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46章 豪橫(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46章 豪橫



    不多時,三皇子府的人便找上門來了。

    三皇子在御書房,車夫沒見到他本人,只得將府里的侍衛叫了過來。

    听說情況十分嚴重,一共來了十多名侍衛,以及一名隨行的府醫。

    許女官一見到他們,瞬間燃起希望,提著裙裾奔出醫館,指著二東家一行人道︰“來得正好,他們挾持了三皇妃!三皇妃被他們關起來了!你們快進去救她!”

    二東家原先看見那麼多侍衛涌進來,心道這是天子腳下,不怕不怕,他們開醫館,行醫治病,真鬧到衙門也是有理的。

    可當他听到那句“三皇妃”,腿一下子就軟了。

    有沒有搞錯?

    里頭那個患者居然是三皇妃?當今聖上的兒媳?

    他家小顧把皇子妃的肚皮給切了……

    二東家又雙 湃酥性喂Х恕 br />
    醫館尚處在籌備階段,大堂的人挺多,王掌櫃、小六子、老大夫的徒弟以及一些新招的伙計,所有人都被皇子府的侍衛蠻橫地控制了。

    領頭的侍衛正要沖進廂房解救三皇子妃,就見廂房的門嘎吱一聲開了。

    三皇子妃抓著顧嬌的手艱難地走了出來,她的另一只手本能地捂住傷口。

    她的面色依舊蒼白,卻比馬車上半死不活的狀態強了太多。

    侍衛們見到她,紛紛抱歉行禮。

    三皇子妃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虛弱卻氣場不減地說道︰“都反了嗎?還不快把人放了?”

    侍衛們面面相覷。

    麻醉藥的藥效在慢慢過去,三皇子妃感受到了來自傷口的疼痛,不過確如顧嬌所言,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她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死里逃生了一回。

    她冷冰冰地看向一屋子侍衛︰“怎麼?我的話不管用了是不是?誰借你們的膽子?回頭我倒要問問殿下,是不是他讓你們不將我放在眼里的?”

    “屬下不敢!”領頭的侍衛率先收了劍,又沖其余人打了個手勢,所有人都放開了醫館的人,將劍收回劍鞘。

    許女官擔憂地走過來︰“三皇妃,你沒事吧?”

    三皇子妃有些脫力地往顧嬌身上靠了靠︰“我現在沒力氣打你,回府再收拾你。”

    如果不是手術已經結束了,那麼這丫頭帶人闖進來是會害死她的。

    顧嬌當然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所以盡快結束了手術。

    三皇子妃不知顧嬌的細心,但也足夠感激她今晚的舉動,她救的不只是她的命,還有她的尊嚴。

    “顧姑娘,告辭。”她虛弱地說。

    顧嬌嗯了一聲︰“七天後拆線。”

    三皇子妃艱難地頷了頷首︰“好,我記下了。”

    她隨時都要倒下,許女官與柳女官趕忙從顧嬌手里接過她,扶著她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七天後,三皇子妃沒來拆線。

    顧嬌倒是不擔心,她既是皇子妃,那麼府上必定有醫術高明的大夫,皇宮也有御醫,拆線這種小事難不倒他們。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醫館開張了。

    一家人起了個大早,要去給醫館捧場,就連總是賴床到日上三竿的老太太都起了。

    但因為今天國子監與清和書院都不放假,顧嬌拒絕四人請假,他們的好意她心領了。

    四人︰想逃個課咋就這麼難?

    四個難兄難弟抱著書袋,生無可戀地去了國子監與書院。

    老太太沒啥事,坐上二東家派來的馬車一道去了醫館。

    妙手堂的招牌已經掛好了,就等顧嬌來揭紅布了。

    顧嬌倒也沒矯情,抬手便將紅布揭了下來,古樸大氣的牌匾上筆走飛龍地寫著三個金燦燦的大字——妙手堂!

    二東家很高興,雖然沒了回春堂,但從此有了妙手堂,他還是名副其實的二東家!

    顧嬌也挺開心,京城開銷這麼大,坐吃山空總是不好,有了醫館就能開始賺錢了,有了錢,就能給家里的四個男子漢念更多的書、上更好的學。

    在課室中備受上學煎熬的四人齊齊打了個噴嚏……

    醫館開張第一天,所有病人免費看診,草藥一律八折,補品一律五折,並且免費贈送一碗秘制的桂圓紅棗茶。

    這茶是以上等的干紅棗與桂圓肉熬制而成,還放了枸杞,能補氣養血、美容養顏,更重要的是,糖放得多,好喝!

    老太太就守在爐子旁,吸溜吸溜地喝了一碗又一碗!

    客人沒來幾個,湯已經少了一半。

    女學今日也開學了。

    顧瑾瑜也起得很早,當她穿戴整齊去爹娘那邊請安時,就見顧侯爺與姚氏也打點妥當,衣著得體,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顧瑾瑜微微一愣︰“爹,娘,你們這是……”

    顧侯爺笑道︰“今天不是女學開學嗎?”

    這麼一說,顧瑾瑜就懂了︰“爹娘……是要送我去女學?”

    最近一段日子,爹娘的關系似乎變得有些緊張,娘似乎變了個人,開始在府中各種與凌姨娘斗法,弄得對她的關心都少了。

    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了開心的神色︰“爹,娘,你們真好!”

    顧侯爺寵溺地拍了拍女兒的手︰“好了,時辰不早了,該出發了,別遲到!”

    遲到了就看不見那臭丫頭進女學的名場面了!

    他一定要夫人親眼看到他為那丫頭做出的努力!

    “快點快點夫人!”

    晚了驚喜就沒了!

    他從昨晚便與姚氏說什麼驚喜驚喜,姚氏還當是什麼,原來是送瑾瑜入學嗎?

    一路上,姚氏的情緒並不十分高漲。

    瑾瑜入學,她作為母親按理說是該激動的,然而不知為何,她沒那麼激動。

    顧瑾瑜不是沒察覺到母親的情緒,不過母親最近與凌姨娘斗法,一直都是這副深沉的樣子,她沒太往心里去。

    馬車很快抵達了女學。

    顧侯爺已經在腦海中腦補出夫人見到那丫頭的感人畫面了!

    姚氏激動地握住女兒的手︰“嬌嬌,你怎麼在這里?”

    嬌嬌柔聲道︰“我來上學。”

    姚氏驚詫︰“你……你也進了女學嗎?怎麼進的?自己考進來的嗎?”

    嬌嬌羞怯地低下頭︰“怎麼會?我在鄉下長大,大字不識一個,多虧了爹爹,是爹爹千辛萬苦幫我求到了一張入學帖。爹爹對我真是太好了!娘,你不要再生爹爹的氣了!”

    姚氏慚愧地看向他,主動拉過他的手︰“侯爺,從前是我錯怪你了,原來你是天底下最疼女兒的爹爹!我不該讓你跪搓衣板兒的,我們重修舊好吧,今晚你就到我房中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顧侯爺叉腰腦補著,在馬車上笑成了傻子。

    姚氏與顧瑾瑜一臉驚嚇地看著他。

    直到姚氏挑開車簾看見了顧嬌。

    “嬌嬌!”

    姚氏掀開簾子,麻溜兒地下了馬車,激動地走向女兒,握住了女兒的手。

    顧侯爺一秒回神。

    來了來了,屬于他的高光時刻到來了!

    他終于要一雪前恥,一改前非,走上人生巔峰啦!

    顧瑾瑜的神色暗了暗,母親一大早沒精打采的,她以為她是累了,可見了親生女兒後,她瞬間容光煥發。

    明明自己才是今天最該受到關注的那一個啊!

    “嬌嬌,你怎麼在這里?”姚氏問。

    顧侯爺︰快說快說!我來上學!

    顧嬌道︰“我來做事。”

    顧侯爺︰“……?!”

    姚氏也沒明白女兒為何會來這里做事。

    顧嬌指了指身後的醫館,道︰“醫館開張了。”

    姚氏還不知女兒與二東家合伙開了醫館的事,顧侯爺其實也不知道。

    上回他讓黃忠去碧水胡同找顧嬌,顧嬌不在宅院,老太太說顧嬌去了女學隔壁的醫館。

    黃忠事後回稟了顧侯爺,顧侯爺只當她是又去給人做藥童了。

    顧侯爺氣得夠嗆,做個高高在上的學生它不香嗎?

    顧侯爺不想在姚氏面前做個壞爹,可他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了︰“你怎麼想的?為什麼不去上學?你不是答應我了嗎?我帖子也給你了,銀子也給你了,結果你就給我來了這個?”

    顧瑾瑜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原來爹爹偷偷地給顧嬌弄了一張入學帖。

    她上前道︰“是啊,姐姐,女學是很難進的,如果沒有入學帖就只能考試。”

    顧嬌淡淡地睨了她一眼︰“哦,你是覺得我考不上?”

    顧瑾瑜委屈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姐姐不該浪費了爹爹的一番苦心,我絕對沒有瞧不起姐姐。其實我早就和爹爹提過,如果姐姐願意,我可以過來幫姐姐溫習。”

    顧嬌道︰“那你怎麼沒來呢?”

    顧瑾瑜瞬間被噎得說不出話。

    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有誰是這麼接話的?

    顧瑾瑜干笑一聲道︰“那我以後天天過來給姐姐上課。”

    顧嬌漫不經心道︰“不用,我不學。”

    顧瑾瑜︰“……”

    那你剛剛倒是別問吶!

    顧侯爺看不下去最寶貝女兒受委屈,對顧瑾瑜道︰“時辰不早了,瑾瑜你該去上課了,別遲到。”

    顧瑾瑜咬咬唇,輕聲應道︰“是,爹,娘,我先進去了,姐姐你多保重。”

    顧瑾瑜離開後,姚氏牽著女兒的手進了醫館。

    顧侯爺毫無存在感地跟在母女二人身後,被遺忘得像一坨空氣。

    二東家很貼心,在後罩房單獨備了間廂院子給顧嬌,廂房自帶一個清幽的小院。

    母女二人進了院子,顧侯爺跟過來,卻被關上的門板 的一聲砸中了鼻子。

    瞬間腫成豬鼻子的顧侯爺︰“……!!”

    進屋後,顧嬌給姚氏把了脈。

    沒了曼陀羅花的影響,姚氏的脈象好了許多。

    姚氏的抑郁癥與 癥並不是曼陀羅所致,但曼陀羅的確會加重姚氏的病情,這麼一想,也得虧她當初毅然搬出了侯府,否則不一定捱得到顧嬌出現的那一天。

    之後,二人說起了府上的事。

    軍營有了緊急任務,顧長卿已連續多日沒回侯府了。

    顧承林雖被顧長卿放出了祠堂,可他依舊下不了床。

    顧承風每日去書院上學,沒了顧承林興風作浪,他倒是也安分守己了許多。

    唯一有些頭疼的是凌姨娘,但也不是姚氏頭疼她,而是她頭疼姚氏。

    姚氏近日往松鶴院去的次數越發多了,昏定晨省,一次也不落下。

    顧老夫人在姚氏身上找到了給兒媳立規矩的樂子,每每都把姚氏叫到跟前兒,好生擺擺婆婆的譜兒。

    可她是在屋子里擺譜,外人又不知道,還當姚氏突然受寵了。

    加上每次姚氏從顧老夫人屋里出來都一副收獲頗豐的樣子,任誰見了都會認為婆媳關系好極了!

    府里的下人慣會看人臉色,姚氏一受寵,風向便跟著變了。

    最開始只是姚氏領的炭比凌姨娘的多了,漸漸的,姚氏一日三餐的菜也比凌姨娘的豐盛了,甚至下人們的冬衣,姚氏院子的都比凌姨娘院子的先做。

    這在以往是絕不可能的事。

    不過嘛,凌姨娘主持中饋多年,多少是有兩把刷子的。

    被姚氏欺壓成這樣,她竟然還沉得住氣。

    “她這麼穩得住,我很難抓到她的把柄。”姚氏也是頭一回宅斗,欠缺經驗。

    這時,在里屋困覺的老太太打著呵欠走了出來,往姚氏面前豪橫地丟了一包藥︰“用這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