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36章 賣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36章 賣萌



    顧老夫人在祠堂發了好大一通火,弄得闔府上下都知道顧長卿把兩個弟弟關進祠堂了。

    顧侯爺卻並不清楚此事,他最近被工部的瑣事纏身,已經好幾天沒回過侯府了。

    “顧大人,兵部那邊又在催了。”一位顧侯爺手下的官員說。

    顧侯爺坐在椅子上,望著案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一個頭兩個大︰“催催催,成天就知道催!不是已經在鑄造了嗎?這才過了幾天?”

    官員遭受無妄之災,兩頭被罵,心里苦得很︰“兵部那邊說,咱們的速度太慢了,他們等不了兩個月。”

    顧侯爺怒道︰“等不了也得等啊!他們要的是兵器,兵器是鐵做的,不是泥巴捏的!有那麼快嗎?”

    官員捏了把冷汗︰“兵部說,最多給您一個月,您必須得把那批長劍造出來……”

    “一個月?他做白日夢呢!”顧侯爺當真不是不給兵部造那批劍,實在是他們如今的技術有限,若是能拿到梁國最新的水排技術,或許冶鐵量能大大增加。

    官員又道︰“可是,兵部說,就這麼點兵器,民間的鐵鋪都能做出來,為啥咱們工部做不出來?”

    “民間的鐵鋪能做出來?”顧侯爺譏諷地笑了,“他們兵部為了兵器連造謠的本事都用上了?”

    官員訕訕道︰“不是的顧大人,下官似乎真的听聞過此事,民間出了一種箱子,比咱們朝廷的水排更管用,出風更強,火力更大,一日下來,能多冶煉十倍的鐵。”

    “十倍?”顧侯爺擺手,“不不不,絕不可能。”梁國都做不到,梁國傳授給昭國的是最初期的水排技術,但也不至于與他們有十倍的差距。

    官員問道︰“要不……先派人去查查?听說就是幽州那邊的一個叫清泉鎮的地方。”

    顧侯爺擺擺手︰“呵,那就更不可能了,本大人剛從幽州過來的!有這麼厲害的技術本大人會不知道嗎?”

    顧侯爺堅決不去調查。

    兵部那頭卻是等不及,直接派了人過去。

    十一月上旬,京城下了一場小雪。

    小淨空一出門,沒看路,吧唧摔了一跤。

    自從下山後,小淨空很少摔跤了,顧嬌差點要忘了他是鼎鼎大名的摔跤小和尚。

    不過他摔自己的技術還是一如既往嫻熟,抱住腦袋,屈著膝蓋,像個小圓球,咕溜溜地在院子里滾了一圈。

    顧嬌剛從灶屋出來。

    小淨空滾到了她腳邊,然後小淨空小手小腳一攤,萌萌噠地看著顧嬌。

    顧嬌把人抱了起來,拍掉他身上的雪花︰“怎麼又摔跤了?”

    小淨空陶醉在顧嬌的懷里︰“因為嬌嬌太美了,我被嬌嬌迷倒了!”

    顧嬌︰“……”

    摔跤小和尚變身土味情話小和尚了?

    小淨空的頭發短,擔心他冷,顧嬌給他買了一頂帽子,是虎頭帽,老虎的眼楮又大又圓,小淨空戴上它奶凶奶凶的。

    他在書院一般不戴,嫌幼稚。

    可在顧嬌面前,他不僅戴虎頭帽,還穿虎頭背心、虎頭鞋。

    賣完萌,要了個親親的小淨空一蹦一跳地回了自己與姐夫的屋。

    結束完一大早的營業,他又變回鈕祜祿•淨空,一臉嚴肅地去上學了!

    顧琰修養了幾日身子也大好了,可以去上課了。

    顧嬌把暖手爐備好,姑婆一個,蕭六郎與三個弟弟一個人一個。

    蕭六郎帶小淨空去往國子監,顧嬌則送顧琰與顧小順去上學。

    走出胡同時,顧琰東張西望的。

    顧嬌問︰“你在找誰?”

    “沒有。”顧琰兩眼望天。

    還說沒有?這幾天天天都跑到門口,往胡同盡頭張望,顧嬌是他姐姐,還能不知他的心思?

    不過,那個人自從救了顧琰之後就再也沒出現過了。

    顧嬌把二人送進書院後去了一趟長安大街。

    來這里這麼久,她已經熟練掌握了附近的地形。

    她想過了,他們手頭雖然還有一千兩銀子,可京城物價這麼高,不能真在家里坐吃山空。

    她在集市買了草藥,自己配置了一些金瘡藥,打算拿到附近的醫館去賣。

    她剛走到第一家醫館便看見了一個熟人︰“小六。”

    被喚作小六的年輕人愣愣地回過頭來,眸子一亮︰“顧姑娘?你來京城了?”

    顧嬌點頭︰“我相公來國子監念書,我們都搬過來了。”

    小六趕忙作揖︰“恭喜蕭公子、恭喜顧姑娘!”

    小六是二東家的車夫,原先在醫館時為顧嬌跑過不少腿兒,開山的鐵具也是他去拿的。

    “二東家呢?”顧嬌問。

    小六的神色暗淡了下來︰“二東家的情況不太好,我三言兩語也說不明白,他就在那邊的酒館,我帶顧姑娘過去吧。”

    “好。”顧嬌應下了。

    去酒館的路上,小六或多或少說了些,大致是二東家當初突然回京是因為胡老爺快不行了。

    二東家馬不停蹄地趕回京城,然而還是沒能見到胡老爺最後一面。

    胡家人甚至沒等二東家回來,便把胡老爺下葬了。

    其實二東家只晚了一天,再多等這一天,二東家都能親自為老父送送行,胡家人連這樣的機會都不給他。

    這還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胡家人竟然倒打一耙,污蔑二東家連老爺子生病都無動于衷,葬禮也不趕來參加。

    昭國以孝治天下,一頂不孝的帽子扣下來,二東家的名聲算是完了。

    “他被胡家趕出來了……”小六抹淚,忍不住替二東家委屈和心痛。

    “我知道了。”顧嬌來到了酒館的廂房門口,對小六道,“你去端點熱茶過來。”

    “嗯!”小六哽咽地應下,轉身去找熱茶。

    顧嬌進了廂房,一股刺鼻的酒味撲面而來。

    數月不見,曾經意氣風發的二東家如同一個邋里邋遢的醉鬼,毫無形象地癱在地板上,他的身邊不知倒了多少個空酒瓶,他呆呆地望著屋頂,一動也不動,仿佛死了一般。

    顧嬌跨過酒瓶,在他身邊蹲下,打開小藥箱,拿出兩顆解酒藥︰“給。”

    二東家沒動。

    這時小六端著熱水進屋了。

    顧嬌拿過熱水,讓小六把二東家扶起來,強迫他把解酒藥吃了。

    小六看著衣衫不整、胡子邋遢的二東家,哽咽地說道︰“爺,顧姑娘來看您了。”

    二東家坐在地上,神情呆滯。

    顧嬌看了他一眼,平靜地問道︰“你父親是怎麼死的?”

    二東家一下子回了神,怔怔地看向顧嬌,在家人面前都不敢宣泄的情緒突然就崩了,他的眼淚抑制不住地掉了下來,他抱住頭,哭得渾身顫抖!

    顧嬌沒吵他。

    靜靜地等他哭完。

    小六紅著眼眶退了出去。

    不知過了多久,二東家總算平靜下來了。

    他拿袖子抹了淚,笑著看向顧嬌︰“丫頭,你怎麼來了?”

    “陪我相公來國子監念書。”

    “啊,蕭公子高中了,那真是恭喜了!”

    “你怎麼回事?”

    許是解酒藥發揮了功效,又許是方才全部哭出來,整個人都好受了不少,他若無其事地笑道︰“沒什麼,渾渾噩噩過了些日子,讓你見笑了。”

    “還回胡家嗎?”顧嬌問。

    二東家一愣。

    半晌,他苦笑︰“回不去了。”

    “你父親對你好嗎?”

    二東家想了許久︰“……曾經也是好過的。”

    母親辭世前,一家三口的日子還算美滿,自從家中有了後娘,他便也有了後爹。

    “所以你是怪自己的後母嗎?”

    二東家本想說,天底下的後母能有幾個好的?話到唇邊突然想起顧嬌的娘也是給人做後母的。

    他道︰“如果我的後母能有侯夫人一半善良,我也不至于如此了。”

    “可是沒用,她再善良,她的三個繼子也還是不喜歡她。”

    “所以你認為是我錯了嗎?”

    “沒有,你們都沒有錯。侯府的事我不予評價,不過你的事,錯的是你爹。他對你如此薄情寡義,你為什麼還要為他的死而感到難過?”

    顧嬌不是在責備二東家,她是當真不理解。

    她的情緒儲備里沒有這一項。

    誰對她好,她就對誰好,誰欺負她,她就欺負回去,哪怕對方是她親爹。

    她古怪地看向二東家。

    二東家早知道她是個與眾不同的姑娘,她的想法與他們不一樣,他苦笑一聲,耐心地解釋道︰“其實我也說不明白,可能……我就是記著他曾經對我的那點好吧。”

    顧嬌還是不明白。

    或許她一輩子都明白不了。

    “不回胡家了,你打算做什麼?”

    “不知道。”

    顧嬌認真地想了想︰“不如和我一起賣藥吧!”

    二東家︰“……”

    並沒有安慰到,謝謝!

    二東家起先以為顧嬌真是要拉他走街串巷去賣藥,後面才明白顧嬌是要開一家醫館。

    本錢二東家出,顧嬌技術入股,各佔五成股份。

    若別人這麼勸二東家,二東家一定不會答應,他沒那信心,也沒那斗志。

    顧嬌不一樣。

    她身上就是有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

    二東家把心一橫︰“行!干就干!”

    只是二東家被逐出了胡家,手頭銀子不多了,就算在附近盤下一家最便宜的鋪面,前前後後也至少需要三千兩。

    “我可以借給你一點。”顧嬌說,“但是要算利息。”

    二東家︰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中午,蕭六郎回來吃飯,顧嬌把用銀子的事與蕭六郎說了,家里還剩一千兩,她大概要用掉八百兩。

    書房中,蕭六郎正在整理要帶去書院的書籍,聞言他想也沒想地說道︰“銀子給你就是讓你用的,不必和我說。”

    這麼大方。

    顧嬌哦了一聲︰“你不問我是干什麼用的?”

    “干什麼?”蕭六郎問。

    “放高利貸!”顧嬌說。

    蕭六郎一臉懵。

    “哈哈。”顧嬌又被他逗樂了,“騙你的,是借給別人!那人你也認識,回春堂的二東家。”

    蕭六郎狀似無意道︰“听說你還去他家當過藥童?”

    顧嬌眨巴著眸子道︰“誰和你說的?”

    蕭六郎道︰“岳母大人。”

    顧嬌︰“……”

    自從發現她的箱子可能是個小藥箱後,蕭六郎就隱隱猜出什麼了,只是她不說,他便也不點破。

    他們都有彼此的秘密。

    他的身份,她的來歷。

    蕭六郎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杯熱茶,喝了一口。

    顧嬌唔了一聲,指著桌上的另一杯茶道︰“這是我剛剛喝過的,這杯才是給你倒的。”

    蕭六郎神色一頓。

    顧嬌托腮看著他︰“我喝的你也喝了,四舍五入一下,我們兩個是不是間接的那個那個了?”

    蕭六郎俊臉一紅,放下茶杯,一本正經道︰“你胡說什麼?我喝的又不是你剛才喝過的地方!”

    “哦。”顧嬌挑了挑眉,有本事你別臉紅啊,“我去做飯了。”

    “嗯。”蕭六郎神情嚴肅。

    顧嬌最後看了他一眼,轉身去做飯了。

    灶屋里傳來鍋碗瓢盆叮叮咚咚的聲音,蕭六郎才如釋重負一般松了口氣,他按了按有些不听話的心口,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那個茶杯上。

    他緩緩地端起茶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姐夫!”

    小淨空突然蹦了進來!

    蕭六郎心虛一嗆,快嗆嗆嗆嗆……嗆死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