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108章 吃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108章 吃醋



    被小淨空這麼一打岔,方才的話題倒是沒再繼續。

    七日後,顧嬌再次去了醫館。

    醫館又被清空了。

    顧嬌皺了皺眉,上次忘了交代不能再破壞醫館生意。

    那一位還沒到來,是上回被顧嬌一腳飛上樹的青年護衛先帶護衛們過來清場。

    顧嬌有點小冒火。

    回春堂是鎮上唯一的醫館,每日都有許多患者前來就診,把人全請出去,會耽誤患者的治療。

    男子倒也沒讓顧嬌等多久,他戴著斗笠進了醫館。

    斗笠外有一層罩紗,恰如其分地遮住他的頭。

    他能看見外面,外面卻看不見他的臉。

    “姑娘。”男子和顏悅色地打了招呼,听他的語氣比上次輕快了些,“姑娘的藥果真是有神效,我的病情沒再惡化了。”

    甚至還有了一絲好轉,這個他暫且沒說,怕只是自己的錯覺。

    顧嬌沒著急給他看診,而是道︰“以後不許霸佔醫館,醫館不是你的私人領地,你沒有權利把別的患者請出去。”

    青年護衛咬牙︰“你懂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家爺是誰?”

    “住口。”男子喝止了青年護衛。

    青年護衛意識到自己險些失言,悻悻地閉了嘴。

    顧嬌淡道︰“我管你們是誰,總之來了這里就是患者,所有患者一視同仁,不以身份論貴賤,只以病情論緩急。”

    男子一巴掌拍上桌上,慷慨激昂道︰“好一個不以身份論貴賤,只以病情論緩急!若我昭國的大夫都能像姑娘這般,那還何愁不能治愈百姓?姑娘以女子之身,竟有如此覺悟……”

    “脫褲子!”顧嬌打斷他的話。

    “……”

    男子嘴角一抽,就不能等他把馬屁拍完?

    顧嬌開始給他檢查。

    所有下人都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一對醫患,饒是如此,男子也仍漲紅了臉。

    反觀顧嬌卻是淡定得不得了。

    男子終于忍不住了,紅著臉問道︰“姑娘,你是如何做到如此淡定的?”

    顧嬌哦了一聲︰“見多了而已。”

    男子︰“……!!”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今天打第二針。”顧嬌取出青霉素。

    被打針支配的恐懼涌上心頭,男子一陣慌亂︰“等等,我可不可以……唔——”

    男子身子一僵咬住了被子。

    --

    本朝的鄉試時間還是與前朝差不多的,都在八月,不過為了早早地去省城落腳,一些偏遠地區的考生六月便陸陸續續從家里出發了。

    蕭六郎這邊有林家的千里馬車駕護送,倒是不必如此著急,但也不能太晚動身。

    二人在灶屋做早飯。

    顧嬌問蕭六郎︰“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三天後。”蕭六郎說。

    “馮林也去嗎?”

    “嗯,也去。”

    “挺好,路上有個照應。”馮林辦事顧嬌還是放心的,他可以不把自己照顧周到,但一定會把蕭六郎照顧周全。

    想到什麼,顧嬌又問︰“會路過松縣嗎?”

    松縣是馮林的老家,蕭六郎與他娘還有哥哥也在松縣住過。

    蕭六郎搖頭︰“不會,方向不一樣。去京城如果走水路的話,倒是可以路過。”

    松縣有一條運河,朝廷兩大鹽運,其中一個就在松縣附近。

    顧嬌哦了一聲。

    除夕夜,馮林思家落了不少淚,若是能回一趟家應該會挺寬慰。

    顧嬌道︰“那就祝他鄉試中舉,來年進京趕考,順帶回家一趟。”

    這話沒有內涵任何人,可說完顧嬌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她怎麼忘了,黎院長告訴過她蕭六郎不願進京趕考的事。

    她從沒勸過他什麼。

    他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選擇。

    三日時光如白駒過隙,眨眼到了蕭六郎遠赴省城這一日。

    周管事早早地將馬車趕來了村子,知道要裝行李,他直接讓馬車停在了顧嬌與蕭六郎的門口。

    林家是省城首富,鹽運霸主,他們家的馬車比侯府的更奢華,足足四匹高大威猛的千里馬,比成年男子的個頭都高。

    按規矩,商賈之流是不能享用這麼高規格的車架的,是皇室給林家的特權。

    車廂也夠大,里頭還放了一張柔軟的小榻,妥妥古代版房車。

    坐這個去省城,顧嬌還是比較滿意的。

    村里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只是都礙于護衛與千里馬的氣勢不敢靠近。

    唯獨總在隔壁長草的狗娃初生牛犢不怕虎,一個勁地往馬車上爬。

    薛凝香尷尬地要把人抱下來,狗娃不干。

    周管事笑道︰“無妨,讓他上去坐坐,您給看著點兒別摔著就成。”

    薛凝香明白自己這是沾了鄰居的光,她是村里的小寡婦,背地里不知遭了多少白眼,有時人性不惡,可環境殘忍,當一種惡成了習俗,好人也會舉起手中的屠刀。

    不過今日,她這個被人瞧不起的小寡婦,卻可以大大方方地抱著兒子坐在鄉親們根本不敢靠近的馬車上。

    她頓時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這回去的時間有點久,顧嬌給準備的行李便有點兒多,馮林跳下馬車幫她拿東西,一邊拿一邊听她交代每個包袱里裝的是什麼。

    小淨空又找到自家姐夫,與他展開了一場男人之間的談話。

    地點依舊是茅廁。

    蕭六郎都無語了,小和尚是有什麼怪癖,非得脫褲子和人說話嗎?

    小淨空威武霸氣地坐在了自己的小馬桶上,不知道的還當他坐的是龍椅,氣勢拿捏得死死的!

    他嚴肅地說道︰“又要離家了,這次去的比較久,照顧好自己,不要讓家里擔心。”

    蕭六郎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听見小喇叭精的聲音。

    小淨空接著道︰“還有,你是一個成熟的考生了,不要指望誰激勵你,要學會自己考第一。”

    蕭六郎︰“……”

    難道每次是你幫我考的第一?

    “好了,話就怎麼多,保重。”小淨空說罷,探出小手手,打算像個長輩一樣拍拍懷姐夫的肩膀,奈何他忘了自己是坐在小馬桶上,這麼一拍,只拍到了蕭六郎的屁股。

    扭頭看著那只抓著自己屁股的小手,蕭六郎︰“???”

    今天私塾不上課,顧琰是個賴床的人,不過他依舊讓顧小順把他搖醒,起來給姐夫道了個別。

    隨後又回屋困覺去了。

    “就這些了嗎?”馮林拿上最後一個包袱,問顧嬌。

    顧嬌點頭︰“嗯,六郎的東西就這些了,我還做了點醬菜你們帶在路上吃。”

    “好 !”馮林開心地去灶屋搬醬菜了。

    看著他抱著一大壇醬菜出來,周管事心說林家好歹是省城首富,還能缺你們一口好菜吃了?

    不久,等周管事嘗過醬菜的味道之後就開始埋怨馮林為啥沒多抱兩壇子了。

    這下是真的收拾完畢了,顧嬌送蕭六郎上了馬車。

    眼看著馬車正要離開,多日不出現的周氏與顧長海卻帶著顧大順奔了過來。

    “嬌娘!嬌娘啊!”周氏一改往日的冷臉,換上了無比諂媚的笑容,“你們這是要去省城吧?”

    說話間,周氏已經與顧長海來到了顧嬌的面前。

    顧大順有些不情願過來,抱著包袱落後了幾人十幾步。

    蕭六郎眉心微蹙,顧嬌放下車簾,示意他不必下來。

    顧嬌轉頭看向周氏︰“你們來做什麼?”

    “嗨,瞧你這話說的?佷女婿要上省城趕考了,我能不來送送麼?你瞧,這是大伯母的一點心意!”周氏說著,將手中的一籃子雞蛋遞到了顧嬌手邊。

    顧嬌知道她打的什麼鬼主意,沒伸手去接。

    周氏尷尬,她沖自家那口子使了個眼色。

    顧長海輕咳一聲,對顧嬌道︰“嬌娘啊,這次去省城趕考路途遙遠,六郎腿腳不便,不如讓大順與他一起,路上也能有個照應。”

    “誰照應誰?”顧嬌毫不客氣地問。

    蕭六郎哪怕是個小瘸子,平日里干的活兒也比顧大順這個四肢健全的人要多。

    顧大順是嬌生慣養長大的,除了念書啥也不會,帶上就是累贅。

    顧長海噎了一把。

    他是顧大順親爹他還能不明白,顧大順出了家門根本就是個不能自理的,他在書院的衣裳都是帶回家來清洗的。

    若非如此,他又怎麼可能會求到顧嬌這里,讓蕭六郎把他捎帶上呢?

    原本顧長海是打算自己帶顧大順去省城的,可家中日子艱難,已經付不起兩個人的路費了。

    他也听說了蕭六郎最近給人補習的事,對方是省城的大戶人家,不差錢,大順給了他們,不僅路費省了,一路的吃穿用度都不必自個兒掏銀子。

    他苦口婆心道︰“嬌娘啊,大伯從前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可你大哥沒得罪過你不是嗎?你大哥一心念書,對咱們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並不知情,也沒摻和過。你爹娘在世時不知多疼你大哥,你咋就忍心看你大哥受苦呢?”

    顧三郎夫婦在世時的確疼愛顧大順,可被他們疼愛過的顧大順又是怎麼對待顧嬌娘的呢?

    顧嬌娘受欺負的時候,顧大順站出來說過一句維護妹妹的話了沒有?

    甚至在那個夢里,顧大順還為了一己之私誣陷自己的妹夫蕭六郎,他最終沒這麼做不是他良心發現了,而是顧嬌提前干預了。

    所以就算撇開顧嬌與長輩之間的恩怨,顧大順也絕不無辜!

    周氏幫腔道︰“是啊嬌娘,你就讓他們把大順帶上吧!你瞧這大馬車多寬敞,多一個人也不礙事!你就讓大順坐坐吧!”

    “地底下的棺材也挺寬敞,你咋不進去躺躺?”老太太漫不經心地走了出來。

    鄉親們噗嗤一聲笑了,六郎姑婆的嘴皮子真是從不讓人失望啊。

    周氏給噎得一口氣險些沒提上來︰“你咋說話的?”

    老太太攤手︰“用嘴說話的,難道你是用屁股啊?”

    周氏氣了個倒仰!

    鄉親們笑得打跌。

    這是在諷刺周氏放屁呢,不過也怪周氏自個兒挖坑,她難道不知天底下就沒老太太接不上的段子?

    好歹是上一屆宮斗冠軍,後宮三千粉黛都給收拾得服服帖帖,區區一個周氏算哪根毛?

    “都不是你顧家的孩子了,你還賴上我們是咋回事啊?”老太太指了指不遠處的顧大順,“真要捎上他也可以,但事先說好了,六郎腿腳不便,他不是去給六郎做大爺的,是去照顧六郎的。”

    顧長海客氣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能上車就行,真去了大順不照顧六郎,六郎還能把大順給趕下來?讀書人最重名聲,蕭六郎真敢這麼干,他們就去衙門鬧,把蕭六郎的名聲鬧臭!

    老太太道︰“口說無憑,立字為據。小順,拿筆來。”

    顧小順去西屋拿了筆來。

    老太太慢悠悠地說道︰“寫清楚,顧大順每日寅時起,給六郎買好早飯,燙好衣裳,叫六郎起床,伺候六郎寬衣,洗臉水漱口水一樣不能落下,都得他親自送到六郎面前。六郎的衣裳他得洗干淨,六郎的夜壺他也得倒干淨。”

    周氏臉色大變︰“怎麼還有倒夜壺?”

    老太太沒理她,自顧自地往下說︰“天氣熱了,他得給六郎打扇;蚊子多了,他得給六郎打蚊子。六郎睡著了他才能睡,六郎若夜半醒了他也得醒。總之我家六郎有任何要求,他都得無條件滿足,還有不許頂嘴,不許不听話,否則六郎可以揍他!”

    “你……你……”周氏給氣得心口都痛了,她幾乎要靠在顧長海的身上,然而顧長海的臉色也不比她好到哪兒去。

    周氏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開了︰“鄉親們給評評理啊!這哪里是照顧?分明是拿我家大順當下人使喚!”

    老太太一臉無辜︰“咦?這就是下人啦?你們這麼多年都是這麼對三房遺孤的,我還以為你們顧家就興這麼照顧人呢!”

    周氏臉皮再厚也掛不住了,與丈夫、兒子灰溜溜地離開了顧嬌家。

    顧嬌挑開車窗的簾子,把一個錢袋遞給蕭六郎︰“里頭我裝了些碎銀和銀票。”

    十兩的碎銀,一百兩的銀票,其實錢莊的對牌也在里面,只是縫得比較隱秘。

    蕭六郎點點頭,接過錢袋,對她道︰“走了。”

    “嗯。”顧嬌頷首,目送他出了村子,一直到馬車消失在村口,她轉身進了屋。

    顧嬌望著空蕩蕩的西屋︰“唉,是真走了啊。”

    話音一落,她察覺到了地上突然多出來的影子,她愣愣地回過頭,就見蕭六郎不知怎的出現在了門口。

    “你怎麼回來了?”她睜大眸子問。

    蕭六郎深深地凝視著他︰“落了一樣東西。”

    顧嬌看著他朝自己走來,腦子里突然閃過一連串的小紅心︰是我嗎?是我嗎?是我嗎?

    他把我落下了嗎?

    顧嬌眨巴眨巴地看著他。

    然後,他從顧嬌的身邊走過去了。

    顧嬌︰“……”

    蕭六郎從西屋出來,手里拿著一張鄉試考引︰“少了這個,就進不了考場了。”

    顧嬌面無表情地拉開門︰“慢走不送。”

    蕭六郎看了她一眼,眼底閃過流光。他出了屋子後,突然停住腳步︰“如果我說,不論最後結果怎樣,我都不會進京趕考,你還會覺得我有去鄉試的必要嗎?”

    “有。”顧嬌斬釘截鐵地開口,看著他的背影,“我希望你將來不去京城,是因為你選擇不去,而不是你沒有資格去。”

    蕭六郎大掌一握,眸子里掠過一絲復雜︰“那如果……”

    顧嬌微笑︰“如果有麻煩,有危險,我保護你。”

    他不是這個意思,但是……蕭六郎的胸腔里莫名涌入一股陌生的情緒。

    這次離開是真的上路了。

    顧嬌回到西屋,發現桌上多了一個信封。

    顧嬌拆開,信封里掉出一塊錢莊的對牌。

    “這麼快就發現了啊……”

    掉考引是假,把錢莊的對牌送回來是真吧?

    信封里還有一張小字條。

    顧嬌如今認得不少字了,她打開一看,見上面用清雋的字跡寫著︰不住林家,不用吃醋。

    吃醋兩個字寫得格外蒼勁有力,顧嬌古怪地皺了皺小眉頭,她怎麼從這平淡無奇的字跡里看出了一點兒N瑟的小語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