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79章 淨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79章 淨空



    天氣晴好。

    京城各大書院都開了學,清和書院也不例外。

    一大早,顧琰與顧小順便抱著書袋來書院報道了。

    第一天功課不多,主要是收心。

    在抱著書袋走進院門的一霎,二人踫到了闊別多日的侯府兄弟顧承風與顧承林。

    顧承林養了整整兩個月的傷,總算是能正常行走了,只是他心里留下了濃濃的心理陰影,總感覺自己走幾步就要受傷。

    四人在門口踫到,這場面著實有些尷尬。

    顧承林看顧琰的目光依舊充滿怨毒,奈何怨毒下是更多的忌憚。

    他只要看到顧琰,便會想起顧嬌把自己關在小黑屋蹂躪的畫面,他不敢再輕易對顧琰動手了。

    他只盼著顧琰自己出點什麼意外,好一消他心頭之恨!

    顧小順果斷擋在顧琰面前,將二人的目光擋了回去。

    開什麼玩笑,從木訥小木工到十里八鄉第一惡霸,不過是差了一根雞毛而已!

    他,顧小順,不是好惹噠!

    “走了。”顧承風無意在書院與二人斗毆。

    顧長卿早下了死命令,再在外惹是生非,就罰他倆住一年的祠堂!

    住不住祠堂的不打緊,主要是眼下背著債,每晚都必須溜出去做任務還債,被大哥的暗衛盯著會不大方便出去。

    顧承林被二哥拉走了。

    顧琰︰“哼!”

    四人分別進了各自的課室。

    另一邊,蕭六郎與小淨空也來國子監上課了。

    蕭六郎先將小淨空送到蒙學的門口,對他道︰“中午我來接你吃飯。”

    “知道啦!”小淨空漫不經心地說,“我已經四歲啦,不是小孩子啦!”

    蕭六郎對他的年齡表示懷疑,總感覺方丈把他的月份估算大了也不是沒可能,畢竟他這麼小,一點也不像四歲的團子。

    “好了,進去吧。”蕭六郎對他說。

    小淨空抱著書袋,生無可戀地進了蒙學。

    為什麼要上學呢?

    明明他只想待在嬌嬌身邊,變成嬌嬌的小尾巴。

    蒙學班的變化其實很大,因為小孩子長得快,一個年過去,大家不是高了就是胖了,只有小淨空還是小小一團,坐在凳子上都幾乎能被書桌擋住腦袋的那種。

    有小同窗開始笑他。

    “淨空,你怎麼還是這麼小?你長不大嗎?”

    “對呀對呀!你是不是不吃飯呀?”

    “你不會還是個寶寶吧?”

    小淨空的書袋里放著一瓶顧嬌給他裝的瓶瓶奶,說是多喝奶奶,就能長高高。

    可是他現在拒絕在這群小同窗們面前喝奶!

    他不要被他們笑話。

    這些人里,笑得最囂張的是秦楚煜。

    秦楚煜患上痘疹後一直請假,索性過了個年才來。

    他虛歲八歲了,不僅人胖了一圈,個子也高了一點。

    他伸手去摸小淨空的秀才小帽帽︰“小奶包,想不想吃糖啊?叫聲哥哥就給你!”

    小淨空無語地睨了他一眼︰“幼稚!”

    秦楚煜︰“……”

    不多時,夫子過來了。

    不是蔣夫子,是一位姓孫的夫子。

    蔣夫子調去廣業堂了,從今天起,由孫夫子代神童班的課。

    孫夫子介紹完自己後,開始檢查神童班的假期作業。

    方才還在嘲笑小淨空的小同窗們突然就笑不出來了,過年都玩瘋了,哪兒還記得做作業啊?

    像蕭六郎這種會每日檢查孩子功課的家長實則並不多,一般都是任由他們野蠻生長。

    結果可想而知。

    全班一片哀嚎。

    而在這片哀嚎中,只有淨空小團子默默地打開書袋,拿出了自己的寒假作業。

    今日的國子監氣氛有些不同尋常,蒙學的孩子們小,尚且察覺不到這種變化,可蕭六郎一進率性堂便感覺氣氛詭異里又透著嚴肅,嚴肅中又夾雜著幾分八卦氣息。

    “哎,你們听說了沒?鄭司業病倒了!”

    “他怎麼會突然病倒?”

    “還不是因為那事兒?”

    “什麼事兒?”

    “傳得這麼厲害,你們真沒听說啊?”

    “沒有啊。”

    “行了,別賣關子了,你說吧!”

    同窗果真從來都不讓蕭六郎失望,嘰嘰喳喳間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明了了。

    原來,皇宮里早就傳出消息陛下會冊封大皇子為寧王,冊封鄭司業為國子監祭酒。

    鄭司業連祭酒服都讓人定制好了,酒席也定了,甚至請帖也全部準備妥當,就等下朝後分發出去。

    可誰曾想半路來了個程咬金,前任祭酒給陛下寫了一封信,說他回京了。

    陛下一听坐不住了,老祭酒回來了,那還要新祭酒干嘛?陛下當場撂了擔子,鄭司業給氣得臉都綠了。

    上朝前,鄭司業的腰桿兒挺得有多直,下朝後,鄭司業的腦袋就垂得有多低。

    他面子里子全沒了,成了整個朝廷的笑柄。

    如此重大的消息不過半個時辰便傳入了國子監。

    “鄭司業今天不來了,他還說來給咱們上課的。”一個同窗說。

    “他不是來上課,是來听我們叫他祭酒的吧?”另一個同窗說。

    出了蕭六郎的考卷以及貪污賬本的事情後,鄭司業努力洗白了許久,可仍有不少監生對他心存芥蒂,六堂中以率性堂的監生最不容易忽悠,對鄭司業的支持率也最低。

    蕭六郎進入課室後,眾人紛紛不說話了。

    蕭六郎在率性堂一直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他總是冷著一張臉,生人勿進,明明是個小縣城來的窮酸書生,卻次次考試都拿第一。

    他還患有腿疾。

    這若是在前朝,他根本沒辦法參加科考。

    鄭司業曾經針對過他。

    本以為他會被逼著退學,誰料他沒走,反倒是鄭司業仕途不順了。

    不知道該說鄭司業倒霉還是該說這小子命硬。

    鄭司業的事並未被監生們討論太久,畢竟對他們而言,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學業以及下個月的春闈。

    眾人很快進入了學習狀態。

    國子監六堂中,以一年級的廣業堂、崇志堂與正義堂讀書聲最大,二年級的修道堂與誠心堂次之,而到了三年級的率性堂,基本上沒什麼人念出聲來了。

    率性堂很安靜,當然備考的氣氛也最壓抑。

    參加本屆春闈的可不僅僅是本屆舉人,上一屆、上上屆落了榜的舊舉人也將繼續返回春闈的考場。

    所以競爭是巨大的。

    一上午課業結束,監生們一個個灰頭土臉地去了食堂。

    蕭六郎去蒙學接小淨空回家吃飯,他在蒙學外等了許久才等到小淨空。

    “今天夫子留堂了嗎?”他問。

    “沒有,我就是有點事。”小淨空揚起小下巴說。

    你還有點事?真把自己當個大人了。

    蕭六郎好氣又好笑,與他一道回了碧水胡同。

    他們家離國子監是真近,蕭六郎嚴重懷疑小家伙的師父是為了方便他去國子監上學才買下了這座宅子。

    午飯是老祭酒做的,色香味俱全。

    顧琰與顧小順沒啥忌口的,他倆在書院的食堂吃。

    吃過飯,老太太回屋困覺,小淨空自己去刷自己的小碗碗。

    飯桌上只剩下師徒二人。

    “為什麼那麼做?”蕭六郎看著老祭酒問。

    老祭酒又不傻,焉能不明白自家徒弟問的是什麼,他不希望蕭六郎有任何心理負擔,就道︰“掙錢,養家糊口。”

    蕭六郎︰“……”

    有些默契在彼此心底,不必言明。

    他的前方一片黑暗,他看不見出路,顧嬌、老祭酒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照亮他的出路。

    小淨空每天吃過午飯都要睡個午覺,今天卻沒有。

    蕭六郎從屋子里出來,看見他在後院鬼鬼祟祟的。

    “你在做什麼?”蕭六郎問。

    “沒什麼!”小淨空若無其事地說。

    他既不睡午覺,也不化身小喇叭精叭叭叭,行為十分可疑。

    俗話說得好,小孩靜悄悄,一定在作妖。

    果不其然,蕭六郎下午才上了一節課,就被小淨空的夫子請家長了。

    事件起因是小淨空上午來學校,因為個子小遭到了小同窗們的群嘲,其中以秦楚煜最為惡劣。

    小淨空不服氣,與是下課後把秦楚煜叫到一邊,表示要和他比大小。

    秦楚煜差點沒笑死︰“哈哈,你有什麼比我大?”

    小淨空想了想︰“你有鳥麼?”

    秦楚煜當場一噎。

    他紅了紅臉,惱羞成怒︰“你怎麼說話的?我當然有了!你沒有嗎?”

    “我有啊!”小淨空睜大眸子說,“那就比鳥!看誰的鳥的大!吃過飯我來找你!咱們去一個沒人的地方!”

    秦楚煜狐疑地看著小淨空。

    小淨空吃過飯回國子監,果真來找秦楚煜了。

    秦楚煜尷尬︰“你你你、你真的要比那個嗎?”

    他是皇子啊,他是有規矩有禮數的,這也太那什麼了。

    何況一個三四歲的小團子,怎麼可能比他大?

    秦楚煜一邊走著,一邊狐疑地想,該不會真的比我大吧?

    “好了,就在這里!”小淨空在一棵大樹下停了下來。

    這是蒙學的小草場,一般不會有人過來。

    小淨空繞到大樹後方,對秦楚煜道︰“快過來吧!你的帶上了嗎?”

    秦楚煜︰這又是什麼話?還用帶嗎?

    秦楚煜黑著小臉也繞到了大樹後方。

    他想了想,仍覺著有些不妥︰“真、真要比嗎?”

    小淨空看向他︰“你怕了嗎?”

    秦楚煜最受不得激將法,跺腳道︰“開什麼玩笑?爺怎麼可能會怕?比就比!來吧!我數一二三,一起遛!”

    小淨空大方道︰“行,你數。”

    秦楚煜咬咬牙︰“一、二、三!”

    解褲腰帶!

    小淨空卻從鼓囊囊的書袋里抱出家里最大的鳥——小雛鷹。

    小淨空︰“……”

    小雛鷹︰“……”

    秦楚煜︰“……”

    听到這里,蕭六郎冷汗都冒出來了︰“然、然後呢?”

    孫夫子新官上任踫到這種事,比蕭六郎還頭疼,他後怕不已道︰“然後那鷹就朝楚煜撲了過去——”

    蕭六郎虎軀一震︰“撲過去——該不會——”

    孫夫子慌忙擺手︰“沒有沒有沒有!摁住了!淨空摁住它了!”

    不過秦楚煜卻真以為自己要完,嚇得一屁股跌在地上,當場尿了褲子。

    堂堂一國嫡皇子,居然在國子監尿了褲子,真是丟死個人了。

    可這件事到底是小淨空不對,帶那麼可怕的猛禽來國子監,很容易出意外的。

    蕭六郎扶額︰以為你長一歲就不闖禍了,是我天真了!

    秦楚煜的家長還沒來。

    蕭六郎與小淨空在一間單獨的課室里等著。

    小淨空耷拉著小腦袋,整個人都蔫噠噠的︰“不要告訴嬌嬌。”看了眼懷中的小雛鷹,“也不要送走小九。”

    蕭六郎嚴肅地看著他︰“你想得倒是美!”

    小淨空想了想,歪頭看他︰“給你免一個月的租?”

    蕭六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