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64章 宣平侯(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64章 宣平侯



    李婉婉因為琴技上確實不如顧瑾瑜與莊月兮,最終與莊月兮成績持平,拿下了本場考試的第二。

    顧瑾瑜盡管還是保住了第一,可她高興不起來。

    那個曲子實在是太優秀了,她能感覺到自己被徹底碾壓了。

    就是從淑妃那兒听說太子妃請了宮廷的樂師前來考核,為了驚艷謝樂師她才改了曲子的,不然一個小小的考試,她隨便彈彈也能拿第一。

    不改其實還沒那麼糟糕。

    以純熟的琴藝拿第一,並不會遭到詬病。

    現在有了李婉婉的對比,反倒讓她的曲子成了笑話。

    顧瑾瑜是打死也沒料到自己的風頭會被那麼不起眼的李婉婉黑搶了。

    考試結束後,謝樂師留下指點了一下李婉婉的琴藝,告訴她哪里還有待提高,並且送了李婉婉一把古琴。

    與月影伏羲琴沒法兒比,但絕對比李婉婉手上這把好上許多。

    顧瑾瑜郁悶地抱著月影伏羲琴出了樂館。

    下樓時,踫見莊夢蝶。

    莊夢蝶考了倒數,原本挺生氣的,可看了顧瑾瑜的遭遇,她就不氣了。

    她瞥了眼顧瑾瑜懷中的月影伏羲琴,譏諷道︰“哎呀,拿著這麼好的琴有什麼用?還不是一樣讓別人搶了風頭?就那點本事,還改曲呢?真是笑死個人了!”

    顧瑾瑜改的曲子差嗎?

    並不。

    如果沒有李婉婉的曲子,今天驚艷謝樂師的人就是她。

    顧瑾瑜可沒顧嬌那樣目空一切的氣性,她氣得夠嗆,說道︰“我至少考了第一,請問莊小姐考了第幾?”

    莊夢蝶被踩中痛處,說又說不過顧瑾瑜,只得強詞奪理︰“好哇,你敢和我頂嘴?”

    顧瑾瑜冷哼一聲︰“說起來,我是縣主,莊小姐見了我合該行禮才對,不過這里是學堂,大家都是同窗,我也就不和莊小姐計較禮數了。”

    莊夢蝶被她氣壞了︰“好哇顧瑾瑜,當了縣主就了不起了是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你最好別惹我!否則我把你的秘密說出去,看誰還瞧得起你!”

    顧瑾瑜的臉都綠了。

    她當然明白莊夢蝶指的是什麼,當初在溫泉山莊,父親當著安郡王的面說她與顧嬌、顧琰是三胞胎,不料莊夢蝶早就知道真相了。

    她是怎麼知道的?

    還有安郡王,他知道嗎?

    他上次還來找她,是不知她的身世還是知道了也不介意?

    顧瑾瑜突然變得心亂如麻。

    她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讓莊夢蝶以為她是被自己說怕了,莊夢蝶滿意地翻了個白眼,轉身坐上回府的馬車了。

    另一邊,謝樂師結束了對李婉婉的指導。

    李婉婉沒著急回去,而是抱著新的古琴去了平日里練琴的涼亭,這里太偏了,做灑掃的婆子都不會過來。

    “姑娘,姑娘你在嗎?”她望著牆問。

    牆後沒有回應。

    以往這個時辰對方是在的。

    她想了想,繼續望著牆說︰“姑娘,我考過了,多謝姑娘的曲子!”

    她說完,又等了一會兒,直到雪下得大了才抱著古琴轉身離開。

    牆的另一邊,二東家一邊把顧嬌托他買的椅子搬進院子,一邊納悶道︰“牆那頭說話的人是誰呀?啥曲子不曲子的?”

    顧嬌垂眸,翻了翻手中的賬冊︰“誰知道呢。”

    二東家不懂,總不會是他家小顧的曲子吧?小顧給人治病是個能手,譜曲還是算啦,別看她屋里擺著一把古琴,但也僅僅是擺擺設而已。

    她摸都沒摸過吶!

    雪下了一陣就停了,可看天色還有下的,二東家怕顧嬌一會兒晚了路上不好走,讓顧嬌趕緊回去。

    也好,今天是國子監蒙學最後一天課,她答應了去接小淨空。

    到國子監時,小淨空已經在門口巴巴兒地張望了,小小身子穿著國子監蒙學的衣裳,格外惹眼。

    同樣惹眼的還有他身後的蕭六郎。

    這人也不知怎麼長的,一天天的,越來越人間絕色。

    “嬌嬌!”小淨空看見了顧嬌,瞬間將壞姐夫扔掉,噠噠噠地來到顧嬌面前。

    顧嬌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看向蕭六郎︰“今晚不用自習?”

    “不用。”蕭六郎雲淡風輕地走過來。

    顧嬌在他身上是感受不到國子監的恐怖氣氛的,事實上,因為春闈的臨近,國子監的貢生們都快瘋了。

    就連林成業與馮林都比平日里睡得晚、起得早了。

    今晚夫子們的確沒要求自習,可真正敢不自習只有蕭六郎一個。

    一家三口往回走。

    天空果然飄起了大雪。

    顧嬌從背簍里取出油紙傘來,小淨空卻表示他要淋雪!

    幸虧顧嬌給他帶了小斗篷,給他把斗篷穿上,像個小小巫師。

    小小巫師興奮地在大雪中狂蹦︰“哇哇哇——”

    蕭六郎拿過油紙傘,撐在二人的頭頂,偏向顧嬌多一些。

    二人就那麼肩並肩地走在大馬路上。

    世上最舒適的相處,是不說話也不會彼此感到尷尬。

    二人都很享受這一刻的寧靜,以及小淨空時不時傳來的叭叭叭的小聲音。

    “對了。”想到什麼,顧嬌突然問他,“你生辰是幾月?”

    他的戶籍上有寫。

    二人的婚書上也有。

    她之所以仍這麼問,就證明她認為戶籍上的生辰並不是他真正的生辰。

    她就是這樣,不會一下子捅破所有的窗戶紙,卻總在不經意間用一種他無法拒絕的溫柔小語氣,一點一點撕下他的防線。

    “臘月。”他說。

    “哦。”現在就是臘月,顧嬌扭頭看向他,模樣有些乖巧,“幾號?”

    蕭六郎頓了頓,淡淡地說︰“除夕。”

    顧嬌莞爾。

    還沒過。

    真好。

    古人不是每年都過生辰,只過比較重要的,譬如周歲、本命年、女子十五及笄、男子二十及冠等。

    及冠是男子的成人禮,代表他可以束發戴冠,是一個真正成熟的男人了。

    不過在顧嬌的前世,十八歲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生辰。

    所以她還想給他過一下。

    “小淨空,你生辰是什麼時候?”她叫住在前面撒歡的小淨空。

    小淨空蹲下身,抓了一捧雪揉雪球︰“除夕!”

    顧嬌唔了一聲︰“這麼巧。”

    小淨空的眸子一亮︰“嬌嬌的生日也是除夕嗎?”

    顧嬌莞爾︰“我不是,你姐夫是。”

    小淨空的笑容一僵,手里的雪球忽然就不香了。

    啊!他為什麼要和壞姐夫一天生辰?他不要這個生辰啦!

    其實,小淨空的生辰還真不一定是除夕,他被遺棄在寺廟時沒有幾個月大了,襁褓里沒有他的生辰八字。

    是住持方丈根據他的大小估算他約莫是除夕前後生的,便索性將他的生辰定在了除夕這一日。

    小淨空黑著小臉臉問蕭六郎︰“你為什麼連生辰都要學我?”

    蕭六郎嘴角一抽,我比你大好麼,到底誰學誰?

    “唉。”小淨空憂郁地嘆了口氣。

    “怎麼了?”顧嬌摸摸他小腦袋,不會因為和蕭六郎撞了生辰就郁悶成這樣吧?

    小淨空攤手嘆道︰“往年的生辰都是師父他老人家陪我過的,不論他在哪里,都會及時趕回寺廟參加我的生辰小宴。”

    蕭六郎一臉懵圈,你個小和尚居然還有生辰小宴?你們廟里到底什麼條件?

    小淨空再次嘆了一口氣︰“京城太遠了,今年我怕是見不到師父他老人家了。”

    顧嬌腦補了一下,一個白眉蒼蒼的老和尚杵著拐杖步履蹣跚地上京城……

    呃,確實太殘忍了。

    來不了。

    顧嬌蹲下身來,溫柔地看著他︰“今年生辰你可以和姐夫一起過。”

    二人神同步,一臉嫌棄︰並不想。

    顧嬌又道︰“雖然你不可以見到你師父,但你可以給他寫信啊。”

    小淨空一拍小腦袋︰“對哦,我怎麼沒想到?”

    說做就做,小淨空當晚便給師父寫了一封長長的家書,第一句表達了自己對師父的濃濃思念,接下來的九十九句都是顯擺和吹噓自己。

    一封嚴謹並且包涵他真摯感情的家書就這樣完成啦。

    蕭六郎說拿出去給他寄。

    他不放心,堅持要自己寄。

    蕭六郎只得第二天翹了國子監的自習課,帶他去十分遙遠的驛館寄信。

    驛丞收了信,正要裝進信箱。

    小淨空問道︰“是寄往幽州的嗎?”

    驛丞道︰“是。”

    小淨空又道︰“你能把地址說一遍嗎?”

    驛丞︰“……”

    驛丞把地址念了。

    平城清泉鎮大芒山白雲寺。

    “嗯,是這個沒錯。”小淨空嚴肅地點點頭,“是八百里加急嗎?”

    驛丞︰“普通信寄不了八百里加急。”

    小淨空睜大眸子道︰“可我不是普通的信。”

    是寫給師父的飽含思念(只有一句話)與人生探討(吹噓自己長高高)以及學術交流(顯擺自己考了好多次第一)的家書。

    年關了,驛館特別忙。

    是看在小淨空長得太可愛的份兒上,驛丞才耐著性子與他說了一大通的。

    可這會兒驛丞的耐性耗光了。

    “你到底要不要寄?”他問道。

    “如果你不是八百里加急,那我不寄了。”小淨空果斷將信拿了過來。

    驛丞︰“……”

    蕭六郎扶額。

    不就是前不久給小家伙講了一個八百里加急的故事嗎?因為及時將情報送到,所以打贏了一場勝仗。

    小淨空對八百里加急的具體速度和操作沒有概念,可他覺得這幾個字听起來就很牛氣,所以他寄信也要八百里加急!

    蕭六郎伸出手︰“把信給我,我給你八百里加急。”

    “真的假的?”小淨空一臉懷疑。

    蕭六郎點頭︰“真的真的,保證你寄出去的信是八百里加急信!”

    小淨空嚴肅臉︰“你不許騙我!”

    蕭六郎正色道︰“騙你是小狗。”

    小淨空其實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義所在,為什麼壞姐夫騙他還能變成小八,明明小八那麼好……

    不過他還是把信交給壞姐夫了。

    蕭六郎走回驛丞那里,要了支毛筆,在信封上寫了個大大的八百里加急。

    然後要了個大信封,把小淨空的信裝了進去。

    驛丞默默豎起大拇指。

    牛。

    寄完信,蕭六郎帶小淨空回家。

    剛走沒兩步,小淨空夾緊小腿腿蹦了起來︰“我要尿尿!”

    蕭六郎將小淨空帶去驛館的茅房。

    小淨空噓噓完,出來找人,結果他走錯了方向,一下子撞到一個男人的腿上。

    想當初,某小和尚就是這麼踫瓷顧嬌的。

    小淨空跌在了地上。

    男人緩緩伸手,將他扶了起來。

    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有著十足的優雅與貴氣。

    小淨空抬頭看向對方。

    他穿著一身重紫千金狐裘,身形高大,眉目冷峻,容顏如冰玉。

    歲月在他臉上並沒留下多少痕跡。

    他英俊偉岸,舉手投足間的氣勢重如江山。

    小淨空看呆了,好半晌才想起來是自己撞了人家,他認真地道了歉︰“對不起!”

    “無妨。”他輕描淡寫地說。

    “嗯……那我走啦!”小淨空噠噠噠地走掉了!

    男子轉身走向馬車。

    八名親衛齊齊行禮,整齊劃一︰“侯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