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09章 發明(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09章 發明



    顧嬌去了一趟醫館。

    今天是與那位神秘大人物約定的復診的日子,對方早早地在回春堂等著了。

    這一次,他沒讓人把醫館清場。

    顧嬌因為送別蕭六郎來遲了些,倒叫對方一陣好等。

    他身邊那位青年護衛的臉已經徹底黑了︰“哼,敢讓我家爺等的人,你是第一個!”

    顧嬌攤手︰“哦,好榮幸啊。”

    青年護衛撇過臉。

    顧嬌進了廂房。

    男子戴著有罩紗的斗笠,遮了容顏,但一審清貴尊華的氣度無可遮掩。

    他身邊依舊守著兩個氣質陰柔的下人。

    見了幾回,下人們早習慣顧嬌的無禮了,就見顧嬌見了他們家爺連禮都沒行,便徑自坐下了,也是只能心中腹誹,嘴上卻不敢諷刺半句的。

    原因無他,自家爺的病真讓這小丫頭治好了!

    顧嬌一共給他打了三針芐星青霉素,每七天一針,最後一針是上個月打完的,今天他過來是為了復查。

    顧嬌給他把了脈,做了檢查。

    “我這是痊愈了吧?”男子的聲音里難掩欣喜。

    顧嬌摘了手套,對他道︰“目前看來恢復情況良好,但要兩年不復發才能算是徹底治愈,不適隨訪。”

    “呃……”男子沉默。

    顧嬌察覺到他的情緒與前幾日不大一樣︰“怎麼了?隨訪不了了?”

    男子笑了笑,道︰“實不相瞞,我要離開了。”

    “哦。”顧嬌並不奇怪,听他口音就不像本地人,甚至可能不是幽州人,他來自更遠的地方,具體是哪兒顧嬌猜不出來。

    男子和顏悅色道︰“不過我相信我已經被姑娘治愈了,在下冒昧地問姑娘一句,你醫術如此高明,不知師承何處?”

    顧嬌就道︰“我老師很多的。”

    這是大實話,前世她在大學與研究院學醫,之後進了研究所,教過她的老師確實挺多。

    男子不是沒眼力勁的人,顧嬌既不願在這話題上多講,那他便也不再追問,他道︰“多謝姑娘治好了我的病,我今日來還有一件事,就是希望能鄭重地向姑娘道謝。”

    “你已經付過診金了,道謝的話就不必了……”顧嬌說到一半,見男子從下人手中接過一個錦盒放在桌上。

    那錦盒一看就非俗物。

    顧嬌無縫切換︰“謝禮的話,你若真要送,我也只能勉強收下。”

    下人們簡直沒眼看了,你、你有本事再有骨氣一點啊,繼續說你不要啊!

    男子寬容地笑了笑,將錦盒推到顧嬌手邊。

    顧嬌打開一看,竟是一把玲瓏剔透的翡翠折扇,顧嬌將扇子拿在手里,觸感微涼,玉脂冰清,當真是一把好扇。

    “喜歡嗎?”男子問。

    顧嬌一臉猶豫。

    下人們傻眼了,不是吧,千年寒玉做的扇子啊,這都不喜歡?

    “不喜歡可以換別的。”男子溫和地說。

    “唔,那有金子做的扇子嗎?”顧嬌問。

    下人們一個沒忍住身子都晃了兩下,您還真不會客套啊,上來就要換金子,可金子有它值錢嗎?鄉下人就是沒見識啊!

    男子笑了笑,道︰“金扇子沒有,不過我這兒有別的金東西。”

    說罷,他喚來其中一個人下人,在他耳畔低聲吩咐了兩句,下人的眸子都直了︰“爺,這不妥吧?那可是……”

    男子對下人可沒有對著顧嬌那樣的好臉色︰“讓你拿就拿,那麼多廢話做什麼?下了趟江南,我發現你別的本事,話倒是越發多起來。”

    “是。”下人不敢怠慢,幽怨地瞪了顧嬌一眼,去馬車上拿了個新的小匣子過來。

    居然是純金做的華容道。

    華容道是一種古早益智玩具,不少鋪子都有賣的,但市面上都是木制的,金子做的顧嬌頭一回見到。

    又好玩又能閃閃發光,小淨空一定會喜歡。

    顧嬌滿意地點了點頭。

    男子看著她不苟言笑的小臉上終于有了一絲小表情,忍俊不禁道︰“姑娘是喜歡金子,還是喜歡華容道?”

    顧嬌道︰“不是我喜歡,是我弟弟喜歡。”

    男子微微一笑︰“姑娘還有個弟弟啊?”

    顧嬌比了比手指︰“不是一個,是三個。”

    男子︰那只送一個貌似不大好!

    男子又給顧嬌送了兩份禮物,一旁的下人們都感受到自家爺的肉痛了,您說您為啥不好?這是不是把天聊死了?把自個兒坑死了?

    還有苦無處說。

    是您自個兒好面子。

    顧嬌離開醫館時,小背簍里多了三份豪華大禮包!

    男子在回春堂的大門口沖顧嬌拱了拱手︰“姑娘,後會有期。”

    顧嬌瞥了他一眼︰“和大夫後會有期,你是有什麼毛病?”

    說罷,她背著小背簍,頭也不回地沒入了人群。

    下人氣壞了,咬牙道︰“爺,你看她……”

    男子也有些怔怔,畢竟已許多年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但他會過意來後卻心情大好地笑了︰“是啊,我這是有什麼毛病?為什麼想去看大夫呢?身體無恙不好麼?”

    “爺……”

    “該回京了,走吧。”

    --

    顧嬌離開回春堂後,動身去了鎮上唯一的鐵鋪。

    這間鐵鋪開了二十多年,也算是老店鋪了。

    顧嬌剛走到門口便听見一陣叮叮咚咚的打鐵聲,鐵鋪的生意很好,鐵匠們忙得腳不沾地。

    鋪子里沒有櫃台,顧嬌叫了個伙計,問道︰“我上個月在這里訂了鐵具,今天是交貨的日子。”

    伙計搬著一筐沉甸甸的鐵礦,沖大堂嚷道︰“老王!有人來拿貨!”

    “來了來了!”一個滿頭大汗的鐵匠腳步匆匆地跑了出來,他脖子上掛著一塊巾子,他一邊那巾子擦臉上的汗水,一邊看向顧嬌,“誰要拿貨?你嗎?”

    上一次是回春堂的車夫來訂的貨,因此老鐵匠並不認識她。

    顧嬌嗯了一聲,把對牌遞給他。

    古代的讀書人還是少,鐵匠識字的不多,因此都用對牌,每個對牌上有相應的排號,根據排號就能知道是哪一批貨物。

    “你這個沒做完啊。”老鐵匠蹙眉說。

    顧嬌說道︰“可上次說的是今天拿貨。”

    老鐵匠用巾子抹了把汗,說道︰“但實在是沒做完,我們也沒辦法。”

    “大概還要多久?”顧嬌問。

    “這個……”老鐵匠想了想,“一兩個月吧。”

    顧嬌疑惑︰“這麼久?我要的農具不算太多吧?”

    老鐵匠嘆道︰“不是你的,是上個月鋪子里接了個活兒,在你這個之前接的,要開采鐵礦用的鐵具,足足一千件,我們這種小鐵鋪哪兒趕得過來?現在還差一半多呢!人手也不夠,爐子也不夠……”

    “老王!要打鐵了!”里頭一個鐵匠吆喝。

    “誒!來了!”老鐵匠沖鋪子內嚷了一聲,又轉頭對顧嬌道,“姑娘,你還是下個月再來看看吧。”

    顧嬌不想等那麼久。

    老鐵匠進去後,她也進了鐵鋪,伙計與鐵匠們忙得焦頭爛額,誰也沒去留意一個小丫頭。

    平心而論,鐵鋪的人手並不少,按照這個人數來算,一個月做一千件鐵具綽綽猶豫才對。

    那麼問題應該不是出在人手短缺上。

    顧嬌又看了他們的高爐,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煉鐵需要極高的溫度,為了達到這個溫度,高爐一般都會使用鼓風器具。顧嬌本以為這個朝代的鐵鋪怎麼也用上了水排鼓風,誰料竟然是最原始的人力鼓風。

    人力鼓風,俗稱人排,最大的缺點在于一個接口只有一個橐(tu ,用馬皮做成的囊袋),人力鼓風一次,橐就閉合一次。

    而一個高爐大概有四到六個接口,換言之,同一時間一個高爐最多可鼓風六次。

    這效率比水排低多了。

    水排以水力推動排橐,水輪每轉動一次,排橐能閉合好幾次,不僅大大節省了時間,也節省了人力。

    顧嬌把自己想法與老鐵匠說了。

    老鐵匠詫異極了,一個身著布衣的小丫頭,怎麼還懂這些?

    吃驚過後,他說道︰“你說的那個我見過,朝廷的鐵鋪才有。”

    民間沒有哪個工匠會做水排橐。

    “我會做。”顧嬌說。

    老鐵匠狠狠一驚。

    顧嬌想了想︰“不過,我接下來要做的不是水排橐。”

    顧嬌說了一個稱呼。

    “啥箱?”老鐵匠表示自己根本沒听過!

    “有紙嗎?”顧嬌問。

    “啊?”老鐵匠早被顧嬌驚得傻掉了,半晌沒反應過來。

    顧嬌索性找了一塊地上的青石板,拿出荷包里的炭筆,聚精會神地畫了起來。

    有別的鐵匠被她吸引,老鐵匠呵斥道︰“看什麼!都干活兒去!”

    鐵匠們礙于老師傅的威嚴,強摁下好奇去干活了,卻仍不時那眼神瞟顧嬌。

    這小丫頭在他們鐵鋪的地上畫啥?

    老鐵匠最終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口︰“姑娘,你干啥呢?”

    “畫。”顧嬌言簡意賅地說。

    “你沒事兒干嘛在我地上畫?回頭我還得找人擦,多麻煩!”

    顧嬌莞爾︰“十天之內讓你完成剩下的一千多件鐵具,不想要嗎?”

    “十、十天?”老鐵匠叉腰直起身子,“別說笑了!”

    他是打鐵的他還能不清楚嗎?就算他們整個鐵鋪的人加起來不眠不休也至少得一個多月!

    除非是用上朝廷的水排技術,但那也得二十天。

    “我沒說笑。”

    老鐵匠表示不信。

    “如果我做到了,怎樣?”

    老鐵匠雙手抱著胳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如果你做到了,你的那些鐵具我就免費給你做,不收你一個銅板!不僅如此,你今後所有的鐵具我都包了!絕不要你一個子兒!”

    顧嬌認真地想了想,覺得這筆買賣可行︰“好,我答應你。”

    老鐵匠努嘴兒,啥你就答應了?吹牛吹到天上去了吧!

    顧嬌很快畫好了,她滿意地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一會兒你去找個木匠過來。”

    老鐵匠張大嘴︰“啥?”

    顧嬌挽起袖子︰“別發愣了,再發愣你的鐵具就做不完了。”

    說罷,顧嬌站起身,將炭筆用牛皮紙包好裝回荷包,又找水洗了手之後轉身離開了。

    老鐵匠一臉蒙圈啊,這這這、這不能吧?小丫頭是耍著他玩兒的?她怎麼可能懂這些呢?

    然而不知為何,老鐵匠想到對方單膝蹲在地上、神色平靜地繪圖的樣子,還是鬼使神差地去隔壁把木匠叫了過來。

    木匠是懂行的,他看完青石板上的圖紙眼神便立馬變了︰“這、這是誰畫的?”

    “咋啦?”老鐵匠古怪地問。

    木匠沒答他的話,他跪下來,如同看待一陣珍寶一般雙手虔誠地去撫摸地上的設計圖,然而他又唯恐將它踫掉一點,並不敢真的摸到它。

    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讓老鐵匠摸不著頭腦。

    木匠眼底泛起了綠光,他二話不說回了鋪子,抓了紙筆過來,跪趴在地上開始虔誠地臨摹那張圖紙。

    他隱約有一種預感,這可能是自己這輩子做過的最了不起的東西!

    老鐵匠一頭霧水,盯著青石板上的圖案左看右看︰“搞什麼?難道還真能做出東西?”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