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23章 淨空的奇遇(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23章 淨空的奇遇



    顧嬌沒听過,顧嬌也沒興趣,只不過蕭六郎還沒出來,她不得不在原地等著,只得又听小丫頭叨叨了好一會兒。

    蕭六郎去了國子監明軒堂,無需任何人帶路,他輕車熟路。

    他杵著拐杖的樣子引來不少監生的注視,他挺直脊背,從一大堆異樣的目光中從容而過。

    明軒堂是國子監的教務處,每日都會有學官與學政們來此等候五湖四海的監生報道。

    今日坐鎮明軒堂的是一名姓高的學政,以及兩名分別姓王與姓許的學官。

    “好了,你跟著許學官去寢舍吧,十月底才開學,平日里沒什麼事可以先去藏書閣轉轉。”

    “多謝。”

    一名外地的監生在許學官的帶領下走出了明軒堂。

    高學政垂眸整理著監生的資料︰“下一個。”

    一只修長如玉的手將一份入學文書放在了他的面前。

    這只手好看得有些過分了。

    高學政下意識地抬起頭來,結果被對方的容貌驚得站了起來︰“祭……”

    祭什麼?

    祭酒嗎?

    高學政猛地意識到自己犯傻了,小祭酒早已去世,眼前之人怎麼可能是他?

    只是第一眼看上去太像了,才導致他失了態。

    不過仔細一瞧似乎也沒那麼像。

    少年祭酒是一個溫潤如玉的少年,他的眸子里永遠噙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意,而且他的右眼下還有一顆淚痣。

    眼前之人不僅沒有那顆淚痣,渾身上下也無半分溫潤明朗的氣質,他連眼神都是冷漠的。

    高學政暗惱自己最近累壞了才會差點把人認錯,他定了定神,坐下來拿起那份文書︰“蕭六郎?清泉村人?”

    也姓蕭。

    不會是親戚吧?

    很快,高學政自嘲地搖了搖頭。

    宣平侯府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小村子里的親戚?

    高學政道︰“你的成績還不錯,是幽州解元,直接錄取的。十月二十七號正式開學,開學後統一考試分班,不要因為自己高中解元就沾沾自喜,國子監的解元很多,你很快就發現自己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個,這段日子就不要到處跑了,多去藏書閣看看書,明白嗎?”

    嘴上說著打擊蕭六郎的話,可方才他對那位地方上推薦的廩生可沒交代這麼多,可見心里是看中解元的。

    只是他也見得多了,不少在地方上雄踞第一,來了國子監卻立刻被人比下去。

    他還是希望能給對方提個醒,畢竟一個小村子能出一名解元不容易。

    高學政有心將蕭六郎安排在與幾個解元同住的寢舍,被蕭六郎拒絕了︰“我住外面。”

    “為什麼?”高學政疑惑,“寢舍又不收你銀子,你待在國子監能更安心地學習。京城亂花迷人眼,你這種沒見識過世面的窮小子最容易誤入歧途了。”

    高學政就是這張嘴不饒人,不然也不會過去這麼久還只是國子監的一名小小學政。

    但他的心確實不壞。

    蕭六郎平靜地說道︰“不會耽誤學習。”

    高學政嘆了口氣︰“那行吧。你不住國子監,就得三日後自己來領腰牌。”

    國子監免費提供食宿,卻不能強迫監生們在此食宿。

    望著蕭六郎遠去的背影,高學政搖了搖頭︰“可惜咯。”

    儼然是已經料到蕭六郎會被京城的繁華迷花了眼,自甘墮落,從此成績一落千丈。

    蕭六郎走出國子監時,那個喋喋不休的小書生已經被家中下人找到,灰溜溜地離開了。

    顧嬌看向他︰“辦好了?”

    蕭六郎點頭︰“嗯,三日後來領國子監的腰牌。”

    二人並肩回家。

    路程是真近,從國子監出來,走幾步拐個彎兒就進了他們居住的胡同,他們住在胡同的正中央。

    胡同里並不是所有的宅子都住了人,環境還挺清淨。

    “比在村里上學方便。”顧嬌笑著說。

    蕭六郎嗯了一聲,說道︰“下午我去給顧琰和小順看看私塾,小淨空就去考國子監的蒙學,比我晚兩天考試。”

    顧嬌含笑點頭︰“好,都听你的。”

    幾句話的功夫便到了家,顧嬌簡直太滿意這處宅子了。

    二人剛要進去,一輛馬車自胡同的另一頭駛了過來,停在他們的宅子前。

    車夫勒緊韁繩,跳下馬對二人說道︰“請問,這是蕭解元的家嗎?”

    蕭六郎一看那輛馬車上的徽記,眸光便冷了幾分。

    顧嬌問道︰“怎麼了?你有什麼事?”

    車夫客氣道︰“是這樣的,我家管事得知蕭解元來了京城,特地讓我送了些東西過來。京城的冬天來得早,下個月就得開始燒炭了,車上都是上等的銀炭。還有些料子與棉絮,全是最暖和的。你們看,小的是直接把東西給二位搬進去嗎?”

    顧嬌看了蕭六郎一眼。

    蕭六郎的神色冰冷如刀。

    顧嬌對車夫道︰“不用了,我們不缺銀炭,也不許棉絮褥子,給你們家管事拿回去吧。”

    車夫為難道︰“可是劉管事說……”

    “沒有可是,讓你拿回去就拿去。”顧嬌淡淡說完,與蕭六郎一道進了屋,並把院門給關上了。

    車夫最終還是離開了。

    顧嬌看向蕭六郎︰“我們昨天才搬來這里,只有定安侯府的車夫與張保人知道我們的住處,那位劉管事的消息很靈通啊。”

    蕭六郎淡道︰“不用理他。”

    說罷,轉身去書房整理書籍。

    顧嬌摸了摸下巴。

    不會是讓誰盯上了吧?

    誰這麼大膽子敢盯著她的人?

    車夫將馬車趕出了巷子,來到另一頭的拐角處,劉管事等候多時了。

    “怎麼樣?”劉管事問。

    車夫道︰“少爺不肯收。”

    劉管事笑了︰“這個少爺,比想象中的要倔啊。”

    車夫問︰“要不要告訴侯爺?”

    劉管事淡淡一笑︰“不了,這點小事還不必讓侯爺勞神。且等著吧,他很快就會發現寒門學子在京城有多難混下去,等到了那一天,他自會乖乖地回府。”

    老太太幾人果真一覺睡到中午,顧嬌與蕭六郎進院子時顧琰三人正毫無靈魂地蹲在水井邊洗漱。

    胡同附近是有公用水井的,可宅子里也有一口井,就省得他們去外頭挑水吃了。

    灶屋的小米粥已經熬好了,顧嬌把包子熱了一下,又炒了一盤筍絲黑木耳、一盤青菜豆芽、一大份韭菜雞蛋。

    小淨空也不可以吃雞蛋,顧嬌單獨給他炖了一小鍋嫩豆腐羹。

    小淨空的菜雖說都是素菜,可擺盤與器皿比其它菜精致,生生讓顧嬌做成了吃不起的樣子。

    小淨空特別臭屁地顯擺自己的菜,一桌子人其實半點兒也不饞,卻全都做出一副我們好羨慕的樣子。

    吃過飯,小淨空雄赳赳去刷自己的小飯碗。

    這是在寺廟養成的習慣,自己的缽缽自己刷。

    其他人也沒閑著,老太太去薅玉米棒子,顧琰坐過來和她一起薅,他們是家里最不能干體力活兒的人,也是曾經最養尊處優的人,卻仍然會主動分擔力所能及的家務。

    顧小順去劈柴。

    蕭六郎收拾灶屋,顧嬌則將兩個院子收拾了一番。

    她想過了,一個院子用來種菜和養小雞小狗,另一個院子供全家人活動,正好後院有一棵桂樹,小淨空可以盤在樹上練功。

    顧嬌拿了鋤頭去前院翻地。

    小淨空領著小雞走了過來︰“嬌嬌,我去溜雞啦!”

    “好。”顧嬌點頭,“不要走太遠。”

    “嗯!”小淨空應下。

    小淨空從前在鄉下溜雞是從村頭走到村尾,來了這里,他決定從巷頭走到巷尾。

    顧琰的小狗很是羨慕,它也想出去溜一溜。

    奈何主人懶得要死,薅完玉米棒子便躺在藤椅上挺尸。

    小狗狗屁股一甩,溜溜地跟著小淨空出去了。

    小淨空帶著七只小雞、一只小狗溜達到胡同的盡頭,準備折返,這時,兩個附近的乞丐盯上了他的狗。

    小狗早已不是月子里的奶狗了,長了一身小肥膘,肉嘟嘟的,看上去肉質特別鮮嫩。

    乞丐的口水嘩啦一下流了出來,二人交換了一個眼色,其中一人從懷里掏出一個肉包子,掰開了沖小狗晃悠。

    這只狗有點蠢,當即就上當了!

    它屁顛屁顛地跑過去,一下便被人套進了麻袋。

    “唔——”小狗叫了一聲。

    小淨空一回頭︰“咦?小八呢?”

    沒錯,小淨空給顧琰的狗起了名字,叫小八。

    乞丐抓完狗,又盯上了小淨空的雞。

    七只雞啊!

    夠吃好幾天了!

    乞丐故技重施,拿大肉包子誘雞,可七只雞全都沒動。

    兩名乞丐索性上手去抓,小淨空只是一個三歲的孩子,沒人將他放在眼里,更沒人將七只半大不大的雞放在眼里!

    可就在二人撲過去時,七只小雞猛地撲騰著翅膀跳了起來。

    它們已不是連門檻都跳不過去的小雛雞了,它們能蹦大半個人這麼高,也是兩個乞丐個子矮,七只雞唰的蹦到了他們肩上,對著他們腦袋一陣猛啄!

    “啊——”

    倆乞丐發出了淒慘的叫聲!

    裝著小狗的袋子從一名乞丐的身上掉了下來。

    小淨空噠噠噠地走過去,把袋子打開︰“小八。”

    小八被人套麻袋了,小八很生氣,小八決定反擊!

    小八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下去——

    “嗷嗚——”

    它咬中了自己的尾巴。

    小淨空捂住眼,他沒眼看啦。

    倆乞丐被七只小雞啄得倒在地上,拔腿就跑。

    七只雞撲哧著翅膀追著他倆,一直追了半條街,直到小淨空喚它們,才雄赳赳氣昂昂地回來了。

    然而就在他們橫穿街道時,一輛馬車疾馳而過,前面六只都停住了,只有小七沒剎住車。

    “小七——”

    小淨空邁著小短腿兒撲過去。

    一只雞車夫可能注意不到,可一個孩子他還是能看見的,只是馬車太快了,勒緊韁繩也來不及了。

    眼看著那孩子就要被馬蹄踏破小肚皮,一道長鞭打了過來,卷住小淨空,將他猛地拽了出去。

    馬蹄踏空了,車夫松了口氣,繼續前行。

    小淨空暈暈乎乎的,等反應過來時已經坐在一個冰冷而寬闊的懷抱里了。

    他看了眼地面︰“好高哇!”

    男子坐在高頭駿馬上,一襲玄色錦衣,一手拽著韁繩,一手拿著鞭子,拿著鞭子的手用臂彎將小淨空圈在懷中。

    小淨空眨巴著大眼楮看他︰“謝謝你。”

    男子看了眼他懷中的小雞,冷聲道︰“一只雞而已,以後不要再這麼做。”

    “它叫小七!”小淨空把雞往男子面前遞了遞。

    “你爹娘呢?”男子問。

    小淨空是沒有爹娘的,他幾個月就被遺棄在寺廟了,不過嬌嬌有爹娘。

    他想了想︰“我爹娘去世了。”

    “孤兒?”男子蹙眉。

    小淨空撥浪鼓似的搖頭︰“我有嬌嬌!”

    男子道︰“你家住哪兒?”

    小淨空搖手一指︰“那里!”

    男子將小淨空送回了家。

    顧琰幾人都在後院,前院只有顧嬌,她剛翻完地,正在用顧小順劈下來的木柴做籬笆。

    她穿著在村里干活時的衣裳,十分樸素。

    “嬌嬌!我剛剛差點被馬車撞到,這個大哥哥救了我!”小淨空牽著男子的手走進院子。

    顧嬌放下手中的木柴,抬起香汗淋灕的腦袋看向男子。

    男子身形高大、身材健碩、五官冷峻而剛毅,氣息有些生人勿進。

    然而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顧嬌總感覺對方的模樣有一絲眼熟,仿佛在哪兒見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