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58章 背黑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58章 背黑鍋



    “出了什麼事?”姚氏問。

    小丫鬟著急道︰“二小姐擅闖世子的書房,把先夫人的遺物打碎了!現在二公子與三公子都過去了,三公子吵著要責罰二小姐呢!”

    居然弄壞了先夫人的遺物,那三個繼子怕不是要與瑾瑜拼命。

    姚氏頭疼︰“老夫人知道了嗎?”

    小丫鬟搖頭︰“老夫人在歇息,沒人敢吵醒她,應該還不知情。”

    姚氏決定去看看。

    “我陪你去吧。”顧嬌說。

    “不用,你在這里等我,不,你還是先回去。”姚氏不希望將女兒牽扯到侯府的紛爭里來。

    “無妨。”顧嬌道。

    熱鬧嘛,總得去看看的。

    顧嬌堅持的事,基本上沒人擰得過,姚氏只得帶著女兒一道去了顧長卿的院子。

    顧長卿還在後山練劍,暫時沒得到消息,院子里只有聞訊趕來的顧承風與顧承林。

    姚氏與顧嬌老遠便听到顧承林的咆哮聲︰“你還敢嘴硬!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竟然打碎我娘的遺物!”

    “我沒有!三哥我真的沒有!你相信我!花瓶不是我打碎的!”

    是顧瑾瑜著急的辯駁。

    顧承林呵呵道︰“當時屋子里只有你和水仙表妹,不是你,難道是水仙表妹嗎?”

    顧承林其實並不討厭這個繼妹,可他更喜歡凌家的妹妹啊。

    兩個妹妹二選一,他當然相信凌水仙了!

    姚氏听了一耳朵,約莫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她不再是從前那個弱不禁風的受氣包,她定定神,端莊大氣地走進院子。

    顧瑾瑜一見她,趕忙走了過來,委屈地說道︰“娘,我沒有打碎夫人的花瓶!不是我!我進去的時候,花瓶就已經碎了!”

    凌水仙冷哼道︰“什麼叫你進去就已經碎了!難道你是在說……是我打破的?我早說了你不要跟著我過來,不要進大表哥的書房,你偏不听!這下好了,闖出禍事了!”

    顧瑾瑜含淚搖頭︰“娘,真的不是我……”

    姚氏頭疼死了︰“娘提醒過你什麼?你怎麼就是不听娘的話?”

    顧瑾瑜哭道︰“我知道錯了,可是……我真沒有打碎花瓶……”

    她當然沒有打碎花瓶。

    這一點,顧嬌毫不懷疑。

    其實這件事早在自己那個回府的淒慘夢境中便曾出現過。

    不同的是,那個受害者不是顧瑾瑜,而是夢中的自己。

    那個自己回到侯府後,沒有娘親與弟弟的庇佑,為了更好地融入侯府,不惜花重金討好表妹凌水仙。

    凌水仙見她如此大方,倒也不好意思不理她,一個高興之下,帶她去了顧長卿的院子。

    她本以為可以結交大哥,誰料大哥沒等到,反而先等來了凌水仙的誣陷。

    凌水仙並非一開始就想陷害她,是失手打碎了書房里的東西,害怕遭到顧長卿的厭惡才謊稱是她打碎的。

    她那時的處境與眼下的顧瑾瑜一樣,沒有一個人相信她!

    只不過,夢里凌水仙打翻的不是普通的遺物,而是先夫人的骨灰壇。

    顧長卿與整個侯府的怒火可想而知。

    就連與先夫人並不恩愛的顧侯爺都覺得她太過分,對她的心涼了好幾分。

    今日她進府看見凌水仙的第一眼,便聯想到了那個夢境。

    她給過顧瑾瑜機會。

    是顧瑾瑜自己不要。

    那,怪得了誰?

    顧瑾瑜後悔了,她真的真的後悔了!

    早知如此,她還不如答應顧嬌去看娘呢!

    這下好了,大哥沒巴結到,還把大哥、二哥、三哥一起得罪了!

    這個表妹看著人模狗樣,誰料做起事來這般無恥!

    她如今是陛下親封的縣主了,就算顧承風與顧承林再生氣,也不敢真的上來就拿家法伺候她。

    可這件事傳出去,她名聲不好听。

    她不能背這個黑鍋。

    姚氏將顧瑾瑜護到身後,坦蕩地看向顧承風與顧承林道︰“是誰打碎的,等侯爺回來了,我會讓他細細查探。瑾瑜如今不僅是定安侯府千金,也是陛下親封的縣主,你們不能隨隨便便責罰她!”

    顧承林橫起來,可不管什麼縣主不縣主的,他從輪椅上站起來,咬牙便沖姚氏撲過去。

    姚氏將顧瑾瑜護在懷里。

    顧嬌淡淡地走出來,擋在了姚氏面前。

    顧承林看到這張熟悉的臉,被小黑屋支配的恐懼唰的涌上頭頂。

    他整個人都定住了!

    顧承風不動聲色地看了弟弟一眼,又看了看顧嬌,眸光深邃。

    顧嬌淡道︰“走。”

    顧瑾瑜在姚氏的陪同下離開了。

    “侯府一點都不好玩!表姐還污蔑我!我再也不來了!”凌水仙心虛得不行,唯恐一會兒被顧長卿逼問露餡,趕緊找了個借口也走了。

    顧長卿半個時辰後才回到院子。

    他生著病,發了一身汗,臉色也依舊蒼白。

    只是氣度不減,氣場也一如既往的凌厲。

    “出了什麼事?”他看向兩個一言不發的弟弟。

    顧承林將顧瑾瑜打碎花瓶卻誣陷給凌水仙的事添油加醋地說了,他是真傷心,那是娘生前最愛的花瓶,听說他小時候還在里頭尿過尿。

    他娘被他笑得不行,抱著他一個勁地哎喲又親親。

    其實這些他都不記得了。

    可每每听人說起,他都會在腦海中拼命構建那時的場景。

    他就覺得他娘很溫柔、很疼他,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母親。

    顧承林抹淚。

    被顧嬌揍到半死不活也沒流這麼多淚。

    “那不是娘的遺物。”顧長卿說。

    “嗯?”顧承林一怔。

    顧承風也古怪地看著大哥。

    顧長卿嘆道︰“你尿過尿的花瓶已經和娘的衣冠冢一起下葬了。我哪里知道你第二天會哭著找這個瓶子?就讓人仿造了一個。”

    顧承林︰“……”

    麻蛋!

    哭了那麼久白哭了?

    顧長卿卻蹙眉,很奇怪啊,這個瓶子在多寶格的頂上,凌水仙或顧瑾瑜是怎麼踫到的?

    他進了書房。

    他一眼發覺了不對勁。

    案桌上,他娘的牌位旁的骨灰壇不見了。

    他心下一凜,再轉頭一看,原本應該放著那個花瓶的地方,竟然放著他娘的骨灰壇。

    有人來過。

    把他娘的骨灰壇與花瓶換了個位置。

    若非如此,下午被人打翻的就不是一個仿制的花瓶,而是他娘的骨灰壇了。

    “我的書房有誰進來過?”他叫來小廝。

    小廝道︰“就只有兩位公子與兩位小姐。”

    不是他們。

    他們根本就沒察覺到骨灰壇被人挪了地方。

    難道有人知道骨灰壇會被摔碎,所以提前把它挪走了?

    顧嬌三人回了姚氏的院子。

    顧瑾瑜想起在大哥院子受的委屈,眼圈不由自主地紅了︰“娘,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動大哥的東西,我知道大哥的書房不能隨隨便便進去,我是听見奇怪的聲音才進去看看,我擔心表妹出事。我怎麼也沒料到表妹自己打碎了花瓶,然後誣陷是我……”

    姚氏的臉色不大好︰“是不是你打碎的又有什麼關系?娘和你說了多少回,不要靠近你三個哥哥,不然你會有數不盡的麻煩,現在應驗了?”

    顧嬌看著哭得梨花帶雨的顧瑾瑜,神色淡漠。

    姚氏又道︰“今天要不是你姐姐攔著,顧承林已經對你動手了!你怎麼還那麼傻往他們跟前湊呢?”

    顧瑾瑜委屈︰“他們是我哥哥呀……”

    姚氏正色道︰“你沒有哥哥,只有弟弟和姐姐。”

    這麼說盡管殘忍,可那三個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

    姚氏又道︰“以後,你也不要再與凌家人來往了。”

    凌家是先夫人的娘家,對他們這一房也是存了極大的偏見與不滿的。

    顧瑾瑜含淚道︰“是祖母讓我教導表妹的……今天……”

    她看了顧嬌一眼,“要是方才姐姐也和我們在一起就好了,表妹就沒機會污蔑我了!”

    姚氏道︰“你姐姐怎麼可能和你們在一起?她剛進府,都不認識凌家的小姐。”

    顧瑾瑜一抽一抽地說道︰“表妹本是讓我邀請姐姐一道去亭子里坐坐的,我去叫姐姐,姐姐不答應……”

    顧嬌無語了,這是拉不出屎怪地球沒引力了?

    她喊她來給姚氏請安的時候,她怎麼不和她過來呢?

    還有,凌小姐會好心地叫她?

    顧嬌懶得與她爭辯,她本就不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她拎起小背簍道︰“我先走了。”

    家里還有三個病號,姚氏不好留她。

    她離開後,姚氏轉頭看向顧瑾瑜,神色很是嚴肅︰“今天的事你怎麼能怪你姐姐?你姐姐有什麼錯?”

    顧瑾瑜一愣︰“我……我沒有……”

    姚氏嚴厲道︰“你姐姐,沒用過侯府一個銅板,沒吃過侯府一口飯,她犯不著去認侯府的任何一個親戚,凌小姐叫她,她當然可以不答應!”

    “娘……”

    姚氏從沒用過如此嚴厲的語氣與顧瑾瑜說話,在顧瑾瑜眼里,姚氏是溫柔的、是善解人意的,甚至有些軟弱。

    可現在,姚氏慢慢變得強硬了。

    姚氏道︰“以後不要再讓我听見這些話,我不許你詆毀你姐姐。”

    顧瑾瑜被人污蔑都沒有這一句話來得委屈。

    除了弟弟,娘最疼她了不是嗎?

    可娘現在最疼的人……變成姐姐了。

    “你說,真的是她干的嗎?”顧瑾瑜離開後,姚氏問房嬤嬤。

    房嬤嬤已經打听清楚了,凌小姐落荒而逃,可見是在心虛。

    可房嬤嬤沒說,只嘆道︰“唉,奴婢哪兒敢妄加揣測?就算是二小姐,那也應當是無心的吧,她也是為了討好世子。”

    姚氏對這個女兒,忽然有點失望。

    ……

    小淨空終于發現自己頭發被剃光光的事了。

    他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留了大半年的頭發……眼看著就能扎個小揪揪了……居然就這麼沒了!

    他又變回小光頭了!

    他抱著自己的小光頭,坐門檻上哭得撕心裂肺︰“我頭發沒了——壞姐夫賠我頭發——壞姐夫!壞姐夫!壞姐夫!賠我頭發——”

    蕭六郎正色道︰“是你自己要我剃的。”

    小淨空哭得直蹬腿兒︰“我沒有!我沒有!你胡說!”

    那晚燒糊涂了,小淨空愣是沒有一點記憶,因此深信不疑,他絕不會舍棄自己心愛的小頭發,一定是壞姐夫嫉妒他,趁他發燒把他的頭發剃光光啦!

    蕭六郎攤手︰“不信一會兒你問嬌嬌。”

    顧嬌回來了。

    一大一小在門口看著她。

    蕭六郎無可奈何地靠在門框上,小淨空委屈巴巴地坐在門檻上。

    顧嬌隱隱感覺到了一絲黑雲罩頂的氣息。

    “這是……怎麼了?”她問。

    “嬌嬌。”小淨空無比受傷地看著她,“壞姐夫說……說我那天晚上燒糊涂了……自己讓把自己的頭發剃了……還說你也在場……你同意了……是你把剃刀遞給他的……”

    他難過得不行,滿臉都寫著——嬌嬌你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摧殘掉我心愛的小頭發,還給遞刀刀,你還是不是最愛我的嬌嬌了?

    顧嬌深吸一口氣,摸了摸他可憐的小光頭,轉頭對蕭六郎道︰“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剃就剃了,怎麼還甩鍋給孩子呢?”

    蕭六郎當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