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24章 報恩(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24章 報恩



    男子將小淨空送回家後便轉身離開了,顧嬌甚至沒來得及向他道謝。

    顧嬌向小淨空詢問了事件經過,得知他是為了救一只雞而奮不顧身撲出去時,顧嬌也覺得他不該這麼做。

    不過顧嬌沒著急發表意見。

    小淨空深深地皺著眉頭道︰“大哥哥說我不該這麼做,嬌嬌也覺得我做錯了嗎?”

    顧嬌問他道︰“你覺得呢?”

    小淨空挺起小胸脯道︰“我覺得我做得很對啊!如果有危險的是我,嬌嬌也會奮不顧身去救我的!”

    得,連成語都蹦出來了。

    顧嬌道︰“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或許小七不需要你救呢?”

    “嗯?”小淨空不解。

    顧嬌耐心解釋︰“小七很靈敏,身子也很小,馬蹄輕易踩不中它,但是馬蹄卻能輕易踩中你。”

    小淨空恍然間意識到一件事︰他不如一只雞靈敏!

    小淨空暗暗發誓,他要更勤奮地練功,他要變得很靈敏,保護他的雞!

    幾天後,顧侯爺一行人也抵達了京城。

    一個多月的顛簸,可把三人顛壞了,顧瑾瑜沒坐過這麼差勁的馬車,渾身酸痛得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姚氏倒是沒什麼怨言,她很慶幸自己坐了這輛車,否則換成嬌嬌與琰兒來吃這種苦,她會心疼的。

    “苦了你了。”姚氏拉過顧瑾瑜的手,愧疚地說。

    顧瑾瑜溫聲道︰“我沒事,弟弟身子不好,這樣的顛簸他一定受不來的,我很高興娘把馬車給了姐姐和弟弟。”

    姚氏拍拍顧瑾瑜的手︰“還是你懂事。”

    顧侯爺將姚氏與顧瑾瑜扶下馬車。

    府里的下人見到侯爺與顧瑾瑜都很欣喜,見到侯爺身邊的姚氏卻是不由驚訝。

    姚氏在山莊住了十年了,沒回過一次府,守門的幾個小廝壓根兒就不認識她。

    顧侯爺冷聲道︰“傻愣著干什麼?還不快見過夫人?”

    幾人面面相覷,愣頭愣腦地上前行了禮︰“見過夫人?”

    什麼夫人?

    侯爺難不成在外頭養了個女人?

    姚氏早過了會因為這種小冒犯而尷尬的年紀了,再者她最近半年一直在服嬌嬌開的抑郁藥,心情和身體都很好。

    顧侯爺帶著姚氏與顧瑾瑜進了府。

    下人們早將消息傳到了顧老夫人的松鶴院。

    顧老夫人大半年沒見著兒子,心里頗為掛念,讓人去叫顧侯爺立馬到松鶴院來。

    顧侯爺原本打算明日再帶著姚氏去給老夫人請安,可老夫人都催他了,他只得半路改道松鶴院。

    顧老夫人喜不自勝地等著與兒子見上一面,結果就看見了兒子身邊的姚氏,顧老夫人的笑容就是一僵。

    “她怎麼回來了?”顧老夫人不咸不淡地問。

    顧瑾瑜替母親尷尬了一把。

    “娘!”顧侯爺看了顧老夫人一眼,示意她別這麼落姚氏的臉。

    顧老夫人權當沒看見。

    姚氏中規中矩地行了一禮︰“見過母親。”

    顧瑾瑜也行禮︰“見過祖母。”

    顧老夫人原先看顧瑾瑜還算順眼,可如今姚氏一來,她連帶著顧瑾瑜都一並有些嫌棄了。

    姚氏是與顧琰住在溫泉山莊的,而今姚氏都回了,卻不見顧琰的身影,顧老夫人竟也沒想起來去問。

    顧侯爺打了個圓場道︰“娘,兒子奔波了一路累壞了,明日再來給您請安。”

    他不說是姚氏與顧瑾瑜累了,只說自己累了,顧老夫人還能不讓親兒子去歇息?

    這就是顧老夫人看姚氏不順眼的緣故,並不完全是因姚氏出身不好,更多的是只要姚氏在這里,她兒子就跟著了魔似的,誰都不放在眼里了!

    顧侯爺故作沒看懂顧老夫人的不悅,笑呵呵地道了聲“兒子先走了”,便將姚氏與顧瑾瑜帶出了松鶴院。

    三人剛跨過門檻,與一個身著華服、珠光寶氣的婦人不期而遇。

    那婦人看了三人一眼,眸子里掠過一絲驚訝,卻很快便福下身來行了一禮︰“老爺!夫人!小姐!”

    顧侯爺眉心一蹙︰“凌姨娘你怎麼在這里?”

    被喚作凌姨娘的婦人笑著道︰“我是來給母親送參湯的。”

    給老夫人送參湯用得著打扮得成這樣嗎?顧瑾瑜都看出她是在這兒堵顧侯爺了。

    顧老夫人姓凌,先侯夫人是顧老夫人的嫡親佷女兒,凌姨娘是先侯夫人的庶妹,也算得上是顧老夫人的佷女兒。

    當初小凌氏病逝,顧侯爺迎娶姚氏過門,顧老夫人擔心顧侯爺有新歡後會不疼愛與前妻所生的三個兒子,于是做主納了凌姨娘為貴妾。

    顧侯爺並不喜歡凌姨娘,可有顧老夫人給凌姨娘撐腰,凌姨娘在府里的日子也算十分好過。

    尤其姚氏帶著顧琰搬去山莊後,凌姨娘儼然快成為侯府的正經夫人了。

    加上她是三個公子的姨母,三個公子親近她遠比親近姚氏多。

    “那你去送吧。”顧侯爺淡淡說完,扶著姚氏離開了。

    翌日,姚氏推脫臥病,不去給顧老夫人請安。

    房嬤嬤勸姚氏︰“夫人這是何必呢?把禮數做周全了,省得落人口實。”

    姚氏苦笑︰“我做得再周全,也總有人要挑我的不是。我不去,老夫人才眼不見心不煩呢。”

    顧侯爺與顧瑾瑜去了松鶴院。

    听說姚氏病了,顧老夫人冷冷一哼︰“她就是不願見我!”

    顧侯爺忙道︰“瞧您說的,瑤兒怎麼可能不願意見您?您看,這些禮物都是她親手給您準備的!她心里最敬重您了!”

    禮物確實是姚氏挑的,也是花了心思的,不過姚氏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不讓顧老夫人遷怒顧瑾瑜。

    顧老夫人撇撇嘴兒,她不喜姚氏,姚氏不來也好,省得她見了心煩。

    “琰兒呢?”顧老夫人終于問起了顧琰,“他怎麼沒和你們一塊兒過來?”

    顧侯爺不敢說顧琰早來京城了,他笑了笑道︰“琰兒身子不好,我讓他慢些過來,有大夫隨行伺候。”

    “嗯。”顧老夫人沒再往下問。

    顧侯爺道︰“一會兒我帶瑾瑜入宮一趟,給娘娘請個安。”

    提到淑妃,顧老夫人看向顧瑾瑜的眼神多了幾分和善︰“也好,你姑姑惦記你許久了,讓人來府上問了好幾次。”

    顧瑾瑜如釋重負地笑了︰“瑾瑜也很掛念姑姑。”

    說話間,有下人來報,二公子與三公子來了。

    顧老夫人的面上立刻露出了難以掩飾的寵溺。

    若說顧老夫人心里最疼誰,非三個寶貝嫡孫莫屬了,就連顧侯爺這個親生兒子都不及嫡孫們在她心目中的分量。

    顧承風與顧承林打了簾子入內。

    “祖母。”

    “父親。”

    二人拱手行禮。

    顧瑾瑜站起身來,給兩位兄長行了禮︰“二哥,三哥。”

    顧承林不冷不熱地睨了她一眼。

    顧承風道︰“不必多禮。”

    說著客氣的話,語氣卻很疏離。

    顧瑾瑜習慣了,哥哥們針對的不是她,是母親,但凡母親的孩子,哥哥們都不會喜歡。

    “你們大哥呢?怎麼不見他?”顧老夫人問。

    顧承風道︰“大哥昨夜很晚才回來,一大早又去軍營了。”

    定安侯府的嫡長孫不是這麼容易做的,他是侯府的繼承人,他身上肩負著侯府的興衰,比別的孩子都要辛苦。

    顧老夫人心疼自己孫子,卻也不能真把他從軍營里拽回來。

    顧侯爺見時機差不多了,該切入正題了,他清了清嗓子,對顧老夫人道︰“母親,我有件事要和您說。”

    “什麼事?”顧老夫人疑惑地朝他看來。

    顧侯爺看了一旁的顧瑾瑜一眼,深吸一口氣,鄭重地說道︰“是有關兩個孩子的身世。”

    ……

    顧嬌在家里意亮撕眉柑歟 芩惆蚜礁鱸鶴佣夾拚隼戳耍 諦﹝似岳鎦至舜蟠小 筒擻胼 模 衷諦【豢盞難肭笙輪至說閫愣埂br />
    小菜圃只佔據了左側的半邊院子,右側的那半邊顧嬌尋思著搭個葡萄架,種點葫蘆,來年春播時再種點葡萄和絲瓜。

    蕭六郎已經將國子監的腰牌領回來了,順便也給小淨空報了名。

    國子監的蒙學也是分班制,按成績與年齡的高低分為天地玄黃四班,而在這四個班級之外還有一個十分特殊的班,專門招收天賦過人的孩子,有些類似顧嬌前世的神童班。

    這種班是近幾年才開設的,蕭六郎小時候都沒上過。

    顧嬌切菜的動作頓住︰“咦?國子監不是關閉了幾年嗎?蒙學沒關?”

    蕭六郎往灶膛里添了把柴火︰“國子監的蒙學嚴格意義上說來並不徹底屬于國子監,它與國子監相隔了一條巷子,當初陛下關閉國子監時沒刻意提蒙學的事,蒙學便鑽了空子,一直開辦至今。”

    開了幾年了,那在教授神童上應當頗有經驗了。

    顧嬌道︰“入學考試考什麼?”

    蕭六郎道︰“從往年的考試情況來看,主考識字、帖經與算術。”

    顧嬌唔了一聲︰“這些小淨空都沒問題。”

    “嗯。”蕭六郎點頭。

    不過保險起見,二人還是花了不少銀子把往年的考題買回來給小淨空做了一遍,小淨空的正確率很高,就是字寫得慢,還丑,奇丑無比!

    小淨空每日的行程里于是多了一項︰寫毛筆字。

    小淨空不樂意,他懷疑壞姐夫是在剝奪他作為小孩子的快樂!

    蕭六郎對他道︰“嬌嬌每天也練字,你們倆一起。”

    想到能和嬌嬌獨處,小淨空愉快地答應了!

    顧嬌許久沒做夢了。

    上一次做夢還是在蕭六郎去省城鄉試之前,至今已過去四個月。

    她幾乎忘記自己能做夢的事了。

    然而這一晚,當她與小淨空練完字回屋,不一會兒便陷入了一個陌生的夢境。

    之所以陌生,是因為出現在她夢里的既不是蕭六郎,也不是她自己。

    是那個她幾乎已經忘掉的、救過小淨空的男人。

    男人穿著青色盔甲,披著血色一般的披風,坐在威風赫赫的戰馬上。

    路過一個僻靜的巷子時,男人遭遇了一波伏擊,刺客們個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饒是如此,他們也仍不是男人的對手。

    就在男人即將獲勝時,其中一名刺客忽然拋出一個孩子,對著那孩子一劍刺去。

    男人為了救下那孩子,被刺客砍中右臂。

    刺客劍上帶了劇毒,男人的命雖保住了,右臂卻從此廢掉了。

    這場刺殺嚴格說來與小淨空也有點關系。

    這伙刺客暗中盯梢男人許久了,一直沒敢動手,無意中撞見男人救下了一個手無寸鐵的孩子,他們決定如法炮制,才有了後面這場刺殺。

    顧嬌醒來後,神色有些莫名。

    她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的夢了,如今是什麼八竿子打不著邊的人都能被她夢到了嗎?

    不過不論怎麼說,他都救過小淨空一命,何況這場刺殺的靈感也因他救小淨空而起。

    她不能坐視不理。

    刺殺的時間是明日傍晚,至于地點,她記得男人遭遇刺殺的附近有一間祥雲客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