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65章 父子(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65章 父子



    宣平侯抱著手中的狐毛暖手捂,淡淡地上了馬車。

    單看他淡然優雅的舉止,是很難把他與那個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一品武侯聯系在一起的。

    “回府。”他吩咐。

    馬車行駛了起來。

    宣平侯府的馬都是一日千里的汗血寶馬,只氣勢便足以嚇退路邊的馬。

    冷風蕭瑟,華蓋飄動。

    宣平侯閉目養神地坐在車中。

    然而不知感覺到了什麼,他眉心微微一蹙,睜開眼道︰“停車。”

    馬車停了下來。

    宣平侯挑開簾子往後望了一眼,除了一輛毫不起眼的馬車,什麼也沒看見。

    “侯爺?怎麼了?”一名親衛問。

    他狐疑地放下簾子︰“沒什麼,回府吧。”

    “是!”

    馬車漸漸走遠,這一次,終于沒有再停下來。

    不知多了多久,那輛被宣平侯看過的馬車後,蕭六郎總算松開了抱住小淨空的手。

    小淨空立馬蹦到三尺開外,氣鼓鼓地看著自家壞姐夫︰“你為什麼一直抱著我?不讓我上馬車,還捂住我的嘴?你是不是想對我欲行不軌?”

    蕭六郎收回落在遠處的目光,看向炸毛的小淨空︰“哪里學的詞?別亂用。”

    小淨空叉腰跺腳︰“明明是你不對在先,你還管我哪里學的詞哦?”

    哼!

    我要回去向嬌嬌告狀!

    蕭六郎又望了一次對方的馬車離開的方向,之後才帶著小淨空上了從集市雇來的馬車。

    回去的路上,蕭六郎很沉默。

    盡管蕭六郎本就是個寡言少語的性子,可小淨空還是隱隱感覺壞姐夫的狀態不太對。

    壞姐夫第一次見到姑爺爺就是這個樣子。

    這次好像比上次更嚴重。

    又是在躲什麼熟人嗎?

    小淨空抱著雙臂,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約莫兩刻鐘後,馬車抵達了碧水胡同,小淨空飛奔而下︰“嬌嬌嬌嬌!我回來啦!”

    到底是小孩子,心里想著事,轉頭就能給忘了。

    今天馮林與林成業也過來了,主要是林成業要來。

    “春闈,快,到了,管事,讓我,賄賂,師娘。”林成業抱著幾大盒土特產,慢吞吞地對顧嬌說。

    蕭六郎是他的老師,那顧嬌就是他的師娘。

    比他還小的小師娘。

    林成業為了不讓自己听上去那麼結巴,語速很慢。

    和正常人還是不一樣的,不過顧嬌沒表露出任何詫異,很是平靜地接過他的東西︰“多謝,進來坐吧。”

    林成業就覺得小師娘人好。

    特別好。

    顧嬌拿了自己做的點心過來,林成業吃了一口,眸子一瞪︰“好好好、好吃!”

    一激動,結巴了。

    他瞬間漲紅了臉,尷尬得無地自容。

    顧嬌的神色依舊沒有變化,把盤子往前遞了遞︰“家里還有,一會兒給你裝兩盒帶上。”

    林成業暗暗松了口氣。

    其實他是小結巴的事已經漸漸藏不住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對他抱有惡意,他們之中很多都會同情他。

    可他不需要同情。

    他希望自己能被當成一個正常人來對待。

    顧嬌的態度讓林成業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舒適。

    蕭六郎其實也如此,可蕭六郎的嚴師濾鏡太厚,導致林成業十分怕他,不如在顧嬌面前自在。

    “今年過年不回去吧?”顧嬌問他。

    林成業點頭︰“馬上,要,春闈,我爹,讓……讓我、在京……京城、念書。”

    林家豪氣,直接在國子監附近買了一座學區宅給他過年,距離碧水胡同不算太遠。

    馮林也留在國子監。

    平日里二人是一個寢舍的,眼看著要放假了,林成業不想把馮林一個人留在冷冰冰的國子監,于是邀請馮林到自己那邊去住。

    “我去……不太好吧……我得和六郎說一聲。”主要是馮林覺得蕭六郎應該會讓自己住這邊,不去麻煩林成業。

    當然他自己也更傾向于住這里,畢竟嬌娘做的飯菜比較好吃!

    林成業道︰“我和、六郎、說過、了,他、同意、你去。”

    突然被兄弟拋下的馮林︰“……”

    去年的除夕過得有點兒草率,一是顧嬌剛來不久,人還處在暈暈乎乎的狀態,沒徹底適應自己的身份……好叭,其實就是窮。

    二也是窮。

    今年沒那麼窮了。

    從林成業那里就掙了不少,在縣城掙的投入到開山大業中去了,來京城掙的投資了醫館,可蕭六郎不止林成業這麼一筆業務。

    他偶爾給人寫寫文章、寫寫詩,竟然也掙下了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在縣城能買下一座宅子了,他拿出三十兩付了小淨空本月的租金,余下七十兩都給了顧嬌做家用。

    小淨空收下租金後賴在書房沒走。

    蕭六郎淡淡地看著他︰“怎麼了?銀子數目不對?”

    小淨空很矛盾。

    他一邊不希望壞姐夫騙他,畢竟頭一回寄八百里加急信,他挺期待的。

    另一邊又有點希望壞姐夫騙了他,那樣壞姐夫就能變成小八,他就能把壞姐夫搓圓揉扁了。

    小淨空神色復雜地看了壞姐夫一眼,沒說什麼,默默出去了。

    小淨空不太黏糊蕭六郎,平日里除非必要,譬如學外語,一般不會往蕭六郎書房里來。

    今日小淨空卻時不時地過來瞄一下,弄得蕭六郎莫名其妙。

    小淨空更莫名其妙。

    壞姐夫怎麼還沒變小八?

    小淨空心底的天平越來越傾斜,頭一次希望壞姐夫騙了他,因為他迫不及待要把變成小八的壞姐夫道等ャ 暝踩啾飫玻br />
    國子監上完最後一天課也放假了。

    第二天蕭六郎不用去上學,他決定與顧嬌一道去集市再買點年貨過來。

    為了辦年貨,小倆口起得比平日里更早。

    當小淨空睜眼時蕭六郎已經不在床上了。

    他先去書房找了一圈,又去前後兩個院子找了一遍,之後是顧嬌與顧小順、顧琰的屋子,甚至老太太的屋他都沒有放過。

    最後得出結論,壞姐夫真的不見啦!

    恰巧此時,小八搖著尾巴跑了過來。

    小淨空的眼楮瞬間布靈布靈地亮了!

    過年家里吃的菜早先買得差不多了,這次主要買些點心與打發著玩兒的東西。

    “要買爆竹嗎?”蕭六郎問。

    “爆竹還用買嗎?”顧嬌疑惑,他們前院就種了竹子,她可以砍來自己做呀!

    不過此前她倒是沒想過爆竹的事,她還帶著前世的思想,認為京城重地禁放煙花爆竹。

    顧嬌道︰“買點紅紙寫對聯,剪窗花。”

    蕭六郎點頭︰“好。”

    京城的紅紙比縣城的紅紙好看,顧嬌多買了些。

    蕭六郎提醒道︰“今年可不用給薛凝香家貼對聯了。”

    去年的紅紙是馮林送的,顧嬌讓蕭六郎寫完後給薛凝香家里送了一副,窗花也送了些。

    顧嬌突然有點想薛凝香了。

    她頓了頓,說︰“可是有姑爺爺啊,姑爺爺家里總是要貼的。”

    蕭六郎︰你是認親認上癮了?

    買完東西,二人回了碧水胡同。

    剛進後院,蕭六郎便看見小淨空騎在後院的小長凳上,面前放著顧琰的的那只小狗。

    小淨空給小八穿上了自己的虎頭鞋與小馬甲,還拿了梳子與頭繩給小八扎頭發。

    當然了,他扎得不是很好,所以小八頭上的揪揪其實他去隔壁找姑爺爺幫忙扎的。

    他現在只負責敵“恕br />
    道等Д靡餳 玻br />
    小淨空從前沒這麼喜歡玩狗。

    不過,小孩子嘛,一天一個想法,天馬行空的也不算太奇怪。

    蕭六郎都打算走了,結果就听到小淨空對著小八拿腔拿調地喚了一句︰“阿衡呀~”

    蕭六郎虎軀一震!

    最後小淨空還是看見了蕭六郎。

    可他已經認定自己懷中的小八是壞姐夫了,那麼出現在門口的壞姐夫難道是小八?

    小淨空猶豫了一下,忽然抬起頭,沖著蕭六郎︰“汪!”

    蕭六郎︰“……”

    蕭六郎︰“一大早的,什麼毛病?”

    小淨空嘆氣。

    不會汪汪語。

    不是小八。

    唉。

    就挺失望。

    小淨空被迫接受了壞姐夫暫時還是個人的事實。

    蕭六郎一臉迷惘。

    什麼情況?

    就因為一大早的自己沒和他對著汪汪汪,他就對自己失望了?

    他還沒怪他亂給狗改名字呢?

    顧嬌去灶屋做了早飯。

    吃過飯,顧嬌去收拾碗筷,蕭六郎道︰“我來收拾。”

    老太太豪橫地說道︰“不用,你們忙你的,有人收拾。”

    那個人就是老祭酒。

    繼被打劫私房錢、以及被搶佔房屋後,老祭酒又開啟了被老太太無情壓榨苦力的日子。

    家里事多,顧嬌這幾日都不去醫館了,只是朱雀大街上有個縫了針的小患者,今天是她拆線的日子。

    顧嬌收拾好小背簍出門。

    蕭六郎看了她一眼︰“要出去?”

    顧嬌嗯了一聲︰“出診。”

    醫術的事兒藏不住了,顧嬌索性不藏了。

    “遠嗎?”蕭六郎問。

    “朱雀大街。”顧嬌道。

    “正好我去那里送點東西,一起。”

    蕭六郎給一個國子監的有錢少爺代寫了幾篇文章,答應了在除夕前送到對方府上。

    顧嬌沒意見。

    朱雀大街還挺遠,二人雇了一輛馬車。

    蕭六郎先把顧嬌送到出診的地方,然後去給人送文章,回來再接顧嬌回家。

    顧嬌的那位小患者今年六歲,是個活潑好動的小姑娘,據說就是這個性子才導致她從台階上摔了下來,劃上了腿腳。

    她家里的姐姐是女學的學生,听說妙手堂醫術不錯,才舍近求遠找上妙手堂。

    “傷口恢復得很好,別怕,不疼的。”顧嬌拿剪子給她拆了線。

    小姑娘一聲沒吭。

    婦人問道︰“疼嗎?”

    小姑娘搖頭,崇拜地看著顧嬌︰“不疼,姐姐很厲害,娘,我長大了,也想做大夫!”

    婦人一愣。

    大夫……在昭國的地位實則是很低的,女大夫就更不必說了,那是下人的身份。

    他們能住在朱雀大街,本身就不是普通人家,哪里舍得女兒將來成為一個身份低賤的醫女?

    眼前這個小姑娘,也是家境貧寒才不得不做了醫女的吧?

    不是每個病人都像她女兒這樣是傷在了腿腳上,有些病灶發生在不潔的位置,身份尊貴之人哪里能去看那些地方?

    何況听說有時醫館忙起來,醫女還不得不給男人治病。

    這清白不就沒了嗎?將來怎麼好說親呢?

    但凡有些講究的門第都不會送女兒去做醫女。

    顧嬌沒去看婦人臉上的尷尬,而是捏了捏小姑娘的臉,輕聲道︰“大夫可不是那麼好當的,你要識字、要念書、要勤奮、要肯吃苦,菜做壞了只是少吃一頓飯,給人治病治錯了,害的是一條命,責任很重的。”

    小姑娘似懂非懂,想到什麼,低下頭,弱弱地問道︰“可是他們說,醫女很低賤。”

    顧嬌雲淡風輕地說道︰“生而為人,何來貴賤?”

    婦人突然有些汗顏。

    她瞧不上醫女。

    可這一刻,她的內心深深被震撼到。

    說不清是因為對方說出口的話,還是對方眼底的信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