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71章 上香(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71章 上香



    沒睡多久,馮林便把林成業叫醒了︰“別睡了,該去上香了!”

    林成業迷迷糊糊地好了一會兒︰“上什麼香?”

    馮林趕忙跳下床,一邊穿衣裳,一邊道︰“你忘了,今天是大年初一,說好了要去普濟寺搶頭香的!”

    普濟寺是京城一間十分有名的寺廟,別的寺廟出名多是以求姻緣或求子居多,京城的普濟寺不然,它是以求中進士出名的。

    京城早有傳聞,在普濟寺搶到了頭香的讀書人最後都高中了進士。

    馮林不奢望自己能高中進士,保佑他考過會試,中個貢士就阿彌陀佛了!

    林成業儼然將這事兒忘得一干二淨了,他拉過被子蒙住頭,繼續呼呼大睡。

    馮林將他的被子拽下來︰“別睡了別睡了!趕緊起來!還得去叫六郎呢!”

    一听要叫六郎,林成業的瞌睡醒了大半︰“嗯,好。”

    馮林去叩響了東屋的房門。

    蕭六郎被驚醒,他看了看身旁熟睡的顧嬌,有些不耐地蹙了蹙眉,不大想下床,但又怕自己不出去,馮林會敲門敲個不停。

    他下床去給馮林開了門,一股冷風灌進來,他忙走出去,將身後的房門合上︰“怎麼了?”

    馮林搓手哈氣道︰“去上香啊!趕緊的!再不走都來不及了!咱們可是要搶頭香的!就算搶不到頭香,一百柱香以內也都靈!”

    “可是,六郎,的腿,沒,關系,嗎?”林成業走過來問。

    馮林道︰“沒事的!走不了多少路!馬車能直接到河邊,咱們再過一座橋就到寺廟了!”

    何況蕭六郎的手術很成功,嬌娘說他的腳不疼了,就是要多多鍛煉才好!

    上香的事還是去年除夕時蕭六郎答應馮林的,馮林那會兒說,若是日後有機會進京趕考,一定去普濟寺拜拜。

    蕭六郎哪里料到自己真的會進京?

    論發誓一輩子不再踏足京城的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行了,你別吵,我換身衣裳。”蕭六郎說著進了屋。

    他看了眼睡得香甜的顧嬌,給她拉上被子蓋好,穿戴整齊,又去後院洗漱了一番,這才與二人出了門。

    周管事知道他們要去搶頭香,早早地在門外候著了,早飯也擺好了,都在馬車上呢。

    幾人上了馬車,披星戴月地朝著普濟寺趕去。

    幾人剛走不久,顧嬌便做了一個夢。

    這一次,她夢見的是蕭六郎。

    最近一次夢見他還是在六月他去省城鄉試,一晃半年時間過去,他沒再出現倒霉的事情,她還以為他都不會再出什麼事了。

    大年初一,蕭六郎三人去一間名為普濟寺的寺廟搶頭香,搶頭香這個說法不僅在古代有,前世也頗為盛行。

    本來這沒什麼,上個香而已,能搶到是好兆頭,搶不到拜拜菩薩也不錯。

    何況蕭六郎本身並不寄希望于神佛,他是陪馮林過來的。

    不巧的是大年初一去上香的人里居然有一位貴人,為了方便那位貴人通行,其侍衛早早地將石拱橋霸佔了。

    其余香客想要過河就得繞遠路去走另一座索橋,索橋抵達的是寺廟的後門。

    那座索橋年久失修,平日里走的人不多,倒是平安無事,可大年初一那麼多香客全往那座木索橋上擠。

    巨大的重量壓斷了索橋末斷的繩子,橋上的香客們紛紛跌進了冰冷刺骨的河里。

    寒冬臘月,大家伙兒穿的衣裳都很多,根本沒幾個人游上來。

    這些遇難的香客大多是明年春闈的考生,一下子失去了這麼多舉人,朝廷損失慘重。

    本屆春闈也成了開國以來考生最少的一界春闈。

    蕭六郎也是諸多落水者中的一個,他前面的人剛上去,索橋就斷了,他只差了這麼一步,一步而已!

    這種情況是最令人扼腕的。

    雖然掉下去那麼多人,但就是讓人感覺他是最倒霉的那個。

    顧嬌醒來後望了望天色,天已經蒙蒙亮了,蕭六郎三人應當已經到山腳,並且發現石拱橋無法通行的事了。

    那麼他們會去走索橋。

    因為人多的緣故,一路都是擁堵,走得特別慢。

    自己或許還能趕上。

    不,是必須趕上。

    大年初一集市沒開門,租不到馬車,但隔壁的老者有。

    顧嬌去敲門,說自己要上香。

    老祭酒點點頭,趕緊讓劉全趕車,送顧嬌去寺廟。

    前面還好,臨近寺廟路就走不通了。

    本來就不寬敞,還封了一半給那位貴人做專門的通道。

    顧嬌掀開簾子︰“劉叔,你先回,我自己走過去。”

    “能行嗎?”劉全望著茫茫人海,有些不放心。

    “不遠了。”顧嬌跳下馬車。

    她擠進人群,來到河岸邊。

    從這里已能清晰地看見河對岸的寺廟,然而眼前只有一座橋,那座橋被侍衛把守著,香客們紛紛舍近求遠,朝著河岸的東側走去。

    這一繞,怕是至少五六里地。

    來不及了。

    等她繞過去,蕭六郎已經上橋了。

    唯一的辦法是從眼前這座石拱橋上通行,從寺廟穿過去,走到後門那里,想法子攔住即將上橋的蕭六郎。

    顧嬌走向石拱橋。

    不出意外,在入口處被一名禁衛軍攔下了。

    禁衛軍身穿盔甲,手持長矛,威風赫赫。

    “這里不讓走。”他冷淡地說。

    顧嬌抬眸看著他︰“我有急事通行。”

    禁衛軍冷聲道︰“去搶頭香的哪個不急?那邊還有一座橋,從那里通行!”

    顧嬌的眼神淡淡的,卻莫名讓禁衛軍感到一股壓力,他又道︰“上頭有令,我們也沒辦法。”

    顧嬌道︰“那邊人太多,索橋會塌的。”

    禁衛軍冷冷地笑了︰“那座橋我前幾日才走過,好得很,怎麼會塌?”

    原本顧嬌還想著,自己不過去,他們派人去攔住不讓人上橋也一樣。

    可眼下看來,根本說不通。

    顧嬌的眸光冷了下來︰“如果我一定要從這里過去呢?”

    她眼神突然變得凌厲,禁衛軍怔了一下。

    可到底是個小姑娘,禁衛軍又硬氣了起來︰“那我就只能把你抓起來了!”

    入口處一共有八名禁衛軍,橋上每隔十步便有兩名禁衛軍,橋長三十米,盡頭處一直到寺廟的入口都站著禁衛軍。

    足足一百人。

    寺廟里面看不見的地方只怕也有。

    從一百個禁衛軍手中突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這座橋,她今天走定了!

    顧嬌上前一步。

    禁衛軍抬手就要將她抓起來,顧嬌一手壓住他的胳膊,借力在他背上一轉,騰空而起,另一手拔出了他腰間的佩劍!

    她單膝落地,用劍支撐住身體,眼神如冰刀一般凌厲。

    這名禁衛軍狠狠地怔了一下,顯然沒料到一個其貌不揚的小丫頭竟有如此身手。

    回過神後,他厲喝︰“都愣著做什麼?把她抓起來!”

    拱橋上的禁衛軍蜂擁而上!

    原本對付一個小丫頭不必如此興師動眾,可適才顧嬌那一招把他們震撼到了,所有人竟然都拔出了佩劍。

    顧嬌的身上陡然迸發出凌厲的殺氣。

    但她並不想殺人。

    一名禁衛軍朝她刺來。

    顧嬌一劍砍上他的劍鋒,巨大的力道震得禁衛軍的半條胳膊都麻了。

    不過這僅僅是一名禁衛軍而已,很快便有其余的禁衛軍沖了上來。

    不殺人,速度就慢了。

    蕭六郎那邊快上橋了。

    又有三名禁衛軍朝她沖來,一劍斬殺不過是瞬息的事,而一個個放倒卻要耗費她太多時間。

    “別逼我……”

    顧嬌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她從來不是什麼善茬,前世的組織也不是什麼救苦救難的愛心聯盟,不過是一群亡命天涯的人刀口舔血,你出得起價,我就敢殺!

    顧嬌咬牙一聲厲喝,一腳瞪上拱橋的石欄,凌空躍起,掄起長劍,冰冷的劍光自她雙目上一閃而過。

    強大的殺氣鋪天蓋地而來。

    眼看著她的劍終于要見血,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嬌喝︰“住手!”

    顧嬌腰腹一緊,陡然滯空,長劍一轉,劈開了三名禁衛軍的盔甲。

    這三名禁衛軍嚇得臉都白了。

    這一招太猛了,他們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若不是剛剛那道聲音,這一劍就不是劈開他們的盔甲那麼簡單。

    “三皇子妃!”

    有禁衛軍認出了入口處的華服女子。

    他拱手,沖對方恭敬地行了一禮。

    余下禁衛軍也紛紛行禮。

    顧嬌淡淡地轉過身來。

    三皇子妃沒理會朝她行禮的禁衛軍,快步來到顧嬌面前︰“你沒事吧?顧姑娘?他們有沒有傷到你?”

    “沒有。”顧嬌說。

    三皇子妃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見她身上並無血跡,信了她的話。

    可是,她不是大夫嗎?

    怎麼還會使劍?

    剛剛那身手簡直看得她心驚肉跳。

    “顧姑娘,你也是來上香的嗎?”三皇子妃看著估計問。

    三皇子妃其實也是來上香的,不過不是她要來,是娘家人催著她來。

    她見人多,懶得去湊熱鬧,便讓人把馬車停在附近的林子里歇息,打算等人少了再去,哪知就听到了拱橋上的動靜。

    顧嬌點頭︰“我有急事過橋。”

    三皇子妃忙道︰“那你去吧。”

    “三皇子妃!”一名禁衛軍開口,“這座橋……”

    三皇子妃倨傲地打斷他的話︰“怎麼?我是皇子妃,這座橋我不能走嗎?”

    禁衛軍道︰“您當然可以……”

    三皇子妃冷冷拂袖︰“那還不快給我讓開!”

    禁衛軍們面面相覷一番,最終讓出了一條道來。

    三皇子妃對顧嬌道︰“你走得比我快,你先過去,我這就來。”

    “多謝。”顧嬌道了聲謝,正要離開,想到什麼,轉頭對三皇子妃道,“你帶了侍衛嗎?”

    “帶了。”三皇子妃道。

    顧嬌道︰“叫上所有會水性的侍衛,去寺廟後門外的索橋。”

    “為、為什麼呀?”三皇子妃想問明緣由,顧嬌卻沒空解釋,持劍一路飛奔過橋,直到到了對岸她才將手中的長劍扔掉,隨後快步進了寺廟。

    三皇子妃默默地注視著她,守護她過橋。

    她倒是想追過去來著,奈何傷筋動骨一百天,她作完手術才一個月,雖是恢復良好,可到底不敢太用力。

    想到顧嬌的話,她狐疑地蹙了蹙眉︰“為什麼要會水性的侍衛?顧姑娘要做什麼?”

    顧嬌進入寺廟後,迅速問了個和尚︰“後門在哪里?”

    “那邊。從天王殿繞過去,走到盡頭可以看到一個小園子,你再往左……”和尚話說到一半,顧嬌人不見了。

    顧嬌攀上了屋頂,一路起起跳跳,從直線距離直接來到後門。

    那和尚嚇得目瞪口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後門的人也很多,顧嬌逆行而上,來到那座索橋時,她看了眼吊住索橋的繩索,果真是快斷了。

    她往旁側移了幾步,一眼看見了人群中的那抹身影。

    他就快要走上索橋了。

    顧嬌大喊︰“別過來!”

    索橋上人滿為患,索橋的另一端也不遑多讓,人聲鼎沸,頃刻間將這聲來自對岸的呼喊壓了下去。

    然而蕭六郎仿佛是有所感應一般,心口一跳,下意識地抬起頭來。

    他的一只腳已經踩上索橋了。

    他怔怔地望向對岸,就見顧嬌隔著重重山水,一臉著急地看著他。

    顧嬌不是面癱臉,但也很少有什麼情緒變化,這麼焦急的眼神他還是頭一次看到。

    別過來。

    她說。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