴上去了,“說了成親的時候給你的,家里條件不好,委屈你了。”

    甄平鄉試落榜,自此一蹶不振,多年沒考上,後面他想通了,放棄科舉這條路了。

    這副頭面是甄老夫人十幾年前就備下的,她把自己的嫁妝頭面全拿去鋪子融了,打了一對金鐲子,上頭還刻著姚氏的閨名——瑤。

    這副鐲子在甄老夫人的枕邊躺了十幾年了,沒事甄老夫人就拿出來摸一摸。

    甄平一直知道他娘有個很寶貝的匣子,卻不知里頭裝的竟然是給姚氏的新婚禮物。

    當然月繡過門時,甄老夫人也沒虧待她,她借錢給月繡買了一副金頭面。

    只是意義到底不一樣。

    姚氏從進屋就一直忍著,然而這會子她忍不住了,她抱住甄老夫人的手,眼淚嘩啦啦地落了下來!

    甄老夫人嚇壞了︰“瑤兒怎麼哭了?是不是不喜歡鐲子?娘、娘再給你買新的!”

    姚氏含淚搖頭︰“不是……我很喜歡……真的很喜歡……謝謝娘……我是太高興了……”

    甄老夫人擺擺手︰“唉,一副鐲子有什麼可高興的?回頭平兒考上舉人老爺,讓你做舉人娘子,給你好多好多首飾!”

    姚氏又陪甄老夫人說了會兒話。

    甄老夫人困了,拉著姚氏的手睡了過去。

    姚氏守在房中,直到甄老夫人打起了呼嚕,她才輕輕地把手拿出來,給甄老夫人掖好被角。

    整個過程,屋子里的甄平都屬于被親娘忽略的狀態。

    “出去說話吧。”姚氏擦了擦眼淚,對甄平說。

    甄平打了簾子讓姚氏先出去,隨後自己也跟了出去。

    二人來到堂屋。

    堂屋里放著熱茶,卻沒有人。

    想來是月繡燒的茶,放下就走了。

    甄平深吸一口氣,對姚氏道︰“坐吧。”

    姚氏搖頭︰“我得走了,這個還給你。”

    她說著,將手上的鐲子摘下來。

    甄平趕忙捉住她的手,他本意是阻止她,可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不妥後,他又唰的松了手︰“抱歉……我……”

    “沒事。”姚氏微微搖頭。

    他的為人她很清楚,不是舉止輕浮之輩。

    甄平道︰“鐲子是送給你的,你收下吧,收了我娘才會安心。不然你還給我,我放家里讓她發現,她又該受刺激了。”

    姚氏想了想,沒再堅持。

    “我送你。”甄平看出了她的離開之意。

    “不用。”姚氏說。

    甄平笑了笑︰“不是,那個門栓壞了,月繡都打不開,你的力氣可能也打不開。”

    姚氏沒再拒絕。

    二人一道踏上走廊,往前院而去。

    宅子很安靜。

    甄平突然開口︰“我其實,沒料到我娘心里一直渴望我科舉,她當年與我說,不想念就別勉強,咱也不是非得念書才能過日子。我以為她是真心的……”

    今兒听了親娘的話,才知她心底的夙願除了沒娶到姚氏做兒媳,還有沒看見自己兒子金榜題名。

    他很愧疚。

    姚氏問道︰“沒念書後你去做了什麼?”

    甄平笑了笑︰“什麼都做過,去私塾當過蒙學的夫子,去客棧當過賬房先生,也去碼頭給人扛過貨……如今做點茶葉的小營生。”

    他說著,撓了撓頭,“其實日子沒你看到的那麼難,這兩年生意不錯,我在東街盤了一座宅子,下個月就搬過去了。”

    “真好。”姚氏說。

    之後,又是一陣沉默。

    姚氏張了張嘴︰“我大哥當年……”

    甄平擺擺手,笑著打斷她的話︰“都過去了。”

    姚氏愧疚道︰“對不起。”

    甄氏只有甄平一個兒子,可想而知當甄平被姚家退了親,又被姚遠帶人打斷雙腿時,她老人家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心痛。

    可她患上痴呆癥後,把這些都忘了。

    她原諒了。

    姚氏的喉頭又是一陣脹痛。

    “到了。”甄平說,他看了姚氏一眼,眼眶也是紅的,他忙垂下頭,“我來開門。”

    不該說的話,二人一句也沒說。

    這或許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見面。

    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再沒重來一次的可能了。

    然而就在甄平即將打開門閂的一霎,門口傳來了馬車的聲音。

    “這里?”

    “對!就是這里!我親口听見那個男人說的!”

    是顧侯爺與顧承林!

    姚氏面色一變!

    甄平雖不認識二人的聲音,可也莫名覺得對方來者不善,他抽門閂的動作頓住了,回頭看向姚氏。

    姚氏真沒料到自己與甄平在酒樓的談話會被顧承林給听去。

    而且顧承林還帶著顧侯爺來捉自己的“奸”了!

    姚氏突然意識到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

    她低聲問甄平︰“你今天為什麼會去那家酒樓?”

    甄平若有所思道︰“一個客人約我去那兒談生意,不過很奇怪,我去了那里卻一直沒有等到他。”

    姚氏道︰“是最近才認識的客人嗎?”

    甄平道︰“沒錯,怎麼了?難道那個客人有問題嗎?”

    事情發展到這里,姚氏若還猜不出是凌姨娘的手筆那就說不過去了。

    “現在沒時間和你解釋,有後門嗎?”她問。

    不能讓顧侯爺看見她在這里,顧侯爺會殺了甄平的!

    甄平為難道︰“有,但是都堆著柴火,要把柴火挪開了才能開門……”

    “喂!開門!里頭的,快開門!”顧承林開始猛拍門板,“黃忠,把門踹開!”

    姚氏面色一變,正要找間屋子藏起來,門被 啷一聲踹開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