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20章 進京(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20章 進京



    壞姐夫成績那麼差,考上第一不容易,小淨空決定回去之後表揚一番壞姐夫。

    結果當他到家時就發現根本不用自己表揚了,屋子里來了好多人!全是來和壞姐夫說恭喜的人!

    看吧,他說的沒錯吧,壞姐夫的成績就是差,所以一考第一大家都好驚喜!

    對解元的含金量一無所知的小淨空決定收回自己的表揚。

    當屋子里的人全都離開後,小淨空找到在西屋收拾東西的蕭六郎。

    蕭六郎看著小家伙背著手,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問他道︰“有話和我說?”

    “嗯。”小淨空嚴肅點頭,背著小手的樣子像極了班上的夫子,連說話的語氣都很像,“表揚的話你听一整天了,我就不多說了。你不要因為听了太多表揚就驕傲,你要謙虛,要更努力地學習,不然下次不考第一會被人笑的!”

    蕭六郎看向他︰“誰笑?你嗎?”

    小淨空哼道︰“我才沒那麼無聊!你考不了第一就不能養家,我又還沒長大!”

    蕭六郎似笑非笑道︰“你以前不是說我考不好也沒關系嗎?”

    小淨空一下子卡殼了。

    蕭六郎呵呵道︰“是不是想起來了?”

    “沒有,你記錯了!我沒說過這種話!”小淨空果斷行使起了小孩子的特權︰賴賬!

    這是他在蒙學里學到的知識,做了他一天同桌的小伙伴教給他的!

    隨後小淨空迅速轉移陣地,去找顧嬌做她的小尾巴去了!

    晚飯時,顧嬌在飯桌上說起了蕭六郎去國子監念書的事。

    “你不去嗎?”老太太問。

    顧嬌一本正經道︰“我去做什麼?我又不念書,我不好奇京城,一點兒不!”

    所有人一臉不信地看著她,也不知那晚是誰哭著唱著要去京城的,呵呵呵。

    家里是離不了顧嬌的,一日兩日還成,薛凝香頂得住,久了那是會死人的。

    最後一家人一致決定,一起去京城。

    “不過,一個路引能帶我們一家子嗎?”顧嬌不希望漏下任何一個。

    “一個不夠。”蕭六郎說,“但還有馮林,用上他的應該夠我們進京了。”

    劉管事自認為如意算盤打得好,卻不知反被蕭六郎擺了一道,他不這麼算計蕭六郎,蕭六郎還不能如願以償呢。

    國子監十月底開學,眼下已是九月,得抓緊時間上路了。

    開山的事顧嬌交給了羅里正,羅里正書念的不多,字還是認識的,何況他兒子也去考上了童生,顧嬌留下的圖紙與計劃書他都能看懂。

    家里沒什麼值錢東西,都是六郎的書,薛凝香表示她會幫忙照看。

    “對了,狗娃二叔也在京城,你們要是去了那邊幫我見見他,我捎點東西給他!”

    “好。”

    顧嬌應下。

    蕭六郎去天香書院和私塾給三個弟弟辦理了退學。

    顧琰不喜歡上學,可以退學簡直太開心了!

    顧小順在書院只為了學習能夠刻在木雕上的字,其實跟小淨空就能學。

    至于小淨空,他的水平已經在私塾找不到合適的班了,再往上跳級就是專攻科舉的班。

    國子監是有蒙學的,蒙學里有不少昭國的小天才,蕭六郎覺得小淨空更適合那里。

    蕭六郎也去黎院長那邊打了招呼。

    黎院長心情復雜,他日日盼著蕭六郎能進京趕考,他真正要去了,他又突然很不舍。

    他嘆氣︰“罷了,不論你去哪里,你都始終是為師的徒兒。

    蕭六郎欲言又止。

    徒弟這個事,你恐怕一輩子都不能如願了。

    “說起來,我在京城本該是有個師弟的。”黎院長突然說,“可惜他英年早逝,我連見他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蕭六郎淡淡地睨了他一眼,走出中正堂,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顧嬌帶著小淨空去了一趟寺廟。

    小淨空和住持方丈、師兄們以及小伙伴們一一告別。

    沒見到師父他老人家。

    不過小淨空習慣啦,師父老人家一年到頭幾乎很難在寺廟的。

    “你也要出遠門啦?”淨凡小和尚問。

    四個小和尚坐在寺廟的台階上,每人手里抓著一串顧嬌做的素肉丸子。

    小淨空吃了一口萬字,嘆息一聲道︰“是啊,壞姐夫考上國子監了,我們全家都要和他一起去上學。不過,你為什麼說也?”

    淨凡笑嘻嘻道︰“因為我們也要出遠門啦!住持方丈要帶我們去參加佛法大會!”

    “哦。”小淨空其實也有點兒心動,不過這可能就是下山的代價,他有了嬌嬌,就注定要舍棄一些東西。

    他心里,還是嬌嬌最重要的!

    顧嬌帶了不少美食,除了素肉丸子,還有素烤鴨、素東坡肘子,並兩盒從李記買會來的桂花糕。

    四個小和尚愉快地度過了一下午的美好時光。

    顧嬌也去醫館和二東家道別,不過卻被王掌櫃告知胡家出了點事,他早已回京了。

    那或許能在京城見到。

    顧嬌去了一趟黎院長的家,給黎老夫人送了點山貨與山楂糕,黎老夫人依舊渾渾噩噩的,可氣色好了許多。

    小廝說,黎老夫人清醒時就說她有小孫孫了,老開心了!

    溫泉山莊。

    顧侯爺養了幾日總算把臉上與身上的傷養好了,他去姚氏的院子找姚氏。

    姚氏正在吩咐下人收拾行李。

    顧侯爺一愣︰“夫人,你這是要干什麼?你不在山莊住了嗎?你要走?”

    “是啊,要走。”姚氏點頭。

    顧侯爺慌了,一步邁上前拉過姚氏的手︰“我錯了!我再也不欺負那丫頭了!我不離間他們倆和離了!你生氣!你別走!”

    這下換姚氏愣住了︰“侯爺你說什麼啊?你欺負誰?嬌嬌嗎?你……你去找他們倆威脅他們和離了嗎?”

    顧侯爺一陣心慌!

    “侯爺!”姚氏痛心疾首地抽回手。

    顧侯爺趕忙否認道︰“我沒有!我是說我打算!”

    姚氏驚怒︰“你、你還打算?”

    顧侯爺撥浪鼓似的搖頭,腮幫子都搖出了小波紋︰“我……我不了,我現在不了,我啥都听你的,你別走!”

    姚氏平復了一下情緒,對顧侯爺道︰“我不走怎麼回京城?”

    顧侯爺咦了一聲︰“你終于肯回去啦?你想通啦?可琰兒和……咳,和嬌嬌咋辦?”

    姚氏但笑不語。

    一旁的房嬤嬤喜色道︰“侯爺,您怕是還不知道吧,姑爺高中解元,要去國子監念書了,小公子和小小姐也和他一塊兒上京。”

    顧侯爺呆愣了一下,他沒听錯吧?那個小瘸子高中解元了?

    他才罵了人家沒出息,人家就考了個解元給他看?

    啥意思?專來打他臉的?

    顧侯爺撇嘴兒,一個小省城的解元罷了,有多了不起?全昭國像他這樣的解元二三十個,他只怕是里頭最差的一個!

    不過,倒是解了他燃眉之急。

    再不回京,都要委屈瑾瑜在山莊行及笄禮了!

    顧瑾瑜也听到姚氏在收拾行李的消息了,她開心地過來幫姚氏收東西,卻不料無意中听到了姚氏同意回京的理由。

    竟然只是因為顧琰與顧嬌要去京城……

    顧瑾瑜感覺自己的心口被什麼給扎了一下。

    母親口口聲聲說視她如己出,可是在母親心里,最疼愛的始終都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啊,對了。”顧侯爺突然想到顧家的兒子也是今年鄉試,那孩子叫啥來著?

    顧……顧……顧順子?顧順風?

    顧大順!

    “顧大順考上了嗎?”顧侯爺問。

    姚氏親自去衙門看的榜,她將榜上的名字記得清清楚楚,沒有姓顧的考生。

    房嬤嬤不屑地冷笑道︰“姑爺說的是那家人的兒子吧?听說也去鄉試了,可惜連舉人都沒中!比咱們姑爺差遠了!有句話怎麼說的,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那家子人除了已經過世的顧三郎夫婦沒一個好東西,還想中舉?我呸!下輩子吧!”

    這話說得有些重,當著主子的面兒不該如此失態,不過那家人的確對顧嬌很過分,因此就連性情溫和的姚氏都沒反駁房嬤嬤的話。

    顧侯爺雖有點兒不樂意房嬤嬤把那小瘸子抬舉得如此之高,卻也十分贊同她其余的話,那家子確實可恨。

    至于顧瑾瑜,顧侯爺從沒把她當作是老顧家的人,因此絲毫不覺得她也被罵了。

    房嬤嬤原也沒有罵顧瑾瑜的意思,只指老顧家的那幾個。

    然而說者無心,听者有意。

    顧瑾瑜的臉漲得通紅,比當街被顧嬌甩了一巴掌更難堪。

    她最終沒有進去幫姚氏清點行李,而是紅著眼眶轉過身,默默回了自己屋。

    “嬤嬤。”屋內的姚氏忽然開口,“以後這種話還是少說,當心讓瑾瑜听去了。那孩子心思敏感,恐她多想。”

    “是,夫人。”房嬤嬤躬身應下。

    姚氏看著盒子里的三套衣裳,都是她親手做的,與嬌嬌相認後,她著急彌補嬌嬌,有些忽略瑾瑜了。

    這三套衣裳都是她給瑾瑜做的。

    姚氏知道女兒與他們一塊兒不自在,沒央著她與自己同行,而是把侯府最好的車夫與馬車給女兒安排了過去。

    顧侯爺對此沒有意見,畢竟顧琰身子骨弱,好馬車能很大程度上減少顛簸。

    顧瑾瑜坐在顛簸的馬車里,約莫覺得自己沒有在這個家分量。

    就給了她三套衣裳,卻給了顧嬌一輛馬車!

    顧瑾瑜望向窗外,滿臉都是委屈。

    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顧嬌與蕭六郎一行人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路,天公還算作美,經過一個多月的長途跋涉後,一行人抵達了京城。

    馮林沒與他們一道,他要回家一趟,走的是水路。馮林的路引在蕭六郎手中,姑婆與小淨空登記在他的路引上。

    他本人是國子監監生,拿著入學文書即可入城。

    顧嬌與顧小順登記在蕭六郎的路引上,這種學區路引有別于尋常路引,是能攜帶家屬的,但最多只能帶兩個。

    至于顧琰與車夫,他倆本就是京城人。

    進城時天色尚早,他們先去了最近的驛站,稍作休整喂喂馬,順便也打听一下京城的住宅。

    來的路上顧嬌便和蕭六郎商議過了,盡量住在國子監附近,方便他上學。

    開山用了些銀子,如今他們手頭還剩一千兩,一千兩在縣城可以買好幾座宅子,在京城卻是不能夠的。

    最好的法子是租。

    也是他們運氣好,驛站剛好就有一個牙保。

    牙保,又稱保人,類似顧嬌前世的中介,他們在衙門登了記,合理買賣下人、產業、畜乘交易等。

    這位保人姓張,是個三十出頭的青年。

    張保人听說他們是來國子監上學的,立即拱手,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原來是國子監的監生啊,那這忙我可得幫!你們放心,你們看中哪個地段,我按最最低價給你們!”

    顧嬌對京城不熟。

    蕭六郎與她說了國子監的大致位置,在長安大街與玄武大街交界處的東北角,距離長安大街更近,但長安大街是商街,擁堵厲害,所以其實兩條街都差不多的。

    張保人詫異︰“小兄弟來過京城嗎?對京城很熟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