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91章 娘親(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91章 娘親



    顧侯爺在門外等了許久,等得都要睡著了,姚氏總算出來了。

    姚氏滿臉淚痕,雙目紅腫,看樣子哭得不輕。

    顧侯爺一個箭步邁上前,扶住她肩膀︰“夫人!”

    姚氏點點頭,忍住淚水,轉頭望向後院的老太太,沖對方欠了欠身︰“老人家,我走了,嬌嬌拜托您照顧了。”

    姚氏是沒入過宮的,自然沒見過老太太,但她來之前就知道家里有蕭六郎的姑婆,姑婆待嬌嬌很不錯。

    老太太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沒搭話。

    姚氏讓顧侯爺把忘在馬車上的點心拿下來,親手交給老太太︰“我自己做的點心,不知道合不合您胃口。”

    唔,老太太的臉色好看了些。

    姚氏轉身的一霎,老太太突然對著她嗯了一下。

    “……”姚氏愣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老太太是在應她剛剛的那句話。

    是因為看到了點心,所以才願意搭理她嗎?

    不過似乎也算不上搭理,只施舍了一個語氣。

    姚氏給顧嬌家里的每個人都做了點心,小淨空也有。

    這之後,姚氏便與顧侯爺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顧侯爺迫不及待想知道母女二人都談了什麼︰“那丫頭怎麼說?”

    “她怎麼說啊……”姚氏回憶起自己說完全部真相後的場景。

    顧嬌的反應很平靜,至少比姚氏想象中的要平靜,仿佛她听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世,而是別人的。

    隨後她疑惑地唔了一聲,眼底閃過一絲迷茫。

    她明明就在姚氏的面前,可那一刻姚氏覺得女兒很遙遠。

    自始至終,顧嬌只說了一句讓姚氏摸不著頭腦的話︰“你們若是早一點,哪怕只早半年,該多好。”

    姚氏不解。

    顧家三郎夫婦去世是在九年前。

    女兒成親是在一年前,與顧家分家也在一年前。

    為何希望他們早到半年?

    半年前發生過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嗎?

    她受傷害了嗎?

    姚氏就是帶著這樣的心情離開的。

    另一邊,蕭六郎向書院請了半天假,去回春堂抓了幾副草藥,坐羅二叔的牛車回村的路上正巧與顧侯爺的馬車擦肩而過。

    馬車的簾子被風吹起,顧侯爺隨意一瞥,不其然地看見了牛車上的蕭六郎。

    他驚得又是一個趔趄,一頭撞在了車壁上,好不容易消下去的大包再次蹭蹭蹭地鼓了起來!

    他揉揉眼,想再看一遍,牛車卻已經走遠了。

    他將頭伸出車窗,巴巴兒地朝後張望。

    “你在看什麼?”姚氏問。

    顧侯爺收回腦袋︰“啊,沒什麼。”

    今兒是怎麼了?出門沒翻黃歷麼?

    先是踫見一個貌似太後的鄉下老太太,緊接著又撞見一個神似昭都小侯爺的窮書生。

    太後在行宮養病,昭都小侯爺早已去世,誰都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顧侯爺暗暗嘀咕︰“真是見了鬼了。”

    蕭六郎其實也看到了顧侯爺的馬車,他沒往車窗里看,因此並不知里頭坐的是誰。

    但他看到了注意到了駿馬的馬蹄鐵。

    那不是尋常的馬蹄鐵,是京城侯爵所用。

    馬車似乎是從村莊那邊過來的,蕭六郎第一反應是來找自己的,尤其當雙方的車已經錯開朝相反的方向行駛時,車內的男人居然探出一顆腦袋來打量他。

    蕭六郎沒有回頭,冷了冷目光,對羅二叔道︰“羅二叔,麻煩快點,嬌娘病了。”

    “好 !”羅二叔應下。

    --

    姚氏與顧侯爺離開後,顧嬌在屋子里發了會兒呆。

    她想起了那個天馬行空的夢,它竟然是真的,她果真是侯府的骨肉。

    “唔,那這麼說來,那天是我誤會他了。”

    顧侯爺說他是她老子,原來是字面上的意思,她還當他是找抽呢。

    這不是重點,那家伙那麼討厭,揍了就揍了,關鍵是那個夢。

    夢里的她不是由姚氏來上門相認的,是顧侯爺自己。

    姚氏與顧琰從始至終都沒有出現,以姚氏與顧侯爺的關系,不大可能是姚氏被休棄了。結合姚氏與顧琰的病情,顧嬌推測顧琰與姚氏是死在了自己回侯府前。

    顧琰是死于心髒病,姚氏可能是受不住兒子去世的打擊,或病死或自縊。

    沒了親娘與弟弟的庇佑,夢境中的那個自己猶如無根的浮萍,空頂著侯府千金的名號,卻活得像個外人。

    “嬌嬌!”

    小淨空舉著受傷的小手指,委屈巴巴地走了進來。

    顧嬌回過神,扭頭望向小淨空︰“怎麼了?”

    小淨空走到顧嬌面前,讓顧嬌看他流血的小食指︰“受傷了。”

    顧嬌拉過他的小食指看了看︰“怎麼受傷的?”

    “砸核桃砸的。”小淨空委屈地說。

    核桃是顧嬌從集市帶回來的,有人用菜換她的山貨,有人用蛋換她的山貨,她一般懶得管,有時候背回來自己都被里頭的東西嚇一跳。

    “下次小心些。”顧嬌沒說不許他再砸的話,小孩子磕磕絆絆難免,她並不是因噎廢食的父母。

    顧嬌從醫藥箱里取出碘伏與棉簽給小淨空的傷口消了毒︰“好了,不嚴重,不用擦藥。”

    “要呼呼。”小淨空眨巴著大眼楮說。

    顧嬌給他呼呼了一下。

    小淨空不是嬌氣的孩子,與平日里練功的疼痛比起來,這點小傷一點也不痛,他就是想蹭個嬌嬌的呼呼!

    得到呼呼的小淨空,無比開心地出去了!

    顧嬌把用過的棉簽扔進專門的簍子,將沒用完的碘伏放回小藥箱。

    方才只顧著給小淨空清理傷口,沒細看,眼下眸光一掃顧嬌才發覺一絲不對勁。

    “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藥?”

    她藥箱里的藥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急救藥品,是她在研究所擔任博士時就放進去了的。她在組織出生入死,這些藥可以救命;另一種來這邊之後出現的藥品,譬如顧琰的抗心衰藥,姚氏的抗抑郁藥以及曾經為蕭六郎手術所需的麻醉藥等。

    但不論哪一種,都是她治病用得著的。

    眼下這些——

    六味地黃丸?

    七步壯陽茶?

    滋陰補腎大力丸?

    這些奇奇怪怪的補藥倒也罷了,最中間最醒目的位置竟然躺著一盒明晃晃的計、生、用、品!

    顧嬌︰是誰動了她的藥箱麼?它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不正經了?!

    --

    卻說姚氏回到溫泉山莊後,決定向顧琰與顧瑾瑜坦白真相。

    顧侯爺遲疑了︰“這……會不會太倉促了?”

    和顧琰說道是沒什麼,左不過他那麼喜歡顧嬌,告訴他顧嬌是他親姐姐,他意外之余只會感到開心。

    瑾瑜就不同了。

    她一直是家中的獨女,習慣了被人捧在掌心的日子,突然得知自己不是爹娘親生的,一定會備受打擊。

    “瑾瑜會難過的。”顧侯爺輕聲說。

    姚氏蹙眉道︰“她難過,嬌嬌難道不難過?嬌嬌也剛剛得知了自己不是顧三郎夫婦親生的。”

    顧侯爺義正辭嚴道︰“那怎麼能一樣?顧家是什麼人家,侯府又是什麼人家?那丫頭……咳,嬌嬌得知自己身世,指不定多高興,瑾瑜卻會受打擊的。”

    “高興?”姚氏搖頭,“我看不出來。”

    顧嬌的反應平靜到幾乎冷淡,明明不知自己身世時,她對她還沒這麼冰冷,突然成了她的娘親,她似乎就在心里豎起了一扇門。

    姚氏尋思著顧嬌是因為與顧三郎夫婦的感情太深厚,所以才沒辦法接受她,她倒是沒懷疑什麼。

    顧侯爺見妻子臉色不大好,忙放軟了語氣,說道︰“嬌嬌是咱們的孩子,瑾瑜也是,嬌嬌是必須要真相,因為她得回到侯府;瑾瑜又不用回那個顧家,告訴她干嘛?”

    關于不把瑾瑜送回去的事,姚氏是有認真考慮過,平心而論,養了瑾瑜這麼多年早養出感情了,她自然是舍不得把瑾瑜送走的,況且顧三郎夫婦已經去世,瑾瑜回去也成了孤兒。

    可這件事最終做決定的不是他們,是瑾瑜與顧家。

    畢竟瑾瑜是顧家人,就算爹娘不在,爺奶與叔伯都在,他們有權利要回瑾瑜。

    再就是瑾瑜自己,她若執意回去,她也無法挽留。

    姚氏對顧嬌也一樣,她完全尊重顧嬌的決定。

    在處理相認的問題是,她對兩個孩子其實是一碗水端平的。

    可在顧侯爺看來,顧嬌回侯府是掙了,瑾瑜回侯府卻是虧了,這麼做有對瑾瑜有點兒不公平。

    “我不同意。”顧侯爺說。

    姚氏道︰“你有多想認回嬌嬌,顧家就有多想認回瑾瑜。”

    顧侯爺心道︰我才不想認回那丫頭!認回來干嘛?揍自己嗎?

    顧家的事兒顧侯爺也是說了一半留了一半,他只講了顧嬌從小到大不容易,但沒太敢說顧家人把她欺負得很慘,他怕姚氏會難過。

    可眼下再不提,他只怕姚氏會落入那家人的陷阱。

    顧侯爺斟酌了一下,道︰“我尋思著,那家人有些心術不正,咱們還是別與他們來往。”

    “出什麼事了?”姚氏問。

    顧侯爺把顧家人拿顧月娥頂替顧嬌的事說了。

    “還有這等事?”姚氏皺眉,“那嬌嬌豈不是在他們家吃了許多苦?”

    顧侯爺忙道︰“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

    姚氏如今是迫不及待想把女兒認回來了,想到她這些年在外吃的苦,姚氏恨不得把自己的這條命都給她。

    顧侯爺輕咳一聲道︰“你看顧家的情況,咱們不能讓瑾瑜回去受苦。”

    姚氏道︰“我當然不會讓她受苦,她也是我的孩子。”

    她對瑾瑜有過不好的時候,她曾經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不能做一個稱職的娘親。如今得知身世真相,她反倒釋懷了。

    瑾瑜不是她親生的,所以她做不到疼瑾瑜與疼顧琰一樣多。

    但從今往後,她會以養母的身份繼續疼愛瑾瑜,帶著顧三郎夫婦的那份疼愛一起。

    姚氏道︰“不論瑾瑜回不回顧家,她都會是我的孩子。”

    听姚氏這麼說,顧侯爺就放心了,只要姚氏不執意把瑾瑜送走,瑾瑜自己是不會離開他們的。

    當晚,夫婦二人便將顧琰與顧瑾瑜叫到了房中,向二人坦白了抱錯的事情。

    顧侯爺正色道︰“……那孩子你們也認識,就是回春堂的小藥童。”

    果不其然,顧琰的眼珠子都亮了!

    原本听到顧瑾瑜不是他親姐姐,他還沒啥反應,不過當得知姐姐是顧嬌時,他就開心到原地飛起了。

    顧琰雖勉強坐著,但顧侯爺腦子里已經有畫面了︰顧琰舉著手,以神棍跳大神的姿勢,在屋子里興奮得跑來又跑去!

    “呃!”顧侯爺扶住額頭。

    快住腦!

    相較于顧琰的興奮,顧瑾瑜卻是如遭晴天霹靂!

    她沒料到自己竟然不是爹娘親生的,那個被人瞧不起的野丫頭才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