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78章 坑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78章 坑爹



    柳一笙?

    這名字有些耳熟。

    可顧嬌一時半會兒記不起來在哪里听過。

    顧嬌讓人重新給他抓了藥,沒收他的錢。

    柳一笙抱著藥,踉踉蹌蹌地走了。

    剛走沒兩步,他突然回過頭來︰“你或許真不該給我治病的。”

    被人騙了那麼多次,每一次他都懷揣希望,到最後都是失望。

    可這一次,他知道她給的藥是真的。

    無數次他都希望那些人給他的藥是真的,唯獨這一回,他希望能是假的。

    柳一笙走掉了。

    顧嬌回到醫館,醫館里除了宋大夫與王掌櫃一頭霧水,其余幾個京城本地的伙計全都低下頭不敢吭聲。

    “小顧!我回來啦!”

    二東家眉飛色舞地進了醫館,“有銀子果然不一樣啊,說話都硬氣了!咦?你們怎麼回事?一個個臉色這麼白,出什麼事了嗎?”

    王掌櫃不解地說道︰“方才來了一個叫柳一笙的病人,被人找麻煩,還不許顧姑娘給他治病。”

    二東家神色一變︰“那、那小顧給他治了嗎?”

    王掌櫃道︰“治啦,還把那群混蛋都收拾了呢。”

    二東家掐住人中,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二東家醒來時已經躺在自己二樓的廂房了,他趕忙下樓去找顧嬌。

    藥童去吃飯了,顧嬌在給一位病人抓藥。

    二東家抓住她的手腕︰“小宋你過來一下,給這位病人抓藥。”

    “好 !”宋大夫放下後院晾曬到一半的藥材,回大堂給別人抓藥。

    二東家將顧嬌拉去後院。

    他是拿顧嬌當了親妹子,沒任何歪念。

    他對顧嬌道︰“你和我說說你今天見到的柳一笙長啥樣?”

    “好看。”顧嬌說。

    二東家是知道自家小顧的品味的,看多了蕭六郎那種人間絕色,又有顧琰那個美少年在側,還能被她夸一句好看,看來真是傳聞中的那個柳一笙了。

    二東家感覺人生都絕望了︰“完了完了,徹底完了……”

    顧嬌問道︰“這個柳一笙什麼來頭?為什麼不能給他治病?”

    “他是廢太子家的人!”二東家苦著臉與顧嬌科普了一下京城的時局,“當今聖上本不是儲君,柳貴妃的兒子才是,後面莊太後斗垮了柳家,廢掉了太子,才將靜妃的養子扶上帝位。”

    顧嬌認真地听著。

    二東家接著道︰“柳家不服氣,竟然謀害當今聖上,不僅對聖上與太後娘娘行厭勝之術,更是偷偷讓人給廢太子做了龍袍。東窗事發後,柳家被處斬的處斬,流放的流放,太子與太子妃被圈禁,沒幾年二人就相繼去世了。

    這件事證據確鑿,朝堂之上沒人敢替柳家說話。這個柳一笙就是柳家唯一的嫡子。現在你明白,為什麼京城的大夫都不敢給他治病了吧?”

    顧嬌唔了一聲,難怪他之前拿到的方子都是假的。

    二東家斜睨了自家小顧一眼︰“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比如懺悔一下,自己為毛要救這個人人避之不及的大災星?

    顧嬌想了想,認真地說道︰“哦,明天的飯菜少放點鹽,太咸了。”

    二東家︰“……”

    顧嬌將藥材整理完後,回自己的小院喝了口水。

    端起茶碗的一霎,她的腦海里靈光一閃。

    “我想起在哪里听過這個名字了。”

    在夢里。

    那個怯怯弱弱的她回了侯府的淒慘夢境。

    她在莊子里一住十年,無人問津,臨死前的那一年,他們遭遇了一場大暴雪,有一隊人馬路過,在他們莊子暫避了一會兒。

    當時,有個三十出頭的錦衣男子找她要了一碗熱茶。

    那男子一身氣度,貴氣逼人,舉手投足間皆是上位者的凌厲。

    他道謝的口氣很真誠︰“在下柳一笙,多謝姑娘的茶。”

    她收回茶碗時不小心踫到了他的指尖。

    冷如白骨。

    一個時辰後,暴風雪停了,他也隨侍衛們離開了。

    臨上馬車前,她依稀听見有人喚了他一聲……柳相。

    ……

    俗話說得好,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妙手堂醫治柳一笙的事迅速傳了出去,下午便有不少人來妙手堂等著看熱鬧。

    別說,還真沒讓這群人失望。

    酉時,那個被顧嬌打得滿地找牙的大漢回來了,他身邊跟著一隊侍衛。

    不像是官差,更像是某些大戶人家的護院。

    大漢搖手一指,對顧嬌怒目而視︰“佟大人!就是她!她把我們幾個全都給揍了!”

    被喚作佟大人的領頭侍衛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不免納悶︰“哪個呀?”

    “她!那個女的!”大漢說。

    佟侍衛眉頭一皺,看了看顧嬌,又看看大漢︰“你是在和我說,你們幾個就是讓一個小丫頭給揍成狗了?”

    什、什麼狗啊?

    大漢拒絕承認!

    可想起方才他們滿地找牙的樣子,確實比喪家之犬還要狼狽。

    佟侍衛問道︰“她身後是不是還有什麼別的高手?”

    她自己打的?

    他不信。

    大漢急得直上火︰“大人!真是她!”

    佟侍衛走過去,走進醫館,百姓們瞬間圍了過來,將醫館大門堵了個水泄不通。

    “听說,你傷了人。”佟侍衛看向在櫃台後看賬本的顧嬌說。

    顧嬌翻了一頁賬冊,壓根兒沒理人。

    二東家見狀不妙,忙笑盈盈地走上前︰“這位大人,都是誤會,一場誤會!”

    “什麼誤會?她把老子和老子的兄弟揍成這樣了,你眼瞎嗎?”大漢眼瞎有人撐腰,底氣也就足了。

    二東家趕忙賠笑︰“諸位的醫藥費由我們負……”

    啪!

    顧嬌將賬本拍在了桌上。

    二東家心里慌得一批,完了完了,小顧又要發飆了!

    小顧你冷靜啊,這不是縣城,不是溫泉山莊,是京城啊!

    這伙人一看就來頭不小,咱得罪不起啊!

    顧嬌站起身,不耐地扒拉了一下小耳朵︰“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

    問完又道,“一起吧,煩。”

    二東家︰不——小顧——不要——你這樣是不對的——

    佟侍衛被顧嬌的話震驚了半晌,才回過味兒來她指的是什麼。

    一個小丫頭,這麼囂張的麼?

    佟侍衛冷冷地說道︰“我是男人,我不欺負女人,把你們真正管事的叫出——”

    話音未落,顧嬌已經閃出櫃台,揪住他領子,將他一路懟到醫館外。

    佟侍衛可不是尋常人家的護衛,他不便暴露自己的身份,穿上了尋常百姓的衣裳,可他的身份在京城也幾乎是能夠橫著走的。

    他的武功也自不必說。

    還從沒被人如此對待過。

    等他反應時整個人已經重重地撞上了門口的石獅子。

    他惱羞成怒,拔劍而起,可劍尚未出鞘,便被顧嬌一腳跺回了劍鞘!

    一根棍子嘩啦啦地滾到了顧嬌腳步。

    顧嬌足尖一點,踩上棍子的一頭,棍子立馬立了起來,顧嬌反手一抓,現場來了一出打狗棍法。

    大漢趕忙從屋子里沖了出來。

    他看到佟侍衛被那丫鬟壓制得毫無還手之力,大喝一聲道︰“住手!佟大人是皇子府的人!你敢動他,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說曹操曹操到。

    一名身著錦衣華服的男子策馬而來,在他身後跟著幾名武功高強的大內高手。

    他恣意瀟灑,清雋風流,真真是極盡了皇室的好姿色。

    他也有著一雙邪魅的眼楮。

    不由讓顧嬌想到了曾經在林子里巧遇的美和尚。

    區別就是,美和尚比他美。

    佟侍衛也看見了他,趕忙單膝跪地,抱拳行禮︰“四爺!”

    周圍看熱鬧的人越發多了。

    被喚作殿下的男子卻仿佛並不在意被人圍觀,相反,他似乎還有些享受。

    他似笑非笑地看向佟侍衛︰“出了什麼事?”

    佟侍衛用余光瞥了瞥大漢。

    大漢早在佟侍衛跪下叫四爺的一霎便嚇得五體投地了!

    別人不知道四爺是誰?他還能不清楚嗎?

    這可是堂堂昭國皇子殿下啊!

    佟侍衛蹙了蹙眉,這人是他一個遠房親戚,平日里有些仗勢欺人,卻沒太過分,更重要的是,自己有不少不能出面的都是交給他去辦的。

    佟侍衛對四皇子道︰“啟稟四爺,有個丫頭當街行凶,我前來問話,她與我也動了手。”

    四殿下的目光落在佟侍衛高高腫起的左臉上︰“所以,你的臉是被個丫頭打的?”

    佟侍衛汗顏地低下頭。

    二東家這會兒還沒猜出四皇子的身份,他出來,對馬上的四皇子道︰“這位公子,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醫館才開了不久,對京城不大熟悉,醫治了一位病人惹了這位兄弟不快,這位兄弟便與我們醫館的大夫動起手來,之後還叫了幫手來。”

    “四皇……”大漢一開口,便接收到來自四皇子的凌厲目光,他一個哆嗦,改口道,“四爺,他們治的可是柳一笙!”

    柳家人當年謀害過四皇子的父皇,四皇子怎麼可能允許柳家的後人被醫治呢?

    臭丫頭,你死定了!

    “誰治的?這位姑娘嗎?”四皇子的目光緩緩落在了顧嬌的身上,他眯了眯眼,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來,“姑娘又不認識柳一笙,治了就治了。”

    大漢就是一怔。

    四殿下此話何意?

    他不是最討厭柳家了人嗎?

    上次一個米鋪的老板賣了幾斤好米給柳家,結果就讓四皇子把店鋪給砸了。

    佟侍衛卻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

    京中的權貴圈流傳著一句話——四爺好細腰。

    那丫頭長得雖不盡人意,臉上那麼大一塊紅斑,可那小腰是真細。

    四皇子這是看入眼了。

    四皇子策馬來到顧嬌面前,從馬背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顧嬌,微微彎了彎身子,笑著問她︰“敢問姑娘芳名?”

    顧嬌直接不理他,轉身就走。

    四皇子身邊的一名灰衣大內高手突然翻身下馬,抬手攔住了顧嬌的去路。

    顧嬌︰“讓開。”

    大內高手︰“回答我家主子的話。”

    余下三名大內高手也虎視眈眈地看著顧嬌。

    顧嬌緩緩地朝四皇子走了幾步,抬眸看向他。

    四皇子勾唇一笑,等待顧嬌的芳名,卻見顧嬌一把將他從馬上拽了下來,踩上腳蹬,利索地翻身上馬,噠噠噠地跑掉了!

    四皇子簡直摔懵了︰“……”

    他大怒︰“給我追!”

    四名大內高手齊齊朝顧嬌追了過去。

    老實說,這是顧嬌第一回騎馬,騎技生澀,不一會兒便被四名大內高手追上了。

    顧嬌拽緊韁繩,在路過一條巷子時果斷棄馬,徒手攀上屋頂,橫穿過去。

    下方是一輛馬車,她輕輕一縱,打算在馬車的華蓋上借個力,然後轉身射出手里的銀針。

    顧嬌怎麼也不會料到這是宣平侯的馬車。

    此時的宣平侯側臥在豪華軟塌上,單手支頭,優哉游哉地吃著冬棗兒。

    常在馬車外找東西,他的暗器彈彈珠不見了,他四周找遍了也沒找到,他皺了皺眉,外車座上站起身來,一把搬開了馬車的華蓋。

    “哎呀!”

    顧嬌一腳踩空,跌了下去!

    宣平侯體驗了一把什麼叫做飛來橫禍。

    那一腳不偏不倚地踩在他的俊臉上,他整個人從榻上翻了下去,人生中頭一回給人當了人肉墊子。

    顧嬌有點懵。

    她歪了歪腦袋。

    咦?

    不痛。

    宣平侯卻痛死啦!

    他的老腰——保養了這麼多年的老腰——

    常!和你說了多少次,不要隨隨便便拆馬車!!!

    可惜這話他說不出來了,他被棗子噎住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