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48章 奶凶小淨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48章 奶凶小淨空



    小淨空的態度十分堅決,蕭六郎無法,只得自己先去國子監了。

    小淨空將房門關得死死的。

    顧嬌過來敲門︰“可以去上學了嗎?”

    小淨空在門後問︰“他們都走了嗎?”

    顧嬌輕聲道︰“走了。”

    小淨空哼哼道︰“壞姐夫走了,琰哥哥和小順哥哥也走啦?”

    顧嬌點頭︰“嗯,都走了。”

    小淨空這才將門打開一條縫,但他也沒立刻出來,而是將小腦袋探出門縫,左右看了看。

    確定沒人,他才背著書包走出來。

    約莫是還在害羞,小臉兒紅撲撲的。

    為了掩飾尷尬,他盡量作出一副嚴肅又老成的樣子,威武霸氣地走在前面,奶凶奶凶的!

    一路上都很滑,為了不讓小家伙再摔跤,顧嬌將他抱起來,一直抱到國子監的門口。

    哎呀。

    小淨空的小臉蛋紅透了。

    他是一個成熟的小孩子了,在家抱抱可以,但不可以在外頭抱抱。

    可是好喜歡嬌嬌的抱抱,舍不得不要。

    顧嬌把人抱到門口才放下。

    小淨空陶醉得不要不要的。

    雖然一大早讓三個不懂事的大人氣得夠嗆,但和嬌嬌一起上學還是很開心啦!

    “到了哦。”顧嬌揉揉他的小臉蛋。

    “嗯!”小淨空不舍地點點頭,“那我進去啦!”

    顧嬌俯身與他平視,理了理他的衣襟︰“乖乖听夫子的話。”

    小淨空拍著胸脯保證︰“我會噠!”

    這倒不是賣乖的話。

    國子監的夫子比縣城私塾的夫子厲害得多,尤其神童班的夫子,那都是相當有才華的。

    他們授課的內容確實大部分都是小淨空沒學過的新知識,小淨空學得還算認真。

    “進去吧。”顧嬌拍拍他的小肩膀。

    “嬌嬌再見!”小淨空沖顧嬌揮揮小手。

    顧嬌含笑目送他進入國子監,他是全國子監最小的學生,不是那身國子監的衣裳,誰都不敢相信他是神童班的學生。

    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顧嬌才轉身離開。

    國子監共分為兩大院區,主院區是國子監六堂,副院區是國子監蒙學,進大門後一個往左,一個往右。

    神童班又在國子監蒙學的最里面。

    小淨空早上鬧脾氣耽擱了一點時辰,這會兒已經不早了,他稍稍加快了步子。

    卻不料剛路過一座假山時,假山後突然竄出一個孩子。

    說不清誰先撞的誰,總之倆人都摔倒了。

    小淨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個子小,沒摔疼,對方卻嗷的一聲痛呼起來。

    小淨空簡直被這一嗓子嚎懵了。

    他忘了爬起來,坐在地上愣愣地看著對方。

    那是一個和他同桌差不多高的小男娃,同桌七歲,小淨空猜測他也七歲。

    可他同桌很瘦小,他卻很胖,比林成業哥哥還胖。

    不知是不是他嚎得太厲害,周圍不少人被他吸引了過來。

    小淨空看著那些人一窩蜂地圍過去,七嘴八舌地問他怎麼了,那緊張又害怕的樣子,活像是小男孩馬上就要死掉了。

    小淨空歪著腦袋看著他,難道真的摔得很嚴重?

    小淨空正尋思著自己要不要也去關懷他一下,就見那個小男娃突然哭喪著臉指向小淨空︰“他撞我!他撞我!他撞我!快把他給我抓起來!”

    那群圍著小男娃的下人朝小淨空看了過來。

    其中一個年長的男子……嗯,小淨空覺著他不大像是男子,可他又分明不是女子。

    就挺迷。

    他笑了笑,對小淨空和顏悅色道︰“是你撞了我家小公子嗎?”

    他明明在笑,可小淨空並沒感覺到他的善意。

    小淨空自己爬了起來,認真地想了想,糾正道︰“我確實沒看路,但他也沒看路,如果他看見了,他會避開我的!我走得不快!所以不能說是我撞他,應該是我們兩個撞在了一起!”

    年長男子淡淡一笑︰“那就是你撞了我家小公子,別害怕,我家小公子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過去給我家小公子道個歉,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小孩子嘛,都是很好哄的。

    道歉了,小公子的面子找回來了,也就沒事了。

    小淨空卻不干,他一臉驚愕地看向對方︰“他也撞了我,為什麼要我給他道歉?是不是我道完歉,他也會給我道歉?”

    年長的男子一噎。

    小男娃在地上蹬腿兒大哭︰“我才不要給他道歉!把他給我抓起來!抓起來!抓起來!我要治他的罪!”

    小淨空的耳朵都要被他吵聾了,怎麼會有這麼能嚎的小孩子呀?

    這頭動靜太大,引來不少圍觀的學生。

    幾名夫子也聞訊趕來。

    夫子們將各自的學生喊回了班里,只留下神童班的蔣夫子。

    蔣夫子昨夜才得了消息,說他們神童班會插班進來一名學生。

    這名學生並未經過入學考試,但他身份不同凡響,國子監不得拒收。

    蔣夫子向兩個小當事人了解了情況。

    小男娃大聲道︰“他撞我!”

    小淨空嚴謹道︰“不對,是我們撞在了一起!”

    蔣夫子沒有一面倒向小男娃,不分青紅皂白讓小淨空給人道歉。

    以蔣夫子對小淨空的了解,如果真是他單方面撞的,他不會不承認。

    其實是一件很小的事,和兩個學生講講道理,握手言和就夠了。

    小淨空是講道理的小孩子,如果對方願意言和,那他也不會揪住不放。

    可小男娃不同意。

    他長這麼大,就沒受過這委屈!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他不給我磕頭認罪!我就把他抓起來!”

    他急得小胖子身子蹦啊蹦,小淨空只感覺地面都抖了抖!

    “發生了什麼事?”

    是鄭司業神色威嚴地走了過來。

    蔣夫子沖他行了一禮︰“鄭大人。”

    少年祭酒死了,老祭酒辭官了,鄭司業成了國子監最高官員,前幾日更是在莊太傅的幫助下暫代了國子監祭酒一職。

    不出意外,明年他就是正兒八經的下一任國子監祭酒了。

    他的架子擺得很足,卻在看見小男娃的一瞬尋思低下頭,拱手行了一禮。

    小淨空的認知里,只有晚輩向長輩行禮,學生向老師行禮,這個小男娃顯然既不是鄭司業的長輩,也不是鄭司業的老師。

    那鄭司業為什麼要給他行禮?

    “請問,是出了什麼事?”鄭司業笑呵呵地問。

    小男娃跺腳道︰“說了多少遍了!他撞我!都把我撞倒了!”

    小淨空蹙眉道︰“我也說了很多遍了,是我們撞在了一起!”

    “放肆!誰許你膽子這麼說話的?自己走路不長眼,撞了人還賴……”鄭司業正要說出那個稱呼,記起對方是以平民身份入學的事,趕忙換了個字眼,說道,“人家!國子監的學生要誠實!你的禮義廉恥,你的規矩,都學到哪里去了?”

    小淨空很生氣!

    他大聲道︰“我沒有不誠實!沒有不知禮義廉恥!我也沒有不懂規矩!就是我們兩個撞在了一起!不是我撞他,也不單單是他撞我!我們同時撞的!”

    為什麼就是沒有人好好听他說話?

    他的聲音不夠大嗎?

    他的個子不夠高嗎?

    為什麼?

    他不是不願承認錯誤的小孩子,可是他不能承認不屬于自己的錯誤!

    蔣夫子也感覺鄭司業做得不大對,若是兩位祭酒還在這里,一定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鄭大人……”他開口。

    鄭司業冷冷打斷他︰“你給我閉嘴!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學生!”

    小淨空拽緊小拳頭,小胳膊向後伸,辯駁道︰“蔣夫子沒有錯!他教的學生很優秀!我很優秀!該閉嘴的是你!審案還要審兩個人呢,你問都沒問我!你一點都不公允!你不配為人師!”

    小淨空也是急了,才會叭叭叭地說了這麼多不留情面的話。

    在他成長的幾年里,住持方丈也好,他的師父也罷,都沒因為說不過他就講讓他閉嘴的話。

    誰的道理站得住腳,誰就有資格說話。

    顧嬌也是如此。

    鄭司業被一個三歲孩子懟得臉紅脖子粗,不過到底是司業,沒這麼快敗在一個孩子手里。

    他怒道︰“好好好,如此目無尊師,我看你是要受罰!來人!拿戒尺來!”

    听說小淨空要挨戒尺了,小男娃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就在此時,一道清瘦的身影走了過來。

    他雖杵著拐杖,在風雪中卻猶如青松翠柏,散發著凜然而又強大的氣場。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一是因為他的氣場,二是因為他的模樣。

    這人長得也太……

    鄭司業初見蕭六郎時也狠狠地震驚過,如今已習以為常。

    天底下長得像的人多的去了,他把他八輩兒祖宗都調查清楚了,這就是個縣城來的泥腿子,還拖家帶口的!

    和人家昭都小侯爺半點兒關系都沒有!

    蕭六郎淡道︰“鄭司業是要拿戒尺罰誰?”

    鄭司業眉心蹙了蹙。

    他不喜歡蕭六郎,可安郡王看上了對方,他不耐道︰“你別多管閑事!”

    “姐夫。”小淨空原先不委屈的,看到蕭六郎就委屈了,他撲過去抱住蕭六郎的大腿,眼眶紅紅的。

    蕭六郎揉了揉他的小腦袋,將他護在懷中,冷冽的眸光掃過眾人。

    當看著那個小男娃時,他的眼底沒有絲毫波瀾︰“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要罰他,是拿什麼身份罰他?如果只是國子監的學生,那你沒資格罰他。不如說說你是誰,有沒有資格罰他?”

    小男娃一下子噎住了。

    他、他是……

    他不能說。

    說了就是抗旨。

    小男娃瞬間蔫了。

    先把身份最高的制住了,那群下人也就不敢吭聲了。

    蕭六郎緊接著又冷冷地看向鄭司業︰“他目無尊師,可有人為師不尊,你讓他如何尊師重道?”

    鄭司業一噎︰“你!”

    蕭六郎淡淡地說道︰“說到規矩,鄭司業你今日的行為觸犯了國子監監歸第七十八條。下次舉起戒尺前,不妨先想想戒尺究竟應該先落在誰的身上!”

    七七七、七十八條是啥?

    他是司業他都不記得了,這小子把自己當誰了?

    國子監祭酒嗎?

    還和他擺起規矩來了!

    鄭司業在重要人物面前被一個新生落了顏面,臉上掛不住︰“你,給我來明輝堂一趟!”

    他要好好挫挫這小子的銳氣!

    蕭六郎毫無畏懼地看了他一眼︰“明輝堂是祭酒才有資格進去的地方,司業大人已經是祭酒了麼?”

    鄭司業氣了個倒仰!

    這小子……竟然譏諷他不是真正的祭酒!

    蕭六郎道︰“我要去上課了,代祭酒,慢走。”

    最後一句代祭酒,猶如彎刀插心口。

    鄭司業感覺自己胸腔都在痛!

    蕭六郎沒再搭理這一行人,牽著小淨空的手將小淨空送去了他的課室。

    小淨空不是嬌氣的小孩子,他已經沒事了,只是情緒仍有些低落。

    “怎麼了?”蕭六郎問。

    小淨空抬起頭,認真地問道︰“為什麼他們不好好听我說話?是我太小了他們听不見嗎?”

    蕭六郎沒刻意營造這個世道的美好,他說道︰“不是你小,是你站得不夠高。”

    小淨空想了想,他方才的確是站在一塊比較低的平地上,他唔了一聲︰“那我下次說話要踩在凳子上!”

    蕭六郎沒解釋此高非彼高,他拍拍小家伙的肩膀︰“進去吧。”

    小淨空猶豫。

    他從兜兜里掏出一塊小石頭,哼唧唧地道︰“我的小石頭說,它今天不想上課。”

    蕭六郎無情將小石頭沒收︰“它不上,你上。”

    逃學未遂的小淨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