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21章 土豪小淨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21章 土豪小淨空



    顧嬌看了蕭六郎一眼。

    蕭六郎面不改色道︰“听我們書院的院長說過。”

    顧嬌對張保人道︰“我相公的院長在京城住過十幾年。”

    張保人恍然大悟︰“啊,原來如此。”

    顧嬌道︰“有這兩條街上的宅子嗎?”

    “啊,有是有……”張保人打量了二人一番,二人的衣著都很樸素,一個雖說是國子監監生,卻是瘸子;另一個氣質不凡,卻容顏有殘。

    這倆人……手頭不寬裕吧?

    張保人笑了笑︰“二位是要一進的宅子還是兩進的宅子?”

    顧嬌想了想,道︰“我們最少需要五間屋子。”

    “那得兩進或三進了。”張保人笑道,“二進、三進的宅子可不便宜,二進的一月最少十兩,三進的二十兩。”

    十兩在鄉下夠一大家子吃上一兩年了。

    不過這是寸土寸金的京城,想想顧嬌也就釋然了。

    顧嬌提出去看看。

    張保人怎麼看倆人都不像是出得那個銀子的,擔心自己白跑一趟,雖說對方是國子監的監生,可京城缺監生嗎?京城是一塊牌匾掉下來都能砸死三個官兒的地界兒,張保人還真沒太將蕭六郎放在眼里。

    只是他好幾日沒開張了,閑著也是閑著,便索性帶二人去了。

    顧嬌與蕭六郎看了十多處宅院,有二進的也有三進的,全都不是很滿意。

    二人回了驛站。

    張保人跟過來︰“二位要今日定下嗎?再晚,回頭各地進京趕考的學生到了,想租都沒了,況且也不是這個價了。”

    顧嬌道︰“太小了,也太偏了。”

    說的是國子監附近,實際卻並不是兩條街上的宅子,而是街尾最偏僻的小胡同里的,陰暗潮濕不說,還都緊挨著十分吵鬧的鋪子,不是鐵鋪就是木匠鋪,甚至還有個棺材鋪。

    這讓人怎麼安心讀書?

    “這個價,就只有這些宅子了,您再想要更好的,那得這個數。”張保人比了個手勢。

    “三十兩?”顧嬌問。

    “一進的宅子。”張保人說。

    一進都是三十兩,二進、三進更不用說了,看來不論哪個朝代的學區房都貴得要死。

    “唉。”張保人嘆道,“行了,我直接給你們交個底吧,京城的宅子就得這個價,好地段、好宅子都早讓京里的貴人買下了。那些貴人都不差錢,不會把宅子租出去!你們便是換一百個保人,也只能租到方才的那些宅子!”

    顧嬌問道︰“你不是說有好的宅子,只是價錢更高嗎?”

    張保人笑道︰“有個三進的宅子,一月一百兩。”

    顧嬌蹙眉︰“什麼宅子要一百兩?”

    張保人比了個手勢︰“國子監斜對面,步行五百步!曾經的昭都小侯爺、少年祭酒住過的宅子!”

    蕭六郎嘴角一抽︰“他啥時候住過?”

    張保人拍著桌子道︰“就是住過!你們住進去能沾他喜氣,逢考必過!”

    蕭六郎淡道︰“他沒住過。”

    張保人捋起袖子︰“你怎麼知道他沒住過?你又不是他!”

    “這價錢高了,最多三十兩。”蕭六郎淡淡地道。

    張保人當然明白自己的價錢高了,以往確實三十兩能盤下來,可這不是國子監要重新開學了嗎?地段又貴起來了。

    他心里保底的價是五十兩,若這家人不肯的話,他再去找別人,他就不信國子監附近的學區宅還會租不出去?

    “嬌嬌,你們在什麼?”小淨空午睡醒了,揉著眼楮來驛站的大堂找顧嬌。

    顧嬌把他抱過來,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他的頭發長出來了些,不是小光頭,是小寸頭了。

    “我們在看住的地方。”顧嬌說,“睡好了嗎?”

    “睡好了,我們要住哪里?”小淨空靠在顧嬌懷里,很享受她摸自己的小腦袋。

    “還不知道。”顧嬌搖頭。

    小淨空又看向桌上的幾張圖紙,問道,“這些是什麼呀?”

    張保人笑道︰“是房契。”

    他擔心小孩子會弄壞他的東西,忙伸手去將房契收起來。

    小淨空卻唔了一聲,道︰“我也有這個。”

    三人一愣。

    小淨空噠噠噠地跑回馬車上,從自己的小箱籠里翻出一個小匣子,將小匣子拿回大堂,放在了三人面前的木桌上。

    桌子有些高,他放上去了就夠不著打開了。

    “我來。”顧嬌探出手。

    顧嬌在家里給小淨空收拾東西時見到過幾個這樣的小匣子,但她沒打開看過。

    “嗯!嬌嬌來!”小淨空果斷點頭。

    顧嬌將小匣子打開了,里頭有幾個拇指大小的印鑒和幾份文書,卻不是普通的文書,而是房契!

    三人都很驚訝。

    “我看看。”蕭六郎道。

    “嗯。”顧嬌把房契拿了出來,遞給蕭六郎。

    張保人也湊過來瞧了瞧。

    不瞧不打緊,一瞧險些沒被他嚇得背過氣去。

    長安大街的宅子、玄武大街的宅子,甚至還有朱雀大街的宅子!

    這特麼是懟到皇宮去了嗎?!

    “是真的房契嗎?”顧嬌問蕭六郎。

    “是真的。”蕭六郎說,“房契上寫著淨空的名字,是他的房契沒錯。”

    顧嬌看向懷里的小淨空︰“你怎麼會有這些?”

    小淨空望了望蕭六郎手里的房契,掰著手指頭道︰“嬌嬌說這些紙嗎?師父送的,我每年生辰他都送我一張,我一共過了三個生辰,所以是三張!”

    顧嬌︰“……”

    蕭六郎︰“……”

    張保人︰“……”

    顧嬌突然無法直視小淨空的一大箱小破爛了……

    三個宅子的地段一個比一個好,方才張保人還在吹噓那座租金一百兩的宅子是在國子監的斜對面,步行五百步,實際一千步不止。

    小淨空的師父送給他的宅子離國子監就近多了,從胡同里出來,拐個彎就是國子監。

    張保人活了三十多年頭一回看走眼,穿得土里土氣的,一出手三座大豪宅,朱雀大街的宅子多難買暫且不提,那里住的幾乎是皇親國戚,單玄武大街與長安大街的兩處宅子也屬于有市無價呀。

    這伙人什麼來頭?

    小淨空不明白房契是什麼,顧嬌與他解釋,是很寶貴的東西,是他有家宅的證明。

    他果斷把房契全部放到顧嬌面前︰“都送給嬌嬌!”

    有嬌嬌的地方才是小淨空的家!

    顧嬌已經收了他的一把琴,不能再收他的房契,最後,顧嬌提出以每月三十兩銀子的租金租下小淨空的宅子。

    小淨空認真道︰“不要嬌嬌給錢!”

    顧嬌摸摸他小腦袋道︰“你姐夫給。”

    小淨空嚴肅地想了想,姐夫給我,我給嬌嬌,沒毛病!

    雙方請張保人做保,簽下了一份房屋租賃合同。

    這是小淨空第一次做生意,他很認真地對待這件事情,不僅簽了字還畫了押。

    保費是頭月租金的三成,也就是九兩銀子。這是要保終身的租賃結束後也需要他來現場解約的。

    其實原本是五成,張保人有心結個善緣,于是給降了兩成。

    “保費一人出一半。”張保人笑著說。

    “你有銀子嗎?”蕭六郎好整以暇地看著小淨空。

    小淨空犯難了,他沒銀子,這真是一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解決之法︰“從你第一個月的租金里扣!”

    蕭六郎好氣又好笑,小和尚還挺有經商的頭腦。

    那是一座二進的宅院,開門是一個前院,院子里栽種著一些竹子,第一排有兩間廂房、一間書房、一間灶屋,走過穿堂是後院,後院種著一株桂樹,桂樹後是三間廂房。

    幾人還是和在村子里一樣,小淨空與蕭六郎一屋,其余人一人一屋。

    屋子不算很大,但采光極好。

    最重要的是它不僅離國子監近,離好幾家私塾都很近,這無疑解決了顧琰幾人上學的難題。

    一听還要上學,顧琰和顧小順都有些傻眼。

    “不、不是退學了嗎?”二人異口同聲地問。

    顧嬌打開一個行李箱,說道︰“在縣城是退了,可來京城之後自然要接著上的,你們還小,不上學做什麼?”

    二人面如死灰︰高興了一路他倆是白高興了麼?還有,什麼叫我們還小?你好像也不大啊!

    宅子里的家具是全的,只是長久不住人落了不少灰塵,幾人將幾間屋子簡單收拾了一番,先住進去,庭院與灶屋回頭再慢慢收拾,鍋碗瓢盆也明日天亮了再去買。

    晚飯是從外頭買回來的饃饃,就著顧嬌帶過來的醬菜對付了一下。

    京城比縣城冷,十月的夜晚顧嬌便已經感受到了冬月的寒意。

    這里不比鄉下,能自己去山上砍柴,柴火與木炭都得去集市去上買。

    一路的顛簸所有人都累壞了,回到各自屋里倒床就睡。

    蕭六郎的身邊,小淨空四仰八叉地躺著,發出了均勻的小呼嚕聲。

    蕭六郎卻毫無睡意。

    他終于還是回到了這里。

    “阿珩,莊先生的課太難了,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阿珩,這只小兔子受傷了,我們把它帶回家好不好?”

    “阿珩,我想吃棗子,你去樹上給我摘好不好?”

    “阿珩,你去給我買桂花糕好不好?”

    ……

    “阿珩,你為我去死好不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