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77章 行醫(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77章 行醫



    陛下撇下即將上崗的現任,頭也不回地去了。

    他去找老祭酒了。

    老祭酒沒在信上注明自己的住址,可陛下不會連這點本事都沒有。

    送信的人說是東來客棧的一位客人讓他幫忙跑腿兒的。

    東來客棧,很好。

    陛下親自前往東來客棧,然而當他抵達那邊時老祭酒已經離開了。

    “何時走的?”陛下身邊的內侍問。

    掌櫃道︰“走了有一會兒了,他每天白天都出去,要很晚才回來。”

    “他在這里住了幾日?”內侍又問。

    掌櫃翻了翻賬本,道︰“五個晚上。”

    東來客棧是一家十分不起眼的客棧,屬于用來給皇帝做茅廁都要被嫌棄的那種。

    想到老祭酒居然在這種地方屈就了這麼多日,陛下深感痛心。

    綠茶必備技能一︰賣慘!

    老祭酒在綠茶這塊兒拿捏得妥妥噠!

    陛下很耐心地在東來客棧等了大半日,始終不見老祭酒回來,他又不能當真一直一直等下去,畢竟御書房還有一大堆奏折要處理。

    陛下只得遺憾地離開了。

    若見著了倒還罷了,可沒見著,陛下總感覺一件事沒有完成,心里總念叨著。

    這就是綠茶的另一必備技能技吊胃口了。

    在官場厚黑學這一塊兒,老祭酒從沒讓人失望過,當年就是這麼一步步綠茶了先帝,然後才把禍國妖後打入冷宮的。

    雖然不到半年禍國妖後就出來了,可他依舊成為了本朝第一個把禍國妖後拉下馬的人。

    陛下一走,老祭酒便回了客棧……其實一直沒走遠,就在對面的茶肆里貓著觀察陛下呢。

    “客官,方才有人來找過您。”掌櫃客氣地說。

    “嗯。”老祭酒並無意外地應了一聲。

    掌櫃又道︰“那您今晚還是住店嗎?我讓人給準備晚飯?還是送去房里嗎?”

    老祭酒道︰“不了,我不住了。”

    目的達到了還住,那不是浪費錢嗎?

    別看這客棧破破爛爛的,一晚上也要兩三百個銅板呢。

    他最近囊中羞澀得很,要應付家里開銷,還要應付某人打劫。

    勤儉持家的老祭酒果斷把客房退了。

    接下來,他要消失一陣子。

    若即若離,才能撓肺抓心。

    何況太容易得到的東西,沒人會格外珍惜。

    離開朝堂那麼久,國子監早不是三年前的國子監了,他也不是從前那個沒有後顧之憂的祭酒了,他的敵人也不僅僅是一個隨時可能清醒的莊太後,可能還有更多。

    他需要陛下絕對的倚重。

    碧水胡同里的一家子對老祭酒的腹黑一無所知。

    老太太好幾天沒見到老祭酒,還當他是不想把私房錢交出來,所以開溜了。

    “姑婆,我要去醫館了。”顧嬌收拾好家里,去老太太屋和她打了招呼。

    醫館今天開張。

    老太太嘴里念念叨叨的,擺了擺手︰“去吧。”

    顧嬌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姑婆,你怎麼了?”

    老太太狐疑地皺起眉頭︰“我在想我的名字。”

    顧嬌很意外︰“您記起自己的名字了嗎?”

    老太太搖頭︰“你姑爺爺說的。”

    果然是認識呢,連名字都叫得出來。

    “那您叫什麼?”顧嬌問。

    “莊錦瑟。”老太太說。

    姓莊?

    顧嬌沉默。

    顧嬌去了醫館。

    二東家在大堂內一籌莫展。

    顧嬌走過去︰“怎麼了?”

    二東家嘆道︰“年前咱們定的那批藥材,就是給軍營做金瘡藥用的,原是定好了下個月付尾款,可現在對方要求我們提前付,否則他們不敢把藥材給我們運過來。”

    顧嬌對藥物的要求十分嚴格,她做的金瘡藥本就比別的金瘡藥濃度要高,所耗的藥材量自然巨大。

    他們年前付了三成定金。

    醫館開張後生意雖是不錯,可前期投入太大,根本就還沒有回本,那三成定金都是二東家把家底兒給掏了才墊上的。

    余下七成得好幾百兩銀子,他實在無以為繼了。

    顧嬌雲淡風輕地哦了一聲,從兜兜里掏出一沓子銀票遞給他︰“給。”

    二東家本以為顧嬌會問,對方為何突然改口,結果她直接上手甩銀票。

    太、壕了吧?

    二東家目瞪口呆︰“你你你、你哪兒來這麼多銀票?”

    “嗯……”顧嬌想了想,“訛的。”

    二東家︰“……”

    我也想訛這麼多,求帶!

    顧承風其實沒這麼有錢,他手里的銀子加起來也不超過一千兩,另外兩千兩是找人借的。

    為了償還銀子,他已經開始偷偷接私活了,這可不是鏟幾坨雞粑粑那麼簡單,那些任務都是刀口舔血,水深火熱的。

    他白天被功課壓榨,夜里被任務壓榨,過得生不如死,可以說是淒慘本慘了。

    開過年來的第一天營業,醫館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

    顧嬌與宋大夫將櫃子里的部分藥材拿出來晾曬,二東家則是去忙活尾款的事。

    有了銀子,辦起事來就有底氣多了。

    “宋大夫,這個麻煩你。”顧嬌把清點出來的一筐子藥材遞給他,“看看有沒有壞的,哪些需要扔掉。”

    宋大夫道︰“其實京城天干物燥,藥材不容易壞的,一點點潮氣並不影響藥效,曬曬就好。”

    顧嬌道︰“那也得挑出來。”

    宋大夫明白顧嬌對藥材的要求嚴苛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不好再說什麼,乖乖去挑選藥材了。

    今天的患者不多,一上午也只來了四個。

    臨近午時,宋大夫見她還在,忙道︰“顧姑娘,你怎麼還在這兒啊?不用回去吃飯嗎?”

    醫館有人做飯,可顧嬌不在醫館吃,她要回家給老太太做飯。

    不過如今有姑爺爺了,姑爺爺會做飯。

    顧嬌搖頭︰“不了,我今天在醫館吃。”

    宋大夫笑道︰“誒!那我吩咐廚房多燒幾個菜!”

    顧嬌嗯了一聲,開過年的第一頓工作餐,豐盛些也好。

    顧嬌繼續埋頭整理藥材,忽然間一個清瘦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請問,有大夫嗎?”

    顧嬌抬眸,是個俊雅清秀的男子,就是形容太削瘦了些,面色蠟黃,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我就是,這邊來。”

    她說著,打算將人帶進診室,就听得對方訕訕道︰“不用,不用,我抓點藥就好,不用看。”

    顧嬌︰“不用看怎麼抓藥?”

    男子從漿洗得發慌的袖子里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我有方子。”

    這人的氣度不像是市井流民,可他的衣著和那些流民一樣寒酸。

    顧嬌接過方子看了看,對他道︰“這方子不適合你的病。”

    “啊?”男子一怔,“可是,你又不知道我得了什麼病,怎麼斷定方子不適合我?”

    顧嬌把方子還給他︰“這張紙這麼舊,用了很久了吧?可是你的情況看起來一點也不好,如果方子有效,你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男子感覺右上腹又疼痛了。

    他捂住痛處,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唉,顏值即正義。

    這人長得這麼好看,讓他病死可惜了。

    顧嬌伸出手︰“把手給我。”

    “嗯?”男子太疼了,一時沒回過神來。

    顧嬌索性直接捏住他的另一只手,將指尖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男子勃然變色︰“男、男女授受不親!”

    他試圖把手抽回來,可發現根本使不上力。

    這年頭的小姑娘都這麼大力氣了嗎?

    顧嬌把完脈,又用手去撥他的眼皮。

    他嚇得連連後退,王掌櫃及時在他身後放了個凳子,他雙膝一折,一屁股跌在了凳子上。

    從沒有哪個姑娘這般。

    他整個人都傻掉了。

    顧嬌很淡定地收回手︰“可是經常感到口干口苦、厭食油膩?”

    男子點頭。

    顧嬌︰“疼了多久了?”

    男子︰“一、一兩個月吧,具體不記得了。”

    顧嬌︰“你一直在吃這個方子嗎?”

    男子搖頭︰“沒有,之前是另一個方子,不見好轉,後面換了一間醫館。”

    顧嬌皺起小眉頭︰“京城庸醫這麼多嗎?”

    他患的是慢性膽囊炎,屬于肝膽氣結型,中醫干預效果良好,就連去年才出師的宋大夫都會治。

    這人卻找了兩個醫館都沒把自己的方子弄對癥。

    男子低下頭不說話。

    顧嬌給開了方子,交讓藥童給抓藥。

    “顧姑娘,好了!”藥童把抓好的藥包用草繩綁好遞給顧嬌。

    顧嬌拿給男子道︰“一天一副,早晚兩次,武火煮沸,文火慢熬兩刻鐘。你先吃五天,第六天早上再來復診。”

    男子沒立刻伸手去接,而是問道︰“多少錢?”

    顧嬌︰“一百文。”

    男子一臉驚詫。

    顧嬌看向他︰“怎麼?貴了?”

    男子撥浪鼓似的搖頭,有些難以置信︰“你、你確定你們賣的不是假藥嗎?”

    顧嬌︰“……”

    一副藥才二十文,這個價錢在京城確實很少見。

    這個方子本身不需要太名貴的藥材,當然若是來了一個貴人,一定要抓最好的藥,顧嬌也能給配出一兩銀子一副的藥來。

    男子付了錢,拎著藥包往外走。

    剛出門口便被一個人撞了一下。

    他跌倒在地上,藥包散落一地,他忙伸手去撿,卻有一只腳踩在其中一個藥包上。

    他清瘦的身形籠罩在對方巨大的暗影中。

    他去撿藥包的手頓住了。

    對方嘴里叼著一根草,叉腰看著他,吊兒郎當地說道︰“喲?這不是柳公子嗎?又出來買藥啦?這回又是哪兒不舒坦呢?和哥兒幾個說道說道,哥兒幾個幫你治治?不要錢的那種!”

    他身後的幾個小弟哄笑起來。

    男子屈辱地漲紅了臉,手指摁在地上,指節都隱隱泛出了白色。

    大漢岔開腿,對男子道︰“從爺爺的胯下鑽過去,爺爺就給你買藥!”

    “哈哈哈哈哈!”

    “鑽過去!”

    “鑽過去!”

    “鑽過去!”

    幾個小弟激烈起哄。

    男子的眼神透出無盡的屈辱與凶光。

    忽然間,一道小身影走了出來,一腳將那名大漢踹飛了!

    “你誰呀?”一個小弟沖過來。

    顧嬌踫他嫌手髒,抄起門口的棍子將他打飛了。

    余下幾個解決起來也沒多麻煩,不過眨眼功夫,所有人都被打趴下了。

    那名壯漢身手最好,但也根本沒了還手之力,只能勉強撐著地面站起來,雙腿還在發抖。

    他忌憚又怨毒地看了顧嬌一眼︰“哪里來的臭娘們兒?”

    顧嬌隨手一揮,將棍子揮了過去,壯漢一口牙被悶掉了四顆!

    壯漢疼得整個人都扭曲了,他捂住滿口血水,口齒不清地咆哮道︰“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顧嬌淡淡地說道︰“我管你們是誰,他是妙手堂的病人,你們在妙手堂門前鬧事,就該打。”

    壯漢惡狠狠地笑了︰“你怕是不知道他是誰吧?他可是柳一笙!全京城的大夫都不敢給他治病,你敢醫好他,有你的好果子吃!”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