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72章 太子妃受罰(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72章 太子妃受罰



    蕭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橋上的腳。

    “走不走啊?不走讓開!”身後一名大漢蠻橫地將蕭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麼推人吶?六郎!六郎你快上來——”馮林是早被擁擠的人群擠上橋了,他本以為蕭六郎緊跟著也會上橋,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搶了。

    他伸手去抓蕭六郎。

    卻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來!”蕭六郎對他說。

    可惜來不及了。

    人太多,馮林很快便被擠到中間去了。

    林成業在蕭六郎身後。

    蕭六郎沒上橋,他也就沒上。

    顧嬌這邊依舊喊著別過來,橋快斷了,可惜只有快上橋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頭便往寺廟去了。

    “哎呀!”

    馮林被人擠著過了橋,一個沒站穩,踉蹌兩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蓋爬起來,還沒看見不遠處的顧嬌,就听見身後傳來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馮林回頭一看。

    額滴娘呀!

    橋斷了!

    那座橋不是從中間斷的,是從靠近寺廟那一端。

    橋上的人全都掉進了冰冷徹骨的水里。

    蕭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蠻橫推開的壯漢在上橋的一霎,凌空墜了下去。

    他摔得最慘,因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顧嬌阻止了自己,那麼那個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還有林成業,他在自己身後,也躲不開這場災禍。

    落水的人如同下餃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掙扎,沒上橋的人嚇得腿都軟了,佛光普照的聖地,一下子成了人間煉獄。

    蕭六郎遙遙地望著對岸那抹縴細的小身影。

    這是第幾次她幫著自己避開災禍了?

    寒風凜冽,她一襲青衣,衣袍鼓動,青絲拂動,在白皚皚的天地間,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顧嬌是從石拱橋返回這邊的。

    馮林蒼白著臉跟在她身後。

    真的,他要嚇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還有他也無比慶幸六郎與林成業沒有上橋,否則他倆哪里躲得過啊?

    想到這里,馮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壞事似的,走都走不動了。

    “快點。”顧嬌催促。

    “啊……”馮林抱緊雙臂,聲音顫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況天下蒼生與她何干,她所在乎的僅僅是那一個人而已。

    四人會合,來到了林成業的馬車前。

    周管事見到四人平安出來,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哎呀我的天啦,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說索橋斷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們是不是也在橋上……我……我……”

    林成業安撫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這時候,林成業才體會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後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當下人,這一刻卻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幾分老父親的影子。

    林成業鼻子酸酸的。

    “上車吧。”周管事哽咽地笑著說。

    幾人上了馬車。

    雖然蕭六郎與林成業得救了,可馬車上的幾人似乎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馮林與林成業沒听到顧嬌的話,只當蕭六郎是被人推開才上不了索橋的。

    二人因為太過震撼那場事故,都忘記去問顧嬌是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還比他們早一步到了寺廟。

    馬車很快抵達了林成業的宅子,周管事挑開車簾,對林成業與馮林笑著道︰“六公子,馮公子,你們先下車,我送蕭解元與蕭娘子回去。”

    “哦。”林成業應了一聲,與馮林下了馬車。

    二人都很需要壓壓驚。

    馬車繼續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車位坐著,與車夫一起。

    車廂內只剩下蕭六郎與顧嬌。

    蕭六郎看了顧嬌一眼,她出行總是背著一個簍子,里頭裝著她的小藥箱。

    今日她什麼也沒帶。

    可見出門出得實在著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索橋會斷?”

    顧嬌面不改色道︰“哦,前幾日醫館來了一個病人,剛去普濟寺上香回來,說那兒的索橋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麼多人去搶頭香,肯定索橋承受不了你們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經歷過測謊訓練的,連細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蕭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兩座橋,你怎麼知道我們會繞遠路走索橋?你難道提前知道今早會有貴人過來,把石拱橋給封了嗎?”

    顧嬌攤手︰“我當然不知道啊,我又沒去過普濟寺,壓根兒不知道還有石拱橋好麼?那個病人又沒提石拱橋,我以為只有索橋來著。”

    這番邏輯天衣無縫,前提是,確實有那麼一個與她抱怨過索橋年久失修的患者。

    這個蕭六郎就無從查證了。

    可蕭六郎總覺得這事兒和證據不證據的沒關系。

    他看向顧嬌︰“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麼?

    這話問出來蕭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為一個小藥箱就夠他琢磨的了,誰料遠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點兒不比他的少。

    蕭六郎最終還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過關了,開心!

    顧嬌搖頭晃腦,露出了與小淨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蕭六郎︰……露餡露得這麼快真的好麼?我不要面子的啊?

    “蕭解元,蕭娘子,到了。”簾子外,周管事說。

    二人下了馬車,蕭六郎道了謝,院子里突然傳來小淨空的一聲嗷嗚聲,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淨空大鬧姑婆的事還歷歷在目。

    今天顧嬌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說一聲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來,發現自己昨晚又沒睡在顧嬌的床上,那他又得覺得這一覺白睡了!

    不過,當二人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進入後院時,看到的卻是小淨空與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雞以及一只小雛鷹在雪地里開心地玩耍。

    顧嬌︰……嗯?我不重要了嗎?

    小淨空看到了顧嬌與蕭六郎,他噠噠噠地跑過來︰“嬌嬌嬌嬌!”

    興奮的小聲音。

    “壞姐夫。”

    低沉的小聲音。

    顧嬌張了張嘴︰“那個,剛剛我……”

    小淨空萌萌噠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嬌嬌去上香了嘛!嬌嬌想讓佛祖保佑我長高高!”

    顧嬌︰啥情況這是?

    小淨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師父他老人家來過啦~”

    話題轉得有點快。

    顧嬌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見小淨空從雪地里的一個小匣子里拿出一張紙,遞給顧嬌︰“嬌嬌你看!”

    這是一張……嗯……什麼?

    顧嬌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蕭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國的房契。”

    顧嬌︰這是炒房炒到國外去了?

    顧嬌給了蕭六郎一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不會是你和姑爺爺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張假房契吧?

    蕭六郎指了指一個印鑒︰“真房契,有衙門的公章。”

    顧嬌︰“……”

    顧嬌從小淨空口里得知師父是半夜來的,留下禮物就走了。

    顧嬌問道︰“那你看見他了嗎?”

    小淨空想了想︰“看見啦!看見啦!”

    小孩子對于自己的信念總是格外堅定,只要自己想看見,沒看見也看見了!

    顧嬌又道︰“是你給他開的門嗎?”

    小淨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時候講起話來真的很隨心所欲噠!

    主要是小淨空相信是自己給師父開的門,自己還和師父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小淨空搖頭晃腦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還有一封信,是顧嬌慘不忍睹的筆跡,信上說她要去搶頭香,讓佛祖保佑淨空長高高,怕他一個人睡覺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顧嬌看向蕭六郎︰“這個總不是真的了吧?”

    蕭六郎攤手︰“不是我。”

    這種字他還真寫不來。

    隔壁的老祭酒,終于從巨大的虛脫中緩過一口氣來,他模仿名字名畫手到擒來,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點要了他老命啊——

    ……

    索橋斷裂的事鬧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壓不住,夜里便傳到了皇宮。

    那個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來,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濟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衛軍副統領為她封路封橋甚至封鎖街道。

    這事兒若在以往不算什麼大事兒,畢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沒個排場。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說。

    可問題是出了事,還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無處發泄,又不好去罵一個女人,于是把太子叫來御書房痛罵了一頓︰“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國運伊始,你們倆就給我捅了這麼大的簍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穩了嗎?想給朕找點兒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個皇室出行沒點排場?何況那是太子妃,未來的昭國國母,別說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橋,便是她今日將寺廟封了,不允許旁人進香都不算出了差錯。

    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歷來如此。

    這既是皇室的排場,也是皇室的規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樣她的安全將沒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氣頭上,太子一個字也不敢反駁。

    陛下繼續罵道︰“你就不能學學老三?人家媳婦兒是怎麼辦事的?你媳婦兒又是怎麼辦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從了顧嬌的建議,從自家侍衛與禁衛軍中挑選了大量識水性的人帶去寺廟後門,索橋斷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揮他們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著索橋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時,就不會凍死在河里。

    絕大多數落水者都被救了上來,傷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們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闈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沒救上來,將會給整個朝廷帶來多大的人才損失!

    陛下從前對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錯,畢竟是與少年祭酒有過婚約的人,二人青梅竹馬長大,那孩子如此優秀,她又能差到哪兒去?

    當初這門親事,說起來有些不合適。

    太子是蕭珩的表哥。

    他怎麼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溫琳瑯實在優秀,蕭珩又過世了那麼久,加上太子也確實喜歡,多方考量下,陛下還是同意了這門親事。

    溫琳瑯並沒讓皇室失望,別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學、胸襟、眼界、能力,遠勝陛下的其余幾個兒媳。

    今天出了這種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繼續罵︰“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嗎?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婦兒及時出手,把人都給救了上來,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詔!”

    一國之君出了巨大的紕漏才會寫罪己詔告罪天下,這無異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臉。

    沒有哪個皇帝願意出罪己詔。

    這是會被載入史冊,遺臭萬年的!

    太子被罵得狗血淋頭。

    足足一個時辰才扶著酸軟的膝蓋回了東宮。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賞了她黃金千兩,並頒布一道聖旨,冊封三皇子為瑞王,三皇子妃為瑞王妃。

    這是繼冊立太子後第一個封王的皇子。

    按理說,要封也該從大皇子開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沒有一個人出言反對,沒辦法,那麼多條人命啊,那麼多朝廷未來的棟梁之才啊!

    就連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聲。

    三皇子……如今該叫瑞王了。

    瑞王帶著自家媳婦兒入了宮,向陛下磕頭謝恩。

    陛下很高興,從前覺得這個兒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婦兒這般能干,至少他與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兩盤棋。

    瑞王妃去皇後那里請了安,去莊貴妃處與愉妃處請了安,之後便去御花園轉悠。

    轉著轉著便來到了東宮門口。

    “你。”她指了指許女官,“進去稟報一下,就說本王妃求見太子妃。”

    “……是。”許女官硬著頭皮去了。

    不多時,許女官便走了出來,她身後跟著一位笑容滿面的嬤嬤。

    嬤嬤道︰“原來是瑞王妃來了,有失遠迎,不過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見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嗎?又不是要她出來,我進去看她!”

    說罷,也不管嬤嬤請不請她,提起裙裾跨過門檻,往太子妃的東閣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閣的墊子上抄寫佛經。

    “喲,嫂嫂這是做什麼?”瑞王妃挑眉走了進來。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宮女要上前阻攔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宮女諾諾退下。

    瑞王妃在她對面的蒲墊上坐了下來。

    許女官卻不敢跟進來,與東宮的嬤嬤、宮女一道在門外候著。

    太子妃輕輕地放下筆,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來找我,所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說道︰“听說你被禁足了,我怕你悶,過來陪你解解悶而已。你可別怪我來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說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沒接話,提起筆來,繼續抄寫佛經。

    瑞王妃可不會因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覺沒趣,她二十年來一直活在溫琳瑯的陰影下,終于有那麼一次,她不用被溫琳瑯壓著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說出來,不用裝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我沒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靜地說。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說,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義,你怎麼不和父皇解釋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強的地方就在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從不拖累她,因為她娘家有羅國公府那座靠山,已經足夠強大了。

    溫琳瑯卻不同,溫家已經沒落了,她父親重病在家,她兄長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當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釋的,有些事越描越黑,還會給陛下一種她出了事就只會推卸責任的錯覺。

    太子妃漫不經心地道︰“我听說,索橋斷裂前瑞王妃便已經在召集人手,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麼意思?你是懷疑那座橋是我故意弄斷的?我才沒那麼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實她也不明白顧姑娘是怎麼知道的,她救完人顧姑娘已經走了,她也擔心顧姑娘與索橋斷裂是不是有什麼關系,所以謹慎起見一直沒對人提起過她。

    醫館還沒開門,她又不知顧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繼續埋頭抄佛經。

    瑞王妃意識到自己被人牽著鼻子走了,惱羞成怒,迅速回過神道︰“你以為父皇沒有調查嗎?那座橋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趕過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確實調查了,確實沒有人為動過的痕跡。

    不過太子妃的面上依舊沒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敗。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壓她一回,不看見那種失魂落魄的樣子怎麼可以?

    瑞王妃手肘撐在幾案上,身子緩緩靠近對方︰“其實前不久,我剛听說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來問問皇嫂你。”

    太子妃沒理她。

    瑞王妃道︰“听說小侯爺出事的那晚……是在國子監等你。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是你害死他的。”

    太子妃的毛筆 啦一聲,在紙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墨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