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99章 真相(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99章 真相



    兩名暗衛都無語了。

    這是金屋還是銀屋?至于激動成這樣嗎?還生怕誰把你撈出來,瞧那小腿腿能耐的!

    忘記自己是個先天心疾患者了?

    忘記自家的柴房都比這座農家小院兒要大要奢華了?

    也不知是誰一天天的嫌棄山莊住宅環境不好,不夠高端大氣上檔次!

    哼!

    雙標!

    兩名暗衛盡管心里吐槽,卻也不能真把自家小主子從里頭給撈出來帶走,他自個兒折騰自個兒心里沒點數,他們卻不能不替他有數。

    打不得、動不得、氣不得,這就是他們家的病嬌小乖乖!

    暗衛甲︰“怎麼辦?”

    暗衛乙︰“能怎麼辦?守著唄!”

    暗衛甲︰“我是說山莊那邊,一直這麼不回去也不是辦法,他們會派人來找的。”

    找了就打擾了小公子與小姐的情景,那樣小公子會發脾氣,他發脾氣就容易發病……

    二人齊齊嘆氣!

    他倆怎麼就攤上這麼個嬌氣的小主子?

    一番協商後,二人決定一人留在這里,一人去山莊報個信。

    山莊內,顧侯爺正在指揮下人修繕顧琰的院子,主要是為顧嬌準備一間干淨整潔的屋子,搭建一個小花棚,再為她換上嶄新而名貴的家具。

    認回那丫頭已是一個既定的事實,他不能反抗。

    他要樹立一個好父親的形象。

    ……給姚氏看。

    “棚子再搭寬一點兒!”顧侯爺嚴肅道。

    下人道︰“侯爺,再寬就得壓著小公子的梨樹了。”

    顧侯爺嗤道︰“你砍了他都不會說!”

    只要是給那丫頭弄的,把顧琰自個兒的屋子拆了顧琰都不會有二話!

    想到自己舞劍不小心砍斷了一截梨樹枝,結果那小子與他生了整整一個月的悶氣,顧侯爺就有點兒憋屈。

    黃忠琢磨道︰“侯爺,現在修繕屋子會不會太早了?大小姐真的會來住嗎?萬一她不來,您不是白動了小公子的梨樹了?”

    顧侯爺呵呵一笑︰“放一百個心,她不會不來的!姐弟倆感情這麼好,她不可能拒絕得了琰兒。”

    黃忠似懂非懂,想了想,又道︰“那萬一小公子沒問呢?”

    顧侯爺瞪了他一眼︰“他怎麼可能不問?你沒見他有多喜歡那丫頭嗎?從前是不知道那是他姐姐,如今知道了,還能不把她接回家呀?”

    二人說話間,暗衛乙來到了顧侯爺的面前。

    黃忠一把拔出腰間佩劍。

    暗衛乙亮出令牌︰“我是小公子的暗衛,我是來給侯爺報信的。”

    顧琰身邊的暗衛是老侯爺安排的,老侯爺年輕時訓練過一支自己的軍隊,之後軍隊被朝廷收編了,其中一些無法再作戰的將士被老侯爺留在了身邊。

    這些暗衛是他們的後人,武功了得,行跡神秘,就是數量不多,顧侯爺自己身邊都沒有一個。

    顧侯爺也是頭一次見到老爺子的暗衛,眯了眯眼道︰“是琰兒讓你來報信的?怎麼?帶個丫頭回來,還得提前讓本侯準備排場不成?”

    暗衛乙道︰“侯爺誤會了,不是小公子讓我來的,小公子沒空理我,我是來告訴侯爺一聲,小公子不回來了。”

    “什、什麼?誰不回來了?”顧侯爺懷疑自己听錯。

    暗衛乙也懷疑他耳朵不好使,認真地想了想,一字一頓、吐詞清晰地說道︰“你兒子,顧琰。”

    顧侯爺都懵了︰“他為啥不回來?”

    暗衛乙淡定道︰“他在小姐家住下了。”頓了頓,擔心他又沒听清,一字一頓道,“就是你女兒,顧嬌。”

    顧侯爺炸毛︰“不用你說!我知道是那丫頭!”

    暗衛乙一臉古怪地看向他︰“真奇怪,我說小公子你沒反應過來是你兒子,我說小姐你卻反應過來是那丫頭,你是不是太偏心了?”

    顧侯爺︰我那是難以置信,難以置信懂不懂?!

    暗衛乙不懂。

    殺手課程里沒教過。

    顧侯爺氣得心口疼,讓你把那丫頭拐回來,誰讓你被丫頭拐走了?!

    消息很快也傳到了姚氏那邊。

    姚氏已經搬回顧琰院子了,其實方才顧琰走後不久她便醒了。

    果然還是沒看住兒子,姚氏無奈搖頭。

    她不讓兒子出去其實並不完全是擔憂兒子身體吃不消,也是在琢磨女兒消化完自己的身世沒有,兒子貿貿然前去找她會不會讓她感到困擾。

    當得知顧琰在女兒的村子住下時,姚氏反而松了口氣。

    女兒願意接納顧琰,就說明女兒並不覺得自己被打擾了,或許她已經接受自己的身世了。

    房嬤嬤卻有些擔心︰“夫人,村子里的條件那麼差,小公子金尊玉貴的,如何住得慣?”

    房嬤嬤做事有些剛愎自用,令人生厭,但她對姚氏與顧琰的忠心不是假的,至于說顧嬌,房嬤嬤如今還不大看得慣她。

    姚氏笑了笑,說道︰“嬌嬌會照顧他好的。”

    房嬤嬤道︰“吃的也不習慣。”

    姚氏溫聲道︰“嬌嬌是大夫,她比我們懂得多,知道琰兒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而且只要是她做的,琰兒就不會吃不慣。”

    房嬤嬤不以為然︰“她只是個小藥童,踫巧給夫人治了兩次病而已,並不能說明她醫術高明。”

    姚氏握住房嬤嬤的手,溫柔而鄭重地說道︰“嬤嬤,你還不了解嬌嬌,等你了解了,也會喜歡她的。”

    房嬤嬤暗暗搖頭。

    她們做下人的,對主子哪兒談得上喜歡不喜歡?既是夫人的女兒,往後她也會將她看成自己的小主子。從前多有得罪,她日後自會向她賠罪。

    只不過,那孩子的心太冷了,她怕夫人根本捂不熱。

    顧侯爺過來找姚氏時,姚氏正在收拾東西。

    顧侯爺疑惑地問道︰“你在做什麼?”

    姚氏道︰“給琰兒收拾幾套換洗的衣物送過去。”

    語氣還算溫和。

    她目前還不知顧侯爺打傷顧嬌的事,顧嬌不是個愛告狀的性子,就算是也不會把自己與顧侯爺的恩怨捅到姚氏的面前,姚氏有嚴重的 癥與抑郁傾向,顧嬌作為大夫,會盡量避免讓她受刺激。

    姚氏找回了女兒心情好,連帶著給顧侯爺的臉色都好看了不少。

    顧侯爺心中慰貼,可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後他就不大好了︰“你要給琰兒送衣裳過去?你真打算讓琰兒住那兒嗎?”

    “不可以嗎?”姚氏反問。

    “啊……”顧侯爺欲言又止,好不容易姚氏不給他臉色瞧了,他若不識趣,姚氏又得不理他,他笑道,“可以是可以,我這不是擔心琰兒離了你,住不慣嗎?”

    “也是。”姚氏點頭。

    顧侯爺心頭一喜,不料卻听姚氏道︰“要不我也搬過去。”

    顧侯爺︰“……!!”

    打住打住!

    你怎麼能搬過去?!

    “算了,我還是先別這麼著急,會嚇著她。”姚氏上次就感覺到了女兒對自己的……說排斥可能不大貼切,總之女兒似乎還沒打算接納她。

    顧侯爺長松一口氣。

    可一口氣沒松到底,又听得姚氏道︰“要不……我還是去問問她?”

    顧侯爺撥浪鼓似的搖頭!

    忽然,顧侯爺靈機一動,抓過桌上的畫像,對姚氏道︰“哎呀,她吃了這麼多年的苦我們才出現,她心里一定沒那麼容易接納我們,就這麼去會把她嚇到的!你先讓琰兒勸她幾天!你若實在思念她,多看看她的畫像就是了!”

    “你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姚氏確實思念女兒,畫像就擺在桌上,日日看夜夜看也總看不夠。

    姚氏的目光落在女兒的畫像之上,神色都溫柔了起來。

    “侯爺,”姚氏突然開口,“你說嬌嬌臉上的紅斑是怎麼回事?她是生病了嗎?”

    這個她老早就想問了,可從前她與顧嬌是路人,不大方便問,之後雖然相認了卻又沒得及問。

    顧侯爺道︰“沒生病,那家人說是天生的,從寺廟回來就有了。小時沒這麼明顯,越大那塊胎記也長開了。”

    “不對。”姚氏蹙眉搖頭,“女兒剛出生時我看過一眼,與普通嬰孩沒區別,如果真有一塊胎記,我不會不記得。”

    顧侯爺眸子一瞪︰“不會又弄錯了吧!”

    難道那丫頭不是他與姚氏的骨肉?

    “嬌嬌是我的女兒,我能確定,只是我不明白她的臉為何成了這樣。”

    穩婆去世了,下人們也告老還鄉了,一時間還真不知上哪兒找那晚的人去。

    姚氏沉吟片刻,腦子里靈光一閃︰“不對,還有一個人見過嬌嬌。”

    “誰?”

    “方丈。”

    --

    二人即刻動身去了寺廟。

    當听完二人的來意後,住持方丈整個人都不大好了︰“二位施主說什麼?抱錯了?那個臉上有胎記的姑娘才是侯府千金?”

    姚氏溫聲中帶著一絲迫切︰“是的,方丈應當見過她,她來廟里找過您兩次。”

    住持方丈要還猜不出來那人是誰就說不過去了。

    難道那段若有若無的記憶不是他酒後做夢,真的是他手抖,把一大坨守宮砂點到小娃娃的臉上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住持方丈汗顏地把事件交代了。

    昭國的大戶千金出生時都會讓穩婆點上守宮砂,姚氏身邊的下人當時也這般交代了穩婆。

    可鄉下又沒人點這個,穩婆沒那個技術,又不好說自己不會,怕拿不到銀子,于是找上了住持方丈。

    住持方丈若是清醒呢就不會答應了,偏生他被那不著調的師弟忽悠著喝了一口梨花釀。

    一口就給他灌醉了。

    他說,他沒點過守宮砂。

    穩婆說,可您給廟里的和尚點過戒疤呀,這不差不多嗎?

    醉糊涂的方丈感覺穩婆說的好有道理!

    于是他就去了。

    于是他就手抖了。

    之後的事他好像是想去找師弟來,結果半路摔倒在地上睡著了。

    他一覺睡了三天三夜,醒來後第一件事便去看找姚氏賠罪,結果看見姚氏抱著一個白白嫩嫩的女嬰,女嬰的臉上白白淨淨,哪兒半點守宮砂的痕跡?

    穩婆也下山了,之後再也沒遇到。

    “……貧僧就一直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場夢。”

    顧侯爺問道︰“那徐氏呢?她難道沒發現孩子的臉上多了什麼東西?”

    住持方丈道︰“徐施主產後昏迷,第二天才醒。貧僧斗膽猜測,她看到孩子時,孩子大概已經抱錯了。”

    正因為徐氏昏迷無法照顧孩子,穩婆才將兩個孩子放在一個屋里,顧嬌先出生的,顧瑾瑜晚了一兩個時辰。

    孩子用的都是姚氏這邊的襁褓,所以乍一看,還真是容易混亂。

    穩婆原本也在場,奈何腹痛去了一趟茅廁,回來時守宮砂已經點完了。

    雖然已不能找穩婆求證,但姚氏與侯爺不難猜測當時的情況。

    孩子的守宮砂點在了臉上,穩婆知道出大事兒了,連夜尋借口下了山。

    而侯府的下人來抱孩子時看見顧嬌臉上有一塊紅色胎記,小姐的臉上是沒有東西的,她們理所當然地把她當成了徐氏的孩子。

    之後,小女嬰的手臂上沒有守宮砂,姚氏只當是沒點好脫落了,回京後又找人給顧瑾瑜點了一次。

    這應當就是全部的經過。

    夫婦二人離開後,住持方丈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他冷著臉去了自家師弟的院子,找到正毫無形象地躺在樹下曬太陽的某和尚,將抱錯的事兒義憤填膺地說了︰“……知不知道你害我釀成大錯!”

    和尚拿下擋在臉上的佛經,露出一張如妖似魅的俊美容顏。

    陽光下,一雙桃花眼熠熠生輝,如揉碎了一池春水。

    在他手邊的石凳上,擱著一張上半臉的銀質面具。

    見過他真容的人不多,住持師兄算一個,那日林子里的小丫頭也算一個。

    他無辜攤手,施施然地笑道︰“這怎麼能怪我?我又不知道自己第一次釀的酒會那麼大的後勁?”

    主持方丈氣得不輕︰“你還抵賴!你騙我說不是酒!”

    他嘆道︰“我那會兒才多大?我還是個孩子呀,師兄你被個孩子糊弄了,難道不是你自己不夠聰明嗎?何況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確實不確定自己釀酒釀成功了,我是孩子不能喝酒,只能拜托師兄先試試了。”

    方丈炸毛︰“你是拜托我試酒,還是拜托我試毒?!”

    和尚無辜道︰“咳,師兄,看穿別說穿嘛,留點面子。”

    主持方丈要被他給氣死了︰“還有,有誰十二歲了還說自己是孩子?淨空都是隨了你,才那麼能折騰人!”

    提到淨空,和尚緘默了幾秒,儼然是無法反駁小淨空特別能折騰人的事實。

    其實這個師弟打小是個天才,他總愛搗鼓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發明,沒人教過他,他都是自己下山看,然後回來自己搗鼓。

    酒都不算是最可怕的了,有一回他配驅蟲粉,結果生生配成砒霜,把整個寺廟的和尚都毒倒了。

    他自己也差點死了。

    方丈不止一次問他︰你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和尚勾唇一笑︰“好嘛,是我坑了方丈師兄一次,但你也賣掉了我徒弟,咱倆扯平了!”

    主持方丈道︰“淨空走了你不是比誰都開心嗎?這怎麼能扯平?”

    他攤了攤手,幽幽嘆息道︰“師兄,說好了留點面子的嘛,我哪有那麼開心?我只是有一點點開心,其余的都是傷心。”

    住持方丈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呵,是嗎?那老衲這就去把淨空接回來!”

    他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哎呀千萬不要!”

    --

    卻說姚氏下山後,讓馬車去了一趟清泉村,把東西給兩個孩子送了過去,有顧琰的衣物,也有姚氏為顧嬌挑選的衣物。

    顧琰以為他們是來帶自己回府的,說什麼都不從屋子里出來。

    姚氏只得將衣物全部交給了顧嬌。

    小淨空去上學了,沒人攔著顧侯爺,可他卻被幾只雞堵在了門口!

    幾只啾咪啾咪的小雞蹦到門檻上一字排開,居然擺了一個陣!

    小雞們虎視眈眈地看著他,他一靠近就啄他!

    顧侯爺倒是想踹開它們,可剛抬腳,小雞們便啾啾啾地叫了起來!

    姚氏朝他看過來。

    他收腳,挺身,微笑!

    顧侯爺︰有生之年,本侯居然會輸給幾只雞!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