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62章 弟控(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62章 弟控



    “哼!”

    顧琰背過身去!

    他太生氣啦,頭頂的一小撮呆毛都翹起來了,在寒風中訴說著它的不高興!

    顧長卿低笑一聲。

    他的嗓音冰冷而富有磁性,笑起來格外有種令人難以抵抗的魅力。

    顧琰的小眼神試圖往後瞟了一下。

    然後他開始邁步往回走。

    剛走了一步,顧長卿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你的腿怎麼了?”

    顧琰噘嘴兒小聲道︰“沒什麼,就扭了一下。”

    他們家住在胡同正中央,距離這里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一般人肯定是崴回去,可這是顧琰。

    顧長卿看著他那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兒,就無奈地嘆了口氣︰“上來。”

    “嗯?”顧琰回頭看著他,一臉機靈又裝傻的小表情,很是矛盾。

    顧長卿又想到了林子里的傻 子,只不過這回是有點傲嬌的那一頭。

    顧長卿伸出寬厚有力的大掌,抓住顧琰的肩膀,將人輕輕地拎了上來,坐在自己的馬鞍上。

    “你平時都不吃飯的嗎?”

    這麼瘦。

    顧琰坐在他身前,想說我哪里不吃飯?你才不吃飯!

    可一靠著他堅硬寬厚的胸膛,顧琰就說不出話了。

    這人一天吃十桶飯嗎?

    怎麼這麼健壯?

    “抓緊了。”顧長卿提醒。

    韁繩被顧長卿拽在手里,顧琰只能拽馬鞍。

    原本顧長卿對自己的馬鞍還算滿意,畢竟是侯府世子,下人給他準備的都不會是太差的東西。

    可顧琰那幾根白白嫩嫩的手指放上一放,瞬間將馬鞍襯成了爛木頭渣子。

    馬鞍要換了。

    顧長卿心想。

    “我送你回去。”他說道。

    “我不回去。”顧琰道。

    顧長卿古怪地看著他︰“為什麼?”

    顧琰︰“我想吃東西。”

    顧長卿︰“想吃什麼?”

    顧琰︰“糖炒栗子。”

    長安大街上有賣糖炒栗子的,就在自己來時的方向,顧長卿調轉馬頭,栗子鋪策馬奔了過去。

    考慮到顧琰的身子,他沒讓馬兒跑太快,但也足夠顧琰刺激了。

    長這麼大,第一次飆馬!

    顧琰興奮得在馬鞍上無處安放。

    “駕駕駕!”

    盡管他說得很小聲,可顧長卿耳力驚人,連那一統江湖的武林霸主小語氣都給听全了。

    顧長卿情不自禁地勾了勾唇角,稍稍加快了一點速度。

    顧琰樂壞啦!

    顧琰早就想騎馬了,只是在他長達十五年的人生里就做了十四年的病秧子,他沒有玩過,也沒有玩伴。

    小淨空與顧小順都比他小,他想和比自己大的玩。

    顧嬌能讓顧琰安定,但有些力量顧嬌給不了。

    顧長卿的出現恰巧彌補了這一空缺。

    顧琰騎馬騎得很開心,買完糖炒栗子時他還一臉意猶未盡。

    顧琰接過糖炒栗子︰“我沒帶錢,回去再還你。”

    “不用。”顧長卿說。

    “那……”顧琰張了張嘴,“我是不是把你的銀子花光了?”

    “沒有。”

    “哦。”顧琰默默地啃了一個糖炒栗子,“我還想吃烤雞!”

    顧長卿又帶著他去買烤雞,尋常鋪子的烤雞他不要,非得繞了半個京城去買胡記的。

    顧琰看著手中的烤雞,張了張嘴。

    “還想吃什麼?”顧長卿問。

    顧琰眨眨眼道︰“蟹黃酥,三元閣的。”

    三元閣在嶺南!

    這小子是要和他私奔嗎?

    顧長卿冷颼颼地看著他。

    顧琰悻悻地捏了捏馬鞍︰“好叭,那就吃一串糖葫蘆吧,不挑鋪子,路邊攤那種看起來很廉價很不干淨吃了會拉肚子會生病的也可以。”

    顧長卿︰“……”

    朱雀大街上有家糖水鋪子,順帶著賣糖葫蘆,價錢昂貴,但絕對吃不壞肚子。

    顧長卿帶著顧琰去買了幾串糖葫蘆。

    顧琰的懷里已經抱不下了,不能再買了,只能乖乖回家。

    回去的路上起了風,顧琰被吹得瑟瑟發抖。

    顧長卿用千金裘罩住他,顧琰被裹在他的千金裘里,只露出一顆毛茸茸的腦袋。

    可平心而論,只一個後腦勺子,都比家里的兩個弟弟可愛。

    顧長卿深吸一口氣。

    他怕不是中了邪……

    到家後,顧長卿先翻身下馬,再將顧琰抱下來,把顧琰懷里的東西都拿進去放在了前院的石桌上。

    “我走了。”他走出來道。

    顧琰期盼地看了他一眼︰“你要不要留下吃個飯?我姐姐做飯很好吃的。”

    那個比殺手更冷血的丫頭嗎?

    顧長卿很難想象她的廚藝會是什麼樣子。

    他望了眼穿堂後的灶屋,眸子里掠過一絲渴望,但最終還是忍住了︰“不了,我該回家了。”

    “哦。”顧琰失望。

    顧長卿上馬,看了顧琰一眼︰“進去吧。”

    “嗯。”顧琰點頭,卻沒動,一直看著他策馬消失在胡同的盡頭才腳步一轉,原地一蹦,神清氣爽地進了屋。

    沒錯。

    什麼崴腳嘛?

    沒有沒有啦!

    --

    “好了,你的腳沒事了,這幾天先臥床歇息,七天後我會上門給你拆線。”朱雀大街的一座宅子里,顧嬌給一個小姑娘縫合好傷口,結束了來京城後的第一次出診。

    天空又開始飄雪了。

    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聚聚散散,不一會兒大街便堵住了。

    這里離碧水胡同不算太遠,顧嬌決定走回去。

    她下了馬車沒多久,感覺到有人在跟蹤自己。

    她沒進碧水胡同,而是從胡同口路過,進了另一條胡同。

    她不著痕跡地將銀針拿在了手里。

    終于,對方動了。

    兩名蒙面人持刀從天而降,攔住了她的去路。

    然而根本不等他們出手,顧嬌便將銀針射進了他們的胸口。

    二人當場暈厥。

    幾乎是同一時刻,一支冷箭自她後方射了過來。

    她上前一步,一腳蹬上牆壁,凌空轉過身來,將那支冷箭狠狠地踢飛了開去!

    只是對方顯然不止這些招數,一道彌天大網自屋頂撒下,顧嬌拔出腰間的匕首,將那張大網橫空劈開。

    可就在這一瞬,一個鉤子不知從何方射了過來,勾住她的小背簍,嗖的一下勾走了!

    “小藥箱!”

    顧嬌眸光一冷,抬眸朝屋頂望去。

    只見一個身著黑衣、戴著黑面具的男子抓著她的小背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他輕蔑地冷笑一聲,消失在了屋頂的另一邊。

    顧嬌邁步追上。

    顧嬌仿佛回到了前世在組織里殺人越貨的日子,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她能感覺到對方的身手不簡單,對方幾次三番想要暗算她,都被她躲過了。

    最後,顧嬌追著對方來到一座看似荒廢已久的庭院。

    對方已經在里頭藏好了。

    顧嬌跨過門檻的一霎,一排凌厲的箭矢朝著她齊發而來。

    她前世是躲過槍子的,這種速度還難不倒她。

    看似飛快的箭矢在顧嬌眼中卻如同放著慢動作,顧嬌輕松避開。

    院子里傳來一聲似笑非笑的冷哼︰“想不到你能追到這里來,當真是有幾分能耐。”

    聲音是從面具後發出來的,和原聲略有差別。

    顧嬌听他的口氣,像是專程針對她而來。

    顧嬌走進院子,在廊下的台階上看到了對方︰“你是誰?”

    黑衣男子冷笑︰“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你是誰?”

    顧嬌哦了一聲︰“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來打劫我?”

    黑衣男子道︰“听說,你是一個小縣城來的村姑,自幼在村子里長大,得了傻病,一年前才痊愈。可我看你的身手,一點兒也不像一個村野丫頭。”

    顧嬌毫不心虛道︰“那又如何?礙著你了?”

    男子緩緩地走下台階,整張面具將他的臉罩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無比陰鷙的眼楮。

    他陰冷地盯著顧嬌︰“真正的顧家小姐去了哪里?”

    看來不是醫館的對家,是與她有關的人。

    顧嬌神色平靜地看著他手中的簍子︰“東西,還給我。”

    男子往前走了一步,倨傲地說道︰“你告訴我,你把真正的顧家小姐弄去了哪里,我就考慮把你的東西還給你。”

    顧嬌煩躁地皺了皺眉︰“廢話不多說,要打就打,別娘們唧唧的。”

    男子縱橫京城多年,惡名在外,威猛霸氣,頭一回被人罵娘們唧唧,他的臉都黑了!

    顧嬌確實沒那麼多功夫與他瞎扯,她還得回家做飯呢。

    顧嬌抬手朝對方招呼了過去。

    男子的身法比顧嬌想象的詭異,幾個回合下來,顧嬌竟然沒在他手里佔到便宜。

    不過,他想制住顧嬌顯然也沒這麼容易。

    他眉心一蹙。

    他出手,三招必制敵。

    這丫頭卻捱過了十詔不止。

    二人纏斗之際,巷子里傳來一陣馬蹄聲,緊接著是顧長卿一聲厲喝︰“什麼人?”

    男子的身子一頓。

    顧嬌趁勢一個手刀劈下去,奪回了自己的小背簍,又抬起另一只手,手心朝下,匕首自袖口飛出,在掌心一轉,被她用巨大的力道揮了出去!

    男子避之不及,左胳膊被劃傷了,一枚沒來得及射出的暗器掉了下來。

    他回頭望了眼門口的方向,咬咬牙,施展輕功從後門離開了!

    “是你?”

    男子前腳剛走,顧長卿便進了院子,他看見顧嬌很意外,“方才是你在和人打斗嗎?”

    顧嬌晃了晃自己的小背簍︰“有人搶我東西。”

    “什麼人?”顧長卿問。

    顧嬌搖頭︰“沒看清,戴著面具。”

    顧長卿看了看四周,在地上發現了那枚暗器,他拾起來,眉心一蹙︰“是他?”

    顧嬌唔了一聲︰“你認識?”

    顧長卿道︰“京城第一大盜飛霜,這種霜雪飛鏢是他的獨門暗器。”

    飛霜是個很令官府頭疼的人,大理寺、京兆府以及刑部都曾遭過他的毒手,被盜走不少機密卷宗,屬于朝廷的緝拿榜上穩坐第一的江洋大盜。

    可惜他神出鬼沒,從沒被人抓到過。

    就連他的真面目都沒人見過。

    顧長卿問道︰“他怎麼會偷你的東西?”

    飛霜不要面子的嗎?偷到一個小姑娘身上了?

    顧嬌想起與對方的那些談話,說︰“他好像認識我。”

    “飛霜……認識你?”顧長卿懵了。

    入夜時分,雪下得越發大了。

    顧府被籠罩在一片雪海之中。

    顧承林如今可以勉強下地了,只是走不了太遠,一般還是坐著輪椅,他讓小廝推著輪椅暴躁地出了自己屋子,去往二哥那邊。

    侯府的孩子都有自己單獨的院落,顧承林也有,不過他與二哥住習慣了,倒也沒急著搬出去。

    “二哥二哥!”他拍門。

    顧承風從走廊的另一邊過來,看向他道︰“怎麼了?”

    顧承林道︰“二哥你去哪兒了?我到處找你!”

    顧承風道︰“找我做什麼?”

    顧承林沒著急回答,而是抬頭看著他︰“你不舒服嗎?你的臉色好蒼白。”

    “剛去庫房找了點東西,凍壞了,有點冷。”

    “哦。”顧承林不疑有他,“二哥,你知道我的陀螺去哪兒了嗎?就是五殿下送我的那個,我找不到了!”

    顧承風道︰“不是給你收在多寶格右手邊的第三個櫃子里了?”

    “去找!”顧承林吩咐推輪椅的小廝。

    小廝忙不迭地去了,不會兒拿著一個精致的陀螺過來︰“真是在那兒呢!”

    顧承林拿過陀螺,驚喜地站了起來︰“二哥你真厲害,我東西放哪兒你全都記得!”

    他說著,高興地拍了拍二哥的胳膊,就听得二哥一聲悶哼。

    他一愣︰“二哥,你怎麼了?我弄疼你了嗎?”

    顧承風不動聲色地將手背到了身後,語氣如常道︰“沒有,我沒事,你去玩吧,我先回房了。”

    顧承林︰“哦。”

    二哥今天怪怪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