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55章 痘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55章 痘疹



    一大早,顧嬌便去了醫館。

    上午來了幾個病人,下午沒什麼生意,顧嬌在自己的小院歇息。

    與她一牆之隔的地方是女學的小花園。

    小花園里有個涼亭。

    平時沒什麼人過來,此刻卻有個姑娘在那里彈曲。

    她彈得實在有些差強人意,斷斷續續不說,音還是個錯的。

    顧嬌躺在藤椅上閉目養神,結果被這姑娘的奪命琴音磋磨得夠嗆。

    她推開屋門走出來,望著院牆的方向道︰“錯了。”

    那姑娘顯然沒料到會有人听到自己彈琴,嚇得指尖一劃,又劃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顧嬌感覺自己汗毛都豎起來了!

    “誰?”那姑娘問。

    她四下張望,卻沒發現有人在附近。

    “你的琴音不準。”顧嬌說。

    那姑娘這下听出來了,是院牆後的人在說話。

    她愣了愣,問道︰“不準嗎?我剛買的古琴。”

    這把古琴的質量不怎麼好,一般的世家千金可能不會買這種劣質的古琴,顧嬌約莫猜到對方的身份不高了,不然也不會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練琴。

    “拿過來。”顧嬌說。

    “怎、怎麼拿?”那姑娘問。

    顧嬌望了望一人多高的院牆,打消了翻過去嚇死人家的沖動,淡道︰“能找到琴軫嗎?”

    那邊過了一會兒︰“找到了。”

    顧嬌道︰“我說,你來調。勾三弦。”

    “嗯?”那姑娘顯然是個生手。

    最早的古琴只有五弦,後文王加了一弦,武王加了一弦,因此成了七弦,也叫七弦琴。

    七弦也都有各自的稱呼,分別是宮、商、角、徵、羽、文、武。

    顧嬌道︰“第三根弦,角弦。”

    “哦哦!”那姑娘抬起指尖勾了一下。

    顧嬌道︰“音高了,你把琴軫松一松。”

    那姑娘松完琴軫,又勾了一下弦︰“這樣呢?”

    顧嬌道︰“松得太多了,音低了,稍緊一點。”

    “哦。”那姑娘小心地轉了轉琴軫。

    這次總算是準了。

    之後她又在顧嬌的指導下把其余六弦也一一調整了一番。

    她把課上學的曲子彈了一遍,欣喜地叫道︰“果然好听多了!”

    顧嬌黑了黑小臉。

    這也叫好听?

    你對好听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姑娘,謝謝你!我原本都灰心了,打算隨便練練就放棄的,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今天下午哪兒也不去了,就在這里練琴!”

    顧嬌︰……我現在後悔還來不來得及?

    被隔壁的奪命琴音折磨了一下午的顧嬌,出來時小臉都黑透了。

    女學的樂館中,顧瑾瑜也剛練完琴。

    她只要練琴,便會有一大堆人慕名來欣賞。

    她的琴音,說是繞梁三日不絕于耳也不為過。

    “慧縣主,你怎麼可以彈得這麼好?老師上午才教的曲子,你下午就能融會貫通了,你平日里是不是下了很多苦功夫練琴啊?”

    “是啊是啊,慧縣主,你給我們傳授一下經驗吧!”

    兩名世家千金羨慕地看著顧瑾瑜。

    顧瑾瑜抱著手中的月影伏羲琴,微微一笑︰“大家不用這麼客氣,喚我名字就好。其實我好久沒練琴了,難為你們不嫌棄。”

    千金甲︰“天啦,這水平竟然是好久沒練了嗎?那你要是練一下,得厲害成什麼樣啊?”

    千金乙︰“顧小姐,你手中這把就是月影伏羲琴吧?陳國第一琴師月影親手制作的,六國之中僅此一把!”

    所有人羨慕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千金丙︰“顧小姐,能不能借我們觀賞觀賞啊?”

    “當然可以。”顧瑾瑜把手中的琴讓了出來。

    眾人圍上去,仔細觀賞著傳聞中的月影伏羲琴。

    不愧是六國第一琴,這琴面、琴弦、琴徽、琴頭、琴尾,無一不接近完美。

    為何是接近完美,因為真正完美的只有真正的伏羲琴。

    但伏羲琴早已經沒有了,所以月影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六國第一琴。

    女學之中,人氣最旺的有兩人,一個是侯府千金顧瑾瑜,一個是莊太傅的孫女莊月兮。

    莊月兮的詩文更出彩,顧瑾瑜的琴藝更出眾,二人分庭抗禮、不相伯仲。

    可若是論人緣,自恃清高、不屑與人結交的莊月兮就遠遠不如平易近人的顧瑾瑜了。

    此時,莊月兮從另一間琴房里出來,手中抱著一把古琴。

    她身後跟著同樣抱著古琴的莊夢蝶。

    莊夢蝶彈琴是湊數的,從進琴房便開始打瞌睡,直到結束才來了精神。

    二人路過顧瑾瑜的琴房,見她被一堆千金們圍在中央討教琴藝。

    莊夢蝶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切,有什麼了不起?鄉下來的野丫頭,打腫臉充胖子,搶了人家的身份還在這里沾沾自喜,真把自己當正牌千金了!”

    莊月兮睨了自家草包妹妹一眼︰“你又能比她好到哪里去?”

    莊夢蝶嘴角一抽︰“有你這麼說自己親妹妹的嗎?我再不好我也是爹親生的!我出身高貴!我是正兒八經的世家嫡女!”

    莊月兮冷聲道︰“世家嫡女連幾首詩都背不出來,到了外頭可別說你是莊府的小姐,莊府丟不起這個人!”

    “你……”莊夢蝶氣得牙癢癢。

    莊月兮不喜歡顧瑾瑜,她也不喜歡莊夢蝶,有這麼個草包妹妹,讓她時常覺得很丟臉。

    姐妹二人下樓。

    莊夢蝶原本被姐姐氣得半死,然而她一眼看到街邊停著安郡王的馬車,頓時什麼煩惱都沒了。

    “哥哥!”她把古琴往下人手中一扔,朝安郡王跑了過去。

    安郡王走下馬車。

    昨夜下過雪,街道與屋檐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然而他佇立在這銀裝素裹中,猶如一抹雪色都奪不走的清輝。

    莊月兮的臉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莊夢蝶挽住了安郡王的胳膊︰“哥哥!你怎麼來了?”

    安郡王溫聲道︰“我路過,順便來看看你們,今天學完了嗎?”

    “學完了。”莊月兮走過來說。

    她沒把古琴給丫鬟,安郡王見她抱著累,伸出手道︰“給我。”

    莊月兮微微一笑,把古琴給了自家哥哥。

    因為要拿古琴,安郡王把胳膊從莊夢蝶手中抽了出來。

    莊月兮對此很滿意。

    安郡王接過古琴後沒著急帶兩個妹妹上車,而是左顧右盼的,似乎在等什麼人。

    莊月兮問道︰“哥哥,你在找誰?”

    安郡王語氣如常道︰“我听說,顧小姐也來女學了。”

    莊夢蝶頓時癟了癟嘴兒︰“你說那個顧瑾瑜啊,我討厭死她了!哥哥關心她做什麼?”

    莊月兮狐疑地看著安郡王。

    就見安郡王看著莊夢蝶,輕輕地笑了笑︰“她不是你朋友嗎?我順嘴問問。”

    莊夢蝶嗤道︰“我才沒她這種朋友呢!”

    “顧家只來了她一個?”安郡王問。

    莊夢蝶哼道︰“不然呢?那個鄉下長大的丫頭怎麼可能會拿到入學帖?”

    莊月兮道︰“你又是怎麼拿到的?”

    莊夢蝶一噎,這個姐姐能不能別總是拆她的台呀?

    安郡王若有所思,難道……她把自己給她的入學帖轉頭賣給莊夢蝶了?

    安郡王不知道的是,他的帖子是被顧嬌賣給杜曉芸了,莊夢蝶的入學帖是後來顧侯爺找淑妃求來的。

    樂館二樓,顧瑾瑜推開廂房,無意中看到來接兩個妹妹放學的安郡王。

    顧瑾瑜的心口就是一陣小鹿亂撞。

    多日不見,安郡王似乎更俊美了些,氣場也更強大了。

    他左顧右盼是在找誰?

    自己嗎?

    顧瑾瑜的心跳更劇烈了。

    又隱約听到莊夢蝶說“你說那個顧瑾瑜啊,我討厭死她了,哥哥關心她做什麼?”

    顧瑾瑜的呼吸都亂了。

    安郡王在關心她。

    他不是來接妹妹的,是專程來看她的!

    顧瑾瑜趕忙收好琴,去茶室補了一點胭脂,又理了理頭上的發簪,然後下樓去見安郡王。

    不料安郡王已經不在了。

    卻原來,是莊夢蝶無意中說了句“那丫頭在隔壁醫館做藥童呢,我那天看見她了”,于是安郡王去了醫館。

    只是安郡王也撲了空。

    顧嬌受不了院牆後的琴音,提前下班了!

    這會兒家里的四個男子漢還沒放學,顧嬌先去灶屋炖湯,炖到一半房嬤嬤來了。

    “不好了大小姐,夫人她身上長了很奇怪的東西!你快去看看吧!”

    顧嬌把灶膛里的火弄小了些,讓鍋里的湯繼續溫著,與房嬤嬤坐上馬車去了侯府。

    姚氏看到顧嬌,又把房嬤嬤數落了一頓︰“都說了我沒事,你不要什麼都去找嬌嬌。”

    “小心些總是好的。”顧嬌說著走上前,給姚氏看了看,“是濕疹,沒事的,擦點藥就好了。”

    姚氏看向房嬤嬤︰“我都說沒事吧?看把你大驚小怪的。”

    房嬤嬤長松一口氣︰“我這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嗎?”

    凌姨娘自打被奪權後便有些不安分了,頻繁往顧承風與顧承林的院子去,在兄弟二人面前怒刷好感,弄得二人如今恨不得把姚氏趕出府去。

    她是自己不出手,打算借刀殺人。

    房嬤嬤一直防著凌姨娘呢,可就怕防不勝防。

    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一盒濕疹膏給姚氏︰“以後再有什麼問題,及時告訴我。”

    小心駛得萬年船。

    她不在乎多走幾趟。

    房嬤嬤將顧嬌送上馬車。

    顧嬌回到碧水胡同。

    老太太問︰“你娘沒事吧?”

    顧嬌道︰“她沒事。”

    只是連顧嬌都沒料到的是,姚氏的確沒事,家里的兩個弟弟卻出了事。

    最先出現癥狀的是小淨空。

    晚飯時小淨空的食欲就不大好,顧嬌摸了摸他,沒發燒,讓他早早地去睡了。

    睡到半夜,他突然將蕭六郎搖醒。

    蕭六郎古怪地看著他︰“怎麼了?”

    他坐在床上,一臉嚴肅地說︰“我好癢。”

    蕭六郎點了油燈,掀開他衣裳瞧了瞧,發現他的胳膊上與肚子上冒了好幾個透明的水泡。

    蕭六郎給他蓋好被子,將顧嬌叫了過來。

    顧嬌看完後,當場下了診斷︰“水痘。”

    蕭六郎蹙了蹙眉︰“你是說……痘疹?”

    顧嬌點頭︰“唔,也可以這麼說。”

    小淨空的身體很好,從下山到現在一直沒生過病,誰料一病就是痘疹。

    盡管痘疹沒天花這麼可怕,可治起來也不是那麼不容易的。

    “痘疹會傳染,你小時候出過痘嗎?”顧嬌問蕭六郎。

    “出過。”蕭六郎說。

    也是和小淨空差不大的時候得了一次痘疹。

    “你呢?”蕭六郎看向顧嬌。

    “我好像也得過。”顧嬌在腦海里搜尋了一番原主的記憶,是在顧三郎夫婦去世前出的痘,因為得到了良好的照顧,她最終痊愈了。

    “小順好像沒得過。”她說。

    痘疹會傳染,沒得過痘疹的就最好不要接觸小淨空了。

    “姑婆得過沒有?”她問蕭六郎。

    這話,就問得有點兒意思了。

    老太太只是一個隨手救下的麻風病患者,她失憶了,不記得前塵往事,蕭六郎又上哪兒去知道她得沒得過痘疹?

    除非,她已經在心里篤定了蕭六郎早就認識她。

    蕭六郎沒問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也沒刻意岔開話題,只是不動聲色地說道︰“我不知道。”

    確實不知道。

    顧嬌想了下,也算正常,譬如她就不知道顧老爺子從前得過什麼病。

    她哦了一聲︰“那,保險起見,還是讓姑婆小心些。”

    這次的痘疹來勢洶洶,第二天一早,顧小順與顧琰也中招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