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53章 少年祭酒(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53章 少年祭酒



    莊太傅訓斥完鄭司業,又回御書房去安撫陛下了。

    他采取的策略是,絕不否認鄭司業犯下的過錯,但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看得見的貓膩總比看不見的強,況且這也是幾年前的舊賬了,如今鄭司業再沒出現過類似的行徑,證明此人有悔過之心。

    懇請陛下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再者,國子監屬于青黃不接的尷尬階段,沒有比鄭司業更適合擔任祭酒之位的人。

    李司業到底年輕了些,資歷也不夠,手段更是青澀,鎮不住那幫老頑固。

    有時候就是像鄭司業這種滑頭又有手段的人,才能成為一把更鋒利、更能為陛下披荊斬棘的刀。

    要不怎麼說莊太傅能耐呢,這剖析問題的角度,一般人還真不敢這麼說。

    可陛下就覺著這是實心窩子的話,他也希望昭國的朝堂一片清明啊,但也正如莊太傅所言的那樣,太老實的刀太鈍,不好使,太鋒利的刀又有多少點兒劃手。

    想找一把又鋒利又不絕會傷到自己的刀,太難太難了。

    如果老祭酒在就好了……

    最終陛下還是被安撫住了,保留了鄭司業的官職以及幾日後冊立他為國子監祭酒的決定,只罰了半年俸祿,以儆效尤。

    對外就稱賬本其實是偽造了用來污蔑鄭司業的。

    鄭司業守在皇宮外,見莊太傅出來,虔誠地拜了一拜︰“太傅對下官恩同再造,下官日後一定為太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莊太傅冷聲道︰“別以為陛下不追究你就高枕無憂了,你以後不要再任性妄為,叫人抓住把柄!”

    鄭司業冷汗冒了冒,躬身道︰“是,下官記住了。”

    莊太傅又道︰“還有月考的事,你自己得想個法子圓過去!”

    “……是!”

    鄭司業牙疼地回了國子監。

    蕭六郎正坐在樹蔭下為林成業補習,見鄭司業氣沖沖地過來,他淡淡地睨了對方一眼。

    鄭司業突然就涌上一股直覺,這件事是蕭六郎干的!

    但這很奇怪不是嗎?

    月考的試卷藏在壁畫後的暗格里,賬本藏在明輝堂的密室里,蕭六郎哪兒來的通天本事知曉他這麼多秘密,又如何瞞過侍從的把守潛入明輝堂而不被發現?

    鄭司業的心里猶如堵了一團火,燒得他上不去下不來。

    蕭六郎漫不經心地移開了目光,多看他一眼都嫌多余。

    鄭司業妥妥被激怒了,甭管是不是這小子,他都對小子厭惡透了!

    偏偏他不能再對這小子動手!

    “啊,鄭、司業。”林成業發現了對方。

    蕭六郎把改完的試卷遞給林成業,上面圈出了他寫得不夠細致的地方,隨後蕭六郎淡淡望向鄭司業︰“鄭司業是來道歉的嗎?”

    “道、道什麼歉?”鄭司業一愣。

    蕭六郎淡淡地撢了撢寬袖,一派閑適地說︰“我的卷子啊,我似乎一題都沒錯,鄭司業是怎麼給我定成績的?難道真如傳言的那樣,鄭司業是故意針對我?”

    是啊,我就針對你怎麼啦?

    有本事你咬我呀!

    一個時辰前的鄭司業敢這麼說,現在卻不能了。

    鄭司業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那日明明給他們說的是正數第一,不知他們怎麼听岔了,給你弄成倒數第一。”

    “哦。”蕭六郎挑眉,“那勞煩鄭司業把成績改過來?”

    鄭司業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額角青筋暴跳︰“……改,馬上改!”

    鄭司業不僅得把蕭六郎的成績改過來,還得當眾給蕭六郎道歉,這是莊太傅給他下的死命令。

    若連這點忍辱負重都做不到,那他不配成為莊太傅手里的刀。

    鄭司業欺負蕭六郎時心里有多爽,道歉甩給他的耳光就有多響亮。

    鄭司業死死地拽緊了拳頭︰“你給我等著,等有一天我做了國子監祭酒……”

    有你好看!

    蒙學比國子監放學早,小淨空一般都會在課室里寫作業等蕭六郎來接他。

    今天率性堂最後一節課是自習,可以不去。

    蕭六郎去蒙學接了小淨空。

    “你又逃課!”小淨空叉腰看著他。

    “沒課。”蕭六郎說。

    小淨空雙手抱懷,一臉嚴肅︰“自習課不是課嗎?”

    蕭六郎︰你是家長還是我是家長?

    “走了。”蕭六郎抓起他的書包讓他背好。

    小淨空不懂大人的迷惑行為,但他好想嬌嬌,于是背著嬌嬌親手給他做的書包,跟在壞姐夫身後出了國子監。

    長安大街上人來人往。

    今日賣糖葫蘆的小哥兒換了個地方,恰巧就離他們的住處不遠。

    蕭六郎看著不遠處亮晶晶的糖葫蘆,問小淨空道︰“要吃糖葫蘆嗎?”

    小淨空︰“要!”

    蕭六郎︰“不給你買。”

    小淨空︰“……”

    這是小淨空不理解的大人迷惑行為二。

    但他也不是好欺負的。

    他停下腳步,叉著小腰,奶凶奶凶地說道︰“我要給你漲租!”

    蕭六郎︰你還知道漲租?!

    小淨空最終也沒如願以償地吃到他的糖葫蘆,因為壞姐夫的磨磨蹭蹭,過去時最後一串已經賣完了。

    小淨空抓狂!

    哎呀,我可真鬧心吶!

    帶個大人出門真是太不容易了!

    小淨空黑著小臉,慢吞吞地回家。

    即將轉彎進入碧水胡同時,前方突然傳來一道顫抖的聲音︰“阿……阿珩?”

    那聲音有些蒼老,帶著激動以及仿佛來自靈魂的顫栗。

    蕭六郎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沒有抬頭。

    他一手杵著拐杖,另一手拉過小淨空的手,將他趕緊拽進了碧水胡同。

    “哎呀我不要你牽!我自己走!”

    是小淨空幽怨的小聲音。

    “阿、阿珩!”

    老者邁步追上去,地上路滑,他險些摔了。

    幸而一旁的管事劉全及時扶住了他︰“老爺,您當心啊!這幾天京城下了雪,路上都結了冰,您別摔著了!”

    老者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你剛剛看見了沒有?”

    “看見誰?”劉全問。

    “阿珩!”老者說。

    “阿珩少爺?小祭酒嗎?老爺,您眼花了吧?小祭酒已經去世了。”劉全是老者的家僕,雖跟了老者多年,卻一直幫老者料理家中事務,並未去過國子監,也沒見過那位傳聞中的少年祭酒。

    “阿珩……”老者望著空蕩蕩的碧水胡同,一陣失落。

    劉全心疼道︰“老爺,興許只是容貌相似之人。”

    老者搖頭。

    若果真是陌生人,那麼他听見有人叫他一定會下意識地抬起頭來看一眼,絕不是剛才那種反應。

    他分明是听出了自己的聲音。

    太猝不及防,所以來不及掩飾,為了不讓自己察覺他的異樣,才逃一般地走掉了。

    “是阿珩!是他!”老者的情緒久久難以平靜,他努力回憶,“他好像穿著國子監的監服。”

    劉全道︰“那就更不可能了吧?小祭酒怎麼會成為國子監的監生?”

    他可是陛下親封的少年祭酒哇!

    老者也覺著奇怪,可再奇怪也不如眼見為實︰“總之你去打听一下,還有,我見他杵著拐杖,他的腿腳貌似受傷了。”

    “是,老爺。”劉全無奈應下。

    國子監學生眾多,要打听一個監生並不簡單,可打听一個瘸腿監生就不那麼難了。

    尤其因為鄭司業的事,蕭六郎在國子監出名了一把,短短半日功夫,劉全便將蕭六郎的情況打听得明明白白了。

    劉全︰“說起來,這個監生與咱們還挺有緣,他在天香書院上過學,他就住小恩人的村子!”

    老者︰“他叫什麼名字?”

    劉全︰“蕭六郎。”

    老者一驚︰“是他?”

    老者當然听過這個名字了,在天香書院落腳時,黎院長不止一次把蕭六郎叫去中正堂。

    他還看過蕭六郎的文章,覺著此子戾氣太重,不適合收為弟子。

    他一直都在屏風後,沒特地出來打量過對方的容貌。

    如果他出來看那麼一次,是不是早就能發現他是阿珩了?

    他沒听出他的聲音,是因為十七歲的少年已經變了聲。

    可字跡與文風又是怎麼一回事?

    從前那個溫潤如玉的小少年,好似一夕之間變成了一個冷漠而又充滿戾氣的人,還換了一個身份。

    他的阿珩,到底經歷了什麼?

    卻說小淨空被自家姐夫拽回家後,在心里默默地將之評為了大人的迷惑行為三。

    “你為什麼要逃?”他仰頭問。

    “我沒逃,只是走快一點。”蕭六郎面不改色地說。

    小淨空問道︰“為什麼突然走快?你難道不知道走快了會摔跤嗎?我們兩個……是家里最容易摔跤的人!”

    到底能走多快,心里沒點數嗎?

    小淨空又道︰“剛剛那個老爺爺叫你阿橫,是哪個橫?橫行霸道的橫?還是橫眉冷對的橫?”

    蕭六郎道︰“這兩個是一個橫。還有,你听錯了,他叫的不是我。”

    “哦。”小淨空失落,居然沒套路到。

    蕭六郎岔開話題︰“別 鋁耍 裉煆F鹿錚 蛺旄悴賈玫淖饕刀甲 炅寺穡俊br />
    小淨空自從入學考考了低分後,就開始了每天放學後惡補外語的悲慘經歷。

    小淨空的注意力成功被轉移,他從書包里翻出自己的作業︰“當然做完了!你以為我是你嗎?要人戳一戳才會動!不鞭策你,你還在考倒數第一!”

    蕭六郎︰“……”

    倒數第一的梗是過不去了是嗎?

    蕭六郎檢查了他的作業,基本上沒錯誤,同樣是教,卻不得不說,教小淨空比教林成業省力多了。

    “阿珩呀……”小淨空突然學著外頭的那些老太太,翹著小蘭花指,拿腔拿調地喚了蕭六郎一聲。

    蕭六郎渾身一抖,被雷得外焦里嫩!

    他、他還是去教林成業好了!

    卻說老者在親眼見到蕭六郎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直覺告訴他,那是他的阿珩,可蕭六郎的一切信息又顯示他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為了弄清楚真相,老者決定親自上門一趟。

    他記得那一日二人是消失在在碧水胡同,至于是里頭的哪一座宅子就得一間一間地上門去找。

    他找了個國子監旬休的日子。

    今天清和書院也旬休。

    可家里的四個男子漢沒閑著,全都去采買過年的物資了。

    因此老者來到他們的宅院時,宅院是空的。

    門虛掩著。

    這是老太太為自己的牌友們留的門。

    “請問,蕭六郎在嗎?”

    老者客氣地問。

    無人應答。

    老者猜人在後頭,想了想,還是邁步走進去︰“我找蕭六郎,請問他在家嗎?”

    老太太正坐在後院兒嗑瓜子兒,听到動靜,還當是自個兒牌友來了,回過一看。

    咦?

    一個老頭兒?

    新來的牌友麼?

    求打牌的?

    老者也看清了老太太,他的反應就比老太太大多了。

    太後?

    他雙腿一軟跪了下來!

    老太太︰……倒也不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