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80章 公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80章 公爹



    蕭六郎沒這麼容易上小家伙的當。

    主要是小淨空每個月的租金都交由顧嬌保管,他自己雖然可以隨時使用,但每一筆明細都是顧嬌過了目的。

    如果哪個月不交租,顧嬌立馬就能察覺出二人的貓膩。

    那麼喜歡壓榨壞姐夫的小淨空,居然給壞姐夫免租,這得是給他兜下了多大的禍事?

    顧嬌才不傻,她一點兒也不好糊弄。

    蕭六郎果斷拒絕了小淨空的賄賂。

    小淨空不知壞姐夫心比海深,還真當他剛正不阿,心里又是苦惱又是汗顏。

    他忐忑不安地等待嬌嬌來國子監接他放學,他想見嬌嬌,又怕面對嬌嬌,從沒有哪一次如此矛盾。

    顧嬌攤上大事兒了,她從天而降,踩空跌進馬車,還把人給壓了。

    她懵了好一會兒終于回過神來,她趕忙從對方背上起來,認真地看向對方︰“大叔,你沒事吧?”

    宣平侯能沒事嗎?

    他都快被噎死了。

    他堂堂昭國武侯,一生征戰無數,殺敵多如牛馬,立下過赫赫功勛,不求生得偉大死得光榮,但也至少別是這麼窩囊的死法兒。

    想到日後史書會怎麼記載他的去世經歷——一品武侯蕭戟,噎死,享年,多少多少歲。

    操!

    宣平侯在心里把拆馬車的常罵了一百遍,隨後就感覺一只輕盈的小手從後背神來,自他的雙臂下穿過,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雙臂夾緊他的腹部,往上一陣按壓。

    他只覺胸腔內一股氣息噴涌,卡在嗓子眼兒的冬棗被他吐了出來。

    與此同時,常也終于蹲在地上,翻遍華蓋車頂後找到了他的暗器彈彈珠!

    常收好彈彈珠,抓著華蓋車頂轉過身來,就要給馬車安上去,結果就瞧見宣平侯鐵青著臉看著自己。

    宣平侯身邊還有個小姑娘。

    常︰嗯……剛剛發生了什麼?

    宣平侯的嘴角抽得都快中風了。

    常眨了眨眼,意識到可能自己又惹侯爺生氣了,他道︰“我找彈彈珠。”

    宣平侯︰老子在你心里還不如一顆珠子!

    常緩緩地、小心翼翼地把華蓋車頂放回馬車上,還不忘貼心提醒︰“當心頭頂。”

    宣平侯︰呵,這會子會關心人了,方才是死了嗎?!

    另一邊,四名大內高手追過來了。

    宣平侯是受妹妹蕭皇後囑托,去國子監接自己的小外甥秦楚煜,听說秦楚煜在國子監出了點事,蕭皇後自己不便出宮,太子妃又被禁足,于是拜托到了親哥哥的頭上。

    宣平侯沒擺排場,就坐了一輛毫不起眼的馬車,車夫是常。

    因此四人誰也沒認出這是宣平侯的馬車。

    他們一路追過來,那丫頭突然不見了,十有**是躲在馬車里了。

    四人也沒問車里有沒有別人,直接上手去抓人。

    常的眼底殺氣一閃,凌空而起,將四人全都踹飛了出去!

    顧嬌隔著簾子唔了一聲,身手這麼好!

    等等,這家伙看著有點眼熟。

    顧嬌確實與常見過,是在她被埋在樂館廢墟下的那一次,當時就是常帶著宣平侯府的親衛將大石板移開的。

    只可惜,顧嬌只匆匆掃了一眼,沒看見正臉。

    四名大內高手被打趴下沒一會兒,四皇子策馬趕了過來。

    別人不認識宣平侯府的馬車,他卻不可能認不出來,尤其馬車前還站著宣平侯的第一高手常。

    常此人並不常出現在明處,他本是一名暗衛,最近才不怎麼遮掩身份了。

    四皇子立刻猜出車內坐著誰,他翻身下馬,來到馬車前拱了拱手,笑著道︰“舅舅。”

    宣平侯是皇後的哥哥,皇後又是所有皇子的母後,如此推斷,四皇子叫一聲舅舅倒也沒錯。

    至于宣平侯要不要認他這個外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馬車內沒有回應。

    四皇子是君,宣平侯是臣,就是四皇子的親舅舅見了他都得行一行君臣之禮。

    可宣平侯囂張起來不是一天兩天了,別說區區一個四皇子,便是太子在他面前也得恭恭敬敬地稱舅舅。

    四皇子的臉有些火辣辣的,卻不敢真拿皇子身份去壓宣平侯,他看了看地上東倒西歪的四名高手,又看看一臉不屑的常,咬了咬牙,拱手說︰“方才我的人不長眼,沖撞了舅舅,還望舅舅恕罪。”

    馬車內傳來一聲似是而非的嘆息,緊接著窗簾被掀開了。

    宣平侯冰冷而又倨傲的目光落在四皇子的臉上︰“看好自己的狗,不然本侯會殺掉。”

    說罷,也不等四皇子應不應下,冷冷地放下了簾子!

    四皇子捏緊了手指,躬身拱了拱手,道︰“是,外甥記下了。”

    “那還不快走?”常催促。

    四皇子蹙了蹙眉,帶著四名身受重傷的大內高手離開了。

    他人都走遠了,卻又回過頭來,怨憤地望了眼一動不動的馬車。

    宣平侯,你最好一輩子坐在高處,不要摔下來!

    四皇子離開後,宣平侯好整以暇地看了眼身旁的小姑娘。

    長得……挺出其不意的。

    他先看到的是右臉,美若天仙,然後她的左臉轉了過來,他差點羽化登仙!

    宣平侯︰“常在車頂上走?”

    顧嬌︰“偶爾。”

    冤有頭債有主,今兒這事頭號罪人是常,宣平侯不會拿她撒氣,況且他也猜出她為何會飛檐走壁。

    “醫女?”宣平侯問。

    “大夫。”顧嬌糾正他。

    宣平侯嗤笑一聲︰“那就是醫女。”

    “不是。”顧嬌認真道,“醫女只給女人治病,可我剛剛治了你。”

    所以,你是不是女人?

    宣平侯︰“……”

    宣平侯牙疼!

    長得不怎樣,口齒卻一等一的伶俐。

    宣平侯拿出錢袋,在里頭扒拉了半晌,扒拉出一個最小的銀裸子,還不大滿意,一臉的肉痛︰“給,診金!”

    這下輪到顧嬌牙疼了。

    來京城這麼久,真是頭一回見皇親國戚給診金給得這麼小氣,顧嬌突然覺得四皇子那聲舅舅怕不是假的。

    宣平侯呵呵道︰“怎麼?嫌少?你不是大夫麼?又不是土匪,就剛剛那麼一下你還想收多少銀子?”

    顧懟懟成功被人懟了一回,無言以對。

    她默默地收好銀子。

    小模樣有些幽怨。

    顧嬌下了馬車。

    宣平侯忽然挑開簾子︰“是不是嫌少啊?”

    顧嬌點頭點頭。

    宣平侯得意挑眉︰“那也不多給!”

    顧嬌︰“……”

    小丫頭踩了他一腳,臉還疼著呢,腰也差點被她壓斷了。

    宣平侯並不會因為這件事便把顧嬌當作自己的救命恩人,她既是大夫,那麼救死扶傷便是她的本分。

    她方才只是盡了一個大夫的本分,而他也付了一個患者該付的診金。

    銀貨兩訖,各不相欠。

    宣平侯漫不經心地說道︰“好了,去國子監吧,我那小外甥不是出事了嗎?別真讓他哭死了。”

    國子監。

    劉管事早早地在外頭候著了,與他一塊兒候著的還有蕭皇後身邊的甦公公。

    甦公公執著拂塵,一臉焦急︰“劉管事,侯爺他怎麼還沒來呀?”

    劉管事訕訕道︰“應當是被什麼事耽擱了。”

    甦公公去宣平侯府找人時,宣平侯不在府上,劉管事讓一名親衛去通知侯爺,自己則與甦公公先趕來了國子監這邊。

    “哎呀。”甦公公等得有些著急了,“這事兒吧,說小不小,說大它也不大,主要是娘娘擔心七殿下的安危。七殿下出生到現在,一直沒離開過娘娘,突然就被送到這種地方,還不讓七殿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劉管事怕是不知道,七殿下入學第一天便讓人給欺負了。”

    其實是兩個孩子不小心撞到了,可人總是會偏袒自己家的孩子,不自覺便將事實歪曲了。

    “還有這事?”劉管事詫異。

    甦公公嘆道︰“可不是嗎?娘娘說陛下心硬,讓七殿下以皇子身份去上學怎麼了,陛下卻說,都知道他是皇子了,那他去國子監的意義何在呀?皇宮的上書房又不是沒有教書先生!”

    劉管事是人精,大概听出了甦公公是對宣平侯姍姍來遲心懷不滿,可又沒膽子抱怨,只得從別的方面碎碎念。

    他附和了兩句。

    宣平侯還沒來,甦公公焦灼道︰“唉,七殿下的學上得一點兒也不順,入學被人撞,沒幾天又染了痘疹,一直休假到現在。可沒想到,才開心第一天,又出事兒了!”

    痘疹那個,不是七殿下最先染上的嗎?然後才傳染給了班里的孩子。

    這事兒劉管事是知道的。

    皇子生病是大事,宣平侯還入宮探望了七殿下。

    甦公公道︰“我、我還是先去瞅瞅,勞煩劉管事替我在這兒恭候侯爺。”

    劉管事忙拱了拱手,客氣道︰“甦公公哪里的話?您有什麼只管吩咐便是,您先去吧,侯爺來了我會轉告他您方才一直在這里恭候他大駕。”

    甦公公進了國子監。

    七殿下已被兩個小宮女伺候著換了衣裳,在蒙學的一間課室里待著,隔壁就是蕭六郎與小淨空。

    小宮女努力安撫著秦楚煜的情緒,奈何秦楚煜怎麼都不听,哭聲比雷聲還大。

    孫夫子新官上任便遭遇了如此棘手的事故,心慌極了,撐不住場面,于是讓人去通知了鄭司業。

    鄭司業原本躺在屋里生悶氣,听說這事兒後卻驀地從床鋪上坐了起來。

    “老爺,您怎麼了?”管家問。

    鄭司業忽然笑道︰“七殿下又出事了。”

    管家不解道︰“那……您高興什麼?”

    鄭司業有些驚喜地笑了︰“七殿下是皇嫡子,是宣平侯的外甥,你說,我若是這時候賣宣平侯與皇後一個人情會怎樣?”

    管家猶豫︰“莊太傅只怕會不高興吧?”

    鄭司業譏諷道︰“他高興不高興關我何事?連一個祭酒之位都不能幫本官爭取到,我看堂堂太傅也不過如此!倒不如我借此機會投靠宣平侯一脈,指不定就能絕處逢生了呢?”

    管家︰“這……”

    鄭司業冷笑道︰“還有,鬧事的又是蕭六郎家的孩子,莊太傅與安郡王不是要保他嗎?我偏要廢了他!一能向宣平侯投誠,二也能泄了我心頭之恨!”

    他的眼中釘是蕭六郎,七殿下的眼中釘是蕭六郎家的孩子,他們連眼中釘都如此一致,真是上天的安排呀!

    “莊太傅,你給不了我的,我只好問宣平侯要了!”

    鄭司業說做就做,馬不停蹄地去了國子監。

    他雖沒被冊封為祭酒,可陛下也還沒來得及冊封別人為祭酒,那麼他便依舊是國子監最高官員。

    何況這次師出有名,他倒要看看蕭六郎還搬不搬得出國子監的哪條規矩!

    鄭司業興奮得簡直要瘋掉了,連站在門口的劉管事都沒有瞧見,當然,就算瞧見了也不認識。

    他一頭沖進蒙學︰“蕭六郎和那孩子呢?!”

    孫夫子剛從蕭六郎與小淨空那邊過來,看見他,拱了拱手,道︰“在東頭的課室里。”

    鄭司業一听這話不樂意了︰“還在課室里?這種人難道不該關禁室嗎?孫夫子,不是我說你,你也太沒擔當了!當初把你調來蒙學是看你比蔣夫子能干!你卻連這點小事都不能辦妥嗎?”

    孫夫子本性也並不壞,只不過比起蔣夫子,他更懂得明哲保身。

    一邊是皇後的嫡子,一邊是小縣城來的兩個窮孤兒,任誰都能猜到結果是什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