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13章 太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13章 太後



    回去的牛車上,小淨空嚴肅著小臉。

    今天踫到很凶的女施主,女施主還講了許多他听不懂的話,似乎不是什麼好話。

    不過這不是重點。

    他今天好像被顧琰哥哥保護了……

    明明他比顧琰哥哥聰明那麼多,他跳級,他次次考第一,顧琰哥哥就是個寶寶。可當顧琰哥哥蹲下身來擦他的小手,以及後面拉著他往私塾走,都讓他產生了一種自己才是寶寶的錯覺。

    小淨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頭一次對自己和顧琰的定位產生了迷惘。

    另一邊,安郡王與莊小姐回了山莊。

    莊小姐累壞了,倒頭就睡。

    安郡王吩咐她的貼身丫鬟︰“不要讓任何人打攪她歇息,誰來了都不見。”

    丫鬟遲疑道︰“那要是顧小姐……”

    安郡王目光冰冷︰“不見!”

    “是。”丫鬟慌忙應下。

    安郡王回了自己屋。

    不多時,黑衣人閃身而入,沖他拱手行了一禮︰“郡王。”

    安郡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聲道︰“可有收獲?”

    黑衣人搖頭︰“屬下將鎮上所有的客棧與醫館、郎中的家中都暗訪過了,沒發現太後的蹤跡。”

    安郡王喃喃道︰“或許她沒去過醫館,也沒找過鎮上的郎中,更沒留宿客棧。”

    黑衣人不解道︰“那太後會去了哪里?難道是在哪個百姓的家里藏起來了不成?”

    安郡王沉默。

    黑衣人不以為意道︰“郡王,這是不可能的。您難道忘了,太後得了麻風病?”

    麻風病初期只是身上與臉上有一些小紅斑,看上去像是凍傷了或者過敏,可隨著病程加長,麻風病的癥狀會越來越明顯,最終變得與正常人完全不一樣。

    一個麻風病人是不可能藏得住的,除非她進了深山老林,一個人獨自隱居。

    但這就更不可能了。

    太後一輩子養尊處優,她連飯都不會做,若真進老林里待著,不等病死、被猛獸咬死,也遲早把自己活活餓死。

    安郡王若有所思道︰“你說的都對,但如果她沒有藏起來,又會去了哪里?她有麻風病,走到哪兒都會引起騷動。”

    黑衣人道︰“您當真不考慮太後去世的可能嗎?”

    安郡王︰“我說過,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黑衣人束手無策了。

    “或許,是有人收留了她,並且治好了她。”

    黑衣人道︰“麻風病是治不好的!”就算是醫術最高明的陳國,也只能延緩麻風病的癥狀,越早干預療效越佳,可徹底治愈聞所未聞。

    安郡王當然也明白自己的猜測有多不可理喻,但比起被人治愈,他更不願相信太後已經孤零零地死在了某個角落里。

    他吩咐道︰“你去查一下去年冬季來清泉鎮的老婦人,包括治下的村莊也別漏掉。”

    “是。”

    黑衣人領命去查,他的效率比黃忠一行人高很多,沒幾日便查出了兩條符合的線索︰一個在大牛村,一個在清泉村,兩個村子分別位于鎮北與鎮南。

    “大牛村這個是去年冬季流落到那邊的,鄉親們發現時她正蜷縮在一個廢棄的牛棚里,鄉親們見她可憐,就放任她在牛棚住下了,偶爾有人給她送點吃的,不至于餓死。”

    安郡王問道︰“還有一個呢?”

    黑衣人接著道︰“清泉村這個是本村一個秀才的遠方親戚,家中出了事,老無所依便前來投奔他。”

    從線索上看,大牛村的老婦儼然更符合他們要找的人。

    然而不知為何,安郡王卻擇定了清泉村。

    沒有理由,就是一股直覺。

    為不打草驚蛇,安郡王決定親自去一趟,黑衣人與手下皆在鎮上待命。

    安郡王策馬抵達了村子。

    夏季白天很長,傍晚的天光依舊大亮。

    安郡王將馬拴在了村口的老槐樹下,依照黑衣人所畫的地圖朝那戶人家走去。

    這會兒小淨空正在後院喂雞,擔心小雞們跑出去于是把門給關上了。

    安郡王抬手叩了叩門。

    開門的是小淨空。

    那一日,顧嬌動手之前小淨空被顧琰帶進了私塾,因此他並不清楚後面發生的事情,也沒見到安郡王。

    不過,安郡王倒是在坐上馬車後回頭看了一眼,看見顧嬌牽著小淨空的手從私塾走出來,二人身邊還跟著一個與顧侯爺長相酷似的少年,想必就是被御醫斷言活不過十五的顧琰。

    真奇怪,這個小家伙怎麼會在這里?

    “這是你家嗎?”安郡王問。

    小淨空沒徹底將門打開,只開了一條縫兒,露出一顆圓溜溜腦袋來︰“這當然是我家,你是誰?你來我家做什麼?”

    安郡王語氣溫和道︰“我路過,想討碗水喝。”

    “那你等等!”小淨空沒請他進屋,而是把門關上了,一會兒之後給他端了一碗水出來,“給。”

    小家伙戒心很重啊……

    安郡王接過來,將碗里的水一飲而盡,隨後將空碗還給他︰“你一個人在家嗎?”

    小淨空瞬間警惕了起來,門縫都合小了些︰“你是人牙子嗎?為什麼打听這個?”

    安郡王不動聲色道︰“啊,沒有,就是喝了你家的水,想給你家大人道個謝。”

    小淨空正色道︰“水是我端給你的,你給我道謝就夠了!”

    安郡王沒見過這麼不按套路出牌的孩子,怔了一下,道︰“啊,那多謝你了。對了,我能向你打听一下去大牛村的路怎麼走嗎?”

    若是杏花村楊柳村小淨空還知道,可大牛村超過了他的常識儲備,小淨空當場卡殼。

    安郡王唇角含笑︰“能幫我問問你家大人嗎?”

    “我家大人很忙,你去別處打听吧!你往東走,第七戶人家姓羅,羅二叔是趕牛車的,他哪個村子都知道!”小淨空給指了條明路之後,果斷把門合上,還不忘把門栓插上!

    嬌嬌說過,家里沒有大人的時候千萬不能讓陌生人進來!

    他是小孩,姑婆是老人,他們都不是大人!

    安郡王好歹也是出過國的人,閱歷豐富,卻不料被個孩子拒之門外了。

    不過他沒這麼容易放棄,正門不行,他就走後門。

    他今日非得見到那位老太太不可。

    安郡王繞去了後門。

    灶屋的後門也關著,但並未上鎖。

    安郡王頓了頓,輕輕將門推開,邁步走了進來。

    他的腳步聲很輕,幾乎沒發出任何聲音。

    就在他走了三兩步時,門後突然竄出來一道人影,舉著一根 面杖朝他的腦袋敲了下來。

    只听得 的一聲,安郡王被打暈了。

    老太太將 面杖丟回砧板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臉朝下不省人的安郡王,沒好氣地哼道︰“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安郡王與小淨空的對話老太太全听見了,總在打听家里大人在不在,被拒絕了還從後門偷偷溜進來,賊,妥妥的小賊!

    倒是不怪老太太這般懷疑,實在是家里的日子沒那麼艱難後,確實遭了一些毛賊的惦記,只不過,毛賊都是夜里,夜里顧嬌與顧琰的暗衛都在,三兩下就能把人解決。

    倒是沒料到賊的膽子這麼大,青天白日也敢上門順東西!

    老太太看著那張英俊的側臉,嘖嘖道︰“你就是靠臉吃飯,也比做個小毛賊要強啊。不過……我怎麼看這小子有點兒眼熟啊……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老太太這一悶棍下了狠手,顧嬌與顧小順、顧琰從山上砍柴歸來,他仍在灶屋的地上昏迷不醒。

    顧嬌與顧小順放下背後的兩捆柴火,顧琰也放下了自己拾掇的小半簍枯枝枯葉。

    “嬌嬌,家里遭賊了,姑婆好厲害,把賊打暈了!”

    小淨空一秒化身小喇叭精,叭叭叭地說事情經過說了。

    顧嬌卻很快認出了他不是什麼小賊,而是前幾日在私塾外見過一面的錦衣少年——顧瑾瑜口中的安郡王。

    顧嬌對他的印象談不上好壞,他沒包庇自己的親妹妹,還向顧侯爺與她道了歉,小小年紀便能如此通情達理,不知是他太公正善良,還是此人根本不簡單。

    不論如何,他不能在他們家里出事。

    顧嬌兩手一抓,把人抓去了顧小順的屋。

    老太太那一下確實沒留情,他腦袋上起了個大包,還流了點血,顧嬌給他上了藥,裹了一圈紗布。

    隨後顧嬌又拿出銀針,在他穴位上扎了幾下。

    安郡王緩緩睜開了眸子。

    安郡王的五官並不算格外精致,但他身上有一股令人沉淪的氣質。

    他的眼楮很好看,只是眼神似乎不大對。

    顧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拿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毫無反應。

    什麼情況?

    瞎了嗎?

    此時天色已暗,屋子里只點了一盞微弱的油燈。

    顧嬌將燈芯調亮了些,他依舊看不見。

    但他並不慌張,也沒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異樣,他淡定地閉上眼︰“我眼楮疼。”

    醒來第一句話不是問這是哪里、你是什麼人,而是掩蓋自己看不見的事實。

    真是個奇怪的人。

    他既然這麼說了,顧嬌自然不會戳穿他,畢竟誰也不能保證戳穿後會不會有什麼代價。

    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

    “那你別睜開,我找點草藥給你敷一下。”顧嬌說著,胡亂弄了點薄荷葉子,包在布片里蒙在了他眼楮上。

    “嬌嬌!”小淨空從門外探進一顆小腦袋,“他醒了嗎?”

    是小家伙的聲音。

    安郡王開始在心中猜測顧嬌的身份,如果他沒猜錯,她應該就是那一日與自己妹妹起過爭執的女子。

    可她不是定安侯的女兒嗎?

    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他醒了。”顧嬌問道,“你肚子餓了嗎?”

    “嗯,餓了。”小淨空誠實地點點頭,又問,“那他有事嗎?”

    顧嬌輕聲道︰“他沒事,就是眼楮有點不舒服。”

    小淨空又道︰“他會怪姑婆嗎?”

    顧嬌看向安郡王︰“最近家里遭過幾次賊,你從後門進來,我姑婆把你當小賊了。”

    “是我的不是。”安郡王說。

    “他不怪姑婆。”顧嬌轉頭對小淨空道,“你先去吃些點心,我馬上來做飯。”

    小淨空這才放心地走掉了。

    安郡王听著顧嬌的聲音,很難把她與那個掌摑他妹妹與顧瑾瑜的女子聯系在一起,好像她們是兩個人,也好像她的耐性與溫柔全都給了自己家人。

    屋子里沒了旁人,顧嬌才又問道︰“安郡王突然上門所為何事?”

    原先只是在猜測,眼下一聲安郡王算是徹底證實了她的身份,畢竟沒見過他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他是安郡王的。

    安郡王總不能告訴她,我是因為懷疑太後藏在你們家,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實不相瞞,我是來登門道歉的,家妹的事讓顧小姐受委屈了。”

    顧嬌︰“哦。”

    安郡王一時听不出她信了還是沒信︰“你說……方才打暈我的是你們家姑婆?”

    顧嬌道︰“怎麼了?”

    安郡王不動聲色地笑道︰“她力氣可真大。”

    看來對方不是太後。

    太後認得他。

    安郡王打算告辭,就在此時,後院傳來了小淨空告狀的小聲音︰“嬌嬌!姑婆又偷吃蜜餞啦!”

    “我沒有!小和尚不許胡說!”

    “我不是和尚!”

    “你是小光頭!”

    這聲音……

    安郡王只覺自己渾身一顫,整個人都僵住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