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95章 和尚(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95章 和尚



    小丫鬟與嬤嬤將燒完之後的灰燼用帕子捧回來帶給了顧瑾瑜。

    剛燒完的紙灰是能看見一點字跡的,但也僅僅是一點而已,剛好夠顧瑾瑜辨認出那是她的題,卻又拼不出完整的解題過程。

    顧瑾瑜當然不會猜到是小淨空一把火把它燒光光了,還當是自己不小心把題紙落在了紙錢里,導致它與紙錢一塊兒被燒沒了。

    想到這里,她心口都疼了起來,恨不得吐血,當場昏死過去!

    --

    吃過飯天色還早,顧嬌打算去自己買來的山頭走走。

    她最近沒事就上山轉轉,除了采藥摘蘑菇之外,還記下了整座山頭的地貌,如今只剩最後一點她就能構建出整座山的地形圖了。

    小淨空听說她要上山,歪過頭問她道︰“我能和嬌嬌一起去嗎?”

    顧嬌想了想︰“你要回去看看你的師父和師兄們嗎?”

    主要是想和你待在一起,但也行叭。

    小淨空從凳子上蹦下來,對顧嬌道︰“那我就去看看他們。”

    這次去的地方離寺廟挺近,其實挺順路。

    顧嬌自己背了個小背簍,小淨空一臉羨慕,顧嬌于是給他也弄了個小小背簍。

    小小背簍里裝著他帶給小伙伴們的禮物。

    有素肉丸子,顧嬌炸的。

    有桂花糕,顧嬌買的。

    有野果,顧嬌摘的。

    小淨空背上顧嬌的同款小小背簍,神氣極了,特地去老太太屋炫耀了一番,又跑去隔壁在薛凝香與狗娃面前炫耀了一番。

    隨後姐弟倆就上山了。

    別看小淨空年齡小,個頭也小,但他比絕大多數孩子能吃苦,繞到山的另一面那麼遠的路,他愣是堅持走下來了。

    上山時他   地往前跑,顧嬌不緊不慢地跟在他身後,等到了半山腰,他體力終于耗盡,癱在台階上,成了一條小咸魚

    顧嬌把小咸魚•淨空抱上了山。

    寺廟門口,恢復了體力的小淨空沖顧嬌揮手︰“嬌嬌你去忙吧,我自己去找淨凡、淨心和淨善!”

    “嗯。”顧嬌看著小淨空進了寺廟,與一個僧人熱切地打了招呼,還叫了一聲淨塵師兄,她這才放心地去丈量自己的山頭。

    買這座山頭花了不少銀子,不過越走多幾次顧嬌越是覺得買得值,這漫山遍野的不知有多少野生藥材與野獸,統統都是她的。

    大概是今天的運氣真不錯,半路上她挖了兩株人參,都不算很大的參,炖雞湯是夠了。

    不知怎的,顧嬌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林子里布下的陷阱,不過這次應該沒人這麼倒霉。

    哪知念頭剛一閃過,林子里便傳來動靜,好像真有什麼東西跌了下去。

    那邊是她曾經設下的陷阱。

    “沒這麼巧吧……”

    顧嬌挑眉。

    或許是只大蟲?

    一頭狼也行。

    顧嬌滿心期待地去收獲自己的獵物,結果走到那兒一瞧。

    呃……這回又是個人。

    顧嬌有點兒懵。

    她做的是用來捕猛獸的陷阱啊,怎麼中招的總是人?

    不過這回似乎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僧人。

    他穿著灰白色僧衣,身形欣長,懷中不知抱著什麼東西,露在袖口外的一截腕骨白淨如玉。

    許是听到了地面的動靜,他抬起頭來,一張不墜世俗的臉就這麼闖入了顧嬌的視線。

    這和尚長了一雙狹長的桃花眼,右眼下有一顆淚痣,看不出多大年紀,總之十分年輕。

    顧嬌暗暗感慨,這世道……竟是連和尚都這麼美了嗎?不會是林子里的妖怪成了精,專程來魅惑她們這些良家小婦女的叭?

    顧嬌警惕地看著他。

    他勾起嫣紅的薄唇,微微一笑︰“這位小施主,可否拉貧僧上去?”

    聲音也特別好听!

    有一種神祗一般的空靈。

    顧嬌想了想,還是拿出背簍里的繩索,將他拽了上來。

    隨後顧嬌才發現他懷里抱著的一只白白嫩嫩的小野兔,而在他適才待過的陷阱里,還躺著一具毒蛇的尸體。

    顧嬌看看毒蛇,又看看他懷中的小兔子,道︰“你是為了救這只小兔子才掉下陷阱的嗎?”

    “嗯。”他含笑點頭。

    他笑起來很溫柔,卻不是姚氏那種母性的溫柔,而是讓人眼暈上頭,會臉紅耳赤的溫柔。

    可惜顧嬌天生就不害羞。

    因為他好看,所以顧嬌多看了兩眼,但顧嬌的內心其實很平靜。

    顧嬌听到他這麼說,唔了一聲︰“你還挺善……”

    良字未說完,就見對方拔出匕首,一刀殺了那只野兔。

    顧嬌︰“……”

    和尚殺了野兔後,問顧嬌要了點水,把兔子洗了,原地生了一堆篝火開始燒烤兔肉。

    顧嬌有點懵懵噠。

    又殺生又吃肉,這怕不是個假和尚?

    “你要嗎?”他割下最肥嫩的一塊兔肉,用匕首串著遞到顧嬌面前,“見者有份。”

    顧嬌︰不該是我救了你,所以你在好好答謝我麼?

    顧嬌午飯吃的不多,這會兒倒真有點餓,她接過兔肉咬了一口。

    不難吃,也不好吃,有點浪費食材。

    “啊,忘記放鹽了。”和尚拍了拍腦袋,從寬袖中掏出一個小竹筒,拔掉蓋子,在兔肉上撒起鹽來。

    “這下應該好吃多了。”他又割了一塊遞給顧嬌。

    顧嬌接過兔肉,有鹽之後味道果然了美味了不少,她問道︰“你救它就是為了吃它?”

    和尚理所當然道︰“不然呢?”

    顧嬌嘴角一抽,心道這是廟里的哪位和尚?怎麼自己從沒見過?

    和尚指了指一旁的陷阱︰“吃蛇肉嗎?想吃的話去把它撈上來。”

    顧嬌道︰“你自己怎麼不撈?”

    和尚嘆道︰“我怕。”

    顧嬌古怪道︰“怕你還把它打死了。”

    “不是打死的。”和尚頓了頓,糾正她道,“是咬死的。”

    顧嬌︰“……”

    “你沒事咬它干嘛?”

    “它先咬我的!”和尚義正辭嚴地說完,拉起自己左側的褲腿,露出已經腫得像豬蹄的小腿來。

    顧嬌簡直目瞪口呆。

    蛇咬你,你就咬蛇,這到底什麼操作?

    蛇估計到死都沒料到自己有一天是被人給咬死的!

    而且你都被蛇咬成這樣了,居然還有心情吃烤兔子?你難道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和尚仿佛是看出了顧嬌的想法,嘆息一聲道︰“我知道啊。”

    言罷, 的一聲倒在地上,口吐黑血,不省人事!

    顧嬌︰“……”

    這到底是什麼奇葩和尚?!

    咬傷他的是一條劇毒銀環蛇,萬幸顧嬌的小藥箱里有銀環蛇的抗蛇毒血清。

    抗蛇毒血清屬于馬血清制劑,含有異體蛋白,容易導致過敏。

    時間緊迫,顧嬌放棄了脫敏注射,肉痛地給他用了兩針抗敏藥。

    和尚醒來時已經不在原先的草坪上了,他發覺自己坐在一棵大樹下,天空正吧嗒吧嗒地下著雨。

    他瞥了眼身旁的顧嬌,沙啞著嗓音道︰“春季雷多,不能在樹下避雨的不知道嗎?”

    顧嬌漫不經心地睨了睨他,道︰“被蛇咬了還能淡定烤兔子的人,我當你不怕死呢。”

    和尚噎了噎,輕咳一聲道︰“我那不是以為活不了,怎麼也得做個飽死鬼嗎?話說……是你救了我?”

    他拉開褲腿瞧了瞧,傷口被包扎上了藥,疼痛感已基本消失,水腫也沒了。

    “你連蛇毒都能治,你是世外高人嗎?”他古怪道。

    顧嬌沒接他的話,只坐在一旁靜靜避著雨。

    約莫是感覺自己一連欠了人家兩個人情,和尚怪不好意思的,訕訕地笑了笑,說道︰“女施主貴姓?”

    “顧。”顧嬌說,目光沒看向他,一直望著落個不停的大雨。

    和尚笑道︰“貧僧略懂相術,可為顧施主看個手相。”

    “不用。”顧嬌淡淡拒絕。

    長得如此俊俏的和尚一般是沒有女子能拒絕的,顧嬌是第一個。

    和尚不由好奇起來,多看了她兩眼,顧嬌已經戴上了斗笠,看不清容貌,只留下一個精致的下巴。

    和尚勾了勾唇,打算收回目光,卻突然看見顧嬌手中把玩的一塊青銅牌。

    他疑惑挑了挑眉,道︰“姑娘原來是宣平侯府的人啊。”

    “什麼?”顧嬌轉過臉來。

    和尚的目光掃過她左臉的胎記,沒表現出絲毫異樣,說道︰“你手中的令牌。”

    顧嬌看看令牌,又看向他︰“你認識?”

    和尚勾唇一笑,伸長一雙修長的腿,抬起一只胳膊枕在腦後,靠上身後的大樹,望向細密的大雨道︰“是啊,貧僧認識。”

    “說說看。”顧嬌道。

    和尚玩味兒地瞥了顧嬌一眼︰“原來你不認識?那你是怎麼弄到這塊令牌的?”

    “撿的。”顧嬌說。

    “呼。”和尚的表情越發玩味起來,好看的桃花眼眯成兩彎月牙兒,如盈滿春水秋波,充滿魅惑,“那你運氣可真好,這麼貴重的東西也能撿到。”

    他說著,收回落在顧嬌身上的視線,繼續望向不知何時才能停歇的大雨︰“宣平侯府,數百年簪纓世家,皇親國戚,京城一霸,出過三朝元老,出過皇後,顧施主具體想听什麼?”

    顧嬌沒問他為何一個深山里的和尚能了解到京城的狀況,只道︰“都可以。”

    和尚笑了笑道︰“那就是都想听,可惜宣平侯府的事三天三夜也講不完,顧施主是想打听人呢,還是想打听趣事呢?”

    顧嬌想了想︰“人。”

    “主人還是下人?”

    “隨你。”

    和尚笑意更深︰“明明是你打听消息,怎麼隨我說?也罷,你真打听下人我也不清楚,就從宣平侯說起吧。這個侯爵之位是從老侯爺那兒世襲來的,宣平侯是家中長子,亦是嫡子,繼承家業順理成章,沒什麼可說的。”

    “他有一個嫡親妹妹,一個庶出弟弟,妹妹是當今皇後,弟弟是威遠大將軍。啊,忘了說,他還娶了信陽公主為妻。他和信陽公主生了個兒子,那真是個了不起的兒子,可惜英年早逝。”

    “就這麼些人嗎?”顧嬌問。

    “還有幾個庶子,不足為道。”和尚說著,再一次含笑看向顧嬌,而這一回,他的笑容里透出了一絲警告,“丫頭,這塊令牌你撿了就撿了,別拿出去四處招搖,很容易引來殺身之禍的。還有,別與宣平侯府的人扯上關系,也會惹來殺身之禍的。”

    他鄭重起來,竟是連稱呼都變了。

    顧嬌沒在意他的警告,她從來不是一個把風險交給別人去判斷的人。

    只不過,這個宣平侯府听起來很厲害的樣子,蕭六郎的身上怎麼會有宣平侯府的令牌?他與宣平侯府究竟是什麼關系?

    “那要是……”顧嬌話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什麼,扭頭一瞧,就發現方才還在自己身邊喋喋不休的和尚突然消失不見了。

    更離奇的是,顧嬌竟不知他是何時離開的。

    顧嬌來異世這麼久,這回真的踫上了高手。

    顧嬌看了看和尚方才坐過的地方,那里赫然留著一個用手指寫出來的字︰蕭。

    顧嬌沉思道︰“宣平侯府……姓蕭?”

    蕭六郎也姓蕭,怎麼這麼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