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54章 認親(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54章 認親



    “你是來打牌的?”老太太問。

    老者一愣。

    打、打牌?

    老太太磕著瓜子兒道︰“今兒不打葉子牌,推牌九,五十銅板起價。”

    太後在說什麼?什麼葉子牌?什麼推牌九?

    老者定定地看著太後,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發覺眼前之人雖容貌酷似太後,衣著與氣度卻不像太後。

    “瞅啥瞅?”老太太不耐地問。

    “您……不認識我了嗎?”老者指著自己問。

    被他這麼一說,老太太倒還真仔細打量起他來。

    長得人模狗樣的。

    還有點兒眼熟。

    在哪里見過麼?

    老太太不記得從前的事了,偶爾回憶起一些來,但都是十分零散的片段。

    不過這老頭兒給她的感覺有點兒不一般。

    可不不一般嗎?

    從前老祭酒在朝為官時,可沒少與莊太後作對。

    他是保守派,堅決反對後宮干政、尤其女人垂簾听政。

    早在先帝在世時,老祭酒就上過不少勸先帝廢後的折子,他在奏折里稱賢德後是妖後,惑亂後宮,外戚干政,還心狠手辣、草菅人命。

    賢德後曾一度被先帝打入冷宮,就是拜老祭酒所賜。

    盡管不到半年她就憑著過硬的宮斗技能走出了冷宮,可她少掙了半年的銀子,還搭進了不少從前的積蓄。

    斷她錢財,如同殺她父母!

    在那之後,賢德後便視老祭酒為眼中釘肉中刺。

    老祭酒被流放邊塞五年,吃盡苦頭,曬成人干,老了十好幾歲,就是賢德後的手筆。

    倆人一直廝殺到先帝去世,賢德後干掉太子,扶持靜妃之子登上帝位,成了權傾朝野的太後。

    二人之間才總算暫時分出勝負了。

    為何是暫時,是因為老祭酒掌控著國子監,而國子監又齊聚了全昭國最有才學的青少年。

    夸張一點說,老祭酒掌控著昭國的未來。

    莊太後處心積慮想把國子監的大權籠過來,那會兒安郡王快回國了,莊太後向陛下提議設立可在國子監增設少年祭酒一職。

    陛下同意是同意了,可被冊封為少年祭酒的卻不是莊太後的佷孫,而是昭都小侯爺。

    這小侯爺是老祭酒的徒弟。

    莊太後心里一萬頭不可言述的馬奔騰而過。

    老祭酒笑歪了。

    這一回合看似老祭酒贏了。

    可沒過多久,除夕夜,國子監突然走水,昭都小侯爺被大火活活燒死了。

    ……

    老者自打辭官後,已許久沒去回憶前塵往事了,眼下乍一看到太後,思緒才不由地被拉回了那個血雨腥風的朝堂。

    老太太一臉不解地開口了︰“你咋不說話?咋看我的眼神這麼復雜?還有我見了你,我的心情好像也變得有些復雜!”

    還是說不上來的那種復雜,就像是倆人是宿敵,她恨不得找把刀來砍了他!

    等等。

    拿刀砍他?

    老太太狐疑地看了老者一眼。

    他倆認識,這一點無論是從他的眼神還是他的話語都可以確定。

    他很怕她。

    不敢直視她的眼楮,似乎是有點兒心虛。

    還見了她的面就跪下,這是得多對不起她?

    “我知道你是誰了!”老太太腦海里靈光一閃,把瓜子往桌上一扔,“你是不是就是當年那個拋棄了我……又回來找我的負心漢?”

    老者︰“……!!”

    顧嬌與顧琰先回來的,二人一走過穿堂發現後院多了個人。

    顧嬌瞧著挺眼熟。

    主要是臉上沒了大鞋印子,她一時間沒認出來。

    “姑婆?”顧嬌眼神詢問。

    老太太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某瑟瑟發抖的負心漢一眼,嘆道︰“你們姑爺爺。”

    顧嬌︰“……”

    顧小順︰“……”

    蕭六郎與顧琰、小淨空是後面進屋的,他們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身後還跟著一輛載著年貨的馬車。

    幾人與車夫一道將馬車上的年貨卸下來。

    蕭六郎抱著一壺香油往里走,和顧嬌與顧小順一樣,走過穿堂就愣住了。

    院子里坐著老太太、顧嬌、顧小順以及沒那麼發抖卻依舊面色發白的老者。

    沒辦法,“被”給先帝戴了綠帽,內心惶恐!

    “姑爺爺。”顧嬌介紹。

    蕭六郎︰“……”

    一會兒不見,你又往家里撿了個姑爺爺?

    顧嬌冤枉︰這回可不是我撿的。

    蕭六郎神色復雜地看了老者一眼。

    老者這會兒腦子一片空白,連自己是來與蕭六郎相認的都不記得了,只在心里瘋狂向先帝告罪——微臣與太後絕對是純潔的君臣關系!

    老太太的火氣已經給壓下來了,淡淡地問道︰“行了,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們倆有孩子嗎?”

    老者從椅子上一滑,險些跌在地上。

    他一邊扶著椅子坐起來,一邊蒼白著臉道︰“沒、沒有。”

    老太太點點頭︰“我想也是沒有,不然我不會不遠千里來投奔六郎。”

    蕭六郎看著老者,老者抹著冷汗。

    與莊太後斗法一輩子,就屬今日這一回合最招架不住,可以說是毫無還手之力!

    莊太後漫不經心道︰“年輕時你棄我而去,如今你老了,想上門讓我佷孫養你,門兒都沒有,你滾吧!”

    老者如釋重負,頭一回覺得滾字如此動听!

    老者出了院子仍有一種不盡真實的感覺。

    他要弄明白到底咋回事兒,沒走,就擱門邊兒等著。

    而蕭六郎也沒讓他失望,不一會兒果真出來了。

    二人看見彼此都不驚訝,好像已算到對方一個不會離開,一個不會不出來。

    蕭六郎已沒了上次在胡同口的驚慌。

    老者心里五味雜陳︰“里頭那位是太後吧?你怎麼會與太後在一起?你可以不承認你是阿珩,但你不能否認她是太後,太後可沒死。”

    蕭六郎沉默。

    老者難過地問道︰“怎麼會這樣?你和太後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太後失憶了,你總沒有,你告訴我!”

    蕭六郎依舊沉默。

    老者痛苦地閉了閉眼︰“好,你不想說,我不逼你,我改天再來看你。今天的事……我會替你保密。”

    蕭六郎欠了欠身,轉身進院子。

    “你的腿……”老者擔憂的目光落在他的右腿上。

    蕭六郎步子一頓︰“不礙事。”

    這是他對自己說的唯一一句話。

    老者覺著,他追出來,或許就只是為了和他說這三個字。

    他不想自己為他擔心。

    老者的心里一片酸楚。

    蕭六郎進了院子,老者也回到了馬車上。

    其實今日的“收獲”不僅僅是見到了太後,他還見到了自己的小恩人。

    他怎麼都沒料到她與阿珩……不,如今該叫六郎了。

    她與六郎竟然是夫妻。

    這都是什麼緣分?

    院子里,一家人齊刷刷地看著老太太。

    “姑婆,姑爺爺真走了,您不難過嗎?”小淨空問。

    在這個家里,知道老太太不是蕭六郎姑婆的人不多,可顧小順是其中一個,當初老太太暈倒在顧嬌與蕭六郎的家門口時,顧小順也在場。

    之後的顧琰、小淨空、姚氏等人都以為老太太真是蕭六郎的姑婆,不遠千里來投奔他的。

    因此當姑爺爺出現,小淨空幾人幾乎是沒有懷疑地相信了。

    顧小順也相信了,因為相處這麼久,他都忘了姑婆是撿來的事了。

    老太太嗑了個瓜子兒︰“我難過啥?他不在我才清淨呢!”

    誰要和一個糟老頭子過後半生?

    每天打牌它不香麼?

    小淨空︰“哦。”

    顧嬌在灶屋做飯時,小淨空溜溜地走了進來,拉了拉顧嬌的衣裳,道︰“嬌嬌,我和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顧嬌問。

    小淨空歪著小腦袋看著她︰“姐夫有個小名,叫阿橫,橫行霸道的橫。”

    雖然姐夫不承認,但是他心里已經這麼認定了,就是橫行霸道的橫!

    顧嬌好笑地看著他︰“是嗎?你怎麼知道?”

    小淨空道︰“我听姑爺爺叫的,我那天看見姑爺爺了。”

    顧嬌︰“哦?”

    小淨空嘆道︰“我和姐夫放學回來,就在胡同口,姑爺爺叫了姐夫一聲阿橫,姐夫沒理他,拉著我就跑了。我問姐夫,姐夫還強詞奪理說說姑爺爺認錯人了。姐夫可真不孝順,就算不想認姑爺爺,也不能這麼對他老人家。蔣夫子教我們要尊老愛幼……”

    小淨空那天就覺得不太對了,今天姑爺爺上門,更是讓他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壞姐夫那天果然有鬼!

    壞姐夫是個不孝子孫。

    他以後可不能這麼干。

    告完狀的小淨空,深深感到了自己肩膀上的重任。

    他去書房,拿起了自己頗為嫌棄的他國語言書籍。

    壞姐夫不靠譜,好心累。

    從今天開始,他要加倍努力,將來才能好好養家。

    灶屋內,顧嬌回味著小淨空的話。

    見過?

    還叫了小名?

    這麼說,那人是認識蕭六郎的。

    從蕭六郎的反應來看,蕭六郎也極有可能認識對方。

    而據顧嬌對那人的觀察,那人明顯也是認識老太太的,至于是不是真正的兩口子暫時還不好說。

    老太太記憶錯亂,認錯人也有可能。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人認識蕭六郎,也認識老太太,而蕭六郎也認識他,那蕭六郎是不是也認識老太太呢?

    當初救下老太太並且一直毫無怨言地收留對方,並不是因為他突發善心,而是他們原本就是舊識?

    安郡王也認識老太太……

    顧嬌用柴火枝在草木灰上寫了幾個名字。

    老太太、安郡王、蕭六郎、宣平侯府、阿橫。

    ……

    卻說老者回到馬車上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莊太後與宣平侯府不對付,與自己也不對付,而蕭六郎既是宣平侯府的人,也是自己的學生。

    把蕭六郎放在那個禍國妖後身邊,老者不放心。

    “不行,我得盯著她!”

    老者此番回京城,其實是因為一個多年的摯友病危,命不久矣,他來見他最後一面。

    見了就打算繼續歸隱山林的。

    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他悄悄動用了沉寂多年的人脈,在碧水胡同租下了一間小宅,可巧,就在蕭六郎與顧嬌隔壁。

    老者麻溜兒地搬了進去。

    他的家僕不多,只劉全與一個臨時雇來的車夫。

    搬進去的第一天,他就搭了一把梯子,站在牆頭暗戳戳觀察禍國妖後的動靜。

    老太太早發現他了。

    這陰魂不散的糟老頭子,年輕時不要她,老了卻想追回她?

    做夢去吧!

    老太太忍住把人一刀砍死的沖動,回屋困覺去了。

    可她躺在床上,輾轉難眠,越想越覺得咽不下這口氣!

    她去廚房,提了把菜刀,氣沖沖地去了隔壁。

    老者盯了一會兒犯困了,也回屋睡覺去了。

    不同的是,他睡著了。

    可睡到一半感覺脖子上涼颼颼的,他瞬間驚醒,睜眼就看見老太太拿菜刀指著他。

    他嚇了一跳︰“你做什麼?”

    老太太把菜刀往他脖子上一架,威武霸氣地說道︰“私房錢交出來!”

    莫名遭遇打劫的老祭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