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67章 他的兒子(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67章 他的兒子



    “多謝蕭兄,終于可以過個好年了,下次再找你啊!”國子監的一名監生將蕭六郎送出了宅子。

    此人是馮林的同窗,比蕭六郎低一個年級,是走後門近的,文采不咋滴。可逢年過節的,家里親戚多,總要喊他來上兩句,有了蕭六郎寫的詩文他就不怕自己答不上來了。

    蕭六郎是根據他的水準寫的詩文,既不會太浮夸,也不會很掉價。

    “留步。”蕭六郎沒讓對方遠送,自己出了宅子。

    天空陰沉沉的,好像比方才更冷了。

    蕭六郎去坐上馬車,往顧嬌出診的那戶人家而去。

    婦人見了他,對他道︰“那位已經走了,她說去對面買糖葫蘆。”

    她說著,指了指斜對面的糖水鋪子。

    這是一間老字號的糖水鋪子,江南人開的,在京城的生意竟然意外地好,蕭六郎小時候也常來,不過那時他們家並不賣糖葫蘆。

    蕭六郎來到鋪子,發現換了老板。

    原先的老板年紀大了,在後院兒享清福,如今出來做生意的是他兒子。

    “老板。”

    蕭六郎打了招呼,剛想打听一下顧嬌有沒有來過,就听得對方大叫︰“你是不是找人?”

    蕭六郎微愕。

    難道他臉上寫著他找人?

    老板早先還沒將顧嬌的話放在心上呢,然而看見蕭六郎的第一眼,他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顧嬌的那句“一會兒若是有個很好看的少年來找我,最好看的那種,你讓他在這里等我一下。”

    講句拽文的話,這就是讀書人口中的那什麼“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確實太好看了。

    好看得讓人覺著此人只應天上有。

    “你怎麼知道?”蕭六郎問。

    老板笑呵呵地將顧嬌的原話說了。

    最好看?

    她這麼說自己的麼?

    蕭六郎的唇角翹起一個連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弧度,須臾,他看向老板道︰“她可有說去做什麼了?”

    老板搖頭︰“這個倒是沒說。”

    “大概走了多久了?”蕭六郎問。

    老板想了想︰“有一會兒了呢,我糖葫蘆都快賣完了。”

    蕭六郎眉心微微一蹙,倆人認識這麼久,她從沒讓他等過,蕭六郎想不出她會去了哪里,又是在做什麼事情,乃至于這麼晚了還不回來。

    他的心里隱隱掠過一絲不安。

    他看老板︰“請問你看見她是往哪個方向去了嗎?”

    老板指了指︰“好像是那間客棧。”

    蕭六郎去了客棧。

    剛進大堂便听見兩個食客在議論。

    “听說了沒?清風樂館出事了。”

    “你說那家新開的樂館嗎?出啥事了?”

    “好像是屋子塌了。唉,以前那里是個酒窖,地底下挖的坑太多了,我就說遲早要塌!”

    蕭六郎心底的不安越發明顯了。

    “有人被壓在里頭嗎?”

    “有,听說是個女的!”

    蕭六郎原本沒听過清風樂館,可他們說酒窖他就明白了,這條街上曾經確實有個酒窖,轉手了許多次,一直都是賣酒。

    幾年不見,竟然成樂館了麼?

    蕭六郎邁步朝清風樂館而去。

    老遠他便瞧見樂館外圍滿了百姓,看來這是確實出了事,而且是大事,就連官差都趕來了。

    官差封鎖了現場,百姓們只得踮起腳尖巴望。

    樂館內一片混亂,客人們全都被清出去了,只留下太子妃的兩名侍女、衙門的官差以及樂館館主。

    館主是知道下面埋的人是太子妃的,官差們卻不知。

    畢竟,太子妃今日是微服私行,若讓人知曉她來了一個毫不起眼的樂館,難免引人猜測。

    若是再有人瞧見那一位,太子妃就更滿嘴說不清了。

    雖說二位本不是敵對陣營,也不存在見不得光的關系,可君是君、臣是臣,本就不該有私交。

    侍女甲道︰“你們快救人吧!下面太危險了!不能一直讓我家夫人在下頭埋著呀!”

    官差叫來館主︰“下面是干什麼的?”

    館主道︰“下面原是酒窖,後面被我改成了地下室,一般是做儲物之用。”

    官差問道︰“只有一間地下室嗎?那邊是什麼?”

    館主答道︰“那邊也是地下室,很小,是儲藏雜物的。”

    官差看了看雜亂斑駁的現場︰“小儲藏室中有沒有人?”

    侍女甲不耐道︰“那里怎麼會有人?”

    她檢查過的好麼?

    侍女乙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說漏嘴。

    她輕咳一聲,道︰“你們快別磨磨蹭蹭了,我家夫人在底下難受死了,話都快說不出了你們沒听見嗎?”

    話都快說不出了,就說明她是能說話的。

    沒錯,她雖是被埋在了下頭,但並未受傷,而且她還能稍稍活動。

    小儲藏室的顧嬌比她的境況糟糕許多,有兩塊石板成犄角將她夾在了中間,大石板壓在犄角的上面。

    由于石板的重力,兩塊小石板正在往旁側擠壓,犄角正在變大,當它變成平角時,上頭那塊巨大的石板將會徹底壓在她的身上,將她壓出一地腦漿。

    這塊巨大的石板,一端壓在顧嬌這邊,另一端壓在太子妃那邊。

    全部吊起來難度太高,耗時太長,最好的辦法是吊一端,把太子妃救上來。

    可這樣一來,那邊的小儲藏室就將被徹底壓毀。

    官差道︰“確定沒人的話,就開始吊石板了。”

    “慢著!”

    蕭六郎杵著拐杖走了進來。

    官差眉頭一皺︰“誰讓他進來的?”

    守門的侍衛挺無奈,他們見他是瘸子就沒太留意,誰料一眨眼他自個兒鑽進來了。

    蕭六郎正色道︰“下面還有人。”

    侍女甲道︰“你胡說!明明沒有人!”

    蕭六郎冷聲道︰“不信你們听。”

    官差示意所有人安靜。

    他蹲下身,將耳朵附在地上听了听,果真有叮叮咚咚的聲音,像是用小石塊兒敲擊著牆壁,很微弱。

    官差猶豫了。

    既然下面有人,那這個法子就是一命換一命,太殘忍了。

    侍女甲道︰“還在等什麼?快救人吶!”

    時辰不早了,再耽擱下去,別說太子妃可能受傷,宮里也要起疑了。

    官差嘆道︰“姑娘,不是我們不想救人,是下面有兩個人,如果貿貿然施救,可能會壓死其中一個!”

    兩個侍女交換了一個眼色。

    那個小儲藏室如此隱秘,本不該有人才是,如果有,那一定是蹲守在那里想要對付太子妃的奸細!

    這種人,壓死了才好!

    省得出去敗壞太子妃的名聲!

    侍女甲道︰“誰說下面一定是人?指不定是什麼阿貓阿狗呢?不信你們問館主,可有人去過那個小小的儲藏室?”

    館主自然說沒有。

    官差犯難了。

    從那個有規律的敲擊聲來判斷,不大可能是阿貓阿狗,多半是個人,還是個情況比較危急的人。

    “那你有更好的辦法嗎?”侍女甲問。

    官差更難了。

    當然……沒有。

    侍女甲捏了捏手指,與同伴小聲商議了一番,最終決定亮出東宮的身份。

    她拿出令牌。

    官差一見東宮令牌,嚇得撲通跪在了地上。

    侍女甲道︰“實話告訴你,下面壓著的是東宮的人,你若是敢讓她在你手里出事,我向你保證,太子一定會讓你們所有人給她陪葬!”

    听這口氣,對方在東宮的地位並不低,可能是寵妾,也可能是良人,甚至可能——

    官差不敢往上想了。

    一個是東宮小主,一個是平民百姓,該救誰不言而喻。

    官差吩咐人去準備繩索吊太子妃那頭的石板。

    蕭六郎眸光一冷︰“你們要做什麼?不管另一個人的死活了嗎?”

    其實他並不確定被壓在下面的是不是顧嬌。

    萬一是呢?

    他不敢去賭那個萬一。

    官差語重心長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心腸好,但那邊壓著的是……是天家的人。天家人的命,咱賠不起。”

    蕭六郎不止一次地听到諸如此類的話,然而真正到了這一刻,他才切身體會到了身份地位的重要。

    有時候不是自己不爭不搶就能歲月靜好。

    因為他站得不夠高,所以小淨空的話沒人听到。

    因為他站得不夠高,所以顧嬌的命不如東宮的人重要。

    蕭六郎一點一點地捏緊了拳頭。

    他雙目發紅,整顆心都涼透。

    那邊已經套號了繩索,準備吊石板了。

    蕭六郎卻突然扔掉拐杖,縱身一躍,從石板的縫隙下滑了下去。

    官差一驚︰“你做什麼?你瘋了!那下面很危險!你給我上來!你們都停停停!先停下!”

    正在吊石板的衙役們停住了。

    侍女甲怒了︰“停什麼?誰讓你們停了?他自己要作死!你們管他干什麼!他不知道很危險嗎?他們是串通好的!他們想謀害太子的人!你們是不是也與他們沆瀣一氣!”

    這麼一頂大帽子扣下來,誰人還能去管兩個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蕭六郎卻從縫隙中回頭望了官差一眼,冷冷地說了一句話,所有人都僵住了。

    ……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一輛看似並不起眼的馬車不急不緩地行使著。

    馬車內坐著宣平侯與劉管事。

    劉管事也是才踫上自家侯爺,上了對方的馬車。

    宣平侯淡淡地說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劉管事心虛地笑了笑。

    當初離開京城時他夸下海口,一定會帶那位私生子回府過年,這下可好,馬上就是除夕了,那位私生子卻連自己的身份都不願意承認呢。

    宣平侯漫不經心道︰“辦砸了就直說。”

    劉管事訕訕道︰“人我是知道了,可是少爺他……可能對曾經的事耿耿于懷,不肯回來。”

    “嗯。”宣平侯淡淡地嗯了一聲,听不出喜怒,“不回就算了。”

    宣平侯不愛強人所難。

    劉管事捏了把冷汗,還好,還好,沒罰他。

    宣平侯一般不懲罰下人,初到府上的人都會認為這位侯爺與傳言中的不一樣,分明很寬厚待人,也不與下人置氣。

    那是因為啊,讓侯爺生氣的人都死了。

    活下來的都是沒觸怒過侯爺的。

    侯爺其實是有些喜怒無常的。

    他可以前一秒與人談笑風生,下一秒就提刀砍了這人。

    當然,侯爺在大多事情上的確是很寬容的。

    畢竟,沒有那個度量與格局,他也坐不到如今的位置。

    “侯爺!”

    一名親衛策馬而來。

    宣平侯眸子輕抬。

    劉管事會意,讓馬車停了下來。

    宣平侯掀開窗簾︰“何事?”

    “太子妃出事了,就是您剛走不久,樂館的地下室便坍塌了,太子妃被埋在了下頭,另外,還有一個人被埋在里頭的儲藏室里。”

    儲藏室有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說明宣平侯與太子妃的會面很有可能已經被對方撞破了。

    宣平侯神色沒變。

    一旁的劉管事卻擔憂起來。

    親衛接著道︰“兩個人被同一塊大石板壓著,官差們抬不動,只能選擇把石板翹起來,救一個,就得壓死另一個。太子妃的侍女亮出了東宮的身份,官差決定救太子妃,這時,一個書生跳了下去,他對官差說……”

    言及此處,親衛看了宣平侯一眼,欲言又止。

    宣平侯漫不經心道︰“怎麼?這件事還與本侯有關?”

    親衛訕訕道︰“那書生說,被埋在地底下的另一個人……是侯爺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