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10章 小孫孫(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10章 小孫孫



    顧嬌回到家中,顧琰已經起了,正和老太太坐在堂屋吃糖水蛋。

    看到顧嬌進屋,老太太飛速地把糖水蛋往顧琰面前一推,大義凜然道︰“都說了我不吃!你非得孝敬我!”

    顧琰︰“……”

    把他的糖水蛋也分走一半的人是誰?

    糖水蛋是薛凝香做的,老太太當然沒出面,就慫恿顧琰去要,薛凝香完全抵御不了顧琰的小魅力,二話不說地給煮了一大碗,小淨空與顧小順也各自分了一小碗。

    顧小順吃得快,已經回屋去鑽研自己的木雕了,小淨空還盤在樹身上練功,還沒開始吃。

    顧嬌果斷沒收了老太太的糖水蛋。

    其實早已吃了一碗半的老太太抹抹嘴皮子回屋。

    只要吃得夠快,嬌嬌就逮不住我!

    顧嬌把男子送的三樣禮物給了三個弟弟,東西擺出來,不必她開口詢問,三人便精準地找到了各自中意的東西。

    小淨空拿起金光閃閃的華容道,愛不釋手!

    顧琰挑的是一個千年寒玉做的玉扳指,比原先那個成色更好。

    顧小順則有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這匕首比尋常匕首小,方便攜帶,可以當優秀的刻刀使用。

    三人都很開心!

    薛凝香在幫顧嬌收拾後院。

    薛凝香經常會過來幫忙,作為回報,顧嬌會幫薛凝香下地勞作,老太太偶爾會幫薛凝香看看孩子。

    主要是狗娃話不多,給他一顆蜜餞他能舔巴一上午,老太太耳根子非常清淨,自然覺著狗娃好帶。

    小淨空就——

    “姑婆!你又偷吃蜜餞!嬌嬌!姑婆又吃蜜餞了!她今天都吃五顆了!”

    剛練完功就將老太太抓包的小淨空︰姑婆太不乖啦!說了不讓吃總是偷偷吃!

    老太太手一抖,臭小和尚……

    薛凝香今天過來是有事找顧嬌。

    “嬌娘,狗娃二叔又給家里來信,你幫我念念。”薛凝香將一個折疊好的信封遞給顧嬌。

    自打顧嬌跟著蕭六郎學會認字後,薛凝香就壓根兒不找蕭六郎念信了。

    顧嬌拆開信,看了一眼︰“咦?”

    “怎麼了?”薛凝香問。

    顧嬌道︰“哦,這封信與之前的字跡不一樣,像是狗娃二叔自己寫的。”

    薛凝香眸子一亮︰“真的嗎?他二叔也會寫字啦?”

    顧嬌看著她一臉自豪的樣子,不忍心告訴她,為啥能看出是他自己寫的,因為字寫得實在太丑啦,比她的毛筆字還丑,且用詞十分稚嫩,妥妥小學生水平,不過也能表達清楚意思就是了。

    信上說的是狗娃二叔升職了,做了副將大人手下的親兵,雖然只是一個小兵,但能跟著副將大人也是莫大的榮幸。

    只不過,這樣一來,原定今年回鄉探親的計劃就得取消了,他要追隨副將大人回京述職。

    “副將大人只帶了一百親兵,他是其中一個,機會難得。”顧嬌說。

    然而這句話並沒安慰道薛凝香,薛凝香的神色暗淡了下來︰“狗娃他爹去世後,娘最念叨的就是狗娃他二叔,娘日日盼、夜夜盼,就盼著他能回來看他一眼,听說他今年可能路過咱們村,娘別提多高興了,老寒腿都差點好了。現在他又不回來了,你讓我咋和娘交代呢?”

    薛凝香也就比顧嬌大了兩歲而已,擱前世還是個青澀的高中生,如今卻已為人嫂、人母、兒媳。

    顧嬌不知如何安慰她,繼續往下看︰“狗娃二叔還給你寄了銀子,說你生辰快到了,讓你拿銀子去打兩套首飾,一共二十兩。”

    薛凝香擔憂道︰“他怎麼寄了這麼多?他是不是沒好好吃飯啊?銀子都給家里了!”

    這個顧嬌知道怎麼安慰︰“你放心吧,他在軍營里餓不著,只是銀子沒處花,才全給寄回來了。”

    薛凝香稍稍放下心來。

    顧嬌再往下看︰“狗娃他二叔說不希望你種地了,他給的銀子夠你和大娘還有狗娃花的,你大可把地便宜租給鄉親們種。”

    薛凝香忙道︰“那怎麼成啊?這些銀子要攢起來,以後給他娶媳婦兒用的!”

    顧嬌心道,一個男人要給你打首飾,你真的沒有啥別的想法嗎?

    午飯過後,薛凝香去錢莊取銀子,狗娃抱著她的大腿不撒手,薛凝香無法,只得把狗娃帶上。

    錢莊的人不多,薛凝香等了一小會兒便拿到了二十兩銀子,她將銀子揣好放進包袱,狗娃背在背上,包袱抱在懷里。

    從錢莊出來,她被一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撞了一下。

    “長沒長眼楮啊?怎麼走路的?”書生不耐煩地拍了拍被薛凝香踫過的胳膊。

    薛凝香難為情地道了歉︰“對不起,對不起……”

    書生的同伴說道︰“算了算了,別理她,還趕著去考試呢,耽誤了賠不起。”

    一听要賠,薛凝香臉都白了。

    萬幸書生被同伴勸走了,薛凝香長松一口氣,但很快,她發現自己的包袱有些不對勁,似乎輕了很多。

    她忙拿手一掏,瞬間傻眼了。

    她的二十兩銀子,全都不見了!

    薛凝香想到了方才的書生,眼神一變追上去︰“等等!”

    兩個年輕人步子一頓。

    撞了她的書生回過頭來,一臉不耐地看著她︰“干什麼?”

    薛凝香壯了壯膽,說道︰“你……你們偷了我銀子!”

    “什麼?”書生一臉莫名其妙,還有一絲被人冤枉的羞惱。

    薛凝香本就是個窩里橫的,吃軟怕硬,真讓她與兩個大男人對峙她多少有些害怕,可那是二十兩銀子啊,那麼大一筆錢,狗娃他二叔拿命掙的,她不能讓人偷了!

    “就、就是你!”她強迫自己鼓足勇氣,“我剛從錢莊出來,一路上都捂得嚴嚴實實的,只方才被你撞了一下……銀子就沒了!”

    書生捋起袖子就要發火,同伴拉住他︰“你干什麼?何必與個無知婦人計較?”

    書生哼道︰“這不是我要計較,是別人訛上我了!”

    同伴嘆道︰“算了,考試要緊,別理她。”

    “看你的面子上,不報官了!”書生冷冷一哼,與同伴轉身離開。

    薛凝香一個箭步沖上去,抓住書生的胳膊︰“你把銀子還給我!”

    “你瘋了!”書生氣得跳腳,一把拂開她的手。

    薛凝香再次撲了過來。

    二人拉拉扯扯間,周圍的百姓圍了過來。

    書生義憤填膺道︰“你說我偷你銀子,你拿出證據好嗎?你再訛我,我就報官了!念你是個婦人,又背著個孩子,還當你多老實。帶孩子干這種下三濫的事,不覺得羞恥嗎?”

    “你……你……”薛凝香被他說得臉都綠了。

    周圍的人開始指指點點。

    當今世道,男尊女卑,何況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一個小寡婦對上讀書人,根本就沒人會信薛凝香。

    書生痛心疾首道︰“我好心不報官,一來,念你是女人,二來,也是因為我倆要趕著去鄉試,沒功夫與你掰扯!”

    “太過分了,她怎麼連趕考的學生也訛呀?有沒有點良心了?”

    “可不是嗎?人家十年寒窗苦讀,就是為了被她訛的?”

    “你看她的樣子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路人紛紛指責起薛凝香來,薛凝香委屈得眼淚出來了,她沒訛他們,她是真的丟了銀子……

    狗娃原本睡著了,這會兒也被吵醒了。

    見自己與娘親被一堆人圍在中間,他害怕地大哭了起來。

    黎院長剛從點心鋪子出來,正要去鎮上的醫館,就听見一陣撕心裂肺的啼哭聲。

    這聲音有點兒耳熟,黎院長頓了頓,邁步走了過去。

    薛凝香這會兒被眾人著戳脊梁骨,沒有一個人相信她說的話。

    黎院長很快認出了她,愛徒家的鄰居!然後認出了狗娃,那個叫他爹的小胖子。

    黎院長走進人群,他是天香書院的院長,就算沒穿夫子打扮的衣裳,而那一身的書香貴氣,也仍是瞬間將場面壓制了下來。

    “出了什麼事?”他問。

    薛凝香早已泣不成聲。

    那書生道︰“這個小婦人訛我!”

    黎院長問道︰“她訛你什麼?”

    書生沒好氣地答道︰“她說我偷了他的銀子!”

    黎院長又道︰“那你偷了嗎?”

    書生炸毛了︰“你這是什麼話?我當然沒偷!都說了是她訛我,你沒听見嗎?”

    一個看熱鬧的大嬸兒道︰“是啊,他們兩個是要去省城趕考的學生,真倒霉,被這個婆娘給訛上了。”

    黎院長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你們是哪個私塾的?”

    書生挺直腰桿兒道︰“我們是天香書院的!”

    黎院長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是嗎?你們叫什麼名字?哪個班的?”

    “干你什麼事?”書生不耐地反問道。

    黎院長淡淡地笑了笑︰“我是天香書院的院長,我不記得書院收過你們這兩名學生。”

    書生與同伴的臉色唰的變了。

    周圍的百姓一驚。

    黎院長不緊不慢地對身旁的一名年輕小伙子道︰“勞煩小兄弟去報個官,就說這里有人冒充天香書院的學生招搖撞騙,欺凌婦孺。”

    那兩個嚷嚷厲害,卻遲遲不報官,他一來便報官了,誰真誰假,立見分曉!

    年輕的小伙子滿腦子都飄著一句話︰黎院長和我說話了!黎院長和我說話了!

    “拜托小兄弟了。”黎院長溫和地說。

    年輕小伙子鄭重應下,一溜煙兒地朝縣衙奔了過去。

    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書生與同伴見狀不妙,拔腿就跑。

    黎院長不疾不徐地說道︰“勞煩兩位壯士攔住他們。”

    他的話沒有半分命令的語氣,但就是莫名令人信服。

    兩個看熱鬧的壯漢一把將二人擒住了。

    “我、我的銀子……”薛凝香哭。

    黎院長略一頷首,走上前,在二人身上搜出了薛凝香的銀子。

    看到失而復得的銀子,薛凝香又哭又激動,結果打起了嗝︰“多……嗝!多謝……嗝!”

    “爹!”狗娃看見了黎院長。

    薛凝香驚得嗝都不打了。

    這娃,又亂認爹!

    黎院長是成熟有閱歷的男人,當然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動怒,他問過書院有經驗的夫子了,孩子剛學說話的時候,逮女人就喊娘、逮男人就喊爹,不算什麼稀罕事。

    “爹。”狗娃要他抱。

    薛凝香尷尬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你受傷了。”黎院長看見了她手腕上寸長的口子,正嘩啦啦地流著血。

    方才只顧著要回銀子,沒注意到自己的手腕在對方的佩飾上劃傷了。

    黎院長客氣地說道︰“孩子給我吧,醫館就在附近,我帶你去包扎一下。”

    薛凝香慌忙用袖子遮住手腕︰“不、不用了,一點小傷不礙事。”

    黎院長正色道︰“還是要看的,天氣熱了,容易感染。”

    薛凝香想了想︰“我自己去。”

    “我剛好也要去醫館,順路而已。”黎院長說著,把不停沖他伸手的狗娃抱了過來。

    狗娃有了爹,立馬不要娘了,肉呼呼的小手圈住黎院長的脖子,埋頭在他懷里撒嬌。

    薛凝香臊得不行。

    二人一前一後去了醫館。

    黎院長是送家中的老母親來醫館的,原因是小廝在打掃院子時,發現老母親吃桑葚吃到一半,突然歪在藤椅上暈過去了。

    黎老夫人年紀大了,出現這種情況十分危險,黎院長等不及將大夫請到家中,直接把人送了過來。

    結果大夫看過之後說︰“沒事,老夫人只是睡著了。”

    黎院長當場︰“……”

    他擔心黎老夫人醒了會肚子餓,于是趕緊去附近的點心鋪子買了點老人家愛吃的桂花糕。

    進醫館後,黎院長找了個大夫給薛凝香看傷,狗娃被薛凝香摁在了椅子上。

    黎院長給狗娃拿了一塊桂花糕。

    狗娃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他吃著吃著,一抬頭,發現爹沒了。

    他從椅子上爬下來,溜溜地去找爹,結果就跟著進了一間廂房。

    黎老夫人幽幽轉醒,她一睜開便看見一個小豆丁。

    小豆丁胖乎乎的,圓潤又可愛。

    黎老夫人沖小豆丁招手。

    狗娃膽子小,嚇得連連後退,恰巧此時黎院長從碧紗櫥後走出來,小狗娃溜滾過去抱住他大腿︰“爹……爹……”

    爹?

    黎老夫人看看兒子,又看看小豆丁,混濁的老眼唰的亮了。

    菩薩顯靈啦!

    她有小孫孫啦!

    因為顧嬌遲遲不肯回府,導致顧侯爺與顧瑾瑜回京的事也耽擱了下來。

    原本顧侯爺計劃的是最晚六月底便帶姚氏與龍鳳胎一同回京,然而眼下姚氏與顧琰都為了顧嬌留在這邊,這令顧侯爺十分苦惱。

    更苦惱的是顧瑾瑜。

    淑妃承諾過會為她大辦及笄禮,並在及笄大典上冊封她為縣主。

    縣主可是一項不可多得的殊榮,只要當上了縣主,日後就算自己不是顧家親生骨肉的事情傳出去,也不會太掉身價。

    但倘若她回都回不去,又談什麼及笄大禮?

    顧瑾瑜著急上火,嘴上都起了一個燎泡。

    顧侯爺來探望她,看到她上火上成這樣,不免大為心疼︰“你們怎麼伺候小姐的?天氣這麼熱,不知道少做些辛辣的菜式嗎?”

    小丫鬟道︰“冤枉啊侯爺,小姐最近的飲食很清淡,小姐是心思郁結才上了火。”

    顧瑾瑜嘆道︰“你們幾個別亂說話,都退下吧。”

    “是。”

    丫鬟們退下了。

    顧瑾瑜對顧侯爺道︰“爹爹,女兒真的沒事。”

    顧侯爺皺眉道︰“胡說,你就是有心事,你最近都不笑了。”

    顧瑾瑜垂下眸子︰“女兒只是思念祖母,祖母年紀大了,年前又摔了一跤,雖是痊愈了,可身子骨到底不必從前。女兒不知還能在祖母跟前盡多少孝。”

    這話說到了顧侯爺的心坎兒上,顧侯爺平日里就是個孝順的,又何況老夫人這輩子只剩了他與淑妃兩個孩子。

    淑妃入了宮,老夫人一年都難得見她一次,自己這個兒子還不能在跟前侍奉母親,想想都是不孝。

    顧侯爺蹙了蹙眉,決定再去給姚氏上點眼藥。

    哪知姚氏心如磐石︰“我不回去,琰兒也不會回去。”

    顧侯爺嘖了一聲︰“娘多少年沒見過琰兒了?”

    姚氏道︰“左不過她也不待見琰兒。”

    顧侯爺反駁道︰“娘幾時不待見琰兒了?琰兒是她親孫子,她疼他還來不及。”

    只是不如疼前面三個寶貝孫子而已。

    前任侯夫人與老夫人同宗同族,按輩分得喚老夫人一聲姑母,兩家聯姻算是親上加親,她的孩子老夫人自然偏疼幾分。

    再加上三個兒子早早地沒了娘,老夫人心疼都來不及。

    其三就是老夫人瞧不上姚氏的出身,姚氏生下有病的顧琰,老夫人都覺著是姚氏自己身體有毛病,連累了顧家的子孫。

    老夫人起先待顧瑾瑜也不冷不熱,不過顧瑾瑜實在太出色了,很給侯府長臉,淑妃也器重她,老夫人才漸漸對顧瑾瑜改觀了。

    顧侯爺那幾句辯駁沒多少底氣,他清了清嗓子,道︰“但是瑾瑜要及笄了,她辦及笄禮的時候母親不在身邊怎麼行?”

    姚氏道︰“那在山莊辦也一樣。”

    顧侯爺道︰“我不能一直待在山莊啊,娘在,爹也得在啊。”

    姚氏想了想︰“要不你先回京城,等及笄那日再過來?”

    顧侯爺︰“……”

    想把老婆孩子拐回京城咋就這麼難呢?

    顧侯爺十八般武藝用上,姚氏就是不松口。

    顧侯爺︰“你到底怎麼才肯回京城?”

    姚氏認真道︰“嬌嬌回,我就回。”

    顧侯爺︰那丫頭怎麼可能會回啊!

    顧瑾瑜過來給姚氏送參湯,不經意地在門外听見了二人的談話。

    小丫鬟也在。

    小丫鬟貼身伺候顧瑾瑜,已知曉她與顧嬌的身世了。

    小丫鬟為自家主子抱不平道︰“為什麼大小姐回京城,夫人才回京城?難道二小姐不是夫人的孩子嗎?這些年在夫人跟前盡孝的可是二小姐,夫人太偏心了!”

    顧瑾瑜端著托盤里的參湯,沒有說話。

    小丫鬟委屈道︰“大熱天的,二小姐還親自去廚房給夫人熬參湯,手都燙傷了,那位大小姐做了什麼?一來就害得夫人如此偏心……”

    “別說了,她是我姐姐,她吃了很多苦,娘疼她也是應該的。”顧瑾瑜說罷,神色暗淡地離開了。

    一連幾日,府上都沒人再提回京的事,山莊似乎恢復了平靜而祥和的日子。

    一直到月底一對車馬蒞臨山莊,才打破了山莊多日的寧靜。

    顧侯爺穿上官服,整理好儀容,親自到山莊的大門口恭迎對方的到來。

    數十名護衛一字排開,為首的一輛四匹馬所拉的馬車上緩緩走下來一名身著白衣的少年。

    少年白衣如雪,清貴卓絕。

    顧侯爺啪的甩了下官服的寬袖,上前一步,拱手作揖︰“臣,拜見安郡王!”

    被喚作安郡王的少年微微抬了抬手,清冷而不失客氣地說︰“定安侯不必多禮,我與家妹游歷四方,此番是趕回京城鄉試的。路過此處,突然上門叨擾,還望定安侯勿怪。”

    顧侯爺笑道︰“安郡王言重了,安郡王與令妹能蒞臨寒舍是臣的榮幸!天熱,安郡王與莊小姐不如移步山莊,屋內說話。”

    安郡王頷首,微微扭頭,對身後的馬車道︰“還不快下車?”

    車簾被掀開,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伸出腦袋來,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兩圈,似是有些好奇,隨後才在下人的攙扶下蹦了下來。

    她來到安郡王身邊︰“哥哥!這就是那個有溫泉的山莊嗎?”

    “見過定安侯。”安郡王對妹妹說。

    小姑娘撇撇嘴兒,擺好姿勢沖顧侯爺行了一禮。

    顧侯爺的爵位在安郡王之下,小姑娘雖是他妹妹,卻無品階在身,按規矩的確該向顧侯爺行禮。

    只不過,撇開禮數不談,小姑娘身份實在貴重,雖礙于哥哥威嚴行了禮,態度卻不見多少恭敬。

    顧侯爺笑笑,當作沒看見似的,和顏悅色地將兄妹二人領進山莊了。

    山莊內,姚氏與顧瑾瑜也得了消息,她們是女眷,不便外出相迎,于是在听濤閣的花廳恭候安郡王大駕。

    姚氏離京多年,對京中局勢漠不關心,並未听過這位安郡王,顧瑾瑜耐心與她講述這位安郡王的傳奇人生。

    “他是莊太傅的嫡孫,今年只有十八歲。”

    “十八就封了王嗎?”姚氏挺詫異,就算皇子親王也少有這麼早冊封的。

    顧瑾瑜搖搖頭︰“他可不是十八才冊封郡王的呢,他八歲就冊封了。”

    不過,這個冊封並不是他的幸運,相反,是他的不幸。

    十年前,昭國與陳國大戰,昭國輸了,陳國提出要以昭國太子為質,皇帝舍不得兒子,朝臣也悉數反對。這時,莊太傅挺身而出,願讓自己最優秀的一位嫡孫替太子去陳國做質子。

    若是旁的大臣兒孫,陳國大抵不會同意,可莊家是太後母族,莊太傅是太後兄長,他的嫡孫就是莊太後的佷孫。

    誰都知道莊太後垂簾听政多年,權傾朝野,比皇帝的實權都高,以她的佷孫為質,確實不比太子遜色多少。

    皇帝于是冊封了莊太傅的嫡孫為安郡王,以王爺的身份入陳國為質。

    一直到三年多前,兩國再度交戰,這一次陳國輸了,安郡王才總算回了昭國。

    京城流傳著不少安郡王的事跡,顧瑾瑜都是听說,並未親眼見過本人。

    她內心好奇,面上卻恭謹有禮,不見半分逾越。

    待到顧侯爺一行人終于到了花廳,姚氏才與顧瑾瑜向安郡王行了禮。

    姚氏自始至終低垂著眉眼,顧瑾瑜到底年紀輕,面上規矩做得再好,也架不住好奇瞟了對方一眼。

    隨後她就怔住了。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清雋風華的男子?

    清貴不驕,雅人深致,舉手投足皆貴氣,還隱有一絲出塵脫俗的仙氣。

    “這是內人姚氏,這是小女。”顧侯爺介紹。

    安郡王微微頷首︰“顧夫人,顧小姐。”

    莊小姐走上前來︰“你就是顧瑾瑜?我知道你!”

    顧瑾瑜微微一愣。

    姚氏與顧侯爺也錯愕地看向了莊小姐。

    莊小姐挑眉道︰“我四叔夸贊過你的字,說與我同歲的人中,你的字寫得最好!”

    莊小姐的四叔,正是平城府的刺史大人莊羨之。

    莊小姐冷冷一笑︰“呵,拿筆來!我要和你比一比!”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