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43章 曉真相(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43章 曉真相



    任何稍稍與姚氏有過接觸的人,都不會相信姚氏做得出如此粗暴的事。

    姚氏有嚴重的 癥與抑郁癥,她瘋癥起來,或許會失去理智,那就另當別論。

    然而眼下的姚氏無比清醒,她的情緒也十分冷靜,她給凌姨娘的那巴掌,是結結實實帶著目的的一巴掌。

    姚氏雙目如炬道︰“這一巴掌是還你的,你讓我女兒擔心了。”

    作為一個母親,最不情願的事情並不是自己受到傷害,而是在孩子的面前被人凌虐與傷害。

    她想保護自己的孩子,不讓他們身體發膚受傷,也不讓他們心傷。

    凌姨娘的嘴角都被打出了血跡,可見姚氏這一巴掌究竟用了多大的力。

    凌姨娘用手指抹了抹嘴角,而後看著指尖的血跡,自嘲地笑了笑︰“夫人,你在說什麼呢?我听不明白。”

    姚氏冷聲道︰“在我面前你有資格稱一聲我嗎?”

    凌姨娘的眸光冷了下來,似乎是懶得再偽裝什麼,冷冷地笑道︰“夫人是瘋了嗎?伺候了老夫人一早上,就以為自己是府里的主母了?”

    姚氏正色道︰“我以不以為,我都是侯府八抬大轎抬進來的正室夫人,倒是你自以為是,卻終究不過是個妾。打你,是在給你立規矩,有種你就去告狀!”

    凌姨娘譏諷一笑道︰“夫人以為我不敢?”

    姚氏一瞬不瞬地看著她的眼楮︰“你敢,我也敢,你對我做過什麼,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凌姨娘頭一次被姚氏看得無法與之對視,她冷哼一聲撇過臉︰“夫人這話我就不明白了?”

    姚氏盯著她的臉︰“你裝聾作啞不要緊,日子長著呢,我會讓你看清楚,我不和你斗,不是我斗不過你,是懶得和你斗而已!”

    凌姨娘忽然就笑了︰“呵,夫人不是不稀罕這些東西嗎?什麼名分,什麼名利,都是身外之物,這是夫人你親口說的。”

    姚氏往前走了一步,定定地看著凌姨娘︰“我是不稀罕,可你稀罕,我就偏不給你!”

    “你……”

    凌姨娘噎住。

    不得不說,姚氏最後一句真是戳中凌姨娘的死穴了。

    姚氏不在意的夫人之位一直是她夢寐以求的,姚氏不在意的顧侯爺的寵愛也是她做夢都想拽在手里的,甚至姚氏的容貌,姚氏的與世無爭,都是凌姨娘求而不得的。

    凌姨娘捏緊了拳頭,開始顧左右而言他︰“你又能比我高貴到哪里去?當年姐姐不嫌棄你家道中落,也不嫌棄你年紀小,把你當做至親的好姐妹,你卻搶了她的丈夫。”

    姚氏不信凌姨娘不明白事件的真相,她是在激怒自己。

    姚氏已經不會再像從前那樣被她牽著鼻子走了,姚氏淡笑一聲道︰“我至少搶到了,你呢?我不在府里的十年,整整十年你都沒把這個男人搶過去,你也就這點本事。”

    姚氏句句都戳中凌姨娘的心窩子,凌姨娘氣得快要吐血了。

    她在姚氏面前從未如此狼狽過。

    比起姚氏這些戳心窩子的話,那一巴掌簡直都不算什麼了。

    姚氏見凌姨娘此回合的戰斗力已經告罄了,冷冷地睨了她一眼,驕傲地走掉了!

    她人走遠了,凌姨娘的小丫鬟才敢上前關懷道︰“姨娘,你沒事吧?夫人也太過分了,她怎麼可以打你?我們去告訴老夫人,讓老夫人罰她!”

    凌姨娘摸著腫脹的臉頰,冷聲道︰“就為了一個巴掌嗎?好鐵要用在刃上!”

    卻說姚氏回到院子後,沒讓任何丫鬟跟著,徑自進了自己的臥房。

    她剛一進去,便合上門,整個人脫力一般跌在了地上。

    房嬤嬤從半路便感覺自家夫人不對勁了,姚氏進屋後,她也推開門走了進來。

    結果就看見姚氏狼狽地坐在地上。

    原來不是不害怕啊……

    只是忍住了。

    房嬤嬤是姚氏的陪房,年紀比姚氏大了十歲,在姚府時她就伺候姚氏了,可以說是看著姚氏一步步走到今日的。

    姚氏什麼性子她清楚。

    不惹事、不鬧事、還有點怕事。

    不然當初也不會被逼得搬去了莊子。

    姚氏在對大小姐夸下海口時,房嬤嬤都沒報什麼希望,只當她是嘴上說說,哪里料到她蠻橫對凌姨娘動起手來了。

    這可是在不發病的情況下。

    老實說,這樣的夫人挺讓房嬤嬤意外的。

    “嬤嬤……”姚氏委屈地看向房嬤嬤。

    房嬤嬤噗嗤一笑,跪坐下來理了理姚氏的步搖︰“夫人做的很好,夫人很勇敢,以後就像這樣,拿出正室的架子來,害怕了也別在人前露怯,別叫那些小人看輕了去。咱們不爭什麼,別人也不信,既如此,那就大大方方去爭,讓他們明白咱們爭起來究竟可以有多厲害!”

    姚氏的情緒一點一點平復下來,她點頭︰“從前是我天真了,以為自己不爭,他們就會放過我,放過琰兒……以後我不會再這麼傻了。”

    工部事情太多了,顧侯爺昨夜沒能回府,今晚才拖著疲倦的身子進了家門。

    他二話不說去了姚氏那邊。

    這麼晚了,姚氏居然沒歇下,還在屋子里為他留了一盞燈。

    顧侯爺心中感動。

    果然去莊子住了大半年,與夫人的感情比從前好多了。

    顧侯爺一身疲倦一掃而空,神清氣爽地拉開房門︰“夫人,我回來啦!”

    話音一落,一個搓衣 的一聲掉在了他的面前。

    顧侯爺古怪地挑了挑眉︰“呃……這是……”

    姚氏轉過身來,冷冷地看著他︰“听說你打嬌嬌了。”

    顧侯爺心里咯 一下,挺直腰桿兒道︰“哪個混賬東西說的?”

    “黃忠。”姚氏淡淡開口。

    黃忠從柱子後慢吞吞地走了出來,耷拉著腦袋。

    顧侯爺的臉色一下子變了︰“你這個叛徒!”

    黃忠的腦袋垂得更低了,什麼叫神仙打架小鬼遭殃,這就是了。

    您自個兒鬧出來的爛攤子,自個兒收拾去吧,我兜不住了!

    姚氏讓黃忠退下。

    顧侯爺走近姚氏,清了清嗓子,去拉姚氏的手,卻被姚氏一巴掌拍開。

    顧侯爺訕訕道︰“你說的是在莊子里那次吧?我不是故意的,我發誓!我那時候……我以為她在害你!”

    姚氏道︰“她怎麼可能害我?我是她娘!”

    怎麼不可能啦?

    我是她親爹,她還揍我呢!

    還不止一次!

    還踹下水,撈起來,掛上樹!

    可慘可慘啦!

    就連我沒做錯事,都能讓她平白揍一頓,玩兒似的!

    顧侯爺想到鄉試那回自己在縣衙外挨的一頓揍,至今意難平!

    這些話顧侯爺就沒對姚氏說了,他是男人,他也要面子的好麼?

    顧侯爺輕咳一聲,拉了拉姚氏的袖子︰“好嘛,我錯了,那次是我不對,我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對她了。”

    “你該道歉的人不是我。”姚氏將自己的袖子抽出來,背過身不想看他,“如果嬌嬌不能原諒你,那我這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顧侯爺委屈巴巴地看著地上的搓衣板。

    嗚,現在跪這個還來得及嗎?

    --

    對于姚氏沒有搬來碧水胡同的事,一家人都挺遺憾,不過他們與顧嬌一樣,都尊重姚氏的選擇。

    經過半個月的敲敲打打,醫館總算初具規模了。

    醫館一共有兩層,帶一個後院與一排後罩房。

    顧嬌很注重保護病人**,接診並不像常規醫館那樣全部設在大堂,大堂主要是櫃台、導診台以及藥房,普通診室在一樓,病房在二樓。

    後罩房暫時沒有投入使用,顧嬌的設想是建造一個手術室與一個治療室。

    當然,這都是後話。

    “你說,咱們醫館叫啥名?”大堂內,二東家問正在翻閱賬冊的顧嬌。

    顧嬌翻了一頁︰“都行,你來定。”

    名字無所謂,主要是醫館的大夫與藥材。

    大夫醫術要高明,還得有醫德;藥材必須質量好,價錢也公道。

    她的醫館不是只開給有錢人的,要做到童叟無欺。

    “你覺著妙手堂如何?”二東家語氣很隨意地說。

    顧嬌唔了一聲︰“妙手回春,好。”

    二東家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那就這麼定了?”

    顧嬌點頭︰“嗯。”

    二東家大掌一揮︰“把牌匾拿進來!”

    回春堂,妙手堂,這是打定主意與回春堂打擂台了。

    顧嬌搖搖頭,這一刻的二東家,像個要與人干架的孩子。

    二東家對醫館是真真上了心的,或許是他天生便對這一行有著不俗的熱情,否則也不會被胡家壓榨成那樣也仍然盡心盡力地為辦好自己的醫館。

    他被趕出胡家後,清泉鎮的醫館也並不屬于他了。

    然而他從前打拼留下來的人脈還在。

    王掌櫃收到他的飛鴿傳書後,二話不說快馬加鞭趕來了京城。

    老大夫原也是要來的,只是他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了,于是將他的徒弟送了過來。

    他的徒弟也是可以信任的人,醫術尚有些青澀,勝在品性端正,又吃苦好學。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原先在京城便認識的大夫。

    他與二東家的繼弟鬧了些不快,一氣之下離開了回春堂,他也被二東家請了過來。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擇個黃道吉日開張。

    二東家好生翻了翻黃歷︰“二十五,宜開市,就這天了!”

    可巧,隔壁的女學也定在二十五號開學。

    女學的消息已經散播出去了,民間有贊揚的聲音,自然就有反對的聲音,不過朝廷很會造勢,在公布了幾位京都有名的才女都將進入女學時,反對的聲音弱了下去。

    進入女學的方式一共有兩種,一種是免試入學,獲得此類資格的一般都是在京城早有名氣的才女,譬如莊夢蝶的嫡姐莊月兮,又譬如侯府千金顧瑾瑜。

    另一種是考試入學。

    顧侯爺因為上次的事,已經許多日不被允許踏足姚氏的屋子了。

    讓他去找那丫頭道歉是不可能的,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向姚氏表達自己愛女之心的法子。

    他入了一趟宮,求見淑妃︰“娘娘,可否拜托您幫我弄一個女學的入學名額?”

    淑妃聞言頗為詫異︰“瑾瑜不是已經有名額了嗎?”

    顧侯爺搓了搓手,訕訕道︰“不是給瑾瑜的,是給……嬌嬌的。”

    淑妃柳眉一蹙︰“嬌嬌?那個在鄉下長大的丫頭?”

    “嗯。”顧侯爺點頭。

    淑妃對那丫頭無感,姚氏的孩子她本就不喜歡,又是在鄉下長大,听說沒見識還長得丑,這種人出去了只會丟侯府的臉。

    淑妃不太同意。

    顧侯爺軟磨硬泡︰“……哎呀我對不起這孩子啊,她流落民間多年,吃了那麼苦,我這個做爹的沒疼過她一天,如今連她上學的事辦不好……”

    淑妃才不信自家哥哥真疼那丫頭呢,真疼的話會到了今天才來求她?馬上要開學了,早干嘛去了?

    “是不是姚氏讓你來的?”淑妃問。

    “不是不是不是,絕對不是!”顧侯爺撥浪鼓似的搖頭。

    他說不是就不是嗎?

    淑妃不信。

    不過到底是自家哥哥,淑妃還是答應了。

    淑妃與太子妃不太熟,她直接去找了陛下,陛下沒說什麼,讓人去東宮那邊拿了個入學帖給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