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25章 大哥(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25章 大哥



    翌日一早,她便找到蕭六郎,問了他祥雲客棧在哪里。

    蕭六郎很疑惑︰“你是從哪兒听說祥雲客棧的?”

    顧嬌面不改色道︰“昨天去集市買東西時听見的,那間客棧的東西是不是很好吃?”

    蕭六郎正色道︰“那是一家黑店。”

    “嗯?”顧嬌一愣。

    蕭六郎解釋︰“表面是客棧,實際是賭坊,不少人被騙過去,你別上當了。”

    蕭六郎堅決認為顧嬌是讓居心叵測的人忽悠了,說什麼也不肯告訴她祥雲酒樓在哪兒,顧嬌抓了抓小腦袋,只得另想他法。

    早飯後,蕭六郎去給顧琰與顧小順找合適的私塾,顧嬌以買菜的由頭去了集市,直接從那兒雇了一輛馬車︰“去祥雲客棧。”

    車夫道︰“祥雲客棧挺遠的,姑娘趕時間嗎?不趕時間的話您稍等等會兒,我再拉個客。”

    “我趕時間。”顧嬌道。

    “那得二百個銅板。”車夫說。

    祥雲客棧在京城的另一頭,他的馬又不是千里馬,一去一回的大半天都過去了,可能做不成第二單生意了。

    “好。”顧嬌答應下來。

    車夫對京城的地形還算熟悉,選了條最近的道,然而今天也不知是什麼日子,路上踫見兩次大人物出行,所有百姓均得回避。

    等顧嬌趕到祥雲客棧附近時,刺殺已經開始了。

    顧嬌听見了巷子里的動靜,二話不說跳下馬車,從巷子的另一頭繞了進去。

    雙方激戰正酣,沒注意到一道瘦小的身影潛入了他們後方。

    顧嬌找到藏在角落的麻袋,將里頭昏迷的孩子抱了出來,又尋了塊大石頭放進去。

    刺客們不是男子的對手,彼此交換了一個眼色,要開始耍陰招了。

    其中一人用劍挑起麻袋,朝男子狠狠地扔了過去,巨大的劍氣劈開麻袋口,飛出了藏在里面的東西。

    刺客們都傻眼了。

    不是孩子的嗎?咋成了一塊石頭?

    男子也很疑惑,這是什麼招數?時下最新的迷惑**嗎?

    用石頭?

    男子不費吹灰之力地將石頭劈成兩半。

    最佳的刺殺時機已經過了,刺客們明白他們今日是沒機會殺掉對方了,于是也沒戀戰,虛晃了幾招後便接二連三地逃走了。

    男子並沒乘勝追擊,他收了劍,打算翻身上馬,卻突然雙耳一動,警惕地朝巷子望了過來︰“誰?”

    這也能被發現,他的五感也太敏銳了。

    顧嬌抱著昏迷的孩子從柱子後走出來︰“是我。”

    男子認出了顧嬌︰“怎麼是你?”

    顧嬌聳了聳肩。

    男子的目光落在她懷中的孩童身上,乍一看像是那日的小家伙,細看卻不是,小家伙是寸頭,這孩子的頭發很長,還扎了起來。

    而且這孩子的長相也沒有那日的小家伙玉雪可愛。

    男子沉思片刻,想到了那塊從麻袋里飛出來的石頭,他似乎記得刺客們當時的表情也很驚訝,難道說——

    男子看向顧嬌,狐疑道︰“是你把孩子換出來了?”

    “嗯。”顧嬌沒有否認,“恰巧路過,看見他們抓了個孩子,就尾隨他們,正好他們和你打了起來,我就把孩子抱出來了。”

    她說得雲淡風輕,男子卻明白那伙人並不是普通刺客,真要跟蹤他們不被發現是很難的。

    他看向顧嬌的眼神越發疑惑了︰“如果我記得沒錯,你是住國子監附近,這里與國子監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為什麼會路過這里?你來這邊做什麼?”

    顧嬌頓了頓,望向不遠處的祥雲客棧道︰“嗯……賭錢?”

    男子︰“……”

    不想說就算了。

    男子當然猜不到顧嬌是特地趕來救他的。

    二人說話的功夫,孩子的爹娘追過來了。

    “我的兒——我的兒——”

    婦人哭成了淚人。

    顧嬌把孩子還給她,對她道︰“他吸了點蒙汗藥,劑量不大,不礙事,天黑就能醒了。”

    “多謝姑娘!多謝姑娘!”婦人抱著孩子給顧嬌磕頭,她的相公也跪下來重重磕頭。

    顧嬌望了望男子道︰“不用謝我,謝他,是他把刺客趕跑了。”

    二人又給男子磕頭。

    二人離開後,男子也打算離開了,他一只手抓住駿馬的韁繩,另一手扶住馬鞍,正欲翻身上馬,卻被顧嬌叫住。

    “你的傷怎麼不用處理嗎?”

    男子的眸子里猛地掠過一絲警惕,咻的抽出佩劍,抵上了顧嬌的脖子︰“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何知道我受了傷?”

    他受傷的事連府里的下人都不知道!

    劍抵在自己脖子上,顧嬌的眼皮子卻都沒有抬一下,只是淡定地睨了他腰腹一眼︰“你流血了。”

    男子低頭一看,腰腹的衣裳果真已被鮮血浸染,紅了一大片。

    顧嬌道︰“你當心失血過多。”

    這個出血量,換尋常人只怕早暈倒了,他還和人干架干了這麼久。

    顧嬌四下看了看,巷子里沒什麼人,她索性把小背簍放下來,從里頭拿出小藥箱,對他道︰“衣服掀開我看看。”

    男子問道︰“你要做什麼?”

    顧嬌淡道︰“給你止血!”

    男子眉心蹙了蹙,顧嬌不想當著他的面打開小藥箱,沖他使了個眼色︰“轉過去,衣裳撩起來。”

    “你是大夫?”男子問。

    “是,我是,別廢話了,打架那麼利索,怎麼看大夫婆婆媽媽的?”顧嬌算是發現了,這里的人多少都有兒諱疾忌醫,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不夠信任自己。

    男子有些猶豫,但並非不信任顧嬌,而是……顧嬌是女子。

    他怎麼能當著一個女子的面掀自己衣裳?

    顧嬌嘆了口氣,他不動手,那就她來。

    她走到男子身後,一把解開他的盔甲,將他的上衣掀了起來。

    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的男子︰“……”

    “剛縫的針吧?”顧嬌看著他的傷口,“撕裂了,得重新縫合。”

    男子的傷口是軍營的醫官縫合的,民間的大夫少有精通此類手術。

    男子對顧嬌的醫術尚存了一絲懷疑,可看著顧嬌那副認真的樣子,他最終沒能講出拒絕的話來。

    顧嬌︰“轉過去。”

    傷口是從男人的後背延續到右腰,轉過去確實更方便縫合。

    男子蹙蹙眉,轉了過去。

    “麻藥用完了。”至今沒補上,顧嬌也不明白為什麼。

    顧嬌合上箱子等了一會兒,在腦海里默念著麻藥麻藥麻藥,結果打開後還是沒有麻藥。

    顧嬌對他道︰“只能給你硬縫了,你忍一忍。”

    男子愣了愣,對顧嬌道︰“麻沸散嗎?我不用那個,你縫吧。”

    顧嬌沒解釋她局麻與麻沸散的區別,她認真地給他縫了。

    整個過程他哼都沒哼一聲,說條硬漢。

    只是二人都沒料到的是縫到最後一針時,居然有一名刺客折回來了,那人手中多了一把弓箭,他一連搭上五支箭矢。

    男子來不及出手了,他轉過身,雙臂護住顧嬌,打算用身子硬生生接下這些箭。

    他看見了顧嬌的眼楮,冷靜而冷漠,充滿了一閃而過的殺氣。

    顧嬌抽出了他腰間的匕首,猛地一揮,擲向了刺客的胸口。

    刺客悶哼一聲,從屋頂跌了下來,弓箭也掉了下來。

    男子難以置信地回過頭!

    顧嬌淡定地蹲下身,繼續給男子縫合傷口。

    “好了。”顧嬌說。

    男子怔怔地看著顧嬌,儼然仍處在巨大的震驚中。

    顧嬌眨巴著眸子看了他一眼,恍然大悟︰“是的了,差點忘了這個!”

    說著,她拿了一瓶自己配制的金瘡藥給他︰“比你的金瘡藥好用!”

    顧嬌不是盲比,而是方才給他縫合傷口時聞到了金瘡藥的味道,她仔細辨認了其中的成分,確定不如自己的金瘡藥。

    男子仍一臉不可思議。

    難道還沒有完?顧嬌又看看不遠處的刺客︰“沒死,還能抓回去審問。或者,你是要抓我嗎?”

    “不是。”男子總算回過了神,“你是自衛,要抓也是抓他們。”

    “哦,那我走啦。”顧嬌拍了拍手,背上小背簍,神色從容地出了巷子。

    顧嬌給男子的震驚太多,乃至于那伙刺客都無法在他心底激起水花了。

    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策馬追了上去︰“我送你。”

    “嗯?”顧嬌歪著腦袋看向他。

    男子頓了頓︰“我也住在國子監的方向,順路。”

    “隨你。”顧嬌來到祥雲客棧,坐上了自己從集市雇來的馬車。

    男子其實是擔心那伙兒刺客並未走遠,並且盯上顧嬌,所以才提出送她回家。

    萬幸是一直到顧嬌的家門口都沒發現任何刺客的動靜,應當是沒追上來。

    這就好。

    他不希望自己連累她。

    顧嬌付了車錢,車夫駕著馬車離去,男子也該離開了︰“告辭。”

    顧嬌頷首︰“告辭。”

    “咦?嬌嬌!大哥哥!”

    小淨空從門縫里看見了二人,噠噠噠地跑過來,小手在背後藏得緊緊的,不讓顧嬌看見。

    他歪著小腦袋問道︰“嬌嬌,你怎麼會大哥哥一起回來呀?大哥哥是來我們家做客嗎?”

    這副小樣子,讓男子想到了方才顧嬌也是這般模樣,果真是一家子,連言行舉止都那麼像。

    顧嬌盜鄧男︿源 潰骸按蟾綹韁皇鍬飯!br />
    “哦!”小淨空想了想,往門口移了一步,道,“那我和大哥哥說會兒話!”

    “好。”顧嬌裝作沒看出他手里藏了東西。

    顧嬌進屋後,男子問小淨空︰“你手里藏了什麼?”

    小淨空將小手從背後拿出來,露出一個小匣子,悄咪咪地說道︰“嬌嬌的生辰要到了,我在給嬌嬌準備禮物!這是我陪嬌嬌過的第一個生辰,我要給她一個驚喜!”

    只怕她已經看穿你的驚喜了,小家伙。

    小淨空對喜歡的人就有很多話,他再次化身小喇叭精,一個勁地叭叭叭。

    男子竟也不覺著厭煩,只覺這孩子可愛得很。

    他很納悶,一個連殺人都不眨眼的女人是怎麼養出如此天真懵懂的小家伙的?

    她一定將他保護得極好。

    他想。

    耳畔是小淨空叭叭叭的聲音,院子里傳來陣陣飯菜香氣,男子在這座陌生的宅院面前,破天荒地感受到了一絲家的煙火氣。

    男子告別小淨空回了府。

    他剛跨過府門,便有一個機靈清秀的小廝神色匆匆地奔了過來︰“世子!您怎麼才回來呀?您不在府上的這幾天,咱們府出大事兒了!”

    “出了什麼事?”男子問。

    “唉。”小廝抓頭撓腮,憋了好幾日了,可真到這一刻忽然又不知從何說起。

    男子不理他了,冷冷地進了府。

    小廝追上︰“是繼夫人的事兒!她當年把孩子弄丟了!咱們府上的小姐不是老爺的親骨肉!真正的小姐在外頭不肯回來!听說……是鄉下長大的,膽兒小,沒見過世面,不敢來侯府呢!”

    顧嬌與顧琰來京城的事兜不住了,二人都不肯回府,府里便有了諸多猜測。

    小廝嘆道︰“哎呀,搞了這麼久,原來侯爺疼錯人了,她不是您的親妹妹!”

    顧長卿目光寒冷道︰“我沒有妹妹,只有兩個弟弟。”

    顧長卿是不會承認姚氏的,也不會承認姚氏與父親生下的一雙孩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