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38章 臉紅(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38章 臉紅



    想到太子妃給自己送禮物居然是另有所圖,顧瑾瑜心里有些失落。

    “小姐,太子妃請您入學,您去嗎?”一旁的小丫鬟問。

    “不知道。”

    女子是不該拋頭露面的,可這又是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待在府上,她的盛名傳播有限,她渴望更多人看到她的才學,沒有比書院更理想的地方了。

    可她又擔心顧老夫人與母親不會同意。

    顧老夫人的思想比較守舊,當初給她請西席先生都是父親游說了許久。

    若得知她要去外頭念書——

    顧瑾瑜眉頭緊皺。

    正苦惱著,下人稟報侯爺回了府。

    顧瑾瑜忙去門口迎他。

    顧侯爺在工部忙活了好幾日,整個人都脫了一層皮。

    他憔悴地走下馬車,進府便瞧見女兒一臉笑容地朝自己走來。

    “爹爹!”顧瑾瑜甜甜地喚了一聲。

    顧侯爺感覺一身的疲憊都在這聲爹爹里消散無蹤了,他笑了笑,寵溺地看了來到自己身邊的女兒一眼︰“這麼冷,你出來做什麼?”

    “我來等爹爹呀!”顧瑾瑜笑著說。

    顧侯爺滿意道︰“就你最貼心!對了,你娘怎麼樣了?她在府上嗎?”

    “在,娘剛歇下。”顧瑾瑜說。

    顧侯爺眉頭一皺︰“這麼早就歇下了,是哪里不舒服嗎?”

    話音剛落,他瞥見了顧瑾瑜手中的帖子,“你手里拿的什麼?”

    顧瑾瑜把帖子遞給顧侯爺︰“太子妃辦了女學,想讓我去上學。”

    顧侯爺打開看了看︰“你娘怎麼說?”

    顧瑾瑜輕聲道︰“娘歇下了,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她,爹爹覺得呢?”

    顧侯爺道︰“你娘要是覺得可以,那你便去吧。”

    顧瑾瑜猶豫︰“祖母那邊……”

    “我來說就是。”顧侯爺不覺得這有什麼難的,想到什麼,顧侯爺問道,“只給了一張帖子嗎?可有說怎樣才能入學?”

    顧瑾瑜道︰“就一張帖子,送帖子的人來說,在京中素有才名的貴女是免試入學,若還有人想入學,通過考試即可。”

    “還要考試?”顧侯爺深深地皺起了眉頭,那丫頭只會種地,大字不識一個,讓她去考怎麼可能考得上?

    “有法子再弄一個名額嗎?”他問。

    顧瑾瑜無辜地問道︰“爹爹是想讓姐姐也入學嗎?我問問,如果可以的話請太子妃也給姐姐一個名額,如果沒有多的,我願意教姐姐識字念書。”

    “就怕你願意,她還不領情。算了,帖子你自己收好。”顧侯爺把帖子還給顧瑾瑜,見她欲言又止,不免問道,“怎麼了?”

    顧瑾瑜低聲道︰“父親幾日沒回來,大概不知道府里出事了。”

    顧侯爺問道︰“出了什麼事?”

    顧瑾瑜垂眸,捏了捏帕子道︰“三哥……和二哥被大哥關進祠堂了。”

    顧侯爺倒抽一口涼氣︰“他倆犯啥事了?不對,你二哥已經不犯事了,是不是你三哥?他又干什麼了?”

    顧瑾瑜面露難色︰“好像……是三哥和姐姐鬧了點不快,被姐姐給揍了,三哥傷得很嚴重。”

    “那丫頭怎麼逮誰都揍啊?”顧侯爺牙疼,捋了捋袖子,冷聲道,“那丫頭回府了?”

    “姐姐……”

    “大小姐還沒有回府。”

    顧瑾瑜的話才說到一半,便被不知何時出現在附近的房嬤嬤打斷了。

    房嬤嬤沖二人行了一禮,不卑不亢地說道︰“三公子欺負了小公子,害小公子心疾發作,大小姐氣不過,才給了三公子一點教訓。三公子受的都是皮外傷,與小公子相比,不值一提。”

    確實是皮外傷,一個月下不來床的那種。

    顧琰早活蹦亂跳了,顧承林的煎熬才剛剛開始,每晚他都疼得死去活來的,吃藥都不管用。

    房嬤嬤嘆了口氣︰“三公子素來嬌慣,皮外傷也哭爹喊娘的,可憐小公子,心疾發作也不哭不鬧,這是有多心灰意冷,卻被人認為他沒事。”

    顧瑾瑜的臉上火辣辣的。

    房嬤嬤一席話,既諷刺了顧瑾瑜,也給顧承林扣了一頂帽子下去,一會兒顧侯爺哪怕見到嗷嗷大哭的顧承林也只會認為是他嬌氣。

    顧侯爺蹙眉道︰“琰兒與承林見面了嗎?”

    房嬤嬤冷笑道︰“也是巧,三位公子竟然進了同一家書院,開學頭一天,三公子便認出了小公子,小公子卻不認識他,被他拐去柴房綁起來關了一整天,後面心疾發作,九死一生才撿回一條命。”

    顧侯爺雷霆震怒︰“逆子!讓他給我在祠堂跪著!”

    冷冷說罷,顧侯爺看也沒去看顧承林的傷勢,坐上馬車去碧水胡同看顧琰了。

    草坪上只剩下房嬤嬤與顧瑾瑜。

    顧瑾瑜張了張嘴。

    房嬤嬤屈膝一福︰“二小姐,時辰不早了,您該回去歇息了,奴婢也要回去伺候夫人了。”

    “嬤嬤!”顧瑾瑜叫住她,“我……方才是打算說的。”

    房嬤嬤點頭︰“奴婢明白,二小姐雖不是侯府親生的,可到底是夫人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二小姐又怎麼會不幫夫人,幫旁人?那不是太狼心狗肺了嗎?”

    顧瑾瑜臉一白。

    房嬤嬤淡淡一笑︰“奴婢是下人,不會說話,請二小姐擔待。”

    顧瑾瑜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她感覺自己被罵了,可房嬤嬤又一個字也沒針對她。

    房嬤嬤到底是姚氏的心腹,也就顧琰能與她置氣,作為乖乖女的顧瑾瑜萬萬不可以。

    “嬤嬤言重了。”顧瑾瑜道,“嬤嬤去照顧我娘吧。”

    房嬤嬤語重心長道︰“二小姐不妨記住夫人的話,少與先夫人的三位公子來往,他們是不會接納二小姐的,將來也不會成為二小姐的依靠。恕奴婢直言,二小姐真正靠得住的人只有夫人與大小姐。”

    顧瑾瑜微微一笑︰“我記住了,嬤嬤。”

    一個鄉下長大的丫頭,只會地里刨食,憑什麼成為她的靠山?

    憑那個高中了解元的瘸腿相公嗎?

    嬤嬤確實老了。

    --

    顧侯爺去看了顧琰,顧琰已經沒大礙了,不過還是裝出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

    顧侯爺氣壞了,回到府里,任顧老夫人怎麼過來找他,他也堅決不去找顧長卿把顧承林放出來!

    顧老夫人讓人給顧承林送炭。

    “送什麼炭?凍死他得了!”

    顧承林的炭就這樣被親爹給沒收了。

    女學一事,蕭六郎在國子監也听到了一點風聲。

    這件事其實與圈子里傳的略有出入,它並不是太子妃主張的,早在十多年前,莊太後便提出過開辦女學,只是遭到了陛下與內閣大臣們的一致反對。

    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如今舊事重提,最大的可能是陛下的主意。

    莊太傅率百官懇請重開國子監,在朝廷與百姓心目中威望陡增,陛下要為皇室積攢聲名威望,于是借太子妃的名義開辦了女學。

    既然是朝廷開辦的,女學的質量就必定不會太差。

    晚飯時,蕭六郎在飯桌上說了女學的事。

    小淨空哇了一聲︰“女學?那是不是嬌嬌也可以去上去啦?”

    老太太隱約覺著女學二字听著怪耳熟,她認真地回憶,卻什麼也想不起來,不過這並不妨礙她支持顧嬌去念書︰“可以去。”

    顧嬌︰……並不想去。

    前世經歷過高考等一系列殘酷考試的某人表示這輩子都不想再翻書了。

    家里倒也沒強迫她,畢竟,被強迫上學的滋味實在太愁人啦。

    蕭六郎、顧小順、顧琰、小淨空全都深有體會!

    吃過飯,小淨空突然萌萌噠地看著顧嬌︰“嬌嬌,我想吃糖葫蘆!”

    顧嬌盜鄧男』く訪保骸昂茫 胰Ж懵頡!br />
    這就是住街上的好處,想吃什麼隨時都能去買,在鄉下時沒這條件。

    “我去。”蕭六郎說。

    “也不是很遠。”顧嬌說。

    老太太擺擺手︰“行了你倆一塊兒去吧!磨磨唧唧的!”

    二人一塊兒去了長安大街。

    出門時天空還沒飄雪,走到一半雪花便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

    顧嬌望著頭頂的飛雪,感慨道︰“京城的雪來得真早。”

    蕭六郎道︰“今年不算早了,有時十月底就下了。”

    “哦。”顧嬌問道,“你之前在京城住了很久嗎?”

    二人很少會去詢問彼此的秘密,這樣的話題能如此心平氣和地被提起,當屬頭一次。

    “嗯。”蕭六郎嗯了一聲。

    顧嬌沒再追問,有些話題猝不及防被提起,但不該深入。

    她望著川流不息的街道︰“京城真好。”

    蕭六郎看向她︰“你喜歡京城?”

    “嗯。”顧嬌說道,“京城熱鬧。”

    她其實並不十分喜歡熱鬧,但置身在熱鬧的環境里,會讓她更清晰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雪很大,風卻停了,雪花靜靜地落下來。

    記得曾經在鎮上,也是這樣的雪夜,他們出來買桂花糕,坐在小攤前吃了兩碗熱氣騰騰的湯圓。

    那會兒日子過得苦。

    她連給自己買個荷包蛋都舍不得,只讓老板給了他一個。

    雖然真相是顧嬌不愛吃荷包蛋,可蕭六郎不知道,所以他一直感動到現在。

    “哎呀——你怎麼走路的?”

    顧嬌撞到人了,是一個趕路的小伙子。

    小伙子被撞得險些摔倒,狠狠地凶了顧嬌兩句︰“當心點啊!”

    顧嬌︰“哦。”

    確實是她撞了人家。

    她也不是不講道理的。

    她偶爾也很乖的。

    她道了歉。

    小伙子不好再說什麼,嘟噥著走掉了。

    長安大街人來人往,一不留神便會撞到。

    蕭六郎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雪下得越發大了,還來了一絲寒風。

    “誒?怎麼沒有賣糖葫蘆的啊?我記得白天明明是在這附近。”顧嬌的小手凍得僵硬,她將手拿起來,放在唇邊哈了哈氣。

    蕭六郎看著她的手,指尖動了動。

    可到底是沒伸出手。

    顧嬌又哈了幾口氣,冷得不行。

    蕭六郎終于鼓足了勇氣,抬手去牽她的手。

    “啊——找到了——你看!”顧嬌遙手一指。

    蕭六郎的手撲了個空,顧嬌指完,回頭看著他,他無縫切換,不動聲色地將撲空的手抬起來,摸了摸自己帥氣的腦袋。

    顧嬌走過去要了五串糖葫蘆︰“對了,小兄弟,你的糖葫蘆有沒有糖少一點的?”

    小販一笑︰“可巧,姑娘,還真有!我小佷兒才一歲,愛吃這個,可吃多了牙不好,我就給做了幾個看著紅彤彤,實際沒放多少糖的!”

    “那,能給我兩個嗎?”顧嬌問。

    “好 !”小販拿了兩串不甜的糖葫蘆給顧嬌,“一共七十文,再送您個小的。”

    “多謝。”顧嬌接過糖葫蘆,將它們全都抓在一只手里,好大一把,差點抓不住。

    蕭六郎見她抓得吃力,對她道︰“我來。”

    顧嬌搖搖頭︰“不用了!我拿著!”

    說罷,轉身往回走。

    蕭六郎杵著拐杖跟上。

    走著走著,忽然一只柔軟的小手伸了過來,牽住了他的手。

    蕭六郎就是一怔。

    顧嬌歪了歪小腦袋,眨巴著眸子說道︰“你要是拿了糖葫蘆,就牽不了我的手了呀,剛剛不就想牽了嗎?”

    蕭六郎臉一紅,忽覺心口都漲滿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